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陪著我去靈泉寺祈福好不好
"唉,我就實話都和你說了吧,"側夫人轉身再次來到楊采萱的面前一下子坐在椅子上,更是有種破釜沉舟的樣子,"其實,采宣你整天都待在府里,可能不知道外面走就究竟有很多的風言風語了,不過他們都在說……."

側夫人聲文並茂的說外面的事情統統過的都說出來,更是添油加醋的把陳寶峰說的有多麼可憐就多可憐,最後還假裝好心的把自己的建議也說出來.

楊采萱由開始的傷心,絕望到滿臉的希望,更是激動的拉著側夫人的手激動的問,"二娘說的可都是真的?"

"那當然,我可是聽說了這靈泉寺的香火可是旺盛的很,只有是有心祈求的話,保准所有的事情都會讓你如願的."看到魚兒終于上鉤了,低頭的時候冷笑了一下,傻蛋就是傻蛋,這是一輩子都是不會改變的事情.

楊采萱一該剛才失落的樣子,一臉興奮的轉身就去收拾東西,臉上更是有興奮的笑容,整個人就像一直快樂的小鳥一樣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大小姐,你這是干什麼?"名甯在看著小姐在收拾衣服的時候就上前阻止.

"名甯你來的正好,快點幫我收拾東西,我要好好的給夫君祈福,一定要讓他的病趕快好起來."楊采萱在說完之後又轉身開始收拾東西.

"大小姐,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你看看,"明甯拉著楊采萱往外面看過去,"現在的天已經的都晌午了,再說了,那個地方那麼遠,不是三天兩天就能趕到的."

"閉嘴!"楊采萱剛才還笑著的臉,這個時候也突然的板起臉來,生氣著一張臉,"你是不是不想讓夫君把我接回去,"拿出大小姐的脾氣來,指著她的臉大聲的喊,"我告訴你,這輩子我就認定夫君了,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回到他的身邊,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這你是知道的."

"大小姐,你聽我說,其實這…."

"啪——"楊采萱用力的打了名甯一巴掌,指著她的鼻子大罵,"如果你還是在這里的阻攔我的話立刻給我滾蛋,我們丞相府養不起你這樣刁蠻的野丫頭."

名甯嘭的一聲跪下了,捂著臉眼淚縱橫的說,"大小姐,求求你,不要趕我走,你知道我可是很小就進了丞相府的."

"滾——"楊采萱用力的躲了名甯一腳,"永遠不要讓我在看到你."

"不要啊….不要這樣,大小姐,女婢知道錯了,求求你不要這樣."名甯爬起來抱著楊采萱的腿就開始求饒,那眼中的淚水就像是斷了線似得.

楊采萱推開名甯就跑到側夫人的身邊,拉著她的胳膊就開始撒嬌,"二娘,你看看這個丫頭真不知道好歹,竟讓敢阻止我的幸福,我們把她趕出去好不好,我看到這個丫鬟就覺得心煩."

這一直是側夫人一直想把這個礙事的丫頭趕出去,可是礙于這個丫頭可是她的貼身丫鬟,再說了這丞相府雖然是自己在打理,可是有些事情不好做的太過,眼下這麼重要的時候,如果少了這個丫頭在一邊攙和的話那會方便很多的.

"二娘,你就答應我吧,你知道嗎,這個丫鬟老是在我的面前說一些有的沒有的,聽了我就心煩,你看她今天竟然敢這樣,像她這樣的丫鬟我才不要呢,我覺得還是二娘身邊的雪竹好,二娘就讓她陪著我去靈泉寺祈福好不好?"

"大小姐,不要,還不知道這個側夫人安的是什麼心,你不…"

"雪竹——"本來側夫人心里還有些顧慮的,可是在聽到這個丫鬟又開始亂說的時候大聲的喊來人,拖著就往外面走.

"大小姐你不要這樣,我可是從小就伺候在你身邊的,你不能這樣對我,"名甯一邊掙紮著一邊大聲的喊,"我可是當年的丞相夫人帶進府的,你不能這樣對我."

"快走,不要讓這個丫鬟在這里打擾大小姐的興致,立刻趕出府去."側夫人看著下人停下的時候不想再有什麼變故,想立刻的趕出去,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更怕楊采萱會心軟只好先下手為強.

"等等——"楊采萱叫住了那動手的下人,轉身看著側夫人,"二娘,我看她說的也對,看在她在丞相府多年的份上就把她的賣身契給她好了,然後給她一點銀子打發了吧,萬一鬧得太大的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別人會說我們丞相府很多的閑話的?"

區區一個丫鬟還沒有放在心里,諒她也不會弄出什麼風波來,最重要的是只有她離開了,那麼雪竹才能名正言順的把這個大麻煩解決了.

對,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因小失大.

"也好,采宣就是一個心軟的人,看在采宣的份上就原諒你這次了."看著一邊的雪竹說,"立刻帶著這個不知道好歹的丫頭找管家,並告訴管家以後永遠不要讓這樣的叼奴出現在丞相府."

"是."

雪竹是個聰明人尤其是在來的時候側夫人就說了,這回正好完成了側夫人的心願,為了以後當然要好好在她面前表現了.

名甯沒有辦法,只是捂著臉一路哭哭啼啼的往外面走去.

楊采萱再次回複了快樂的樣子,繼續在房間里收拾東西,不時的還高興的笑出聲來.

側夫人看到這里的時候就知道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只要那個丫鬟走了,而這個傻蛋又是這個樣子隨她怎麼折騰反正以後也用不到了,就算是作為一個丞相府大小姐最後的一點貪心好了.

"采宣,你真的要走嗎?"

楊采萱滿臉笑容的回過頭來笑著說,"當然,我這可是為了早日回到夫君的身邊才這麼做的,二娘就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回到將軍府,更會讓夫君就像我愛他那樣的愛著我的."說道最後臉都羞紅了.

"也好,我知道這是你一直以來的心願,二娘就成全你,那我先去幫你准備馬車?"

"好,謝謝二娘."

側夫人滿臉慈愛的笑容走出去了,只是在她出去的時候沒有看到楊采萱的笑容,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會有後面的那些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