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山頂一夢
楚墨殤精神抖擻地推開了房間的門,深吸口氣,慢步走到了床榻邊,俯身看去之時,禁不住眉頭一皺,繼而笑了起來,鳳七小姐如何身份高貴,還是一個單純的小丫頭,此時她抱著柔軟的枕頭甜甜地睡去了,一條腿還耷拉在床下.

他無奈地搖搖頭,將她的鞋子一只只地脫了,然後將她拿穩地伏躺在了床上,良久地凝視之後,起身走出了樓閣,置身于冰雪之中,似乎只有這份寒冷才能消除了身體難以遏制的狂熱.

鳳芷樓做了一個夢,在鳳家莊的小河邊,她踮著腳,踩著河水里的圓石頭,呵呵地笑著,而河岸的對面,楚墨殤端坐在那里,深情地凝視著她,她一個不穩,鞋子掉進了河里,索性將另一只也脫了下來,赤腳在河水里奔跑起來.

"來啊,來啊."她撩起了清水,向楚墨殤揚起,他的頭發濕了,白衣濕了,斯文的男人緩緩地站了起來,飛奔過來,直接將她按在水中......

"我錯了,錯了,饒了我吧,呵呵."

鳳芷樓仰面倒在水中,仍舊開心地笑著,他凝眉俯視,眸子深奧難測,幾縷陽光從他的面龐發絲處投射下來,讓他的五官看起來更加英俊清晰,他真是個讓人心動的美男子.

原本這樣一個和諧愜意的畫面,讓芷樓如癡如醉,可突然之間,河水泛濫,狂湧向了鳳家莊,一條黑龍從水中飛出,呼嘯著向山莊撲去,後面跟著無數的凶猛妖獸.

很快有血從河水的上游流淌下來,河水越來越紅,最後成了觸目盡心的血水.

楚墨殤呢?鳳芷樓呆呆地站在河水中,發現身邊已經沒有白衣男人的影子,而鳳家莊的上空,烏云密布,隱約的,好像兩條龍在厮殺,一滴血落在了她的臉上,她驚恐地尖叫了起來.

"楚墨殤!"

鳳芷樓一下子睜大了眼睛,呼呼地喘息,人也瞬間清醒過來,是夢嗎?一定是的,因為她現在並不在鳳家莊的河邊,而是青龍山的山頂,楚墨殤的房子里,躺在舒適的大床上.

"怎麼了?我在外面聽見你的叫聲."

白色的木門開了,楚墨殤一身銀白的衣衫,端著一碗熱湯走了進來,輕輕地放在了桌子上,目光關切看來.

"沒什麼,剛才做夢了."芷樓擦拭了一下汗水,心仍舊狂跳著,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那些血好不真實,楚墨殤就在眼前,安然無恙,難道是鳳家莊有難嗎?

楚墨殤走過來,寵溺地撫摸了一下芷樓的頭發.

"一定是做噩夢了,滿頭都是冷汗."

鳳芷樓覺得脊背上的冷汗還在流淌著,心也不能平靜下來,她已經離開鳳家莊許久了,一點那邊的消息也沒有,若離洛回來鳳家莊,一定會問及當年的一些事情,那女人會不會對鳳二叔不利?

一個沒了地位,沒了身份,甚至沒了安身立命之處的女子,怎麼會不懷恨所有知道真相的人.

"墨殤,我能回一趟鳳家莊嗎?就一次."鳳芷樓伸出了一個手指頭.

"不行!"

楚墨殤冷聲地回絕了,現在硝芒城的人正苦于真武聖女不離開聖地呢,她一旦出去,定然會凶多吉少.

鳳芷樓拽住了楚墨殤的手,輕輕地搖動著.

"你若不放心,可以和我一起去啊."

"我現在剛剛當了龍帝,龍父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我,今夜能到這青龍山的山頂已是奢侈了,我又豈能隨便離開聖地,扔下這里的子民于不顧?你是真武聖女,嫁到聖地,就該安身立命,這個念頭還是打消吧."

楚墨殤的話異常堅決,他不會因為芷樓不高興,就放棄這個原則,當然,他這麼做,也是為了芷樓好.

"可我也不能一輩子留在聖地,不踏出櫻草坪一步,你知道我不是在皇城里長大的,也沒那麼貪戀財富和奢侈,我的親人都在鳳家莊啊,怎麼也得適當地回去看看,你說是不是?"

鳳芷樓用力地搖動著楚墨殤的手臂,希望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讓他同意鳳七小姐回一次鳳家莊.

"我想,這不是你想要離開聖地的理由."楚墨殤眸光如炬,一下子透徹了芷樓的心思,她想追趕離洛,為的是報月娘被殺之仇.

鳳芷樓曉得楚墨殤如何都不會答應,更加知道,對于這個男人使用強硬的態度一點用都沒有,于是她雙臂一抱,頭一靠,使出鳳七小姐的看家本領來,撒嬌,都說十個男人,九個怕女人撒嬌,楚墨殤坦蕩無私,大男人本色,應該也屬于那九個中的一個.

"殤."一個殤字喊出來,竟然如此肉麻,鳳芷樓憑空地覺得心抖了一下,看來自己撒嬌的功夫也不亞于那些忸怩作態的女子了.

芷樓的面頰貼在了楚墨殤的胸膛前,初醒的暖意,在楚墨殤的胸口擴散開來,他的身體微微一震,臉竟然紅了.

"芷樓,別讓我為難."楚墨殤的聲音明顯比剛才小了許多,手指也捏住了她的肩膀,將她按在懷中.

"你知道我心里惦記什麼,離洛向東行進,很可能也去了鳳家莊,我真擔心,她那麼陰毒,會因為當年的事情,遷怒了二叔,對鳳家的人不利,我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怎麼忍心我這樣不安呢."

鳳芷樓說完抬起眼眸,發現楚墨殤眼里的那絲冷硬沒有了,只是一聲"殤"他就這般柔情似水,若是鳳七小姐再來點嬌柔的,他豈不是就答應了.

"芷樓,如果你真的擔心,我派黑白聖煞去一趟鳳家莊."

"他們去了,大張旗鼓的,離洛早就藏起來了."芷樓嘟著嘴巴,黑白聖煞每次離開聖地,都盛氣凌人的,讓他們去,還不如不去了.

"我叫他們別大肆聲張,不就可以了."

修長的手指撫上芷樓的面頰,楚墨殤輕聲細語,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鳳芷樓見就算這樣,他也不松口,看來想離開聖地必須另想辦法了.

"那好吧."芷樓歎息一聲,只能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