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皇後娘娘
174:皇後娘娘(2159字)

這個混球兒王八龍,竟然跑這里來說這些鬧心的話來,關上了門,鳳芷樓想了一下,眸光又不自覺地看向了窗外,雖然她不相信涅容止會為了自己和楚墨殤打架,卻相信他們兄弟是因為離洛公主產生了矛盾.

也許,他真的喜歡那個女人.

正當芷樓要將混寶放出來的時候,門外又響起了敲門的聲音,是不是涅容止又回來了?

鳳芷樓皺起了眉頭,不悅地拉開了房門,剛要訓斥,卻發現敲門的不是涅容止,而是一個小宮女.

宮女恭敬地站在門口,垂眸說.

"鳳七小姐,皇後娘娘有請."

皇後娘娘?

不就是太子宴他老娘,她找自己做什麼?鳳芷樓正要詢問皇後娘娘找她所謂何事?

小宮女卻退後了,一個四個人抬著的華椅停在了門前,還有兩個宮女打著遮陽傘,看來這個皇後娘娘還蠻有誠意的,叫人來抬她,又怕太陽曬著了.

鳳芷樓從來不相信天上掉餡兒餅的好事兒,她一個鳳家莊的小丫頭,如何能讓皇後娘娘這般抬愛了?

"七小姐請上華椅."宮女等待在一邊.

"你知不知道皇後娘娘叫我去做什麼?"鳳芷樓湊上了,塞給了宮女一錠銀子,不管走到哪里,錢能通神,不然人家憑啥告訴你.

宮女的臉一紅,袖子一翻,銀子便進了衣袖之中,湊近了芷樓,低聲說.

"鳳七小姐只管上華椅,此去皇後娘娘只是問問話兒,沒什麼惡意,可能還是件好事兒."

聽說是好事兒,鳳芷樓便放心多了,她抬腳上了華椅.

這華椅顫顫巍巍,搖搖擺擺地離開了武者院,一路朝北,繞過了禦道,專挑側門小路,人少的地方走,到處都是遮擋視線的宮牆,這樣走來走去,將鳳芷樓都繞白地模糊了.

最終華椅停在了一道高大紅門前,幾個太監上來搜了芷樓的身,想是怕她帶什麼兵器來了,見她一身羅衫,並無利器,也就讓她進去了,殊不知,在芷樓的戒指,藏了一把上古神器,可比一般的武器凶險多了.

宮女將鳳芷樓帶到了一個大殿之上,示意她不要向前走了,鳳七小姐是個武者,後宮要地,不得不不防.

鳳芷樓人站在那里,眼睛四下里張望著,這應該就是皇後娘娘的寢宮了,因為著眼之處,到處都是鑲嵌的彩鳳,就連手邊的一只花瓶上,也是金絲鑄造的鳳凰之形,眨巴眼睛的時候,覺得那鳳就要飛起來了.

好贊的手藝,這東西還真稀罕,拿到現在,可是古董中的極品了.

"奇了."

芷樓伸出手指,想摸摸那鳳的真實程度,可還不等碰到花瓶,一個聲音就響了起來,嚇得她立刻將手縮了回去.

"你喜歡嗎?如果喜歡,本宮叫人將這花瓶給你送去."

"不用了,我只是好奇."

鳳芷樓尷尬地笑了一下,眸光再次環視了一下四周,卻只能聽見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不見什麼人影子,這女人在哪里和她說話.

"聽說你琴藝不錯,還有一副好嗓子,能歌善舞?"女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竟然還聽不出方位來,許是這個大殿太大,有點攏音.

"不算好,哄小孩兒的."鳳芷樓謙虛地說.

"太子在你的眼里,是小孩子嗎?"芷樓的一句話,好像惹這個女人不高興了,語氣明顯不悅了.

芷樓慌忙改口.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物以稀為貴,可能太子以前沒聽過,才覺得好聽,在鳳家莊,我沒事兒就哼哼,也沒什麼人願意聽."

"哦,許是吧,鄉野之人,如何能欣賞的音樂,你的臉多久沒好好清洗過了?"女人又問,問的話越來越奇怪,鳳七小姐洗不洗臉和她有什麼關系?

鳳芷樓摸了一下臉,懷疑這女人是不是近視眼,明明一早就洗過了,怎麼看不出來嗎?這眼光可真夠拙的.

"七八天沒洗了."鳳芷樓還真能胡扯,人家這麼問,她就順杆兒說,害得那女人良久都沒有說話,定是生氣了.

就在芷樓打算再找找這女人的蹤跡時,突然眼前人影一晃,接著一陣勁風帶著奇香迎面襲來,竟然蘊含著一股強大的真氣.

芷樓一驚,本要反手還擊,但想想這女人可能是太子宴的母親,自己太指望著比武獲勝,讓太子去鳳家莊擺平五大家族,此時決計不能傷了他的老娘.

于是靈巧閃身,猶如飛燕飄過,將那股真氣躲避了過去,那真氣在大殿里繞了一個回旋,竟然又返回來而來,芷樓再次躲避,只被真氣掃到了一塊衣角,破損了一個小小的裂口.

話說,強大的真氣能輕易摧毀硬物,但能將飄揚衣衫撕裂的,卻不容忽視,看來這位皇後娘娘也是一位真氣高手.

"你叫我來,不會是打架的吧?"鳳芷樓羞惱地質問著,如果這女人再出手,她可不管她是不是太子宴的娘,都要不客氣地還手了.

"當然不是和你打架的."話音一落,大殿中,一襲綠色羅衫飄帶灑下,一個華服女子站在了芷樓的面前.

讓鳳芷樓感到震驚的是,這竟然是個無比美麗的女子.

眼前的女子若真是皇後娘娘,應該已經人到中年,可這個女子竟然如此年輕,除了眼眸中的滄桑和成熟之外,絲毫看不出歲月在她臉上留下的混跡.

"您是.....皇後娘娘?"鳳芷樓有點不確信,太子宴和離洛都那麼大了,怎麼他們的娘親還好像二十出頭一樣.

"正是本宮."

女子站立當場,氣場逼人,肌膚好得好像彈指可破,難怪她會問芷樓多久沒洗臉了,看起來,平時的生活習慣,沒讓芷樓注重皮膚的保養.

下意識地,鳳芷樓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覺得自己和人家一個當娘的比起來,真想好幾天沒洗臉了.

女子站定之後,目光微微抬起看向了鳳芷樓,她似乎有些吃驚,如煙的眉微微地揚了起來.

"你來自鳳家莊?"

沒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