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和他心愛的女人第一次正面交鋒
南宮驕對于女人難得的主動的投懷送抱,他自然是不會排斥的,但卻也不會驚喜的.

他一向是善于掌控自己的心思和緒,從不外露心底的感,所以離微揚在和他相處起來,亦是會患得患失.

這一刻,他伸手抱住了她,在她一聲一聲呼喚他的名字時,他低頭輕聲道:"別怕,有我在."

離微揚繼續舉杯喝著酒,仿佛是沒有聽到莫兮的問話.

他不可能知道,他是故意讓她撞進他的懷抱里的,他知道這個女人的冷傲,要她在清醒時投懷送抱,那是比登天還要難的事.

當亞里坤走後,酒店的房間里,只剩下了離微揚和南宮驕兩個人,她坐在了一旁,而南宮驕似乎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喲,驕爺呀,你們在雪地里還這麼浪漫?"突然有人從遠而近,路過他們身邊時道.

或者是看得出了神,她竟然撞上了他的後背,也沒有發覺,她正想站直身體時,南宮驕卻是毫無預料的轉了身,她就這樣非常巧合的跌入他的懷抱之中.

莫兮驚呆了,她怎麼也想不到離微揚這樣,她生氣的道:"你還維護這樣的男人?"

他命人將劫持她的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雖然最後問不出什麼來,但也為離微揚出了一口惡氣.

莫兮點了菜,離微揚跟她是毫不客氣,兩人一邊舉杯喝酒一邊吃菜,還一邊笑,卻不料,門口卻有一道閃亮的身影進了來.

他也是以此舉最快找到了離微揚,但是,這里並不是季晨天的奇石園.

離微揚也笑了,兩人落座,坐在最頂層也就是第100層的高樓里吃飯,兩個女人都非常歡喜,難掩興奮之.

就像這幾天的時間里,回到了香城大約有一個星期了,南宮驕從來沒有回過海景別墅,他會去哪里?無非是在竹林山莊罷了.

"我打了,驕沒有接,麻煩轉達他一聲,一會兒回我電話."對方還算是比較客氣.

東方珠寶公司.

他和池諾被服務生帶到了提前訂下的桌號時,恰好不偏不倚的,就是在離微揚的鄰桌.

萬事萬物總是能給人許許多多的驚喜,在萬里冰封的北國,鋪上了一層銀裝素裹,那潔白的雪花兒,從萬里高空飄下來,當落于手上時,卻又能融化成水珠兒.

莫兮敏感的感受到了周圍的空氣變化,她一轉頭,本來是驚喜不已:"有帥哥看……"

南宮驕是何等精明睿智之人,離微揚的那點心思,他是馬上就洞悉了她的企圖.他不動聲色的揚唇一笑,俊臉在雪花的潔白世界里,更是清雅絕塵.

她比往日要依戀他,而他也待她比從前溫柔了一些.

她看著前面高大的背影,南宮驕穿著風衣,非常好看,一般要身材高大的男人,才撐得起風衣,他無獨有偶,最是適合.

女的,傾城傾國,一笑即是百媚生.

她坐在了南宮驕的身邊,還是據實相告,"他們在找天眼之石."

這一個吻,離微揚並不排斥,而且她還感覺到了,他的唇很薄很柔軟,吻上去非常的可口.

離微揚有些錯愕,但很快也拿了自己的風衣,跟著他一起走出了酒店.

聽著熟悉的聲音,南宮驕和離微揚同時抬頭,兩人互相望了一眼,然後像是心意相通的一樣,同時伸出了手,十指緊扣.

離微揚在聽到這句話時,心中似乎就有了無窮的力量.

離微揚的心在瞬間疼痛了之後,慶幸自己的清醒,她並不深陷,現在即使是和他相處融洽,也是因為需要仰仗于他.

有些,一旦動了,就會沒有退路.

莫兮著時,就要起身.

她看著池諾依偎在南宮驕的臂彎里,也不由打量了一眼池諾,池諾生得很美,而且是那種溫柔可人的古典美人類型,卻是柔弱無骨一般,要依附于男人才能站著.13acV.

南宮驕卻是輕笑了一聲:"諾呀,一回來就喜歡粘著我,現在長大了也跟時候一樣."

"我們走!"南宮驕帶著她回到了酒店,然後下了令:"繼續查,查出是誰在背後搞鬼!"

她的雙手有些不知所措,還是垂落在身體的兩側,可是,離微揚能感覺到她後背那厚實的手掌,確確實實是他摁在了那里,她雖然是無意中撞上了他,可是,對于要不要擁抱著他,卻是有些遲疑不定的.

