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夔牛大王 第828章:混寶大王
揉了一下眼睛,再次仔細看去,發現妖獸眼里熟悉的眼神之後,小碧不再懷疑了,心里一陣激動啊,真想撲上去,痛哭流涕一把,剛才實在太危險了,就差那麼一點點,她就成了妖獸腹中的食物了,這會兒急需安慰.

可混寶這麼高大威猛地站在這里,讓小碧躍躍欲試了好幾次,都沒敢靠近一步.

"你真是混寶?"小碧不確信地問了一句.

混寶瞥了小碧一眼,嘴角一挑說.

"如果不是我,誰會來救你這個妖精,你看起來這麼好吃,我若是其他妖獸,早就一口將你吞了."

一聽這個,小碧的臉一下子紅了,剛才自己那副狼狽不堪,嚇破膽的樣子,被混寶看起來,實在丟人.

"我剛才……正要痛擊它們的……"說這句話,小碧實在沒什麼底氣.

"想不到,小妖精還挺義氣,來抵抗妖獸來了,怎麼還不沖上去,那邊有更多妖獸要對付呢."混寶嘲弄著小碧.

"我,我是斯文的妖精,不打架,只是來看熱鬧的,一會兒還得回到冷後世家享福呢."小碧哪里敢沖上去,這會兒躲避都來不及呢.

"享福?你以為誰都和主人一樣,那麼好心?"

混寶哼了一聲,除了主人之外,它誰都不相信,冷侯世家怎麼會那麼好心,讓小碧白吃白喝好穿好住?那些人,沒什麼好處,怎麼肯花了血本?

"因為我漂亮."小碧得意地說,她在冷侯家不知道有多好,很多男人都圍著她轉,恨不得將心掏給她.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混寶鄙夷地笑了出來.

"笑什麼,那個,我問你……"

小碧很想知道混寶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威武了,以前不是和自己個頭差不多的小妖獸嗎?

"你,你,你不是應該……"

小碧的手在自己的額頭處比劃了一下,向詢問混寶,它應該和她差不多告的,可看混寶的眼神,又不敢直接說出來,怕激怒了這個大家伙.

"哼,我原本就這麼高,只是為了讓主人開心,才變得那麼小的,現在覺得我很威風了吧……"

混寶說完,又不屑地哼了一聲,抬起大腳向伶仃洋的方向走去.

"喂,你等等……你去哪里啊?"

小碧抹了幾下臉,飛快地追了上去,混寶立刻停住了步子,扭頭看向了她,戲謔地說:"我要去和這些妖獸戰斗,你也來嗎?"

"戰斗?"

小碧縮了一下脖子,尷尬地停住了步子,搖了搖手,不好意思地說:"不不,你喜歡戰斗,還是你去吧,我在旁邊那顆大樹上為你助陣,就不給你添麻煩了."

說完,小碧一溜煙跑開了,很快爬上了一棵大樹,藏了起來.

"膽小鬼,就算你變成女人,也不及我主人一個腳指頭."

混寶學著鳳芷樓曾經諷刺季笑生的話,數落了小碧一句,然後意氣風發地走向了伶仃洋.

伶仃洋邊,那片方圓幾里的空地上,已經聚集了很多妖獸,為首的是一個具有丑陋牛頭,獠牙,只長了一條腿,披滿了黑金鎧甲的大家伙,這家伙雖然沒有成年奇猊那麼高大,卻也是十幾丈的高度,頭上生了三角形的頭骨,牛角很大很壯,是一種可以進攻的利器.

這是海底妖獸夔牛,是僅僅排列在成年奇猊之下的另一種凶殘妖獸,沒有成年奇猊出現,他就是伶仃洋里的霸王.

自從鳳芷樓在伶仃洋里大戰之後,吸了妖王的真力,妖王枯竭而死,再沒有幼年奇猊能夠長大,它們遭到了夔牛的獵殺,這只成年雄性夔牛,是目前伶仃洋的最權威領導者,也是它察覺出了聖地龍氣的削弱,才發動了妖獸們離開伶仃洋,到附近的村莊美食人肉.

這些惡劣的妖獸聽說有人肉吃,立刻響應號召,冒險上岸了.

可混寶的出現,讓所有的妖獸都震懾了,所有的妖獸都能識別出來,來的妖獸是成年的奇猊獸,天生的王者.

