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5意外的事實真相
面對著這麼多饑餓的怪獸,天行不得不放開了嫣兒。

“堅持一下。”

說完他飛速向那些怪獸躍起,瞬間水浪翻滾,直襲那些不知死活的妖獸,只聽砰砰砰幾聲悶響,清水瞬間渾濁了起來,金龍混入其中,完全分辨不清,只能聽到一陣陣哀嚎的聲音,有怪獸的斷手斷腳在水中飛射。

嫣兒突然失去了拉拽,身體瞬間失衡,隨著水流翻去,她不能在水中說話,只能搖動著兩個手臂,不斷地下沉。

這個家伙怎麼去打怪獸了,她快窒息了,待龍天行擊退了那些怪獸,估計她也沒命活了。

嫣兒的手搖動得越來越慢,最終一震之後,便不動了,身體直線下墜,下面應該是一個水下溝壑,很深,很暗,她知道自己要死了,雖然經曆了那麼多,都能死里逃生,可這次卻不一樣,死亡的感覺那麼近。

嫣兒很無助……

在一個水浪湧來之後,她產生了幻覺,昏暗的視線中,好像有很多閃著金光的星星,飛速跳躍,拉伸,變長,將整個昏暗的溝壑都照得雪亮,那是什麼?是她臨死之前的幻景嗎?如果是,這幻景實在好看,耀眼。

就在她沉迷在這種幻覺,漸漸失去意識的手,突然她的身體被什麼力量拽住了,巨大的金色幻景堵塞的肺部突然充盈了起來,她的喉嚨湧動了一下,複蘇一般,大口大口地喘息。

隨著她呼吸的深入,視線漸漸地清晰了起來,那些金色的星星也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整體的身影,竟然是龍天行……

這次嫣兒真實地感受到了,他的五官近在咫尺,眸光凝視著她,烏黑的瞳中映出了她的影像,她的唇貼著他,感受那份渾厚的力量,心也瞬間震撼了。

她怔怔地看著他,那一刻,心里好像生了一個根,瞬間發芽,將這個影像牢牢地鎖在心頭。

“含住氣!”

龍天行後退了一下,俊臉有些尷尬,他打完怪獸馬上返回尋找她,當看到已經沒有了呼吸的嫣兒之後,他毫不猶豫地將她抱住,給她輸送氣息,直到她清醒過來,他才感到形勢的窘迫。

嫣兒這次很安靜,很聽話,垂著眸子,任由龍天行拉著她向水中潛去。

就這樣,中途一共緩了十幾口氣之後,龍天行才帶著嫣兒到了生命泉之下,從水中一躍而出。

已經到了站在了生命泉的邊緣,嫣兒還處于恍惚之中,目光呆呆地看著龍天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羽兒跑來了,使女們也跑來了,還有焦慮的鳳芷樓,至于她們說了什麼,嫣兒全然都聽不到了,她恍惚猶如在夢中,被人帶回了鳳棲居之後,才回了魂。

芷樓不知道兒子和嫣兒去了哪里,當聽到消息,匆匆趕來的時候,發現兒子和嫣兒渾身都濕透了,她命人將嫣兒帶回了鳳棲居之後,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發現雅兒沒什麼大礙,才放心地走出了鳳棲居。

羽兒躲在一邊的角落,偷偷地朝這邊看著,嫣兒和大哥失蹤之後,娘一直叫人到處尋找,她卻楞沒敢說出來,一是怕娘擔心,二是不希望大哥受到責罰。

“羽兒,這是怎麼回事兒?”芷樓轉身過來,皺著眉頭看著羽兒。

羽兒抿了一下嘴巴,支吾了半天,只說了一句出來。

“不知道啊,娘。”

“你就知道護著你大哥,好,娘這就去問他。”

“娘,我真不知道,不關大哥的事兒,真的。”羽兒眼看娘出去了,急切地喊了兩聲,心中暗道,這次糟了,大哥一定會被娘訓斥的。

鳳棲居的門外,龍天行正焦慮地站在那里,朝里面看著,他見娘出來了,想躲避也來不及了,只好笑呵呵地站在那里,衣衫襤褸,頭上還有一根水草,樣子別提多狼狽了,因為擔心嫣兒,一直守在門口,連衣服都沒換。

“天行,娘有事問你。”芷樓走到了天行的身邊,板著面孔。

“娘,嫣兒怎麼樣了?”天行知道躲避不開,干脆不躲,直接詢問著嫣兒的情況。

“只是著涼了,沒什麼大礙,你先告訴娘,這是怎麼回事兒?”

“沒,沒什麼?就是開玩笑,掉到生命泉里了。”天行抓了一下頭發,俊臉又紅了,他可不敢告訴娘實情,娘若是知道他們不小心進了死亡沼澤,還死里逃生,一定會責備他疏忽大意的。

“玩笑? 天行,只是開個玩笑,就消失一天一夜?娘和你爹帶人到處找你們,羽兒也支支吾吾的,不知道你們在搞什麼?”

