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甯為玉碎
不等尋燁說完,右輪將軍上前一步,噗通跪在了地上.***

"大王……不可啊,就算輸了,你還是伏羲大陸的王."右輪將軍跪下之後,其他隨行的幾位將軍也紛紛跪下,希望尋燁收回剛才的話,現在伏羲大陸離不開他,老伏羲王已經老邁,無人能承擔此大任.

尋燁慌忙附身,將右輪幾位將軍扶起,眸光看向了他們,低聲說:"伏羲大陸已經恢複了原本的強盛,人才濟濟,又有幾位後起之秀,能力不在我之下,這讓我很欣慰,也不比擔心了,如今,尋燁已經不負眾望,完成了使命,現在……請給位將軍給尋燁一次機會,讓我找回自己想要的東西……"

尋燁想要的東西一直是伏羲大陸不能接受的,若他不是伏羲王,一切就沒那麼複雜了.

"大王想要的?"

右輪將軍站了起來,看了尋燁一眼,又看向了看台上的龍族公主,突然之間,他明白了,大王不是為了神女而來,而是為了龍族的小公主.

"大王想和龍族公主?這,這……"右輪將軍搖著頭.

"正是."尋燁沒有否認.

"難道大王為了龍族的這位公主,剛才故意輸掉比武?"右輪將軍不敢相信地看著尋燁,假若真是這樣,他將伏羲大陸的聲譽置于何地?

在右輪將軍質疑的目光中,尋燁搖搖頭.

"不管比武的結果如何,是否娶神女為妻,我都不會放棄伏羲王的尊嚴,我確實輸了."

尋燁知道自己為何會輸,他對神女無心,只想保留伏羲大陸的尊嚴,而龍天行心中有愛,對神女勢在必得,加上功力遠遠在他之上,才導致了今天的比武結果."

"可是大王,伏羲大陸需要您."右輪將軍低聲說.

"放心,就算我不是王,我也會守護伏羲大陸."

尋燁心意已決,讓右輪將軍無話可說,老將軍熱淚盈眶,心中也很後悔,如果早知道大王對龍族公主這般癡心,他和其他將軍以及老伏羲王真不該逼迫大王,讓大王在這種場合做了這樣的決定.

擂台上,天行皺起了眉頭,想不到尋燁輸了之後,竟然說了這樣的驚人之語,他竟然放棄了伏羲王位?

尋燁和老將軍解釋完之後,淡然地轉過身,向天行拱手.

"龍族少主功力不可限量,尋燁輸了."

"這個……"

天行的眉頭沒有舒展,軒轅劍雖然還在手中,可虎口卻一陣陣刺痛,剛才的一擊,他也沒那麼輕松,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尋燁在剛才的一戰中並沒有用盡全力,至少他手腕上的那道傷口,是不該留下的.

天行剛才還覺得尋燁自私猥瑣,此時,卻暗暗地生了敬佩.

比武結果已定,擂台下一道身影飛速躍起,猶如一片羽毛輕輕滴飄然落在了擂台上,還不等天行搞明白狀況,那身影就撲進了他的懷中,讓他整個人都傻眼了,呆住了,這樣的大庭廣眾,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這里,嫣兒竟然撲了上來.

"你贏了,你贏了!"嫣兒開心地抱著龍天行,放肆的時候,還在他的臉上親一下,傻瓜都能看出來神女心屬聖地少主.

龍天行這個尷尬啊,堂堂少主,就這麼被一個女子抱住了,還是眾目睽睽之下,他輕輕地推了嫣兒一下.

"別,嫣兒,爹娘都在,很多人都在,你,你……"

"我是太高興了."

嫣兒的臉一紅,退出了天行的懷抱,心仍舊噗噗地跳著,天行贏了,按照五年前定下的比武規則,他是她名正順的未婚夫了,嫣兒的心終于落地了,從今往後,天行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一生不變.

尋燁欣慰地松了口氣,大步走下擂台,向看台而去,他一直走到了羽兒的面前,才停住了步子.

羽兒的呼吸幾乎停止了,尋燁就這麼走了過來,大步流星,眼中的神無比堅定,這預示著……

她不敢確定,心砰砰地跳著,真怕尋燁開口,卻又期待著什麼.

"和李吉解除婚約,我現在不是伏羲王,只是尋燁哥哥."

"尋燁哥哥?"

羽兒呆望著尋燁,雖然內心一直隱忍著,可淚水仍舊從面頰上流淌而出.

"羽兒,不管比武贏輸,我都會放棄王位做你的尋燁哥哥."

"放棄王位……"羽兒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肩頭微微顫抖著,心里打翻了五味瓶,片刻的猶豫之後,她撲進了尋燁的懷中,用力地點著頭,尋燁肯為了她放棄王位,她就算被父親責罰,也無所謂了.

