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只有一個寶寶
"深,深呼吸……"

芷樓本身就是個醫術高超的大夫,知道女人怎麼生孩子,她一邊喘息,一邊告訴自己要鎮定,這就好像別人生孩子,她接生一樣.

不能著急,要用力,可是這次她要生兩個出來,她知道沒那麼容易,一定要折磨死她了.

"天桀,羽兒,別折磨娘了,出來吧!"芷樓呼喊了一聲,可不論她怎麼用力,就是沒有效果,卻累得筋疲力盡.

"不行,生不出來,我不行了,好累,要累死了!"

芷樓的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小臉蒼白,以前小蟲子是怎麼生出來的,她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用,用力啊,芷樓!"

殤流出的汗水比芷樓的還要多,他懊悔答應芷樓出來了,不然怎麼會在這個空曠的大殿里生孩子.

芷樓撕咬著自己的唇瓣,痛得死去活來,她捉著楚墨殤的手不住地抖動,好像這樣就能讓自己的痛苦減少一些,原來生孩子真的好痛,好辛苦啊.

"你千難萬險都經曆了,黃泉都去過了,不怕這點困難的,芷樓!再用力,孩子會生出來的."楚墨殤俯首在她的耳邊,一邊鼓勵,一邊磨蹭著她的臉頰,他緊張得雙手都濕漉漉的了.

"為什麼,這次好費力!"

芷樓一把抱住了殤,她覺得力氣完全用的不對,腹肌連點力量都沒有.

"我,我幫你……"

殤微微地喘息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必須充當一次接生婆,不能讓芷樓和孩子再受罪了.

"我以前生孩子很順利的.只看到一個小蟲子從肚子里滑落出來,就暈厥了,可現在為什麼這麼難?"

芷樓看著自己的肚子,這兩個小壞蟲子,若是出來了,她一定打他們的屁股.

"好像,他們不想出來,這兩個孩子……"殤說.

"不出來也得出來,臭小子,壞丫頭!"

芷樓有些氣息不夠了,喉嚨中一陣哽咽,手急劇顫動了幾下,漸漸的所有力氣都消失了,頭向後一仰,意識也不清晰了.

楚墨殤猛然一驚,握住了芷樓的手腕,待察覺到她的脈跳還算有力的時候,才松了口氣.

"芷樓,芷樓,不能睡,你睡了,我和孩子怎麼辦?"

孩子還得鳳芷樓來生的,她放棄了不是要憋死兩個孩子了,殤空有一身的功夫,這會兒卻用不上了,更加不能代替了芷樓,只有干著急的份兒了.

芷樓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意識混沌了,模模糊糊的,她好像看見有人走進了盤古大殿,站在了她的身邊.

這里還有外人嗎?芷樓有些不確定,在異界,沒人有這個能力一直走到盤古大殿的,就算不遇到魔獸,也被那些怪樹和荊棘纏死了.

芷樓的視線不是很清晰,影影約約的,好像是個女人.

女人走得更近了,可仍舊是模糊的,她蹲了下來,笑眯眯地看著芷樓.

"我在這里等你好久了,你終于來了."

"你是誰?"芷樓輕聲問.

"一個履行協議的人,你忘記了嗎?你答應過,我才給了你的解藥,鳳芷樓……看在你解救了精靈部落,我不會將你的兩個孩子都帶走,可是……咒語還是得履行,所以至少你的一個孩子,必須歸我."

"什麼?你說什麼,你是誰?"

鳳芷樓大聲地喊著,可這喊聲好像只有她和那個女人能聽到,殤還在哪里大聲地喊著她的名字,讓她醒來.

這是怎麼回事兒?殤為什麼聽不到?她到底是昏迷的,還是清醒的.

"這是我們事先達成的協議,必須遵守,鳳芷樓,我在等著結果,帶走其中的一個……命運的轉盤會決定他們的命運,若是停在陰,就帶走你的女兒,若是停在陽,就帶走你的兒子."

那女人站起來,高空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轉盤,龐大無比,其中有一個紅色的指針,女人微笑著,手在轉盤上用力一轉,轉盤旋轉了起來.

那轉動很快,很迅速,轉得芷樓眼花繚亂,頭一陣陣眩暈,突然,轉盤停止了,指針指在了陰上.

"好了,已經有結果了,帶走你的女兒."女人說完,身影漸漸模糊,轉盤也不見了.

"不!"

鳳芷樓一聲淒厲的叫聲,瞬間,整個人都清醒過來,她聽見了殤驚喜的聲音,還有孩子洪亮的啼哭聲.

"芷樓,生出來了,生出來了."殤的雙手上,抱著一個嬰兒,他的臉上身上,都是血跡,他看起來情緒激動,看著孩子,看著芷樓,完全是手足無措的狀態.

他抱著的是個男孩兒,芷樓的臉一下子變了.

"另一個呢?"

這句話讓殤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只顧得高興了,卻忽略了一個事實,應該生兩個,為什麼只生了一個,就沒了,他的目光看向了芷樓的肚子.

"是不是我們判斷錯了,你只生了一個,絕對不會有錯,我一直在你的身邊,只有一個寶寶."

只有一個寶寶?

鳳芷樓驚恐地坐了起來,發現自己的肚子已經沒有了,平坦如常,沒有跳動,一點跡象都沒有,不可能的,就算是判斷錯誤,她的感覺也不會錯,她一直懷著的都是兩個孩子,他們的踢打,嬉鬧,卻只生了一個,有人將她肚子里的一個寶寶偷走了.

"不,不,不,我的女兒,她抱走了我的女兒!"

那個女人是怎麼做到的,連殤這樣的高手,都沒有察覺出來,也許她根本就不是人,也沒伸手搶孩子,而是一種讓人無法察覺的方式,帶走了他們的女兒.

幾乎是本能,芷樓跳了起來,帶著渾身的血水向盤古大殿之外追去.

"你這個瘋子,我什麼都沒答應你,你還我的女兒,羽兒,羽兒!"

一直追到了大殿之外,也沒一個人影子,只有火猿守在那里,芷樓呆呆地站在原地,臉都是蒼白色的.

她甚至連女兒一眼都沒看到,就失去了她.

"羽兒,羽兒……"

殤抱著孩子隨後追了出來,怔怔地看著芷樓,他似乎也明白了,判斷是沒有錯的,有人在無聲無息之中偷走了他們的一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