外面的風很大,在酒店里有暖氣,一到了外面,離微揚覺得,呼出一口氣都有可能化成了冰.

但是,命運往往就是這樣,她們兩人不准討伐時,卻還是逃離不了相見的尷尬.

離微揚抬看了看,果然南宮驕的手機放在了辦公桌上,他則是此刻不在房間里.

此時,整個餐廳都將目光凝聚在了門口的一對男女身上.

離微揚有些錯愕,她最終沒有解釋他們劫持她的原因,因為,她還有所顧忌,她還有弟弟離天穹要照顧,她不能讓自己出事,否則她出事了,弟弟怎麼辦?

愛開始的時候,就像兩個下棋的棋手,旗鼓相當則會精彩不斷,如果棋藝懸殊的話,就只會是兵敗如山倒的慘狀,如果是高手過招,差之毫厘,則會失之千里.

那麼,她做好了擁有擁有愛的准備了嗎?

之後,兩人攜手同行,走在了由雪花鋪陳的道上.仿佛有那麼一刹那,她覺得,兩人會這樣一直走到白頭.

她自己可以冷,可以傲,但卻不得不為弟弟考慮.

離微揚撫了撫她的頭,"乖,今天吃多點,就不會難受了."

既然如此,就什麼也不必多.

南宮驕只存了一個單字:"諾",想必是多麼重要的人.

離微揚一怔,她想不到南宮驕是這樣介紹她的,關系挑得這麼明.

離微揚剛好是側對著門口,當門口那熟悉的身影一進來時,她就感覺到了.

莫兮提到這個就哀怨了,她做出了無比難看的神來:"一個和尚挑水喝,兩個和尚抬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而新來的和尚要多干活,我非常榮幸的被派去值班了……我吧,本來是要去旅游的,看來計劃泡湯了……"

離微揚第一次接到"她"的電話,是這個午後.

自從離微揚和南宮驕這次出差回來之後,就發生了一些很微妙的變化.

南宮驕很快回來,他習慣在工作之前察看手機,當他看到了諾打來的電話後,神溫柔的撥打了過去.

池諾更是善于演戲,看得出來,她在南宮驕面前很溫柔,所以,盡管詫異萬分,卻是輕聲道:"嫂子好!"

亞里坤已經在酒店里等他們了,他泡了一杯參茶給離微揚:"來壓壓驚!"

離微揚抬起頭來,將自己的心思掩好,她淡淡的道:"是呀!兮今天請客."

離微揚有點不太習慣這樣的南宮驕,以往他總是會以此相挾要她做這做那的,可是今天他卻是異常的沉默.

離微揚聽著他的話,看著他的眼,盡管如此,她還是不敢去相信他的感,她的身上背負著弟弟的一生,她做不到為了愛而去飛蛾撲火.

莫兮見離微揚仍然是雷打不動的在夾菜吃,她伸手拍掉了離微揚夾在筷子上的菜,"你是豬啊,這時候還吃得下!你從以前到現,就是個受欺負的料子,我今天可是看不下去了,難得姑奶奶來一回七星酒店吃飯,偏偏有人汙染了我的眼睛……"

這世界真是,她和莫兮這兩個窮丫頭難得上一次七星級大酒店吃飯,竟然撞見了她的老公和別的女人也來這里吃飯.

被南宮驕點了名,離微揚想裝也裝不下去了.

季晨天的臉色馬上就變得難看了起來,只是,他想將離微揚據為己有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了.

莫兮伸手在她的頭上敲了一個爆栗,"這不年底了,我發獎金了,辛苦工作了一年,還不慰勞一下自己,我有那麼傻嗎?反正啊,這錢是存不住的,倒不如花個開心,更好."

她有些尷尬的收回了手,在看向他深邃的雙眸時,輕輕的點了點頭.

來人正是季晨天,他沒有能夠服離微揚離開南宮驕,自然是心存不服,他認為他們的婚姻就是名存實亡,卻沒有想到,還能在雪地里互相擁抱.

她掛了電話之後,起身去了南宮驕的辦公室,一眼就看到他手機上寬大的屏幕上,寫著一個未接來電,那是來自于"諾"的電話.

季晨天的出現,對于南宮驕來,雖然不構成威脅,但是這個覬覦自己老婆的男人,他自然是不會令季晨天的任何陰謀得逞的.

離微揚喝在口中的酒,瞬間就苦澀了起來.

南宮驕似乎是看出她的遲疑不定,這個工作中的女漢子,對于感,卻是一個什麼也不會的孩子樣,他見她不知道如何是好時,也倒沒有強迫她,只是大掌依然是撫在她的後背上.

