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孩子是誰的
"爺——"

一直跟在後面的映山連忙接住了倒下的莊主.

就知道會是這樣,當時在確定這就是莊主要找的人的時候,心里就在想到底是不告訴莊主找到的人已經變成這樣了,還是斷了莊主的念想,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告訴莊主真相,因為這五年來莊主的一切變化都看在眼里,不希望再如此的痛苦下去了.

因為莊主的又一次倒下讓整個柳月山莊再次的忙碌起來,但是對于這樣的狀況對柳月山莊來說已經習以為常了,更是不會擔心,因為這樣的事情每過段時間就會發生一次.只是對莊主口中的夫人更是感到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能讓莊主牽掛了五年.

霽月堂.

從外面跑進來一個四歲左右的小孩子鑫宇,但是這個鑫宇別看小可是對這里一點也不陌生,而是興沖沖的往後面跑.

"娘…娘…你的寶貝回來了."

"娘….娘.你的寶貝回來了."隨著鑫宇甜甜的聲音在整個霽月堂里歡快的叫開了.

這個霽月堂就是一個醫館,是在兩年前來到洛陽的.

由于看病的時候不像其他人那樣冷冰冰的,反而總是帶著淡淡的笑容,這樣每個生病的人在痛苦的時候還能有一絲安慰.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什麼疑難雜症在這堂主的手里都會變好的,就算是別的郎中確定已經讓其回家等死的人,只要在霽月堂堂主的手里都會變的生龍活虎的,漸漸的霽月堂也在這洛陽打出了聲響.

這是霽月堂堂主的兒子,本來來看病的人多少的都會有些不舒服,可是在看到一張長得這麼可愛而又懂事的孩子的時候心里還是有一絲欣慰的.

"娘…娘…你在哪里?"

鑫宇在找了很多地方都沒有看到娘的影子的時候就在想,難道是娘又出去了嗎?

有了這個認知也沒有表現出太難過的樣子,但是臉上的笑容也明顯的收斂了很多,直到消失不見了.

鑫宇搬著一個小板凳坐在霽月堂的門口一直眼巴巴的往外面看著.

霽月堂里的幾個伙計想上前說話,可是都被那冰冷的一眼擋回去了.

得,每個人都知道這是小少爺生氣了,也難怪,這孩子雖然小,可是脾氣也不小.

在他高興的時候,他會說出把你捧上天的話來,可是在他生氣的時候,就會眼睛一直看著同一個方向半天也不說一個字.

伙計有心想讓這小少爺開心的,可是奈何每個人的手里都有事情要做,只好先放下.

太陽漸漸的要落山了,鑫宇也在門口做了半個時辰了,現在的鑫宇的臉上也開始變得冷若冰霜起來.

對于這個孩子臉上超乎年齡的成熟,心里都是一痛,雖然這個堂主是個最好的郎中,可是自從這個霽月堂在洛陽落根開始就沒有見到孩子的爹出現過.

"娘…娘…"鑫宇笑著往外面跑去,而那臉上也自然的再次有了天真的笑容.

只見遠處走來兩個模糊的女子,兩個人有說有笑的,可是在聽到鑫宇的叫聲的時候也往這里跑過來.

隨著身影慢慢的靠近,這才發現原來這兩個人竟然就是楊采萱和名甯.

這時候的楊采萱已經沒有了原來那種小女人的姿態,而是變成一個成熟而又有魅力的一個女人,再也不是那個單純的只知道愛情的少女了.

雖然是在跑,但是那舉手投足間那種自信是那麼的明顯,只是眼睛里在看到那個鑫宇的時候眼中慈母般的笑容更是明顯.

"鑫宇!"

"娘!"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個時辰沒有見面,可是在他們兩個人的眼中就像是一輩子沒有見面一樣,一見面就直接的抱在一起,那樣的場面就連經過的人都投去好奇的一眼.

周圍的商鋪也都探出頭來看看這經常上演的一幕.

有羨慕的,有露出笑臉的,還有嫉妒的.

"堂主,今天又出診了嗎?"

"嗯,出去了一趟."

"堂主這是才回來,這鑫宇可是等了你好久了."

"多虧了你們的幫忙,要不然還不知道這孩子會怎麼鬧騰呢?"

"哪里,哪里,這孩子可聽話了."

楊采萱和這里街坊鄰里的話著一下家常,而鑫宇只是乖巧的拉著她的手慢慢的往回走,臉上更是有著燦爛的笑容,本來就胖嘟嘟的臉上因為有了這笑容變得更可愛了.

楊采萱拉著鑫宇往霽月堂走,而名甯一直拿著東西跟在身後.

看著前面走的這一大一小,這都五年了都不知道大小姐的這個孩子是誰的,大小姐說是一只豬的,可是但想到大小姐成親的時候曾經看到的那個畫面,難道這個孩子就是那個將軍身邊的永勇的?

多次想直接的問出來,可是每次到嘴邊的時候都咽下去了,不想在大小姐好不容易安頓下來的時候在提起傷心的往事.

楊采萱拉著鑫宇的手慢慢的往回走,回想到多年前就在盼望著能這樣在黃昏的時候和相愛的人一直漫步的場景,今天終于實現了,雖然和心目中的場景有些不同,但無疑現在是幸福的.

側臉看了一下這麼可愛的孩子,沒有想到那天在殘酷的現實中,老天爺還送給了自己一個超大的禮物.

兒子就是自己的一切,對于他心里還是有些愧疚的,雖然自己對他有很多的關愛,可是在他的生活中缺少了一個重要的成員,這是一個當娘的永遠也不能給與的.

因為當時的一切也注定了這輩子他不會再找到那種父愛,在把所有的愛都給他的同時,又對他不會太嬌慣,希望不要因為他的童年沒有因為缺少父愛而變得優柔寡斷,更希望在他長大的時候能頂天立地的做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不需要有太大的成就,只要幸福就好.

"娘,今天先生又表揚我了!"鑫宇揚起臉一臉驕傲的說.

楊采萱的手輕柔的放在他的臉上,認真的問,"哦,說說看,先生又是為什麼表揚你?"

"不告訴你,這可是我和先生之間的秘密."

"那你總該告訴我,你的先生到底是什麼模樣吧,省的見面的時候我都不知道他就是你的先生."

說來也奇怪,每次去的時候都沒有看到鑫宇口中的先生,因為每次去的時候都沒有見過一次,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對這個先生也更為好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