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時空的另一端
大都的訓練場地里,尋燁扶住了幾乎摔倒的羽兒,徹底無語了,他已經連續辛苦了好幾天了,不辭辛苦地教授羽兒,可羽兒的功夫不但沒有絲毫長進,反而因為勞累,臉色發黃,神色憔悴,甚至酸軟無力了.

"我要累死了."羽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粉嫩的小臉紅撲撲的,汗水頻頻地灑落下來,怎麼修煉功夫這麼辛苦?

她這幾天也很賣力,晚上臨睡前也在比劃,可拳頭一點力氣都沒有,揮出去軟綿綿的,連點風兒都帶不起來.

"羽兒……"

尋燁泄氣了,他真的不想打擊羽兒,她可能一輩子都無法修煉,因為她的身體根本沒有精武的武核,這種武核在常界,就是慧根.

伏羲武士的後代,從孩童開始就有武核,優良的後代武核就多,強盛,將來成就也就越強,而羽兒這樣的體質,在伏羲大陸是遭到摒棄的,至少沒有武士敢娶她的為妻,就好像鳳芷樓當年一樣,是個廢材.

"我會努力的,娘回來之前,我一定可以保護她."羽兒堅持著想站起來,卻一個趔趄摔了出去,若不是尋燁握住了她的手腕,她一定摔得難看.

"好了,不練了,回去休息,你太累了."尋燁心疼羽兒,不能讓她白費力氣了,不能再這麼漫無目的的修煉下去了.

尋燁也在心痛羽兒,更加不想讓羽兒知道她是廢材之身,那會嚴重打擊她的自信心的.

"好吧,我去休息."

羽兒擦了擦汗水,疲憊地向回走去,走進大門的時候,她覺得周圍都是異樣的目光,一些武士在私底下偷偷地議論著什麼.

尋燁想護送羽兒回房間的時候,卻被一位將軍叫住了,將軍沒什麼話,只是沖著尋燁使了個眼色,尋燁會意,叮囑了羽兒一句,隨著將軍離開了.

這個晚上,大都的會議廳里,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十幾位將軍都在了,雖然他們在極力勸解,希望將矛盾緩和,可伏羲首領和兒子就婚事的問題難以達成一致,最後演變成了怒目而視.

"她是個天生的武學廢材,就算等一輩子,你也不能娶她,尋燁,將來我們伏羲一脈,不能變成無能的廢物."伏羲首領大聲地怒斥著兒子,這婚事不是開玩笑的,尋燁若是和羽兒成婚,就是將伏羲大陸的前途當成了玩笑.

尋燁咬住了唇瓣,堅定地說.

"我答應了羽兒,就一定會做到,就算她是不能修煉功夫,我也不嫌棄,這件事兒,我們沒必要再討論了."

尋燁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轉身要走,卻被父親一把抓住了衣領子.

"這次容不得你,一個月後,我就給你找女人,就算最差的女人,也比她強!"

"我不會同意的."尋燁皺起了眉頭,如果不是他不是他的父親,這一拳頭定然要打出來了.

"我不讓你娶一個廢材,龍帝的女兒是個廢物!"

伏羲首領大聲地怒吼了起來,這一嗓子之後,整個會議廳的人都瞪圓了眼睛,不說話了,這種安靜不是因為首領喊了什麼,而是看到了門口站立的一個纖細身影.

羽兒戰戰兢兢地站在那里,看著整個會議廳里的人,還有激烈爭斗的父子,她不是故意聽他們談話的,只是……她有些事情不明白,想問問尋燁,卻不想聽到了這樣的話.

廢物,她竟然是廢物,沒有什麼比這句話更加打擊人的,她驚恐地後退了一步,不敢相信伏羲首領的話,她是個沒有資格嫁給尋燁哥哥的廢材.

"羽兒!"

尋燁十分懊惱,他一把拽開了父親的手,大步地走了出去.

羽兒驚慌地又後退了一步,默默地搖著頭.

"我是廢物?"

"你不是,不是……"尋燁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不知該怎麼解釋才好,羽兒只是不能修煉功夫,不是什麼廢材,她具有常人沒有能力,例如震懾那些噴.火龍,拿到石柱上的魔刀.

"我知道……我是,因為我能修煉武功,我不能嫁給尋燁哥哥,那會害了你."

羽兒悲切地喊了一聲,她覺得自己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娘死了,爹走了,現在連尋燁哥哥也無法守著曾經的諾言了,她在伏羲大陸,又成了孤立無援的人,就好像在那個樹洞里一樣.

"不用可憐我,我也不需要同情,爹說……我已經長大了,應該知道自己該什麼,不該做什麼."羽兒慢慢地轉過身,向回走去,伏羲大陸的夜晚很冷,她禁不住打了一個寒戰,淚水從面頰上流淌了下來.

"羽兒!"

尋燁看到羽兒落寞的樣子,心里真的好痛,他大步地追了上來,一把將羽兒抱在了懷中.

"不管你是不是廢材,我都會等你,大不了,我不做伏羲大陸的首領,我什麼都不要."

"尋燁哥哥……"

羽兒用力地掙脫了出來,她漸漸地好像明白了,曾經一度幻想一輩子跟著尋燁哥哥的想法淡了,不是因為她的心里已經不喜歡尋燁哥哥了,而是她不想拖累他,他是個天生的王者,就該娶一個和他志同道合的人.

"羽兒?"尋燁有些難以相信,一向喜歡撲進他懷中撒嬌的羽兒,竟然掙脫了出去,他的懷中突然一空,好像心也被掏空了一樣.

"我等爹和娘回來,然後和他們一起回家……"

羽兒說完了這句話,轉過身,向回走去,她決定在爹和娘回來之前,不會再走出那個房間一步,更加不會再見尋燁了.

眼看著羽兒失落地走了回去,尋燁難忍的心痛,他想保護好她,卻還是傷了她,如果她和龍帝,龍後離開伏羲大陸,他可能這輩子都見不到羽兒.

"羽兒,羽兒……"

尋燁念著這個名字,渾身都沒了力氣,如果此生不能和她在一起,他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就在羽兒躺在床上,無比傷心,思念親娘的時候,超越時空的另一端,在一個疾速的盡頭,鳳芷樓猛然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奇怪的房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