"它從哪里來的?伶仃洋里不可能還有奇猊的."夔牛用獸語狂吼著,這獸語混寶也能聽懂,看來它的出現,讓這個不自量力的家伙害怕了.

"不知道."圍在夔牛身邊的妖獸們都說不清楚,明明幼年奇猊都被獵殺了,這只成年奇猊哪里來的?

"現在,我做個自我介紹,我堂堂聖地混寶,龍後的貼身護衛,聖地少主龍天行是我的玩伴,現在我回來了,打算接管了你們,聽話的,服氣的,統統返回伶仃洋,今後聽我的差遣,不聽話的,不服氣的,留在這里,讓我一個個收拾了你們."

混寶這番自我介紹,讓很多妖獸不安了,竟然是一只來自聖地的奇猊妖獸,這不是更可怕嗎?後面的一些妖獸,悄然後退著,退至伶仃洋邊,趁著前面的妖獸不注意,溜進了伶仃洋,不敢出來了.

可支持夔牛的大有妖獸在,它們還希望能消滅貪婪無度的人類,吃到美味可口的人肉.

混寶知道今天不動手,光靠嘴皮子是不行了,于是他一聲怒吼,邁開小山一樣的大腳,想夔牛走去.

夔牛望著這凶悍的妖獸,心里也有畏懼,擔心自己打不過奇猊,反而會被撕扯得粉碎,可想想自己剛剛鞏固不久的妖獸之王的地位,它又實在不甘心,只能一聲怒吼,飛撲而上.

混寶手腕一抖,身體震躍而起,嗡的一聲清脆的爭鳴震蕩開來,一道道黑色紅色混雜的華光,仿佛與整片天地之氣都融入其中一般,只見一道厲光朝著那夔牛的頸部斬下.

夔牛完全沒有料到,它和成年的奇擬交手,只用了一招,自己的大扭頭就被混寶一掌劈成了粉碎,飛灰湮滅.

巨大的牛身失去了透露,在地上旋轉了十幾圈之後,轟然倒在了伶仃洋邊上.

正躍躍欲試,想和夔牛作戰的妖獸們,都傻眼了,連連怪叫了起來.

"夔牛大王死了?"

顯然,誰都不願相信,爭斗似乎還沒有開始,就這麼結束了.

一個妖獸見夔牛一死,立刻匍匐在了地上.

"混寶大王!"

這一聲臣服的獸語之後,成群的妖獸都跪俯在了地上,紛紛呼喊大王.

混寶望著這些矮了半截的妖獸,瞬間,心里一片敞亮,想想自己當年在寒潭之下,還是一個小不點兒的時候,被妖獸們當作獵物追殺,四處逃竄,多麼狼狽,若不是遇到了主人,它也許早就成了伶仃洋里的一坨妖獸屎了.

"主人,我成功了."

混寶無比驕傲,它沒有讓主人失望.

"以後沒我的命令,不准離開伶仃洋半步."混寶下了命令,妖獸們哪里敢不聽,都匆匆退入了伶仃洋,剛才還肆虐無度的驚濤駭浪,這一會兒都平息了下來,夕陽斜照的伶仃洋面,靜得好像漫無邊際的鏡子.

混寶站在廣袤浩瀚的伶仃洋前,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回眸凝望聖地的方向,他突然有了一種感悟,除了對主人鳳芷樓的眷顧,似乎聖地那塊神聖的地方,並不是他那麼迫切渴望的,他的生活應該在這里,他是一個純粹的妖獸.

"主人,混寶不回去了."混寶做了這個決定之後,覺得輕松了許多,他不必在乎聖地的人怎麼說,更加不用討好那些墨守成規的老家伙,他第一次真正的理解了自由,不在是那個害怕離開主人的小妖獸了.

就在混寶下定了決心,走向伶仃洋的時候,一個細小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了起來.

"哇,好厲害啊,就這麼一下……就將它們打得丟盔卸甲."

混寶轉過身看到了大樹上的小蛇精,她一手握著樹枝,一手沖他用力地搖動著,一臉驚愕和佩服的表情.

"你怎麼還沒走?"混寶問了一句.

"我想看看熱鬧,看完了,就走."小碧嘿嘿地笑了起來,露出了一口小白牙.

"隨便你,我可要走了."混寶移開目光,大步地向伶仃洋走去,打算回到闊別已久的水下,建造屬于自己的宮殿.