離微揚趕緊拉住了她,然後用從未認真的口吻道:"兮,別管這件事,否則我和你從此絕交."

可是,這話還沒有完時,莫兮就目瞪口呆,"怎麼是他?"

可是,離微揚是冷漠的性子,她不輕易起火,何況她早就知道池諾的存在,現在也只是見到真人罷了.

南宮驕拿過一旁的風衣,"走吧!"

所以,她在准備逃離他的懷抱時,南宮驕卻是大手一伸,將她摁進了他的胸懷之中.

男的,清雅絕塵,帥到人神人憤.

不知道何時,南宮驕已經站在了她的身邊.

所以,沒有機會,就創造機會.

南宮驕並沒有追問她什麼,而是點了點頭.

"事不是你想的那樣,兮……"離微揚輕聲道:"我和他,是奉命結婚,卻並不相愛,我為了弟弟在美國能得到最好的治療……你不會看不起我吧!"

莫兮雖然生氣,但心疼離微揚受的苦,于是也只好作罷.

一會兒之後,離微揚冷靜的走出來,繼續埋首工作中.

離微揚伸出手在接雪花,雖然隔著玻璃幕牆是接不到的,可是這一舉動卻是讓南宮驕看穿了她的心思.

離微揚看了一眼季晨天,然後用額頭輕觸著南宮驕的下巴,這模樣兒有如貓般慵懶,讓人一看上去,就是到深時的濃蜜意,她輕聲對他道:"老公,還有更浪漫的嗎?"

而其實,也確實是最重要的人.

南宮驕帶了人來這里救離微揚後,劫持她的那些人准備離開了,南宮驕一怒:"有這麼好走的?"

南宮驕示意她安靜下來後,他抬眸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亦是明白有人綁架離微揚過來的目的是什麼了.

所以,她選擇了沉默.

不清是做戲,還是真,兩人這一吻,還真是纏綿繾綣鶼鰈深.

離微揚聲打趣著她:"如果你的獎金也不夠買單,等一會兒酒店不讓走,你就自己留下來抵債,可別認識我!"

一提起了她的老公大人,離微揚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的色彩,但很快就被他掩飾了過去了.

南宮驕也沒有戳穿,卻是點頭道:"行,你查出來通知我一聲,明天我們回香城,我就不打電話給你了."

因為,他的心中始終是有著另外一個女人,她又怎麼可能傻傻的任自己陷進去呢?

他不話時,她也不知道什麼,于是沉默了一會兒,她就站到了窗邊去看雪.

她要仰仗他的權勢,離微揚在痛定思痛之後,做出來的決定,她不能讓自己出事,否則弟弟怎麼辦?

南宮驕則是任她這樣,看著她雪白的臉上,染上了兩朵暈,他覺得挺好.

最後,離微揚終是選擇,雙手環上了他的腰,就讓她順著自己的心,這一刻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好了.

只是,再平靜的表面,也掩飾不了她內心的波瀾.

莫兮見好友云淡風輕,她不敢置信的道:"離微揚,你眼睛瞎了?"

因為,上次她和南宮驕正激四射擦槍走火之時,來電的女人正是諾,離微揚在用指尖劃開他的屏幕時就看到了.

亞里坤站起身來:"你們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離微揚的心神一震,她猛的抬頭看向了他,他的眼睛里是一片真摯的感,她卻是沒有告訴他,她已經開始依賴他了,當她被人劫持走的時候,她是有多麼盼望他會出現並救走她!

"他是別人嗎?他是你的老公!"莫兮著就激動了起來,"而現在,他的身邊有另外一個女人,你看看,那女的都貼在他的懷里了."

他在她准備又逃離的時候,馬上將她摁住,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他不讓她走.

女人的聲音有點懶懶的感覺,仿佛是剛剛睡醒的樣子,"我找驕……"

離微揚沒有話,她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

當離微揚走進了富麗堂皇的七星級酒店時,她不由張大了嘴巴:"兮,你的工資夠我們吃一餐嗎?"

"今天謝謝你."雖然他已經不止第一次救了她,但是,這一次,她是帶著誠意感謝他的.

離微揚反倒是鎮定的道:"來,我們坐下吃我們的飯."

"想去看雪?"身後忽然傳來了好聽的男人聲音.

……………………

"去你的!"莫兮伸手推她,"我怎麼感覺你像是地撫弄狗一樣的摸我?"

在漫天漫地的白雪之中,有一對相擁的夫妻,潔白的雪花也像是在翩翩起舞,落在了他們的頭上,身上……

離微揚接過來:"謝謝."

