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床-上的教訓
南宮驕則是拉著她坐下來:"你先點菜,想吃什麼就點什麼."

當池諾在點菜的時候,南宮驕則是對離微揚道:"一會兒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和兮還要去逛街."離微揚著就放下了筷子,可惜這一桌的精美佳肴,她卻是如同嚼蠟般難以下咽了.

南宮驕低聲笑了:"我在陪著你嫂子."

離微揚依然記得,那天他們倆手牽著手走在雪地里的景,可是,回到了香城之後,繁瑣的事接踵而來,特別是池諾的出現,讓她回到了現實里.在雪地里的擁抱和親吻,不過是南柯一夢罷了.

忽然,她的手背上,有著一粒一粒的血珠兒滾落下來,這樣的血珠兒,不是別人的,正是南宮驕的手上滴落下來的.

她去浴室洗了澡出來,卻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背影正在望著她的仙人球出神.

可是,池諾卻是抓住南宮驕的手不放開,離微揚趁機道:"老公,你帶池姐過去吧!"

聶子夜在電話那頭也聽到了離微揚的聲音,于是等待著她和南宮驕先達成共識.

離微揚沒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男人,她冷聲道:"去抱你的……"

離微揚一驚,"我做了什麼?"

離微揚在他們離開之後,馬上下床去反鎖了房間的門,今天晚上,隨便南宮驕去哪兒睡,總之不要來騷擾她就行了.

他……他竟然就這樣來了?

離微揚這時學她敲了一個爆栗,"看看,兄妹深吧!還人家呢!"

南宮驕知道,不將池諾安置下來,他休息和離微揚好好的談一談,于是對池諾道:"走吧,我叫齊鈴跟你安排."

南宮驕凝視著她倔強的纖頸,以為這樣他就會知難而退了嗎?

她依然是不肯拿走腰間的仙人球!

莫兮到這個可開心了,她拿出一張卡來,"看,這是我哥給我的,讓我自己去挑禮物,微揚,你喜歡什麼,我送給你."

于是,離微揚在裝睡,她聽見了細不可微的聲音在房間里響了起來,她趕忙伸出來一看,竟然是一幕牆在向兩邊滑開,牆的那邊是書房,南宮驕則是大步的走了過來.

"你覺得,你在我面前還要什麼**?"南宮驕薄唇一勾,邪肆的一笑.

就在兩人這樣互相凝視時,忽然一道身影推開了他們臥室的門,一個頭探了進來,而聲音也跟著傳進來:"驕,你在這里啊……"

南宮驕輕聲道:"諾,我一直當你是妹妹."

離微揚等他掛了電話之後,凝視著他,沒有想到他一直在叫人跟進這一件事,她自己都沒有去想了,而他卻是有了結果.

可是,南宮驕鐵了心的教訓她,哪肯放開她!

她正欲叫他放開時,忽然南宮驕放在了床頭的手機響了起來,由于南宮驕的兩只手都在忙碌,于是離微揚一手拿過來,她一看到了來電者是"諾"字,還沒有消掉的火氣,騰的又上了來.

她在生誰的氣?她在生自己的氣!

南宮驕哪肯放開她,他將她翻過來,站她面對對的看著人.

每當她不理他的時候,他總是會無恥的用這一招術.

"好了,諾住幾天就會回法國去讀書的."南宮驕哄著她.

莫兮哈哈的笑了,兩個女人去購物,莫兮花著哥哥的錢,可是一點也不含糊,而離微揚最後只要了一個的盆栽--仙人球.

離微揚沉默著,可是,他這一個星期都不出現,又是什麼意思呢?

離微揚不可置信的看著南宮驕,南宮驕走到了她的面前來,"微揚,就是這樣對老公的?"

可是,池諾不等離微揚話,就道:"嫂子肯定會同意的,我馬上就過來."

南宮驕抱住她繼續睡覺,"我會穿透牆壁."

離微揚只是盯著手上的仙人球!

離微揚自然是不相信,她心里想著,一定是這指紋鎖沒有用,這做廣告還做得非常好,看來也是騙人的了.

馬上,手機里傳來了池諾的聲音,"驕,怎麼這麼久才接我電話?"

"知道了."離微揚淡淡的.

池諾柔聲道:"驕,我好怕,晚上只有我一個人睡……你現在在哪兒?"13acV.

上一次她擅自接了電話,他放過了她,這一次一定要懲罰她.

也就是,沒有離微揚的指紋,南宮驕今晚是休想回房間睡覺的了.

客房里,齊鈴很快就收拾好了,"池姐,有什麼需要,請跟我一聲."


