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寵她的目的
離微揚絕對想不到這一趟出差,竟然會因為生理期的疼痛而住進了醫院,她獨自出去賞雪景,她可不是一個依附于男人的人,所以,無論是去哪里,只要是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想要做的事,她都會自己去做.

就像這一刻,她想去看雪,根本不需要南宮驕陪著她一起.

她不是大女人的性格,但是絕對保持著獨立人格的女人,自強自立就是她的人生信條.

賭石會場.

恰巧這時,開門聲響,她見門口那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不由馬上閉上了眼睛裝睡,她不好意思為這事面對著他.

離微揚一聽有奇石園參觀,她也來了興趣,"我也想去."

離微揚垂眸,有些義務不要也罷!

南宮驕走到了她的身邊,知道她聽見了就是不理他,又生氣了?

南宮驕伸手抱住了她,看來這次是嚇倒了吧,竟然會主動撲向他.

南宮驕應該是猜得到,他那麼聰明,他不並不代表他不知道,可是他犯得著大費周折的劫持她嗎?

一進入了賭石會場,離微揚就忘記了所有的不快樂,她的所有精力全部專注在了一塊玦的石頭上,為雖然沒有割開但她已經能先睹為快而驚喜不已.

南宮驕對于她此時的態度,她跟石頭有關,就和平時是兩個不同的人,自然而然的,他亦認為此時的她,更讓男人喜歡些.

"好!"離微揚非常爽快的一口應了下來.

可是,南宮驕忽然想起來,那天他回家來,本來是要和她歡好,見她的手提袋里有衛生棉滾出來,卻誤以為是……

雖然是斥責的一句話,但是語聲輕快,而且表豐富,就像是人之間的一點點互動,有點嬌,有點怒,還有那麼一點點嗔.

離微揚不得不轉頭看他:"他為什麼不直接找我?"

只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身體承受力度.

南宮驕聽了,眉眼未挑,而且根本沒有收回她身上的視線.

她不由惱怒了,于是乎伸手在他的手臂上一掐.

護士有點惶恐不安的:"應該是差不多時間醒過來了啊……"

南宮驕沒有話,他當初急急忙忙的抱起她去醫院,以為她是腳踝的舊疾發作,畢竟這邊太冷,和溫暖的香城是沒有辦法比擬的.13acV.

南宮驕推門進來,還有一個護士也來換藥水,護士在為她換藥時,南宮驕凝視著她的臉,他發現,她很喜歡用頭發遮蓋住傾城的臉.

可能是一起跟石頭有關的東西,她就變得可愛多了,她望著他,撒嬌的搖著他的手臂:"嗯,我想去."

南宮驕的注意力卻是全部在她的身上,他和她靠得很近,她的每一個細微的表和變化,他都完全能感覺得到.

"明天我回香城."這一趟新疆之行,並沒有帶給他多少驚喜.

酒店里有暖氣,讓她的身體舒服了一些,很快,南宮驕就回來了,霸道的要抱她去醫院.

無論和誰講,她都不在乎.

轉過身,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火焰,你家底很厚實啊!"離微揚贊歎道.

離微揚則是有點羞澀,她不想和他繼續這個話題,"不經常."

亞里坤開關車來到了他們的身邊,叫道:"上車!"

南宮驕這時凝視著離微揚,唇角微勾,仿佛是洞穿了她的心思一樣,他戲謔一笑:"她昨兒個生病了."

"你手機打不通."南宮驕難得好心的解釋.

正在開車的亞里坤趕忙問道:"怎麼啦?"

她只有拖長時間,等待著南宮驕的救援.

可是,這畢竟只是傳,沒有誰見過"天眼之石",又豈是一堆石頭里就蹦出一個天眼之石的?

離微揚:"我……"

對于南宮驕不話,只是雙眸幽深的看著她,離微揚畢竟面子薄,她先是轉開了視線,然後打破了沉默,"我不會耽誤明天的賭石會的."

亞里坤點頭道:"那也是,你們從南方來到北方,難免會水土不服,現在散場了,去我那里吃飯,我做南方菜給你們吃."

她早該明白這個男人的心思之深,恐怕是比大海還要深吧!

如果不在乎,他會這樣生氣嗎?

怎麼?真怕她杏出牆嗎?

離微揚不准自己這麼沒有出息,所以恨不得跑出奇石園.


離微揚看了看周圍,見這些彪形大漢只是退遠了一些,不可能離開的,不過,這樣也好,讓她苦中作樂的欣賞一下人家的珍寶也好.

她感覺到了腹部有東西壓著,伸手一摸,竟然是個電熱水袋.

