024 孽緣的開始
"爺!"

"爺!"

"不——"

楊采萱在發現他要做什麼的時候嚇的往自己的手往回抽回來.沒有想到自己一句話真的會讓一個人去自殺,而且這一切就在自己的面前發生了.

楊安翔就站在他的面前,沒有想到一個人竟然會做出一個這樣的舉動來,在自己的心里,這個男的根本配不上自己的姐姐,可是在看到這樣的舉動的時候還是蒙了.

柳禎泰一抬手制止了那些人的動作,對著楊采萱一笑,"你是我這輩子唯一認定的女人,就算是死後能擁有你,也值了,我也知道我是高攀了,但是謝謝你給我一個這樣的機會."

"不….不…."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這不是自己的初衷,更不想讓鑫宇的爹就這樣消失了.

"姐姐,姐姐,你冷靜一點."楊安翔用力的搖晃著姐姐的雙肩,希望她能恢複到以前的冷靜,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唯一能救他的只有姐姐了.

名甯在一邊幫著止血,可是這樣的事情對她而言確實沒有什麼經驗,原來都是在一邊看著大小姐做的,只是會做做樣子,這個時候也希望大小姐可以快點醒過來.

映山帶著柳月山莊的人也把這里圍起來,但是他們的眼中的恨意是那麼的明顯,更是有種要殺人的意思,可是礙于莊主最後的那一個動作,沒有人敢有太大的動作.

楊采萱的理智慢慢的回來了,在安翔的幫助下很快的恢複了理智,只是這個時候的柳禎泰已經陷入昏迷了,但是他嘴邊的笑容可是灼傷了自己的眼睛.

感覺到自己的手還被人用力的握著,當仔細一看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的手還在柳禎泰的手中,就算是已經昏迷了,可是自己的手還是掙不開,只好對著一邊的安翔看了一眼.

"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安翔在說話的時候就暗自用力把手分開了.

楊采萱對著名甯看了一眼,然後就開始認真的查看起來.

名甯得到大小姐的示意之後,立刻對圍在周圍的大聲的說,"都到一邊去,不要影響大小姐救人."

映山帶著一群人本來想不聽的,可是一想到這可是全洛陽最好的郎中,只要她肯救的話,那就說明莊主一定會沒事的.

張開雙手把周圍的人都推到一邊,其實也不是很遠,但是所有人的眼睛都看著莊主是怎麼救治的,稍有不好,都有立刻把那個女人拍死的准備,就算是明知道莊主會生氣也會那麼做的.

楊采萱迅速的換上了一套防菌服,把雙手放在烈酒里浸泡一會兒,這才開始救治.

辛好沒有刺中心髒,可是也就差那麼一點點,只要在靠近那麼一點的話,那就真的可是直接的下葬了,也就省了以後這些救治的程序了.

一炷香之後柳禎泰被抬到了病榻上,這個時候的柳禎泰雖然還是閉著眼睛,但是他的臉色已經比剛才的時候好多了.

映山站在榻前雙眼一直盯著莊主,就擔心這個時候會有人再傷害莊主,就連門外也被柳月山莊的人包圍了,不讓任何一個人進出.

楊采萱到沒有想那麼多,在確定這個人已經脫離了危險之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個人坐著,思緒已經跑出了很遠.

腦中空空的,從小的時候開始最大的願望就是當一個醫生,雖然在現代的時候這個願望沒有實現,來到這個古代之後滿心的愛著一個人,把這個願望也放在了腦後,只是在後來才慢慢的找回了曾經的夢想,可是沒有想到有一天有一個人也會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讓一個人毫無顧慮的自殺.

眼中一直浮現出他當時的樣子,到現在想起來對自己的震撼還是很大.

腦中更是勾勒出從第一次相遇時發生的一切,到現在重逢後所發生的過往,雖然認識的時間不多,可是他竟然沾滿了整個腦子.

都是不好的印象,沒有想到當時只顧著逃離那個傷心地,可是沒有想到竟然躲到柳禎泰的地盤來了.

是上天冥冥之中的注定?還是有一個孽緣的開始?

沒有人可以告訴自己答案.

這時的自己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那種對愛情的那種幻想,更是過了那種年少時的愛做夢的年紀.

如果放在當初就他的模樣自己是絕對不會去看一眼的,更會覺得惡心,可是現在的自己已經不年輕了,如果真的要結婚的話,那一個人的表面無疑變得是最次要的.

可是現在的自己沒有要結婚的念頭,更不想為了以後的生活去改變自己,而將就某一個人,覺得一個人的生活很好,身邊有兒子,有名甯,還有再次相遇的安翔,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是最完美的.

但鑫宇的那聲爹一直在耳邊回放,知道一個孩子對爹的渴望,可是沒有想到會是那麼的強烈.

"咚咚——"

名甯對著飯菜站在門口輕輕的敲門.

楊采萱只是往門口看了一眼,沒有其他的任何表情,只是一切好像還在自己的世界里,並沒有因為這突然的聲音而回到現實中來.

"大小姐該吃飯了."

"嗯?"

"大小姐,你把門都關了,我進不來."

"哦."

楊采萱這才慢慢的走到門口,看著反關上的門這才發現怎麼把門反鎖了,從來都沒有這個習慣的,今天這是怎麼回事.

當門打開的時候就看到站在門口的名甯,一個閃身讓她進來.

名甯看了大小姐一眼,就知道會是這樣,不要看平時看起來做事井井有條的人,但那只是在行醫上,可是在生活中可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人,就像是現在.

把方才放在桌上,扶著大小姐做下,然後把碗筷都放到她的手里.

"吃飯."

"哦."就在吃了一口的時候這才發現站在一邊的名甯,"你怎麼不吃?"

"大小姐,你的眼中還能看到我這個人?"名甯坐在大小姐的對面就開始吃起來.

楊采萱看著名甯吃的這麼香,習慣性的外頭往一邊看去,這才發現那個座位上空空的.

"鑫宇呢,他可是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