"喂……你要去哪兒?"小碧急切地喊了出來.

"回家,我的家在這里."混寶指著伶仃洋說.

"你的家在伶仃洋里?"小碧眨巴著好奇的眼睛,對伶仃洋下的狀況很是好奇,可她實在想不通,混寶在水下要怎麼生活,就在她對此十分疑惑的時候,混寶已經飛躍而起,沒入茫茫的伶仃洋之中..

"喂,喂,我還有話要說,混寶?"

小碧直接從大樹上跳了下來,飛奔了過去,可不等她跑過去,混寶的影子就不見了,眼前是一片無際的汪洋,夕陽下閃爍著耀眼的紅光.

就這麼走了?

小碧眨巴了一下眼睛,試探地邁出了步子,她的腳觸碰到了伶仃洋的水,冰涼涼的感覺讓她立刻將腳又飛縮了回來,後退了一步.

她不安第環視著周圍,混寶一消失,除了一**撲岸的水浪之外,這里竟然有點恐怖,地上橫七豎八的,有幾具妖獸的尸體,突然空中一聲尖嘯,一只碩大的鵬鳥飛撲下來.

"啊!"

小碧嚇得轉身就跑,好在大鵬鳥飛落下來,只是叼食那些妖獸的尸體,沒有襲擊她,讓她稍稍安心了一些.

"還是回冷侯世家吧."

小碧趁著大鵬鳥吃那些尸體的時候,飛快向回跑去,在冷侯世家的門口,她遇到了冷侯世家的大小姐冷侯玲玲,還有冷侯小姐的貼身侍女.

"小碧,我正到處找你呢,你跑哪里去了?"冷侯玲玲熱情地迎了上來.

"我,我到附近轉了轉."小碧解釋著,沒說去伶仃洋見到混寶的事情.

冷侯玲玲向小碧的身後看了一眼說.

"別亂跑,小心遇到妖獸,你就沒命了,趕緊回去,收拾一下,我帶你去武京."

"去武京?那是什麼地方?好玩嗎?"小碧對這里的狀況一點都不清楚,不知道武京是什麼地方,有些什麼人,會不會比冷侯家還要好.

冷侯玲玲嘿嘿一笑,表情中隱含著小碧琢磨不透的東西.

"當然好,好得了不得,我都給你安排好了,以後你的家就在武京皇城了,吃香的,喝辣的,要什麼有什麼,好不好?"

冷侯玲玲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知道這個小碧和一般女孩子不同,雖然長得嫵媚俊俏,卻有點缺心眼兒,一點點的好處就能讓她歡欣鼓舞,是一個很容易滿足,也很容易欺騙的蠢貨.

"真的啊?"

小碧覺得自己實在太幸運了,才來這里,就遇到這麼好的好心人,不但對她好,還要送她去更好的地方,她真想將冷侯玲玲抱住,表示一下感謝.

"當然是真的了,你趕緊回去換下新衣服,一會兒有冷侯家有馬車去武京,我親自送你,將你安排好."

"好,我馬上回去."

小碧一聽有新衣服穿了,興奮極了,扭著腰肢進宗宅了,引來了不少世家弟子的目光,她不管走到哪里,身上都透著一股子的迷人味道,特別是她故意扭著的小柳腰,讓冷侯家的弟子不少流口水.

眼見小碧回去了,侍女低聲問.

"小姐,她怎麼看起來傻乎乎的,還不知道送她去武京作什麼吧?"

"當然不能告訴她."

冷侯玲玲冷笑了一聲,繼續說:"皇上身邊的紅人周大人兵權在握,又身懷絕技,如果能拉攏了他,對我們冷侯家這次爭奪世家盟主有很大幫助,可那個老匹夫沒別的嗜好,就喜歡美人,我好不容易遇到這麼一個萬里挑一的,周大人若是看了,定然喜歡,到時候盟主大會,少不了我們冷侯家出風頭."

"這件事兒大當家的知道嗎?"侍女有些擔心,大當家的做事很公正,要憑借實力成為盟主,怕不屑用什麼美人計勾搭周大人.

"二哥還不知道這件事兒,你們不要胡說,二哥雖然功夫厲害,可畢竟曾經受過傷,怕不是鳳大當家鳳云錚的對手,鳳家莊依仗鳳芷樓,霸著盟主之位好多年了,這次大會,應該讓位給我們冷侯家當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