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成親
"誰?"莊主的這句話徹底的把映山蒙住了.

"楊采萱."心情好,就好心的再說了一遍,要是平常的話這一掌早就已經送過去了.

一聽到這話映山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剛才從莊主的臉上看到了笑容,還以為這五年來的堅持終于放下了,可是這麼一聽的時候心再次的沉下去.

"楊采萱到底在哪里?"心情再好也是有個限度的,想在自己的面前耍這些小伎倆還早著呢.

"大廳,在大廳."映山嚇的本能的後退了一步,低著頭恭恭敬敬的說出來.

很久沒有聽到莊主的聲音,還以為是在為了剛才的走神在生氣,懷揣著不安的心抬頭時候發現莊主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就已經離開了.

但是一想到剛才莊主的問話,立刻往大廳跑去.

嘭——

一個完好無損的棺材在柳禎泰一張之下立刻變得支離破碎.

柳禎泰回頭對著映山凌厲的送去一眼,手也在暗暗的運氣對著他就是一掌.

嘭——

映山的身體就像是風箏一樣直接撞到後面的牆掉落下來,就連映山身後的牆也在瞬間倒塌了.

"咳咳…"映山用力的吐出來嘴里的血,看著就像閻王一樣走過來的莊主不解的看過去,更是不明白好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發火了.

"楊采萱到底在哪里?"

"就在…."正想說在棺材里的可是看到莊主的樣子的時候嚇的也不敢再說下去了.

"嗯?"

好不容易見到了可是竟然說在棺材里,要不是自己親眼看到的話,難道他想拿著一個死人來糊弄自己.

"最好不要告訴我死了,難道我剛才看到的人是鬼!"柳禎泰說道最後的時候簡直就是吼出來的.

映山可是跟在莊主身邊很久的人了,把事情的前後想了想,在看看現在莊主的樣子,難道這莊主一直在尋找的人就是那個女人.

不確定心里的想法,小聲的問,"爺說的是那個霽月堂的堂主?"

"廢話,不是她難道是你嗎?"

聽到這樣的話,映山突然的松了一口氣,努力的忍著身上的痛,"霽月堂是在…."

柳禎泰一聽到她的連忙往外面走去,雖然這現在的天已經黑了,可是一點也不影響柳禎泰現在的好心情.

常年走夜路的人還怕黑,那就是天大的笑話,相信就憑自己現在在江湖中的勢力,就算是閻王看到自己的時候也會嚇的退避三舍.

柳禎泰熟門熟路的來到霽月堂,在摸清了霽月堂的地形之後立刻往那個還有亮光的房間走去.

剛站在門口就從里面聽到熟悉的聲音,正想推開門的時候,手卻硬生生的停住了,按自己以往的脾氣不殺了這個女人才怪,可是一想到自己一直尋找的女人竟然在自己兒子面前這樣說自己的時候心里的怒火就節節高升,更有種讓這個霽月堂徹底的化為灰燼的想法.

鑫宇雖然知道娘會生氣,可是一直想知道爹是誰,在哪里,今天終于鼓起勇氣的時候去卻聽到了這樣的答案,怎麼能讓自己甘心.

"娘,我爹真的已經死了嗎?"

楊采萱把鑫宇抱入懷中,別說不知道那個在哪里,就連是誰都不知道,就就算知道又能怎麼樣還不是徒增傷悲而已.

輕輕的一點頭,看到在點頭之後眼淚就開始泛濫的時候,心里也很痛,鑫宇想要的爹是這輩子永遠給不了了.

再次安慰道,"鑫宇,以後讓娘陪著你可好?我保證以後不會再凶你了."

"死了就死了吧,但娘可不能離開我?"鑫宇仰著滿是淚痕的臉一臉擔心的問.

"好,就算是等我老了,走不動了,我都不會離開你的,因為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每個當娘的都不會拋下自己的孩子,我也是."

站在外面的柳禎泰怎麼也站不住了,怎麼說自己死了呢?

既然柳家已經有後了,那就斷不能繼續流落在外面,絕對不是因為這個女人的關系,也絕對不會對這個女人念念不忘的關系.

楊采萱,你給我等著爺對你熱情招待,到了爺的地盤看你還怎麼蹦達.

就像沒有來過一樣悄悄的消失在夜色中.

名甯端著東西來找大小姐的時候,模糊的好像看到一個黑影,想仔細的看清楚的時候這才發現是自己的幻覺.

"大小姐,小少爺吃飯了."名甯端著飯菜走進來.

楊采萱拉著鑫宇都往門口的名甯看過來,一直在聽到這話之後,這才想起來到現在還沒有吃飯,兩個人都相視一笑,這都已經習慣了.

"你們兩個不會是又忘了吧?"名甯在說到這里的時候臉色也開始變的不好了.

"不,怎麼會呢"楊采萱訕笑一下,快速的幫助名甯把飯菜都放在桌上.

鑫宇也規規矩矩的坐在椅子上開始吃飯,別看這孩子小,可是看人的眼色還是有的,更是知道名甯可不是一般的人,一個連娘都訓話的人會對自己客氣嗎?這要是外面的那些伙計的話還是可以的,但是真的要面對名甯的時候還是規規矩矩的好.

三個人一起坐著吃飯,在吃飯的時候雖然都沒怎麼說話,可是幸福還是在其中蔓延.

柳月山莊.

柳禎泰回到柳月山莊之後就把所有的人都聚集在院子里.

黑壓壓的一群人都不知道這半夜到底是要做什麼事情,可是這是莊主親自下的命令,所有的人都規規矩矩的站著更是不能有任何一點的怨言.

天公不作美,本來好好好的天,突然間開始下起雨來,開始的時候還是毛毛細雨,可是到後來直接的變成了傾盆大雨.

有幾個剛進柳月山莊的人都開始變的發抖.

映山站在最前面看著滿院子的人,就算是自己受傷了,也不敢動分毫,但是心里一直在祈禱莊主最好的快點來,在這樣下去的話,那第一個倒下的人無疑是自己.

"爺!"

"爺!"

"爺!"

震天的大叫的聲音在柳月山莊的上空一直盤旋著.

柳禎泰背著手走到大家的面前和所有的一樣都站在大雨之中,"三天後,爺要和楊采萱成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