尋燁臉上的凝重終于消失了,他欣慰地笑了起來,十年之約還很遙遠,可五年的時候,他再次得到了羽兒的諒解.

看台上,李吉見到這一幕氣惱地站了起來,他一把抽出了腰間的佩劍,卻被皇帝宴抓住了手腕.

"這個時候不可."

"可是……"李吉的臉都白了,眾所周知,武京已經和聖地定下婚約,羽兒將來是他的妻子,他的皇後,怎麼可以在這種況下撲進另一個男人的懷中,他感到了莫大的羞辱.

"我會找龍帝的,但你不可在這個時候和伏羲王生沖突."宴是個很謹慎的人,今日來的人,具有高貴比武的血統,是貴族中的貴族,他不會輕易和他們生沖突.

李吉忍了忍,還是坐下了,宴才將目光看向了龍帝和龍後,雖然他沒有說什麼,卻在等他們給出合理的解釋.

殤還是和原來一樣,坐在那里,倒是芷樓有些不安了,生怕羽兒和尋燁的行為會遭來傷的責罰.

"我去警告尋燁,帶羽兒過來."

芷樓站了起來,才邁開步子,殤便攔住了她.

"我已經派人過去了,請尋燁去聖地做客."

"做客?"芷樓以為自己聽錯了,出現這樣的狀況,殤怎麼沒有遷怒尋燁,還要請他去聖地?殤的態度和五年前判若兩人.

殤見芷樓這般吃驚,竟然哈哈大笑了出來.

"他現在已經具備了成為我聖地女婿的資格,自然可以進入聖地."

"資格?"

芷樓一向聰明,此時竟然糊塗了.

"他具備的是勇氣和對羽兒的真心,這些足夠了."殤說完,站起身形,比武已經結束了,他也該回聖地招待貴賓了.

原來殤想要看到的就是這個?

鳳芷樓愣了一下,隨後也笑了出來,她終于明白了殤的心,刨去龍帝的身份不說,作為父親,殤不會讓羽兒受一點點委屈,要麼找一個畏懼聖地權利的男子守護羽兒,要麼就為女兒找一份真心,如今這份真心找到了,殤也放心了.

"可李吉那里要怎麼解釋?"芷樓跟上了殤的腳步,追問了一句.

"已經給了他五年的時間,他仍沒能贏得羽兒的心,這婚約也該取消了."殤說得十分淡然,卻也很冷漠,只要是對羽兒好的,他會不遺余力去做.

殤的這句話之後,讓芷樓激動不已,若不是這種場合,她一定會撲上去,抱住殤,好好地親他一下.

芷樓跟隨著殤,一直向前走著,直到宴帶著李吉恭敬地迎了上來.

"龍帝……"

"不比多講."殤的態度很堅決,眸光看向了李吉,李吉威懾龍帝,馬上低下了頭,不敢說話了.

"可這婚約已定,龍帝,龍後,羽兒公主應該嫁入我們武京啊."宴不肯死心,急切地說.

"五年之前,我們有在先,若李吉不能讓羽兒動心,這婚約也便解除了,相信你還記得清楚吧."

殤絲毫沒給宴面子,一甩衣袖大步向前走去,一點辯駁的機會都不給宴.

宴僵持在原地,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殤的直接回絕確實沒給宴留一點余地,這個圓場只能芷樓來收拾了,她笑著走上來,低聲說.

"既然五年前有約在先,李吉和羽兒的婚約自然沒法繼續了,若李吉有心要娶聖地女子,倒可以選擇一名聖地少女為妻,聖地的女子皆是喝生命泉水長大,仙骨神身,也許天資要比羽兒好很多."

"這個……也只能這樣了."宴點點頭同意了.

李吉在一邊支吾了幾聲,想挽回什麼,可想想羽兒的心不在自己這里,也便放棄了,不過能娶聖地的其他少女也不錯,她們個個美貌,還身懷絕技,比起這個廢材公主,確實不差多少.

說服了宴和李吉,芷樓向羽兒走去.

看台上,只有精靈王的眉宇緊皺著,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神女竟然撲進了天行的懷中?他身邊的長老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按照約定,神女要嫁給龍族少主,大王,毒誓要被打破了,我們精靈仙城將混入召喚神族的血."

"召喚神族的血?"

精靈王的眼睛成了血紅的顏色,這是一個他怎麼都不能接受的事實,先祖的誓約,叮囑,時代的傳承就這麼被打破了,他突然眉頭一皺,慢慢地舉起了權杖,冷聲說:"如果沒有了這個神女,沒有了龍族和精靈仙城的婚姻,我們精靈仙城的血脈就不會被玷汙."

"大王的意思是……"

不等長老問明精靈王的意思,就見一道白光從權杖中射出,直擊嫣兒的脊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