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另請高明
"不,先生說不能告訴娘."

"為什麼?"

越是不告訴自己,心里更是好奇,心里更是在想這個先生不會是個脾氣古怪的小老頭.

就在楊采萱想繼續問的時候,看到小家伙都已經跑到屋里去了,每次都這樣,只要是關于他先生的事情都會變成這樣都已經習以為常了,辛好沒有看到鑫宇有什麼不要的習慣,反而在這段時間來進步了很多.

"堂主回來了."

"嗯,我走了以後沒有什麼事吧?"楊采萱很快的關于先生的事情拋到腦後去了.

"沒有,只是有幾個人把你提前開好的藥拿回去了而已."

"那就好."話說著就往里面走去.

因為出去一天了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很快的就投入到其中.

這些年來對于現在的生活也很滿足,也覺得很幸福,只是對名甯還是有些愧疚,知道這些年來她的心里一直對運良念念不忘.

雖然沒有打算在回到丞相府,但還是希望名甯能去尋找屬于她的幸福.

"堂主…堂主…"一個伙計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一進來就大聲嚷嚷.

雖然對于這樣的事情不是很反感,但還是皺起眉頭,每次他們這樣的時候就知道又有人來了.

雖然自己是個郎中,但還是希望不要有太多的人晚這里來最好,最好是一個人也沒有,因為只有那樣才會覺得每個人都是健健康康的.

"滾開,立刻給我滾開!"映山推開擋在前面的人大步的往里面走進來.

楊采萱皺著眉頭看著這突然闖進來的人,一看他的樣子就不像是有事的人,就像沒有看到他似得低頭繼續忙手里的活.

"嘭——"一把大刀直接的放在桌子上.

映山本來就著急,這回可是打聽好了,這個霽月堂的堂主可是現在洛陽里最好的郎中,本來以為這莊主只是小事,過段時間就好了,可是這回受到了嚴重的打擊,這回是一直臥病在榻,一直沒有起色,更重要的是一直為莊主看病的郎中突然連夜搬家了,這才覺得事情的嚴重.

一連找了好幾個郎中都只是搖頭歎氣,正要發火的時候,他們都一直的推薦這個霽月堂的堂主,所以今天才會饒了大半個洛陽城來到這個不起眼的霽月堂.

一看這個不知道好歹的女人竟然不買自己的帳,心里更是氣惱,說出來的話也不自然的嗓門變大了.

想來這些年一直跟著莊主從來沒有那個人不敢這樣無禮的對待自己,就算是官府的人見到自己的時候還不都都是點頭哈腰的,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敢這樣對待自己,簡直是在找死.

手迅速的拿起刀直接的放在這個堂主的脖子上,"瘋女人,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楊采萱只是施舍般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又低頭忙起來,絲毫沒有半點害怕的樣子.

名甯聽到有人來鬧事連忙從外面沖進來,可是已經來就看到這樣的場景,大步的走到他的面前上前就是一巴掌.

"啪——"

名甯的一巴掌可是讓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因為這洛陽的人都知道他是柳月山莊的人.

這個柳月山莊可是一心狠手辣聞名,就連普通的老百姓都是唯恐不及,更怕和他們的人都有什麼牽扯.

也不知道這個柳月山莊是怎麼回事,竟然連朝廷的人都敢不放在眼里,這柳月山莊的動靜鬧的這麼大,多次有人上報朝廷,可是都那麼不了了之了,外面的傳聞有很多,但是都以狠毒出名,眾人能躲就躲,絕對不會這樣迎刃而上.

所有的人都開始為這個名甯擔心不一,更為堂主的安慰擔心,都不想這麼好的霽月堂在這洛陽消失,可是這個時候也無能為力.

一巴掌讓映山直接的愣住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待自己,可是今天竟然讓一個女人羞辱了,簡直不可饒恕.

"你這是在送死!"映山很快的反映過來,更是有種直接殺了她的想法,手也快速的出手.

"住手,你不想死的話就盡管去做好了."

"你怎麼說?"

映山的手一停頓,但還是一手把刀放在楊采萱的脖子上,一手掐著名甯的脖子,有種只要說出來的話不和自己口味就要直接的把她們兩個人殺了的意思.

對整個柳月山莊而言,沒有什麼俠義心腸,更沒有什麼不殺手無縛雞之力的想法,想傻就殺更沒有覺得有絲毫的不妥.

"娘…娘…"鑫宇氣喘籲籲的跑過來,擋在娘的面前,可是奈何一個小孩子的能力有限.

"鑫宇,娘沒事,你到一邊看著就好,如果這個人敢讓我掉一根頭發的話,你就把他亂刀砍死他好不好?"

"娘,可是他…"

鑫宇雖然是個小孩子,可是看這樣的陣仗還是第一次,雖然害怕,但還是擔心娘的安慰.

"放心,娘什麼時候騙過你.嗯?"

看到這樣的娘鑫宇沒有再說什麼,這是聽話的站到一邊,可是那圓圓的大眼睛一直看著這個突然沖進來的惡人,更有種誓死要保護娘的那種決心.

映山看著她們這些人完全不把自己當回事,就在想動手的時候被聽到的話嚇了一跳,更是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不起眼的瘋女人.

"上腹隱痛,食欲減退,餐後飽脹."

"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映山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瘋女人,不敢相信才這麼短的時間她竟然能看到這些,這可是眾多的郎中都不能說出來自己的身體的不適是什麼原因,怎麼她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知道了.

楊采萱沒有看他的反映,繼續說"有時嘔血或著是黑便,而且還常常反複發作,在吃飯的過程中或者是在飯後會有些腹痛."

"神醫,求你救救我."映山被這些話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當消化掉這些話以後放下了手里的刀,滿臉希望的看著楊采萱.

楊采萱可不是任搓任捏的軟柿子,更不是懷有菩薩心腸的好人,而是一個非常小心眼的人,雖然手里沒有刀劍,可是也還是可以讓一個人瞬間的升入天堂並且再次深深的跌入到地獄的那中本事.

"沒時間,你還是另請高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