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放下重擔
"龍帝出關了!"

飛淵興奮地大喊了出來,一些在周圍走動的使女,使者都停住了腳步,當看到從龍息閣內走出的龍帝時,紛紛跪伏靜侯.

楚墨殤邁開了大步,走到了飛淵的身邊.

"聖地大殿,召集龍父和長老,尊者,我有事要宣布."

"飛淵馬上去辦."

飛淵跑開了,楚墨殤站在龍息閣,深吸了口氣,似乎還不太適應突然走出來的清冷和明亮.

聖地大殿里,龍父和長老們聽說龍帝出關了,都匆匆趕來了,當他們進入大殿的時候,龍帝已經穩穩地坐在了龍帝寶座上,手扶椅背,威嚴不容侵犯.

長老們分列兩旁,等待著龍帝發話.

讓大家感到不解的是,龍帝開口的第一句話,竟然問及了止的傷情.

"止的傷情怎麼樣了?"

"止?"

龍父皺了一下眉頭,然後低聲回答道:"已經能說話了,只是還不能下床."

"就讓他留在黑龍居休養,不要離開了."

龍帝的這句話,讓長老們面面相覷,他們豈能聽不出這話的意思,止就算好了,也不能離開黑龍居了,他被囚禁了.

雖然龍父和長老們疑惑為了龍帝做出這個決定,卻沒一個敢發問的,都點頭應了,索性二龍子一年半載也動彈不得,和囚禁也沒什麼區別.

可楚墨殤接下來的話,讓大殿里的人有些不安了.

"我要離開聖地一段時間,不會太久."悠遠的聲音由大殿之上傳來,楚墨殤的語氣堅定,看來他早已做出了這個決定.

"離開聖地?"龍父的聲音變了調子,他似乎沒有心里准備.

"閉關的時候,我一個人想了很多……"楚墨殤輕歎一聲,站了起來,慢步走到了龍父的身邊,抬眸看向了父親.

"幾萬年來,從我懂事開始,您就告訴我,我是龍神指定的未來龍帝,肩負著重大的使命和責任,所以我讀書,修煉,不屑努力,甚至不分日夜,不知疲憊,都為了這一個目標執著前進,至高的權利和地位是我每日朝起夕歸的動力,這個堅持,似乎也變成了眾望所歸,讓我沉迷其中許久,一度迷茫,甚至于,沒有了這個目標,我不知存在的意義為何?直到我遇到了一個特殊的人,鳳芷樓,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再冷酷的心,也會溫暖,再無情的人,也會微笑,生活里竟然還可以有一種東西,叫感情,叫快樂……"

楚墨殤移開了目光看向了大殿之外,他不想因為不被人理解的理由拋棄這份的責任,既然肩負下來了,就會一直堅持下去,只是……他希望有個機會,尋找曾經因為沉迷至高的地位,而失去的東西.

"可那時,我欣喜的同時,也在排斥,認定這種生活不該屬于我,我窺視了不該窺視的東西,仍舊堅信,最大的成功,最大的幸福,是成為龍帝,所以我選擇冷落,甚至躲避了她,直到她被確定是真武聖女,我心中的一份淨土被蒙上了利益的塵埃."

"我知道,你說的這個人是龍後."龍父低聲回應著.

"不,是鳳七小姐."

楚墨殤糾正了龍父的稱謂,鳳七小姐才是她,龍後只是她為了聖地,為了他,不得不接受的事實,素淡的女子從未向往過高高在上的生活.

龍父垂下了頭,表情有些沮喪.

"你想去找她回來?可她已經成魔了,會危害聖地的."

"她為聖地,放棄了一切,可我們卻什麼都不能給她,魔由心生,她之所以能成魔,不僅僅是功力不能承受至高的武學,還有心結,你,還有諸位長老,除了在乎她是真武聖女的身份之外,並沒有人真正的接納她,可她魔性大發的時候,也未傷害聖地一分一毫."

楚墨殤決定為了鳳芷樓,做出一個重要的決定,離開一直讓他無法放棄的聖地,不是作為聖地的龍帝,更加不是龍之長子,威嚴的少主,而是一個男人,楚公子,去尋自己的妻子.

龍父被殤說得有些慚愧,事實卻是如此,他們只當她是真武聖女,開啟龍帝寶座的鑰匙而已,硝芒城死亡軍隊的進攻,若不是鳳七小姐,哪里會有這樣的祥和.

"龍帝,要離開多久?"西壁長老不想出言阻止了,他只想知道,龍帝何時才能回來.

"也許一個月,也許一年,但我會安排好一切,如果你們按照我的吩咐做,聖地就會安然無恙."

楚墨殤將涅容止囚禁在黑龍居,便是所有安排之一,他一直懷疑,止和硝芒城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不然硝芒城如何能這麼准確地打擊聖地,一個窺視龍帝之位不肯死心的家伙,又怎麼安心于普通龍子的身份.

"我會遵從龍帝的吩咐."龍父知道勸阻沒有意義,這一段時間龍帝的消沉,已經說明了一切,鳳七小姐確實是聖地的關鍵,離開了她,聖地好像失去了靈魂.

楚墨殤慢慢轉過身,回到了龍椅之上.

"我離開期間,所有事物暫時交由龍父和西壁長老打理,所有決定,均需龍父和西壁長老提前商議,眾長老同意後,方可執行."

"謹遵龍帝之命."龍父應聲,他明白殤這麼安排的心意,沒將大權肚子交給龍父,就是怕龍父會對止有忍心之心.

楚墨殤說完,突然震動雙臂,金色的龍帝錦袍從身上脫落,露出里面淡藍色的普通袍服來,這袍服正是當年鳳芷樓買給他的,這樣才能提醒他,他不是殤,而是楚公子.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楚墨殤走出了聖地大殿,踏步向櫻草坪走去,一路上使者,使女紛紛跪伏,恭送龍帝,飛淵和白鷺一步不離地跟在楚墨殤身後.

到了櫻草坪,看著芬芳的百花,舞動彩蝶,楚墨殤的心從來沒有這樣釋然過,當他試圖放下這個重擔時,才能體會到鳳七小姐那種自由自在的心情.

"這次你不需隨我同行了."楚墨殤轉過身,看向了飛淵和白鷺,這次他出行,不需要隨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