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現在我是王
殤的眸子是陰冷的,他不想知道離洛以何種形態存在,更加不想知道她有多大的本領,只想早點回到芷樓的身邊,將她即將要面臨的危險和痛苦解除了,至于離洛……在殤的眼里,她早就被聖地處決了.

離洛面對殤的漠然和冷酷,萬分羞惱.

"楚墨殤,我已經被你和鳳芷樓害成了現在的樣子,你怎麼還要和我作對,速速交出聚魂塔,我便放你一條生路."

殤聽了離洛的話,龍須狂傲地震動了起來,聲音猶如洪鍾穿透了黑洞洞的宇宙空間,在回蕩著.

"如果我不交出聚魂塔呢?"

"楚墨殤,你別太狂妄了,別忘記了,這里不是聖地,而是另一個廣袤的空間,在這個空間里,你不再是一個王者."離洛握緊了拳頭,警告著楚墨殤,殤單憑一個龍身難以和宇宙凶獸對抗,他若想活著,就必須交出聚魂塔.

"如果我不交呢?"殤冷聲反問.

"不交?就讓你嘗嘗宇宙青獠豹人軍隊的厲害!"離洛現在是青獠豹人的王後,王已經被她廢了,她就是現在的女王,只要一聲令下,殤就會命隕在宇宙之中.

"就憑你們!"殤瞄著這群看起來凶猛,實在不堪一擊的烏合之眾.

"楚墨殤,念在我們曾經訂過婚約的份兒上,我饒你不死,但你必須交出聚魂塔,讓我能如願恢複原來的樣子,到那個時候,我還是曾經的離洛,宇宙女王,也許我會不計前嫌,和你一同滅了其他的宇宙種族,成為宇宙的統治者,你看怎麼樣?"

離洛盯著傲慢的神龍,雖然她痛恨他,卻還是希望將他從芷樓的身邊搶回來,這樣她不但可以報了殤羞辱之仇,也可以讓鳳芷樓嘗嘗被愛人背叛的滋味兒.

"離洛,你真這麼自信能從我的手中搶到聚魂塔?"殤笑了,金色的龍須輕輕搖動著,神情十分冷傲.

"你……"

離洛愛死了殤的這個表情,試問,這人世間,還有誰比他更狂傲,更自負,更目中無人的?就是因為這個,讓他成了所有女子心里的神.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好,我今天就讓你死個明白!"離洛一聲尖吼,身後的青獠豹人蓄勢待發,只要女王一聲令下,它們就會和這條龍展開殊死的搏斗.

離洛搖動著身軀,仰天大吼,發出了淒苦慘烈的笑聲.

"想不到老天又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親手殺了你這個負心人,殺了你之後,我一定會找到那個賤人,將她的頭顱砍下來!讓她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

離洛肉紅色的長發皆倒豎了起來,發絲之中伸出了一條條寒光閃閃的血紅色觸手,仿佛要滲出鮮血一般.

在她又一聲大吼之後,她的身體竟然急速膨脹,血紅的觸手快如閃電一般沖霄而起,幽暗的宇宙之中頓時閃過數十道電光,一片耀眼的血光彌漫在整片宇宙,將殤的周身都映成了紅色.

"殺!"離洛一聲令下,她帶著青獠豹人向殤沖了過來.

強大的宇宙勁風隨之而來,將殤的龍須揚起,金色的鱗片上波光飛速流動.

殤冷然一笑,看來今日一戰在所難免了.

"芷樓再堅持一會兒了,待我收拾了這些宇宙劫匪之後,才能和你相聚."

殤一聲龍吟,就要和青獠豹人混戰在一起的時候,突然正後方傳來了"轟隆隆"的鳴響,好像有什麼東西向這里飛射而來.

殤扭頭看去,頓時一驚,竟然有無數的巨石和碎片,在強力的作用下,向這里沖擊而來,這樣的速度和力量,不亞于成千上萬的十重天高手進攻,若不躲避開,就算是他,也可能無法抵擋得住.

龐大的龍身瞬間縮小,殤穿著帝王鎧,向上飛躍開去.

金色的龍身突然閃過,消失,讓離洛和青獠豹人也看清了眼前的形勢,它們再想躲避已經來不及了,巨石和碎片迎面襲來.

"擋住,給我擋住!"離洛高聲尖叫著,戰鷹哀嚎著,向後躲避.

嘭嘭嘭……

巨石不斷地撞擊過來,擋住前面,躲避不及的青獠豹人被撞擊得血肉橫飛,紛紛潰散,巨石和碎片一**襲來,勢頭減弱的時候,離洛再想找到殤,哪里還有那條龍的影子.

"可惡,你們給我找,一定要將他找出來,我要那個聚魂塔!"離洛不甘心就這麼成為宇宙丑陋的怪物,只有聚魂塔才能讓她恢複原來的樣子.

不過有一天讓離洛感到奇怪,殤怎麼來了這里?難道是鳳芷樓出了什麼狀況,他尋找聚魂塔,占為己有,難道是為了那個女人?

"好,既然你這個賤人也來了,就讓我們進行最後一決!"

"王後,找不到那條龍的影子了."一個青獠豹人飛了過來,雖然逃過了巨石的撞擊,卻也被碎片劃得遍體鱗傷.

"叫我女王,現在我是王!"離洛沖著那個青獠豹人大聲地怒吼著.

"女,女王,找不到那條龍了……"青獠豹人膽怯地糾正了稱呼,重新彙報著.

"他可能已經離開了,先撤退,有人會幫我找到他……"

離洛冷冷地笑了起來,如果她肯妥協,放下自己的面子,和宇宙中的主宰戾宗合作,想將一條神龍找出來一點都不難,對對一個鳳芷樓更加不在話下,當然……離洛要拿出自己的誠意,就是她肯交出屬于青獠豹人的星球,和戾宗合作.

一聲傲慢的狂笑之後,離洛搖動著丑陋的身軀,騎著宇宙戰鷹,向回飛去,剩下的青獠豹人都拖著受傷的身軀,跟在了她的身後.

鳳芷樓又吸收了一些能量礦石,仍舊沒有辦法讓手臂上的召喚神石顯露出來,身體能量因為過剩,讓她精力充沛的同時,感到一陣陣地刺痛和不適,小樓的身體虛弱,無法承受這樣的力量,她無奈,只能放棄了.

混寶一直守在房間里,偶爾會向窗外張望著.

"不知道龍帝拿到了聚魂塔沒有?"

"我也很擔心他,更像見他……"

鳳芷樓走到了窗口,托住了下巴,望向了夜的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