南宮驕唇角一彎,語聲有些含混不清:"終于肯叫我的名字了……"

池諾不敢再提這事,于是含著泛淚的眸光道:"驕,我知道了,我不提就是了,我這次休假回來,你可以陪陪我麼?"

南宮驕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他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了她的雪頸里,"我以為你不想看見我."

終于,她累了,只得依靠著他時,他才道:"微揚,我當諾是妹妹一樣."

南宮驕躺在了她的身側,一伸手去抱她的腰.

"可是你最後進來了呀,所以不算是將你反鎖在外面……"離微揚辯解道,

"南宮驕……"離微揚心中還不爽,哪肯讓他來親她!

兩人都是側身躺在了大床,剛開始是她背對著他側身的,現在被迫是直接面對著他.

也就是,他這一個星期都是自己一個人過,並沒有和池諾在一起.

因為她在房間里裝了指紋鎖,她本來是好奇指紋鎖的,于是,有一次改裝了一下臥室的門,但沒有想到南宮驕也能進來.

離微揚走過去,將她的仙人球端起來,捧在掌心.

聶子夜的聲音傳了過來:"驕爺,上次劫持離姐的人,我已經審問出來了,確實是季晨天所為,他利欲熏心想找到天眼之石,以為離姐的好運能幫他早日找到……"

他輕歎一聲:"你這嘴,和那個仙人球盆載一樣,總是要將我刺傷才甘心."

這一次,離微揚沒有拒絕,但是卻是直接將仙人球放在了腰里,如果他硬是要抱,仙人球上的粒粒尖刺則會刺傷他的手,如果他知難而退,兩人繼續這樣相安無事.

南宮驕的眼神里,似乎是有火苗在燃燒,他並沒有及時應答,卻是猛的一下就吻上了她的唇,這次的吻,不是淺淺的柔柔的慢慢的吻,而是真的帶著懲罰意思的迅雷之吻.

南宮驕當初設計這里時,想著他會有公事在書房處理,于是靈感一現,就將書房和臥室打通,設計了搖控門,只要按一下搖控,平時隱藏得好好的門則會自動的彈開來.所以,昨晚離微揚根本是鎖不住他的.

這時,客房里跑出來一個身影:"驕……"

南宮驕還是不理會,離微揚卻是按捺不住了,這個男人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思?她將手機丟掉了一邊去,然後雙手去拍他的手臂和後背,要他放開她.

南宮驕則只是盯著她的一張俏臉!

當南宮驕手中的手機掛斷了之後,離微揚不由惱怒的道:"你就不能讓我清靜一下嗎?"

于是,兩人一起離開了臥室.

但離微揚哪肯聽,這不是他喜歡的女人嗎?就該讓她聽聽這個男人在做什麼!他有本事和別的女人親密無間,還怕池諾聽到嗎?

"微揚……"南宮驕有些無奈的叫了她一聲,這女人又開始渾身找刺了.

"那我應該去哪里?"南宮驕見她將仙人球當保護神一樣的.

他在這話時,氣息還有些不穩,該死的,他壓在了她的身上,不就一個吻而已,卻也能令他有反應.

離微揚被這個男人給吻得漸漸沒有了力氣,拍打他的手也慢慢的軟了下來,他這才拿起手機,道:"諾,什麼事?"

南宮驕不悅的蹙眉:"你不是真會為他所動吧?"

南宮驕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她什麼心思他還不清楚,想推開他,一個人清靜!

離微揚將被子拉起來,蓋到了臉上來,南宮驕則是睡到了她的旁邊,"微揚,今晚我要跟你算算帳了."

南宮驕也明白,他馬上對聶子夜道:"先將此事壓下來,暗地里教訓季晨天一頓!"

如此一來,兩個都倔強都執著的人,似乎比拼的就是耐力了.

不過,離微揚對此一,則是一笑了之.

南宮驕道:"給我狠狠的教訓他!"

莫兮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她拉著離微揚的手道:"我們走!"

是啊!老公當眾被別的女人摟摟抱抱,她也不生氣,是夠賢惠的.離微揚嘲笑了一聲自己.

"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想做你的妻子."池諾傷心不已.

南宮驕凝視著她:"先去將頭發吹干,太晚了容易著涼."

"子夜,講!"南宮驕沒有避開離微揚.

兩人走出了酒店,莫兮惱怒的踢著電線杆,"那個池諾,絕對是個狐狸精,別看她一幅楚楚生憐的模樣,其實骨子里是騷極了的,你看她粘著南宮驕的那樣子,十足十的是在向你示威!微揚,你就這樣算了嗎?"

他睜開還有些睡意的雙眸凝視著這個驚慌失措的女人,她不由嘀咕道:"你怎麼進來的?"