鳳芷樓這次真的生氣了,秀目怒視著兒子,他和嫣兒的身體都才好,怎麼可以這樣胡來,還有一個事實,天行必須知道,嫣兒在聖地一定不能出任何意外。

“天行以後不可胡鬧,你知道嫣兒是什麼身份嗎?”

“什麼身份?她就是她了,我在伶仃洋里的森林見過一次,小丫頭一個,會點小把戲……不過,娘啊,這次絕對是意外,我無心的。”天行不明白娘為何這麼緊張,嫣兒就是個小女孩兒而已。

鳳芷樓在兒子的頭上拍了一下,真想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小子,既然早就在伶仃洋邊的森林里看到了嫣兒,為何不早點告訴她,害得她和殤為了神女的事情,勞了不少神。

“天行啊,你沒看出來她與眾不同嗎?她是精靈族的神女。”

“精靈族,神,神女?”

這真是一個讓天行不能接受的事實,怎麼嫣兒會是精靈族的神女?

可仔細一想,天行不覺愣住了,他想到了嫣兒那對神奇的翅膀,還有她渾身能冒出火來,這些可不是一般人具備的能力,他怎麼就沒深想呢,可能是接觸時間長了,他不願將嫣兒的身份想得太複雜。

“娘不想隱瞞你,現在伏羲大陸和精靈族要聯手對付聖地,你爹和長老們的意思是,留下她,牽制精靈族人,我也同意了。”

“人質?”

嫣兒神女的身份,天行不能接受,可娘說出的這個事實,他更加不能接受,嫣兒已經很可憐啊,爹和娘應該想辦法讓她回家,怎麼可以留下她做人質呢?

“娘,這我不同意,我們不可以這樣對嫣兒。”

看著天行不解甚至懊惱的表情,芷樓輕歎了一聲,天行的個性和他爹一樣,不願做這種卑劣的事情。

“天行,你還小,要考慮的事情也不多,如果有一天你能站在你爹的位置考慮,就不會這麼說了,你爹也不想這樣。”

“不行,我不相信這是爹的決定,我現在就去找爹。”

龍天行濃眉緊皺,轉身就要去龍息閣,卻被芷樓拽住了。

“你去了也沒用,你爹不會聽你的,何況嫣兒現在也不適合回精靈仙城,留在聖地更適合一些。”

“娘,你說什麼呢?她怎麼不適合回精靈仙城了?”天行有些奇怪,娘為什麼會這麼說啊。

面對天行的質疑,芷樓不能再隱瞞著了,變綠的藥水,她已經研究過了,多了一樣東西,是淚水……

“天行,雖然娘的藥對你的毒有緩解作用,可影姬淬的毒,毒性太強,你中毒也太深,混寶送你回來得也晚了,娘就算傾盡了全力,也不能救了你。”

芷樓的話,讓天行感到奇怪,娘在說什麼,他不是好了嗎?好了就說明娘的藥好用啊,現在怎麼說了這樣奇怪的話。

“娘?我現在不是好了嗎?”天行低聲問。

“那是因為嫣兒,如果不是她偷偷進入清修靜地,給你喝了她的血,你可能現在……哎,精靈神女的血不但給你解毒了,還增強了你的功力,藥水突然變綠,娘現在終于想明白了,藥水里混入的是她的淚水……娘雖然還不知道她為何對你這麼好,但娘相信,她是個善良的好孩子,所以就算她留在聖地,娘也會好像新生女兒一樣待她。”

鳳芷樓看著兒子天行生龍活虎的樣子,更加感激嫣兒,所以不管出了什麼狀況,都必須保證嫣兒的安全,不能讓這孩子委屈了。

“娘……”

龍天行聽了娘的話,整個人呆住了,目光直直地盯著鳳芷樓,震驚,意外,他只叫了一聲娘,便說不出話來了,天行完全沒有這個心里准備,也沒想到自己的毒是嫣兒解的,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從中毒到現在,龍天行一直怪嫣兒用歹毒的匕首傷了她,心狠手辣,痛恨自己心軟,不能對那丫頭施以報複,百般語言諷刺,現在真相揭發出來,卻是這樣一個事實,嫣兒舍命救了她。

她既然舍命救他,毒自然不是嫣兒下的,難道是那個瘋婆子。

“影姬……”

“毒是影姬下的,除了她,沒有人可以制出這種毒藥。”

“我錯怪了嫣兒……”

龍天行後退了一步,臉色變得難看。

“嫣兒失血很多,若不是羽兒來找娘去看,怕她就沒命了,天行,嫣兒對我們聖地有恩,我們不能慢待了她,至于聖地和精靈族的恩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若嫣兒實在想回到精靈仙城,我想……你爹也許會考慮讓她回去的。”

鳳芷樓的話,讓天行更加自責了,娘叮囑了他什麼,他都沒聽到,人站在鳳棲居門外,呆站了很久。

(親,今天半夜12點之後,月票翻倍啊,希望親們能給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