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另有隱情
鳳家莊的街頭上,商鋪紛紛關門,那個和鳳芷樓說話的老婆婆連東西都不要了,轉身就跑,頃刻間,街面上凌亂不堪,除了堅守崗位的鳳家弟子,一個百姓都不見了.

死亡的氣息彌漫著周圍,小藥童的臉色蒼白,步子都挪不動了,尸體就在她的腳下,她幾乎暈了.

鳳芷樓也不敢怠慢,連忙後退,現在怪人就在宗宅里,不知他這樣殺人的目的是什麼,但有一點芷樓的心里很清楚,這人殺紅了眼睛,見人就殺,當第二具尸體從門中飛射出來時,小蟲子直接尖叫了一聲,這次,他真的怕了.

"娘,娘!"

小蟲子雖然是龍子,生下來,就有功力,可他怎麼說,也只有三歲,哪里見過這樣凶殘的景象.

"進戒指里,一會兒娘再放你出來."

鳳芷樓擋住小蟲子的眼睛,繼續後退,在一個角落里,偷偷地打開了空間,此時,鳳家莊的人都躲避了起來,鳳家弟子也在關注宗宅,所以鳳芷樓做了什麼,也沒人能注意到.

小蟲子這次聽話了,進入了戒指,不敢出來了.

"娘,你也小心啊."

"娘現在沒功力,會小心的."

鳳芷樓將兒子藏好了,才飛快地奔了出來,宗宅的門口,小藥童還傻站在那里.

"有鬼,有鬼啊."她嚇得分不清人和鬼了.

"哪里來的鬼?"

鳳芷樓才不信這怪人會是鬼,她屏住呼吸,俯身下去,觀察著這死人,看這頭骨碎裂的方式,是被人用強筋的真力擊碎的,腹腔是被人硬生生撕開的,至于五髒,還真的一件都不剩下了.

這怪人這麼厲害,二叔一定凶多吉少.

"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進去看看你二叔?"鳳芷樓氣惱地推了小藥童一下,沒有小藥童在前面走,她怕夠嗆能進入宗宅.

小藥童這才醒悟過來,飛快地跑見了宗宅,鳳芷樓這個"外人",也順勢跟了進去,果真,護院們看見小藥童,都收了目光,一個個拿著刀劍,抬頭似乎尋找著.

"小心點兒,他又不見了."

"太可怕了,他在頭上飛來飛去,我們防不勝防啊."

護院們都冷汗直冒,兄弟已經死了不少了,接下來就輪到他們血肉模糊了.

鳳芷樓垂著頭,一路跟隨著小藥童,沒看到那個怪人影子,只看到地上都是護院家丁的尸體,倒不是所有人都沒了五髒六腑,可能那怪人擊碎了他們的腦袋,沒時間下手挖心肺了.

這人到底是誰?怎麼會對鳳家莊下手?莫不是鳳家莊的仇人?

"二叔,二叔!"

小藥童走得雙腿發抖,根本沒注意後面還跟了那個丑女人,一直進入了宗宅的外堂,看到了躺在角落里的鳳二叔.

鳳二叔已經昏迷了,他的手捂著小腹,半截腸子都流了出來,無疑他被怪人襲擊,雖然護住了頭,卻小腹被撕開了.

鳳二叔雖然功力不及鳳大當家的,卻也是真氣八段的高手,竟然也傷得這麼厲害,看來這個怪人的功力很高.

"二叔!"小藥童撲了上去,大哭了起來.

"不行了……我的內腹……破了,怕是要死了,你別管我,進去保護芷樓,她很危險,那怪人是沖她來的."

鳳二叔推著小藥童,讓小藥童進去保護鳳芷樓.

怪人是沖鳳芷樓來的?芷樓聽得滿頭霧水,可看二叔這樣,也無暇細想了,內腹雖然破了,卻也不是無藥可救,必須先縫合,再施藥,才有希望活命.

"二叔……"

小藥童平時雖然學了不少,可這種場合,早就麻爪了,哭得更傷心了,好像鳳二叔已經死了一樣.

"不要管我,芷樓是我們鳳家莊的希望,如果她出事了,我們鳳家莊還有誰來保護,你去,去!你自己也小心點兒."

二叔將小藥童推了出去,喘息間,血從腹腔里流了出來,再不想辦法救治,他是真的要死了.

鳳芷樓不管他們是不是將自己當外人看了,這種時候,二叔需要個好大夫,顯然小藥童還無法勝任,她只能俯身下來,仔細檢查鳳二叔的傷情.

"丑女?你怎麼……"

小藥童瞪圓了眼睛,不知道這個丑女是怎麼跟進來的?她竟然也會醫術?

"別問太多了,我沒時間解釋,這里我來看護,你進去看看什麼情況,回來告訴我."

鳳芷樓冷靜地吩咐著小藥童,至于里面的那個假龍後,是死是活,她根本不想關心,她只希望這件事快點平息,別傷了更多的鳳家人.

小藥童猶豫了一下,還是轉過身,按照二叔的吩咐,飛快地跑進了內堂.

小藥童走了,鳳芷樓匆忙地掏出了止血藥,拉開鳳二叔的手,灑在了撕破的小腹上,這藥灑上了,很快傷口的血就止住了,說起來,這藥還是芷樓結合鳳二叔的藥方,改良過的,止血效果好了不知多少倍.

"這是你的藥?你是……"鳳二叔很虛弱,卻仍舊認識鳳芷樓手里的藥瓶子,這是鳳家莊獨有的瓶劑.

"你們鳳家莊的藥,不是外賣嗎?我買的."

芷樓壓低了聲音,回答著,可手沒有停止下來,她拿出了藥針,穿針引線,開始進行縫合,這是《藥王神墓》的傳授的,所謂肌膚貼合之術,針對破腹,創口裂開之症.

"你是大夫……你的聲音……"鳳二叔皺著眉頭,覺得此丑女動作嫻熟,不是一個普通的大夫,而且她的聲音,聽著有點耳熟.

"半個大夫……"

鳳芷樓確實是半個大夫,雖然治好了很多疑難雜症,卻並不是以大夫的身份來給人治病.

"半個大夫?"

鳳二叔更加詫異了,這話曾經是鳳芷樓的口頭禪,他一直不讓芷樓坐診,只是讓她配藥,她就經常說自己是半個大夫……

雖然鳳芷樓在極力地躲避,鳳二叔還是看向了她的臉.

"你,你是……這,這怎麼可能?"

鳳二叔可是將芷樓養大的,原本就覺得正堂里的龍後和他疏遠了許多,只當分別時間久了的緣故,現在看來,另有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