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搶回來把她拴在身邊
五年後.

五年的時間可是變化很大,五年的時間會把一個青澀的人變得更為強大,只是有些事情已經回不到從前了.

丞相府.

楊采萱這次的離開變化最大的就是丞相府,因為現在的丞相府已經開始落敗了,就連昔日的歡笑也沒有了,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淡淡的憂傷.

鴻云閣.

當丞相回到丞相府以後就聽說采宣就已經不知不在人世的時候就整個人變得消沉起來,本來以為這對她的感情早就已經放下了,可是當知道唯一聯系著兩個人的女兒也消香玉損的時候就開始一病不起,這五年來是好好壞壞的,也因為身體不適為由辭退了丞相頭銜,現在閑置在丞相府.

這也是皇上看著丞相這些年一直為朝廷盡心盡力的份上,才一直的讓他們住在丞相府里,朝中更是一直空缺著丞相一職,因為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

依秋閣.

側夫人愁眉苦臉的坐在桌前,再也沒有了原來的那種顯赫富貴,五年的時間也漸漸的在她的頭上增添了白色的頭發,想到現在兒子的不理不睬,每次看到的時候總是從他的眼中看到仇恨,那讓一個當娘的心就像是拿著刀在凌遲一樣.

"側夫人,要不先到里面去休息一下?"雪竹站在一邊小聲的問.

側夫人看著雪竹,這一聲側夫人更是刺激到了心里的痛,沒有想到做了這麼多還是沒有把這個'側’字去掉,反而是讓丞相變得不是丞相,而且也漸漸的都不肯再看自己一眼,女兒也變得更加的大膽,最重要的是兒子的眼中對自己的恨意.

都是這個雪竹為什麼在那天的時候說那些話,還讓兒子聽到了.

想要怨,想要恨,可是這一切最該恨的那個人就是自己,更是自己的貪心,要不然一切不會變成今天的這個樣子.

"咳咳…."

側夫人輕輕的捂著嘴開始小聲的咳起來,只因為丞相不想聽到有人咳嗽的聲音,所以就算是病了,要麼找郎中,要麼憋著,但就是不能咳出來.

"側夫人,到屋里休息一下."雪竹再次開始勸道.

側夫人在站起來的時候再次往門口看了一眼,沒有看到那個身影的時候失望的往屋里走去.

妙夢閣.

整個妙夢閣只有又夏守在門口,並且無聊的坐在一邊秀手帕,從房間里傳出來陣陣的叫聲,但是就像沒有聽到一樣,繼續忙自己手里的活.

一直等到沒有叫聲的時候,門被人從里面打開了,這時候從里面走出來一個身材魁梧的家丁往外面走去.

又夏就像沒有看到這個人似得,忙著端著飯菜往里面走去.

"小姐,飯菜送來了."說出來的話是那麼的平淡,更是沒有一點起伏.

"好,這都一天了,還真的覺得有些餓了."

楊曼青穿著一層薄紗從里面走出來,原本就比較豐滿的身子經過這幾年變得更是妖嬈,幸好這又夏是個女子,要是是男的,那還不早就撲倒了.

看著滿桌都是自己喜歡的飯菜小口小口的吃起來,更是把一個大家閨秀的禮儀全都展現出來,要不是穿著的衣服太透明的話會更有說服力.

現在的楊曼青一直和丞相府里的大部分家丁混在一起,而這些丞相和側夫人都不管,也讓這楊曼青更為大膽.

"那陳寶峰可是有什麼消息傳來?"吃飯的時候施舍般的看了一眼規矩的站在一邊的又夏.

"沒有."

每天都這樣問,對于這些又夏早就已經習慣了.

"真是奇了怪了,按理說他的病也好了,這也上門來提親了,可就是不來迎娶我,總是這麼拖著也不是個事呀!"

就你那樣的人有誰敢娶,整天和那些男的混在一起,難道你以為將軍府的人都是傻瓜嗎?人家提親的時候說了是大小姐,但不一定就是你這個大小姐,但是這話只能在心里想想,可是卻不敢說出來.

"你確定那個傳聞是真的嗎?"

"是."

一想到陳寶峰的身材和樣貌就讓楊曼青的心里開始狂跳不已,這麼久了也漸漸的變成了楊曼青的一個心病,以至于有些時候都開始有一些扭曲的心理.

這種扭曲的心里也讓楊曼青加快了死亡的腳步.

將軍府.

老將軍和老夫人在雨荷閣里兩個人都沉默著,誰也沒有說一句話.

雖然將軍府現在早已經表面的風光,他們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原來陳寶峰身邊的永勇竟然是個細作,雖然不知道是哪里的細作,但是卻讓陳寶峰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在事情發生以後就去了軍營再也沒有回來,這樣本來就擔心兒子的兩個老人更是擔心不一,最重要的是從不回來看他們,同時也不讓他們去看他,現在就連兒子變成什麼樣了都不知道,只是覺得當兒子真到真相的時候都差點崩潰了.

洛陽柳月山莊.

柳禎泰坐在書房里,一個人在默默的喝酒,對于周圍的一切都沒有看在眼里,只是不停的喝酒,喝酒,再喝酒.

柳禎泰的隨從映山從外面風塵仆仆走進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莊主,對著這樣的莊主早就已經習慣了.

"爺."

醉眼朦朧的柳禎泰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欣喜的抬起頭來,看著剛進門的映山,"可是有她的消息了."

這是在路上就一直在想的問題,雖然沒有看過爺口中說的那個人,可是找了找了這些年,一直沒有什麼具體的消息傳來,這會終于有消息了,到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快說,她到底在哪里,我這就去親自接她回來."柳禎泰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就往外面走去.

映山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壓下心里的那份不安,更是努力的平靜自己的心緒,"她在大廳."

"好….哈哈哈….我終于找到了."

柳禎泰一路小跑著往大廳跑去,更是滿臉的笑容,雖然喝酒喝的有些多了,可是一想到五年來的心願終于了了的時候心里還是激動的.

不知道這五年來她變成什麼樣子了,還記不記得當日曾經的美好,當初就不該負氣的離開,要是早知道會是這樣的話,那天就搶回來把她拴在身邊.

滿臉的興奮可是在走到大廳的時候被看到的一切驚呆了,只是眼睛眨巴了幾下眼睛人就這樣活生生的往後倒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