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奇怪的小尋
殤凝視著下面跪著的神女,眸光陰冷,他握著芷樓的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然後對水嫣說了一句.

"不必多禮,起來吧."

水嫣抬了一下眼眸,似乎有些不解,卻不得不站了起來,恭敬地退至一邊了.

奇怪,殤怎麼會不讓她攙扶神女呢,若是水嫣將來和天行互生好感,這可是自己的兒媳婦啊,何況水嫣身份特殊,理應聖地的厚遇,殤是不是有點輕視這個神女了.

精靈王見此情景,輕咳了一聲,水嫣垂著頭,再次退後,乖巧地坐在了精靈王的身邊,看起來她沒什麼自己的主見,只是按照精靈王的提示做事,這讓芷樓也覺得奇怪,卻又說不出什麼來.

"初來咋到,沒帶什麼厚禮,我們精靈仙城,盛產絕色女子,雪兒是我們精靈錦人族最美的少女,純潔如雪,懵懂待放,珍貴的處子血乃是少見的補品,會令人修為大增,這次前來,將她奉獻給龍帝,讓龍帝享用這份惠澤,助聖地更加強盛,龍體更加康健."

精靈王這話一落,鳳芷樓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這精靈王是不是有點過分了,給她兒子帶了一個水嫣也就夠了,還給她丈夫送來一個美人?他到底有沒有將鳳芷樓這個龍後放在眼里,當初她給精靈部落的恩惠,他都忘記了嗎?

芷樓雖然羞惱,卻沒有表現出來,她知道殤一定不會接受的,關于這一點,她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令芷樓懊惱的是,殤竟然接受了.

"增強修煉,那倒是不錯,好,留下."

留,留下?

鳳芷樓以為自己聽錯了,殤竟然接受了精靈王的好意,真的想要雪兒的處子血了?

至少有幾分鍾的發愣,芷樓蒙住了,不能思考了,心里暗暗地生了一股子悶火.

精靈王一聽龍帝答應了,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催促雪兒到龍帝身邊坐下,給龍帝倒酒.

嫵媚動人的錦人少女羞答答走了上來,坐在了殤的另一側,殤仍舊沒有退卻,雪兒為他倒酒,他也喝了下去.

這番舉動,讓鳳芷樓火冒三丈,可有這麼多人在場,她也不好發出自己的醋意來,只能忍耐著.

精靈王嘴角一挑,顯出了鄙夷之色,看來龍帝也不過如此,是個好色之徒,借著什麼助長功力的借口享受美人.

聖地大殿里,酒菜端了上來,殤帶頭和精靈仙城的人暢飲,一副興味十足的樣子,晚宴一結束,他便稱酒醉要回去休息了,表面看來,龍帝對于奉送的精靈族美人,已經迫不及待了.

"雪兒還不扶著龍帝回去休息."精靈王提醒著雪兒,雪兒羞答答地攙扶住了殤的手臂,在鳳芷樓的眼皮子底下,將殤扶著去了龍息閣.

可惡!

鳳芷樓站了起來,龍息閣好像是龍帝和龍後休息的地方吧,殤真的喝醉了?還是糊塗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她顏面何存.

精靈王也站了起來,走到了芷樓的身邊.

"上次承蒙龍後挽救精靈部落,這次帶來了一些精靈族的藥材,十分珍貴,送給龍後補補身體."

"算了吧,你還是自己留著吧."

鳳芷樓一點面子都沒給精靈王,當初她雖然是為了解藥才去了精靈部落,可怎麼說都幫他們解了部落的危機,不然如何有今天的精靈仙城,可他這次來,卻讓她感到難堪.

小尋扇動著翅膀,一臉愧疚的模樣,她看了鳳芷樓幾眼,飛出了聖地大殿.

"龍後何必生氣,我將雪兒送給龍帝,也是看在龍後當年的恩惠份兒上,精靈族每三百年才會出一個這樣的身有藥血的女子,龍帝用後,會功力大增."

精靈王的話,讓鳳芷樓完全啞口無言,拋去嫉妒不說,假若精靈王說的是真的,那對殤確實是一件好事,殤已經損耗了不少體力,急需補充力量了,可這種方式,實在有點讓人不能接受.

可想到殤碰另一個女子的身體,她的心就好像刀子紮了一下.

慢步走出了聖地大殿,芷樓感到更加虛弱無力,龍息閣就在大殿的東側,她卻一步也走不過去了,不經意地,她看到了小尋在不遠處飛行著,好像滿腹心事兒的樣子.

"小尋."芷樓喊了一聲,好像從來到現在,小尋都沒和她說過話呢.

聽到芷樓這麼一喊,小尋的翅膀一振,急速飛走了,很快不見了影子.

芷樓本要提氣追上去,卻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她現在的身體狀況,走路都費勁兒,更別說施展輕功了.

"到底怎麼了?"芷樓覺得小尋好像有話和她說,卻又不敢,才這樣躲躲閃閃的.

就在芷樓懷疑小尋的表現時,白鷺走了過來,附耳低聲對鳳芷樓說.

"龍帝讓你馬上回龍息閣."

"讓我回龍息閣?"

鳳芷樓覺得殤的這個命令有點奇怪,他不是接受那名精靈族的女子了嗎?還讓她回去做什麼?不會是想讓她看著他們……

雖然心里嫉妒,可芷樓還沒有糊塗,楚墨殤就算想要那個女子,也絕對不會讓芷樓在一邊看著這麼羞辱她,他一定還有別的目的.

"好,我馬上回去."

不管殤是什麼目的,鳳芷樓都要回去看看,看殤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她不相信殤會為了提升修為,功力,就背信棄義,置她的感受于不顧.

匆匆回了龍息閣,芷樓感到有些體力不支,殤輸送的那些真力,有些耗盡了,就在她扶著柱子,向走進臥室的時候,眼角的余光瞥見了一道白色的身影飛躍而來,接著一只大手從背後抱住了她.

"這次你很聽話."

這是殤的聲音?芷樓心頭一震,回頭看去,殤一身白衣站在她的身後,炙熱的目光直射過來,熟悉的氣息籠罩了她整個身體.

"你怎麼……"

"噓!"

殤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將她直接抱起,用力一提氣,躍上了大殿的頂部,順著懸著的雕花龍梁一直向臥房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