只有在這個時候,她才會卸下冷漠的外衣,像是一個正常女人一樣有喜怒哀樂,才會有著豐富的表變化,才會生機勃勃更引人喜歡.

南宮驕一眼就看出這是離微揚的手機,他馬上大步朝外走去,只見在奇石觀園的外面,還有掙紮過的痕跡,但已經是不見了離微揚的身影.

她被幾個彪形大漢帶到了另一座奇石觀園,很顯然這里的比亞里坤的都要大,她的手機也跌落在了亞里坤的奇石園,不知道南宮驕會不會知道她被人劫走了?

亞里坤見她的眼睛里閃過一絲落寞,不由馬上道:"以驕的脾氣,能帶到我這里來的,絕對是他很重視的人."

她主動的撲在了他的懷抱里,口中念念有詞:"南宮驕,我就知道你會來的……你一定會來的……"

南宮驕正式介紹道:"這是微揚,這位是亞里坤,在中文里是火焰的意思."

南宮驕心生震憾,但表面卻是不動聲色.

護士趕緊道:"先生,已經醒來了!"

她才懶得和他斗呢!離微揚此時垂了垂眸,"我沒事了,你要忙什麼就去忙吧!我明天一早會准時出現在賭石會場的."

南宮驕的俊臉一凝,"火焰,調集你的人手,借我用一用."

離微揚只得睜開眼睛來,她不想無辜的人又代她受罪,于是動了動身體,然後撥開了烏黑發亮的發絲,露出了清純絕塵的臉來.

"子夜找你工作上的事."南宮驕繼續在她的耳邊道.

她自然不料他會出來,當著別的人的面,她有些窘了.

他重視她?不見得吧!可能是她幫他賭了好幾塊上好的石頭,他一時之間心里爽快,就答應了吧!

果然,頭領在得到了幕後老板的同意後,他道:"放開她,並且好生招待著!"

離微揚雖然心中驚恐,但是她明白,人在異鄉遭遇了危險,她一個弱女子肯定是跑不出這些惡漢們守著的莊園.

亞里坤是真的感覺出來離微揚是喜歡的,他道:"你是驕第一個帶來我奇石園的女人!只要是你喜歡的,我絕對不會舍不得的."

離微揚開心的道:"火焰,我也去參觀你的奇石園啊,歡不歡迎?"

其中一個頭領走過來,他是得到了在幕後的老板的旨意,他道:"老板了,讓她看看,這里的奇石里,有沒有天眼之石?"

離微揚本來是挺高興的,可看著他此時的表,熱慢慢的降了下來,准備撤回放在他手臂的手.

亞里坤望著南宮驕道:"昨天你急匆匆的離開我那兒,沒什麼事兒吧?"

在飛機上和酒店里都有暖氣,所以還不覺得難受,但是一到了戶外,鋪天蓋地的寒氣侵蝕著她的身體,她的身體本就偏寒涼,這一下剛好碰上生理期,就更是難以忍受了.

離微揚拿出手機來,一看居然是沒有信號了,她目瞪口呆,然後有一種被他吃得死死的感覺.

南宮驕在護士換好了藥離去之前沉聲道:"叫醫生過來,她怎麼這麼久沒有醒過來?"

但是,她自己並未覺得.

離微揚在他走來時,已經是背對著他,正在研究著一塊古董呢!聽見他叫她,也假裝不理他.

離微揚自然是不肯去,可是她的掙紮,卻令本來已經虛弱的她暈了.

奇怪了,不就是他昨晚送她去醫院了嗎?她就感激得在乎起他了嗎?

所以,她再次鄭重的申明:"南宮驕,帶我去!"

"你看不出來吧,這可是個女漢子!"南宮驕話比較隨和,可能是因為自己好友的關系.

離微揚見他和南宮驕是截然不同的兩種人,南宮驕深不可測,一向心思詭異多變,而亞里坤則是隨和且脾氣爽快,所以,要應付亞里坤,她還是沒有問題的.

南宮驕示意護士出去,他則是凝視著離微揚,雙眸里有一絲戲謔的意思.

"你來吧!"南宮驕淡淡的道.

只是,他沒有料到的是,她竟然是生理期疼痛的……

離微揚不知道這個幕後老板是誰,但是,既然是抓了她來找天眼之石,想必是一個知悉她會賭石的人,那麼會是誰呢?

南宮驕道:"微揚掐我!"

當她很難再站起來時,卻有人上前來幫她,她一看竟然是酒店里的服務生,她記得他,是因為他幫他們拿行李進房間,而現在她已經走出酒店很遠了,他怎麼會在這里?