離微揚自然是不肯,他放開了她的手,雙手捧著她的臉,高大的身軀將她壓下.

南宮驕在她拿開仙人球之後,順勢將她牢牢的鎖在了懷中,她就是有一幅堅強的外表,但卻是有著柔軟的內心的女人.


而盡管如此,南宮驕依然是沒有放開她,似乎這一點的疼痛,對于他來,根本不值一提!

南宮驕見她的指尖要滑開接聽鍵,他啞聲道:"你若不聽話要接,我必懲罰你!"

池諾點了點頭,自己回房間去了,只是,回到了房間之後,卻是淚如雨下,她最愛的男人,卻是屬于一個另外的女人了.

南宮驕任她拍打,他依舊是深吻她.

"你去休息吧!"南宮驕點了點頭,上到了二樓正准備回臥室時,卻發現離微揚反鎖了房間門,他馬上叫來了齊鈴拿鑰匙,齊鈴拿來鑰匙卻是打不開,她道:"先生,太太有一次叫人裝了指紋鎖……"

他依然是將手放在了她的腰間,果然,仙人球上的刺,一根一根的刺進了他的手掌里.

她回到了海景別墅,並且將仙人球放在了床頭,有風水大師,仙人球是不適宜放在床頭的,擺放在了臥室里則會多有口角是非發生,而臥室是氣場融合之地,不宜用此植物,會產生氣場排斥的作用.

離微揚推開了他,不理會他,轉過身去睡覺.

離微揚依然是沉默,男人恐怕最喜歡的都是這樣吧!

"好."南宮驕就了下來,然後道,"現在很晚了,回房間去休息."

離微揚清淨的生活就這樣沒有了,她可以想見池諾來了之後,這海景別墅肯定是到處不得安甯了.

她不話,也不肯看他.

離微揚將心頭的酸澀壓下來,反而是安慰著莫兮,"那是南宮家的養女,也就是他的妹妹一樣,妹妹擁著哥哥,也沒有什麼啊,我見你也經常是擁著你哥撒嬌啊!"

南宮驕則是起身,他正想要去陽台上抽煙時,卻是聶子夜來電話了.

她終是狠不下心,讓他一直這樣疼痛著!

宮則來先精.離微揚一怔,這男人還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她這一動之時,南宮驕也醒了過來.

南宮驕卻是將她越抱越緊,在有仙人球做護身符的時候,他都不肯放開,而現在抱著的是她柔軟的嬌軀,他怎麼可能還會放開她呢!

他今晚要住這里?離微揚不由一怔,她放下了手中的仙人球,去吹干頭發後,南宮驕也剛好從浴室里出來.

……………………

細細的血珠兒,滑過她光潔嫩滑的手背,濺落在了她的純白睡衣里,開出了一朵一朵的花兒,看著這觸目驚心的一幕,離微揚終是蒼白了一張臉,她生氣的將仙人球拿開,丟在了地上去.

"好了好了,不生氣了!"離微揚拉著她的手上了公交車,"這件事我自有分寸,這飯是沒有吃好,我陪你去買衣服,怎麼樣?"

離微揚一聽這話,劇烈的掙紮著,"我現在也不想看到你,你走!"

很顯然,這一仗,南宮驕贏了,盡管贏了,卻是付了血的代價.

敢綁他的老婆,季晨天真的是想天眼之石想瘋了!

池諾點了點頭:"謝謝齊管家,我知道了,這是我從法國帶回來的香水,希望你能喜歡."

南宮驕淡淡的道:"讓齊鈴帶你去客房休息,我和你嫂子要睡覺了."

她不敢惹南宮驕生氣,但是,她總是要見識一下離微揚的手段吧!看看這個女人怎麼能夠成為南宮驕的妻子的.

離微揚扁了扁嘴:"你這樣設計房間,怎麼保證**?"

南宮驕另一只沒有被仙人球刺到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與其十指緊扣,似乎這樣才能讓她回憶起來那一段的幸福片斷.

她馬上轉過身來看著南宮驕,果然就是那個喪心病狂的男人所為,還好,季晨天只認為她有賭石的好運而已.

是池諾已經到了,第一時間來到了他們的臥室.

離微揚同是揚了揚她清冷的雙眸,懶得和他再演戲,"你今晚不該出現在這里的."

她想掙脫出來,但他卻是不讓.

她著就從手袋里拿了一瓶香水,齊鈴當然不敢收,可是,她硬是塞到了齊鈴的手上,"我這麼晚來麻煩了齊管家,你不收我就心里不安."

池諾柔柔的道:"驕,我可以和你們一起住嗎?"

為什麼有人抱著她睡?

可是,離微揚哪會聽!她還偏就劃開了來接聽.

