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神奇的聚魂塔
"喂,發生什麼事兒了?等等我!"

小碧覺得不對,急速飛奔過來,想從縫隙中穿過去,卻不想洞壁上的那條裂縫在她奔過去之後,竟然合並了.

"咦?怎麼沒了?"

小碧在洞壁上摸了好幾下,整快岩石完整無缺,連一點裂開的痕跡都沒有,真是見鬼了?

"喂,你們在哪里啊?別扔下我一個啊."小碧撅起了嘴巴,用力地踢著岩石,他們怎麼就這麼走了?好歹帶她離開這個鬼地方啊.

"搞什麼,你們夫妻兩個,一會兒打,一會兒鬧的,這會兒就一起消失了……"

小碧抓了一下頭發,面對著洞壁站立了許久,也不見洞壁裂開,只好轉身坐在了巨石上,一雙眼睛直盯盯地看著岩石壁,現在她能做的就是等待,等著殤和鳳芷樓自己出現了.

岩石壁的另一側,鳳芷樓用力地拽著楚墨殤的帝王鎧,希望將他拉回來,卻不想自己也被吸了進去,待這力量消失之後,她回過頭的時候,發現身邊的石壁已經關閉了.

"糟了,裂縫沒了."

鳳芷樓張口結舌,盯著石壁,覺得剛才的一幕好像幻覺一樣,裂開的石壁怎麼會突然合上了?

就在她想不通這是怎麼回事兒的時候,殤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肩頭,示意她向前看.

"快看看,你說的金人在那里."

"金人?"

鳳芷樓詫異地轉過身,舉目望去,發現她和殤身處在一個密室之中.

確切地說,這不是什麼密室,而是一個露天的房間,四壁都是白玉的岩石,光滑平整,而頭頂上可以看到黑夜星辰.

這里明明地底下洞穴,大地的深處,怎麼能看到夜空和星辰?

沒有人可以解釋這是為什麼,可事實的確如此.

芷樓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前方,距離她五十米開外,站立著一尊金色的雕像,正是在洞穴入口突然消失不見的金人.

"他,他怎麼……"

鳳芷樓顧不得生氣了,一把抓住了殤的手臂,誰能告訴她這是怎麼了,大地的深處看到了星空,一個沒有生命的金人不但移動了位置,看起來姿勢也變了.

殤的眸光緊盯著金人,淡然地說了一句.

"一個沒有生命,卻被灌注了生命的雕像?"

沒有生命,卻被灌注了生命?殤的意思,這是一個活生生的家伙?

正如殤說的那樣,金人又動了一下,手臂機械垂下,擺出了在洞穴入口處的姿勢不動了.

鳳芷樓的心都繃緊了,她握緊了拳頭,做好了戰斗的准備,可等了好一會兒,金人也沒有進攻的動向,靜立在那里,好像沒看到他們一樣.

"現在怎麼辦?"芷樓低聲問了一句.

"我們不動,他就不會動."

殤很沉穩,握緊了芷樓的手,後退了一步,拉開了和金人的距離,金人若有什麼動向,現躲避也來得及,現在至關重要的是,讓芷樓的靈魂從這女孩子的身體里脫離出來.

殤打開了戒指,拿出了那個盒子,輕輕開啟之後,幾道幽黃色的光芒迸射了出來,里面是一個半米高的尖塔,一共十八層,每層之間都鑲嵌著很多神像,姿勢各異,面目猙獰,好像地獄一般.

這就是傳說中的聚魂塔?

"希望它可以讓你恢複原來的樣子,芷樓……轉動塔尖."殤將聚魂塔遞給了鳳芷樓,希望龍母一直守候的心願能夠得以實現.

鳳芷樓接過了聚魂塔,覺得殤的表情有些沉重.

"我還沒問你,這個聚魂塔怎麼拿到的?"

"有人守護著它."

殤黯然回答著芷樓的問話,卻沒有說出守護者的名字,可他的眉宇之間卻還是爬上了一抹憂傷,如果芷樓知道這聚魂塔是龍母舍棄生命留下來的,一定和殤一樣難過,更加不會輕易接受聚魂塔,她是一個有情有義的女子.

可龍母的決定已經不能改變了,她帶著微笑離開了這個世界,那種欣然的表情,殤此時還能清晰記得,他又何必將這個傷心的事實說出來?

殤會將這個秘密一直藏在心底,就算是面對龍父,殤也會做到只字不提.

仰望著天空的星辰,殤相信,龍母一定在看著他們,看著芷樓變成原來的樣子,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心愛的女人相親相愛,無比幸福的樣子.

看著已經走神的殤,芷樓更加不安了.

"我能知道……守護者是……"芷樓本要問問守護聚魂塔者的名字,殤卻搖了搖頭,將芷樓的肩頭摟住.

"都過去了,不必再提及了,現在就變回原來的樣子,恢複你的召喚能力,這里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做."

"可是……"

"沒有可是!"殤就是這麼冷酷,讓芷樓沒法繼續追問了.

"那,那好吧."

芷樓一只手握住了聚魂塔,另一只手輕輕地轉動了塔尖.

塔尖兒還不等轉動九十度的時候,突然一陣轟鳴之聲尖銳響起,好像無數的蚊蠅縈繞在雙耳的周圍,接著是一陣難以忍受的痛楚讓她渾身痙攣,好像里什麼東西在身體里沖撞著,撕扯著,她整個人向聚魂塔中沖去.

好痛,肢體,五官,甚至毛孔都在疼痛.

"殤!"

鳳芷樓伸出了手,痛苦地喊了一聲之後,發現自己竟然脫離了魏小樓的身體,鑽入了聚魂塔之中.

聚魂塔好像越變越大,猶如一座高樓大廈,良久她才反應過來,不是聚魂塔變大了,而是她變小了.

嗖嗖嗖!

十八個塔層上,無數猙獰的神像都活了過來,他們頂著鳳芷樓,突然紛紛揮掌,一道道綠色的光芒向她灌注而來,她雖然極力在跳動,卻躲避不過,很快被光芒被牢牢鎖在,動彈不得.

"怎麼了?"

芷樓想大聲地喊出來,卻發覺自己的聲音很少,很微弱,連她自己都聽不清了.

殤呢?

芷樓環視周圍,殤竟然不見了.

"殤!"

這一聲虛弱的喊聲之後,她看到了一個讓她驚奇的情景,她走進了一個冰凍的房間,看到了一口水晶的棺材,棺材邊上哭泣的正是羽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