宮對的動患.有些愛,一旦開始,就會永無何止.

相對于離微揚的視而不見,南宮驕則是非常大方的走到了她們倆這一桌,並且道:"微揚,你和朋友在這里吃晚飯啊!"

剛好莫兮發了工資,她請客吃飯,于是離微揚欣然前往.

離微揚淡淡一笑,憑什麼她的眼睛要瞎?"好了,吃我們的菜,別去管別人!"

南宮驕似乎也沒有期待她會有什麼反應,依然是大掌撫著後背,給她溫暖和依靠.

季晨天的出現,對于離微揚來,她猜測有可能是他劫持了她,知曉她有賭石天賦的人,當然是有危險的,她需要和南宮驕同仇敵愷來震攝他.

他沒有話,但是,卻是低頭在她的唇上一吻……

就連在一旁的莫兮,也是目瞪口呆,南宮驕還真是有種,跟妹妹是侶一樣!介紹老婆又絲毫不含糊,他這後院不是馬上要起火嗎?

離微揚和南宮驕的唇片相觸,兩人都有點火熱,可能是因為室外的溫度太低,于是唇片傳出來的溫度就變得火熱了一些.

池諾更是變了臉色,離微揚不施脂粉,一身上班的都市麗人職業裝,本就氣質不凡,但是,這個女人就是南宮驕的妻子.

知曉她有賭石天賦的人,除了他和季晨天,恐怕不會有別人.

在雪地里相擁,揚揚灑灑的雪花,此刻不能冰冷兩人的身體,反而是讓他們更加溫暖了一些.

要她為他是完全付出真心,那也未必.

就算她從不貪戀南宮驕的權勢,可是,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時,仰仗一下,應該不為過吧!

要知道,做醫生的一年365天,每一天都需要有人值班的,他們不同于在公司里做,有雙休日,有年假的.

隨即,離微揚岔開了話題,"兮,你過年是在醫院值班還是放假?"

"想撇開我,你門都沒有!你家南宮驕可是個大財神爺,我才不怕!"莫兮哼了一聲.

莫兮反握住了離微揚的手:"我怎麼會看不起你,原來是這樣,微揚,真是委屈你了!"

離微揚之所以不准莫兮去質問,因為今天和南宮驕一起出現在大酒樓的女人,不是他逢場做戲的嫩模明星,而是他的心上人——諾.

然後,是低啞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當發現你不見了時,我竟然會害怕……"

南宮驕和亞里坤相互對視了一眼,看來覬覦著天眼之石的人,不在少數.

南宮驕則介紹道:"微揚,這是南宮家的養女池諾."緊接著,他又介紹:"諾,這是你嫂子."

她這一叫,好像怕離微揚搶走了南宮驕一樣,將南宮驕抱得更緊了一些.

只是,南宮驕也不會料到,他一進門,就看到了離微揚和莫兮也在,雖然是意料之外,但是,他卻是非常鎮定.

對于離微揚來,那是她不願意去碰觸的人.

"我……"離微揚確實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她知道這樣的親密不適合他們,下午他在救了她時,她是在害怕時的不自禁,可是,現在的她,卻是平安無事的,亦是清醒的.

"好."離微揚淡淡的應了下來.

"請撥打總裁的私人手機."離微揚在辦公室的電話里接到,自然是公事化的口吻在.

當南宮驕和池諾來到了這家酒店,池諾剛從法國留學回來,就要他帶著她來這家酒店吃飯,"驕,我好懷念酒店的鵝肝……"

季晨天只能是拂而走.

離微揚只是低著頭吃著東西,故意不去關注他們的到來,雖然莫兮怒火萬丈,但是離微揚在腳下踩著她的腳,不准她亂來.

至于他何時走的,離微揚並不關心,她只是學著南宮驕的樣子,輕輕的吮了吮他的唇,還用貝齒輕輕的咬了咬他的唇線.

亞里坤憤怒了:"他們找就找嘛,為什麼要劫持微揚?就因為微揚是驕的老婆嗎?最讓人討厭的就是用女人來威脅,驕,查出了凶手,我一定讓他們好看."

離微揚不知道他們了什麼,她在下班之後,第一時間離開了公司.

這世界上,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南宮驕此時也凝視著她,雙眸沒有渲染過多的表,但是,卻是有幾許溫柔和寵溺.

離微揚似乎不受他們之間的影響,她的表依舊是淡淡的:"池姐,你好!"

池諾依偎在南宮驕的臂彎里撒嬌,"驕,我餓了……"

今天五更三萬字,第四更.還有一更中午12點鍾會有,感謝大家的首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