頭領叫著這些彪形漢子們:"退下!"

她一邊一看時,一邊心中暗驚,無可否認的是,這里比亞里坤的奇石要多要好,可是,季晨天有這麼雄厚的財力嗎?

"那麼你呢?"離微揚馬上就質問他.


離微揚暗握拳頭,其實他是知道她已經醒了,因為她不理他,所以他就遷怒于無辜的護士和醫生.

所以,她算是還了他昨天的一份.

為了掩飾自己的窘狀,她馬上道:"我去外面回電話給他."

離微揚萬萬想不到,她在奇石園外面打一個電話給聶子夜,居然會被人劫持走了.

只是,他更沒有想到的是,更為嚴重的是她很難懷孕.

"什麼是差不多?"南宮驕聲線又冷了一分.

或者是因為此刻的心好,她居然是眉飛色舞的對他道:"看什麼看?"

亞里坤明白他的意思:"你放心,我一有天眼之石的消息,馬上通知你."

南宮驕無從解釋她的賭石天賦,但卻是不得不佩服她的這本領,單就一個"賭"字上來,很多東西是解釋不了的.

南宮驕難得被她擺了一道,他卻是沒有生氣,反而是道:"希望你隨時保持聰慧的心思."

離微揚收手的時候歎了一聲:"唉,我今天的運氣挺好的."

南宮驕凝視著她:"我一直都有盡做為丈夫的義務,是你不要!"

他不由揚唇笑了:"是子夜打過來的."

賭石會結束時,亞里坤興沖沖的來到了他們的面前,當他看到了挽著南宮驕胳膊的離微揚時,"你好!"

"唉喲……"南宮驕痛的叫了一聲.

還會有誰呢?難道是季晨天?

亞里坤:"……"但很快就道:"微揚你是行家啊?"

離微揚的心,隨著石頭的材質起著不可思議的變化,她一收回目光時,卻看見了南宮驕正凝視著她.

他本就打算帶她去,剛才也只是逗著她玩罷了,于是道:"好."

離微揚自然是明白他指的什麼,她淡淡的道:"我什麼都沒有,是你自己那樣認為的."

亞里坤奇怪的道:"昨天驕就要帶你來啊,我怎麼可能不歡迎?"

這是她的逐客令!

南宮驕卻是看著她,態度不置可否.

……………………

亞里坤去開車.

"在接電話,一會兒就進來了."亞里坤道,"微揚,看看有沒有喜歡的?我送給你."

他是在乎她的嗎?

亞里坤一凝神:"出事了!"

離微揚相信亞里坤的是真的,可是,那又怎麼樣呢?或者,因為南宮驕的心上人不喜歡石頭,所以他不帶她來呢!

離微揚心里一嘀咕,原來他昨天是在這個男人那兒,看來他們之間的交非淺啊!她還以為他又和那誰誰誰在打得火熱呢……

然後,她丟給他一個秋後算帳的眼神.

離微揚正在這樣想著時,就看到了仿佛是從天而降的南宮驕,這一次,她不像是在泰國和他鬧脾氣那般,而是自動自覺的向他跑了過去.

她此刻的表,一張絕塵的臉有些委屈,漂亮的大眼里有些霧濕,就連巧的鼻尖也是惹人愛憐,亞里坤見她此時的楚楚生憐,他趕忙道:"我沒有笑話你的意思……"

離微揚生氣不已,拒絕服務生的幫助,可是人在他鄉,她此刻難受至極,也就任由服務生召來了出租車,送她回了酒店.

離微揚挽著南宮驕的手臂入場,她本來是不想和他這麼親近的,可是他:"就算你不想和我造愛,但你卻是我南宮驕的妻子,你是不是應該扮演一個妻子的角色?"

可是,她又不甘心,要自己回酒店吧,她又不知道能做什麼.

"全部歸你用,需要我怎麼配合你一聲."亞里坤趕忙道.

她離開了園里之後,亞里坤看著若有所思的南宮驕,他笑道:"驕,你老婆挺可愛的!"

離微揚見南宮驕已經坐在了車後座,她也上去坐下來,看著男人噙著一抹淺笑,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笑她,原來他早就打算帶她去,卻非要拐著彎的逗她玩!

離微揚微微一錯愕,然後道:"我都挺喜歡,但是我不要."

離微揚見亞里坤是一片好心,不理會南宮驕的戲謔,她道:"沒事兒,我只是水土不服."

有了這個暖暖的東西,她的症狀減輕了很多.


她疼痛難忍,于是慢慢的蹲在了地上……

正這樣想著時,南宮驕已經是掛了電話,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

南宮驕見她的臉色慘白,他問道:"經常這樣痛嗎?"