池諾直接走到了南宮驕的身邊來,"驕,陪我……"

離微揚蹙眉,他在壓著她講電話,誰稀罕他來陪她!

天眼之石在江湖上就是一個永垂不朽的傳,如果她也與之有關的話,那麼她肯定會被拋上風頭浪尖,這不是離微揚想看到的結果.


"唔……嗯……哼……呀……"一串串的單音字符從離微揚的口中含混不清的跑了出來.

"那不一樣,我和我哥是親兄妹,他們是沒有血緣關系的."莫兮馬上道.

"不要!"離微揚趕緊道.

當然,南宮驕也想得到,這時候給他打電話的會是誰.他馬上道:"不要接!"

南宮驕此時的表嚴肅而清冷了起來:"諾,微揚是你的嫂子,現在是,以後也是.不要我不喜歡聽的話,否則我就送你回法國去讀書."

南宮驕則是進了浴室,一會兒就傳來了水聲.

"微揚!"他知道她出來的話不會好聽,馬上截斷了她的話,並且埋首在她的頸間,"諾是今天才從法國回來的."

離微揚冷聲道:"明知故問!"

離微揚將頭轉開,誰讓他來親的?

于是第二晚上,池諾依然是在海景別墅這邊住下來,離微揚見南宮驕去應酬還沒有回來,她就先鎖了臥室的門,她倒想看看他是怎麼進來的,因為今天她拿了鑰匙根本打不開,也就明指紋鎖是有用的.

齊鈴只好收下了,然後走了出去,見到南宮驕正在一樓里抽煙,她上前道:"先生,池姐已經安置好了."

她明明昨天晚上是反鎖了門的,她趕忙凝神一看,這不是南宮驕是誰?

離微揚自然是不理他,只是全神貫注的看著這盆仙人球.

她上前沖進了南宮驕的懷里來,南宮驕拍了拍她的頭,"去睡吧!"

在電話那一頭的池諾,聽到了手機里好像有女聲時,她不由著急了,"驕,驕,你在聽嗎……"

"驕,你帶我過去吧!"池諾馬上接著離微揚的話,並且誇了離微揚一句:"嫂子,你好賢惠啊!"

"你放開我!"離微揚惱怒的斥他.

她完就躺下來睡,然後還就將仙人球抱在了手中.

可是,男女力氣天生有別,他卻是掙紮不開他的桎梏.

"你居然是結婚了?"池諾在話之時已經是泫然欲泣,她以為,她會是他的新娘.

離微揚雖然是背對著南宮驕,但卻是將聶子夜所的話全部聽了進去.

他看著她恢複了伶牙俐齒,只是眉毛一挑.

南宮驕耐心的凝視著她,"在新疆的時候,我們不好好的嗎?"

她沒有看他,只是坐在床里依然捧著仙人球在沉默著.

他會給她寵愛,但是卻是有底限的.

但是,像是抽煙上了癮一樣,南宮驕並不想淺嘗即止,他靈活的舌頭不止是撫觸她的耳垂,而且還對她好看的耳廓進行溫柔的觸摸.

南宮驕卻是坐在了她的身邊,戲謔一笑:"怎麼?今晚打算抱著這個睡覺?"

離微揚馬上反唇相譏:"你不會這麼掉身價吧!"跟一個喪心病狂的男人計較,也虧他南宮驕得出口.

南宮驕冷哼了一聲:"是誰昨天和今天都將我反鎖在外面的?"

離微揚接著解釋道:"我不想此事張揚出去."

南宮驕去吻她的唇角:"怎麼不話了?"

南宮驕在她轉開了頭時,卻是去親吻她的耳垂,如白玉一般巧圓潤的耳垂,被他含在唇里,離微揚禁輕輕的打了一個顫,這種感覺太過于熟悉,她不想沉淪下去.

"那得看你嫂子同意不?"南宮驕開啟了免提,離微揚自然是聽得到他們之間的對話.

離微揚只是用清冷的雙眸瞪著這個男人,他還將同意權推給了她!

天還沒有亮時,離微揚翻了個身,她睡覺喜歡動來動去,這一翻嚇了她一跳!

離微揚又羞又怒,她不止是想叫他的名字,還想用腳踹他的名字.

離微揚一話帶刺兒:"那是你和她的關系,我不想知道."

他也依然是不肯拿走放在她腰間的大手!

南宮驕則是一手將她從被窩里提了出來,他的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條玉石棍兒,他指著她道:"如果以犯罪來比喻的這方面,你這樣就叫做有犯罪的動機,也犯了罪,只是未能造成大的傷害,所以還是得懲罰."

離微揚一驚:"你不會是想打我吧!"

今日三萬字更完.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