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我是你爺爺
"大惡人,你是大惡人,你化作灰,我也認得你,是你抓走了我娘,還想來騙我?給我書,我要找到我爹."小蟲子不依不饒地哭了起來.

"我幫你將書拿給你,但你一定要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里,你娘,你爹又是誰?"

楚墨殤不願相信,有龍子流落在外面,其中定然有什麼因由,他大步地走了出去,撿起剛才孩子掙紮的時候掉落在雜草里書籍.

書籍被一些草葉覆蓋了,他用手揮了揮,本要遞給小蟲子,可書封面上的幾個字,讓他驚愕了.

這竟然是《乾坤破》?

怎麼會是《乾坤破》,這本書不是該在芷樓的手里嗎?驚愕的目光盯著手里的書,楚墨殤幾乎不能思考了.

"給我啊,那是我娘留給我的,你別想拿走,給我,大壞蛋,我的書,我要我的書啊……"小蟲子見楚墨殤不動了,誤會他是不是要將書占為己有了.

楚墨殤聽著小蟲子的叫喊,木然地轉過身,望著地上的孩子,她娘留給他的?為什麼《乾坤破》會是他娘留給他的,他的娘又是誰?

心頭被什麼狠狠地撞擊了一下,楚墨殤疾步走過去,一把將小蟲子提了起來,眸子里泛起了閃亮的光芒,他審視著這個孩子.

熟悉的眼睛,鼻子,嘴巴,還有這樣倔強的眼神,那種讓他心悸的親切感再次襲來……

"你幾歲了?"楚墨殤失神地問了出來.

"我幾歲關你屁事,就算我只有三歲,也是你小爺爺,給我書!"

小蟲子在異地出生,沒爹教訓,沒娘數落,月娘又寵他如天,早就養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囂張個性,就算落在敵人的手里,他也不會哀聲求饒,哼了一聲之後,一把將失神男人手中的書搶了過來,絲毫沒注意到楚墨殤眼里的淚痕.

男兒有淚不輕彈,一身傲骨的男人此時竟然落下淚來,這孩子三歲,芷樓失蹤六年,《乾坤破》又現身眼前,還用懷疑這龍子是哪里來的嗎?

"看著我做什麼?告訴你,頭可斷,血可流,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求饒!"小蟲子揚起了下巴,不甘示弱.

頭可斷,血可流,他才幾歲,就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不過這不示弱的個性還真像鳳芷樓,那女人若是你不能拿出理由說服她,別想讓她屈服.

"你娘是不是叫鳳芷樓?"楚墨殤追問.

"哼,真能裝,明明知道我娘的名字還來問,鳳芷樓三個字也是你叫的,我娘的名字只有好人能叫."小蟲子白了楚墨殤一眼,壞人就是壞人,里里外外都是壞人,這會兒竟然假裝不知道他娘的名字了?真是狡猾.

孩子的娘真是的芷樓,楚墨殤現在什麼疑問都沒有了,可憐的孩子,怎麼搞成了這般模樣,咋一看,好像要飯花子一樣.

小蟲子覺得楚墨殤眼里的神情有些不對,他怎麼看起來那麼慈愛呢?不,不,不能相信他,在了這里,除了娘和親親的話,誰的都不能相信.

"你別以為我是小孩子,就欺負我,我實話告訴你,我爹就要來了,他只要一到,第一個就滅了你!

汗顏,這孩子將他爹當成神兵神將了,其實就不是他的爹嗎?

"我就是你爹!告訴爹,你叫什麼名字?"

楚墨殤欣喜若狂,激動萬分,他一把抱住了小蟲子,撫摸著孩子的脊背,這是他的孩子,芷樓不但沒死,還給他生了龍子,老天對殤實在不薄,竟然讓他這樣意外地遇到了自己的親生骨肉,他就算失去了聖地龍帝之位,也值得啊.

這樣的一抱,小蟲子的臉綠了.

"我是你爺爺!"

小蟲子雙腿一蹬,用力地掙脫了楚墨殤,抱著那本書飛速地向後縮著身子,眼睛警覺地看著楚墨殤,這個壞蛋,知道他在找爹,竟然說是他爹,真是可惡.

"你的膽子可不小,敢給你爹當爺爺?"

楚墨殤皺起了眉頭,這孩子怎麼可以當著爹的面,說是爹的爺爺,真是大逆不道,看來自己不在孩子身邊的這三年,這孩子被驕縱壞了.

"你和那個姓季的一樣,想占我便宜,我才不會叫你爹呢,我自己有爹."小蟲子一臉的厭惡.

楚墨殤看小蟲子現在抵觸的表情,曉得他一時半會兒沒辦法接受他是他爹的事實,他必須除掉焦躁的心情,一點點讓孩子接納他,畢竟他整整三年沒有照顧這個可憐的小家伙.

"你一直嚷嚷著找爹,但是怎麼才能找到你的爹?單憑你的聲音大嗎?"楚墨殤問.

"要你管,這本書……"

小蟲子揚起了手中的書,得意地炫耀著,可話說到了一半,又覺得不對,謹慎地將書抱在了懷里,這大惡人,竟然在套他的話,如果不小心告訴他,這本書是找到爹的關鍵,說不定壞人會將書毀掉,讓他沒辦法見到爹了.

"你爹會從書里走出來?"楚墨殤眯著眼睛笑了起來.

"怎麼?你是不是害怕我爹了?我爹可厲害了."

小蟲子驕傲極了,這表情還真讓楚墨殤有些尷尬,他現在失去了三片龍鱗,就算厲害,又能厲害到哪里去?連龍珠的力量也減弱了.

小蟲子見楚墨殤的臉色不好,以為他真的怕了,更加得意了.

"也許我爹就在附近找我呢,你若是畏懼,就趁著他還沒來,趕緊溜了吧."

"溜了?"

楚墨殤差點笑出來,長這麼大,經曆這麼多,殤還不知道溜掉是什麼滋味兒,小家伙如此狡猾,竟然想嚇唬他,讓他知難而退.

"我想他已經來了,只是你不認識他."楚墨殤伸出手,想摸一下小蟲子的小手,小蟲子警覺地將手藏在了身後,一雙眼睛不確信地看著他.

"奸詐……"小蟲子低聲嘟囔了一句.

奸詐?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說龍帝,楚墨殤的臉稍稍有些發紅.

"你剛才說我是壞人?"楚墨殤很想知道,為何他們父子才相見,他就被定型為壞人了?好像看起來他的外表條件沒那麼像壞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