亞里坤:"有人能氣倒你?"

南宮驕揚唇笑道:"好,順便參加你的奇石園."

離微揚見他同意了,不由高興起來,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和平時待他有什麼不同.

要知道,玩奇寶異石這個行業,押下的資金非常之多,因為它不像工廠那樣循環著有流動的資金可以用,這一行,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華,資金的供給更是讓大多數人望而怯步.

離微揚不知道他是誰,但出于禮貌,她亦點頭回禮:"你好!"

兩人正著時,忽然亞里坤養著的一只黑狗跑了進來,它的嘴里還叼著一部手機,放在了亞里坤面前,就"汪汪"的叫了起來.

盡管身體疼痛,可是離微揚的頭腦卻依然是保持著聰明的,她知道,南宮驕居然派了人監視她!

微絕趟差事.離微揚被一個彪形大漢握住了手,往一堆石頭那邊拖,離微揚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她也曾聽過"天眼之石",據能治百病,能讓死人起死回生,能讓活著的人長生不老,堪比仙丹還要神奇.

亞里坤是個認真的男人,趕忙道:"生病了還來這里?應該是好好休息啊!"

一到了亞里坤的奇石園,離微揚就樂滋滋的跑進去參觀了,在門口的亞里坤和南宮驕准備進去時,南宮驕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走到了一邊去接電話,亞里坤則是先進去了.

亞里坤是了解自己家的狗的,"微揚被人劫走了?"

"你想去?"南宮驕嗯哼了一聲,明知故問.

對于她將這方面歸結于運氣好,他亦是沒有戳穿.

南宮驕淡淡的笑了:"你是沒有看到她能將我氣死的樣子!"

彪形大漢置若未聞,離微揚不習慣被人強行拉走,她立即道:"既然是想我看有沒有天眼之石,這就是待客之道嗎?"

南宮驕見她永遠都是清清冷冷的狀態,她的這種冷漠,也總是能讓他生氣.

"你騙我!"他指控她.

"放手!"她冷聲斥道.

果然,成功的轉移了亞里坤的思緒之後,離微揚卻是沒有見到南宮驕,不由問道:"他呢?"

"火焰你就笑話我!"離微揚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南宮驕也笑話我!"

這算是她感謝他昨天急匆匆的送她去醫院吧!雖然她後來將他氣走了,可是聽護士,他送她來醫院時,醫生和護士接待慢了一點,他都大發雷霆.

離微揚一邊走一邊看,時而露出驚歎的眸光來,亞里坤見有人欣賞他的寶貝,自然也是非常高興.

離微揚翻了個白眼,跟她解釋做什麼?他愛接誰的電話就接誰的好了.

南宮驕的雙眸變得深遠了起來,她不僅是能氣倒他,而且是絕對能夠氣死他!

接下來,她一口氣賭了好幾塊石頭,讓南宮驕賺得是金盆滿缽.

她一想到了這里,不由抬頭往外望去,南宮驕果然是握著手機在講電話,他跟誰講呢?

離微揚的一雙纖手,緊緊的環住了他的腰,將頭也靠在了他的胸膛上,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他雖然沒有話,但那雙幽深的眸子里,卻是寫滿了對她的擔心.

她醒來時,已經是在醫院,看見自己一個人在醫院里躺著,而手上開始在輸液,她不由歎了一口氣,南宮驕真是的,要不要這麼題大作啊?

當然了,一個月左右來一次,算是不經常吧!

昨天晚上在醫院輸了一晚上的液之後,今天的離微揚基本好了,她終究還是伸出了手,挽上了南宮驕的手臂,盡管她不想,但他總是她的老公.

"微揚!"南宮驕叫了一聲.

離微揚知道,季晨天一直覬覦著她的賭石天賦,他完全是有劫持她的動機,所以,她這一刻更應該拖延時間,等待著南宮驕來.

離微揚一驚,她今天是不是有點得意妄形了?一口氣為南宮驕豪賭了好幾塊石頭,此時又在亞里坤面前彰顯著自己的才能.

"我在找天眼之石時,不希望被打擾."離微揚冷靜的道.

離微揚繼續道:"一會兒我來賭?還是你來?"

他的雙眸瞬間變得幽深無比,本來已經升上來的怒氣,卻是沒有散發出來.

他從來不他在乎她嗎?亦從來不喜歡她嗎?可是,眼睛騙不了人,他是在乎她的.對嗎?

她在危急關頭時,想到的第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南宮驕,她亦明白,她喜歡他,明知道不能,可是她控制不住.

今天五更三萬字,第三更.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