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脫她的衣服
128:脫她的衣服(3191字)

鳳芷樓良久無語,混寶怎麼跟來了?雖然它隱形了,可若發出大的聲音,帶了些許風聲,很容易被這些高手發覺,她可不想讓人知道,鳳家七小姐帶了一個妖獸進場.

混寶好像知道自己錯了,雙手抓著鳳芷樓的手臂.

"主人,就這一次,混寶怕主人被打死了,那混寶就又要孤苦無依了."不曉得混寶是裝的還是真的不安,伏在鳳芷樓的手臂上抽泣了起來.

混寶最好的武器,就是淚水,很快,風芷樓的衣袖子就濕透了.

"行了,你別哭了,跟來就跟來了,但記住,不管出現什麼狀況,一定不能跟著我上擂台!"

"混寶記住了."

淚水來的快,收的也快,混寶立刻不哭了,從鳳芷樓的手臂上飛躍了下去,因為隱身,躍出之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鳳芷樓忙看向了地面,沒發現混寶的腳印遠去,應該正緊隨著自己,沒離開左右,估計這樣的場合,一直生活在寒潭里的混寶也有點不適應.

很快她腿邊的綾帶被什麼東西抓住了,混寶定是一邊走,一邊依靠著鳳芷樓,眼珠子還不忘記四下瞄著.

白面浪子還氣惱地捂著臉,雖然沒有嚷嚷了,可眼睛溜圓,鼻翼煽動,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打了自己,像這樣的高手,什麼時候被人打到過耳光?

混寶的一個耳光,替鳳芷樓出氣了,她的嘴角冷冷地笑著.

白面浪子放開了手,盯著鳳芷樓,他不相信這個女人可以在十幾米之外隔空打人,何況剛才打自己的手很硬,絕對不是一個女人嬌柔的小手.

因為白面浪子的無恥言語,托缽行的大嗓門,讓更多的武者注意到了這個女人的存在,也許更多的人認定這個女子應該去選美,而不是來參加英雄大會.

"還真是個美人......."

"她的手那麼細軟,誰忍心下手?"

其實大家說的也是,別說他們沒多少信心,鳳芷樓自己也在擔心,她真正修煉的時間,也只是寒潭的十二個時辰,可現在來皇城的都是修煉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高手,她怎能樂觀起來.

耳邊幾位高手仍舊爭吵著,但因為這是皇朝重地,他們只能怒目相視,卻不敢輕易動手,估計一會兒上了比武場,將是一場血雨腥風.

鳳芷樓經過白面浪子的身邊時,白面浪子竟然又低低說了一句淫/詞浪/調,雖然聲音不大,卻聽得清晰,芷樓猛然停住腳步,眸光冷冷地看了過去,帶著厭惡和森冷,原本還惡語相向的家伙,竟然愣了一下,似乎沒有想到,一個女子竟然有這樣傲慢的神情,凌厲的眼神.

"也許不用他閹了你,本小姐只需一腳就將你那無用的東西踢爛了."鳳芷樓的一句話,惹來托缽行的哈哈大笑.

"火辣的丫頭,我喜歡."

白面浪子覺得實在難堪,手放在劍柄之上,卻不敢再胡言亂語了.

英雄大會的一位官員趕緊走了過來,將鳳芷樓引至了一個座位上,自然一些目光也隨後而至,盯著這個出言狂妄的女人.

白面浪子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褲/襠,狠狠吐了一口唾沫,他就不信,誰今兒能動了他的老二.

鳳芷樓坐了下來,目光環視著周圍,發現其他幾大世家的人也來了,冷侯家來的是一個陌生老者,面色如金,神情冷傲,不曉得是什麼人物,能有這樣的資格進入英雄大會應該具備了超級武者的資格.

慕容世家也來了一個年輕人,身材矮小,黑瘦,看著像個病秧子,可能進入這里,不是什麼泛泛之輩,冷家也來了一個人,六大世家,家家驕傲,自以為是,可在武京卻實在不入流,家族里能抽出兩個夠格的人都很難.

剩下的幾大世家,因為武者沒有特別突出的,自然沒有資格進來,鳳家莊進來的也就鳳芷樓一人.

冷侯家的代表,在鳳芷樓進來後,一直朝她看著,想是有人已經提前向他描述鳳家七小姐此人,不然他如何這般無禮地盯著一個姑娘.

鳳芷樓收了目光,看向了看台.

看台上,有不少五大家族的高手,打著家族的旗幟,很是風光,但這種風光,也只能混到看客的資格而已,楚大善人坐在一個顯赫的位置,他雖然武功不高,可富甲天下,足以買下這樣一個特殊的座位.

楚小魚幾次站起來,向北望著,應該是張望太子的行蹤,倒是楚言玉見芷樓看過來,俊美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微笑.

鳳芷樓也回應了一個尷尬的微笑,然後繼續看著,目光最後定格在看台一個偏僻的角落里,一個紅色的旗幟,上面赫然一個"鳳字,再看旗幟下的人,鳳芷樓的心激動了起來,那是大哥鳳云崢,想不到他也來了武京.

鳳云崢也轉眸看過來,當看到鳳芷樓在武場里的時候,顯得十分吃驚,在武京太子下發的邀請中,鳳家莊也只是看客的資格而已,怎麼芷樓不在夫家待著,卻來了英雄大會的會場?因為距離太遠,他無法過來詢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在鳳云崢的眼里,芷樓看到了擔憂.

鳳芷樓將目光收回,再次看向了擂台,其實這擂台是三個獨立的龐大比武場,底下架設半米的高度,一眼望去,火紅的地毯大片的延伸著,正北結束之地,是一段寬大的段玉階,段玉階上便是輝煌的宮殿了,均有重兵把守.

震耳的鑼鼓之聲突然傳來,一個穿著官裝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現在宣布比武規矩,一,比武之前,想要放棄者,舉棋退出皇城,不得再次進入,二,比武開始後,不允許中途退出,三,勝敗原則,以對方無法站立為准,四,武者不分高低,分三場同時開擂,敗者直接淘汰......最後,因本次比武,太子特赦女子參加,所以對待女武者,盡量點到為止,不得致命......"

官裝男子宣讀著,一大長串的規則,宣讀到了最後,竟然提及了女子的規則,無疑這條規則是給鳳芷樓訂立的.

看來他讓鳳芷樓來參加比武,只想看看她的功夫,並不想讓她面臨任何危險.

看台上,楚大商人松了口氣,鳳云崢的眉頭也舒展開了,只要鳳芷樓沒事,就算輸了,也無所謂了.

"那麼說,老子不殺她,可以脫她的衣服了?"白面浪子竟然又無恥起來.

可他的話語一落,宣讀規則的官人目光陰冷地看了過來,接著他雙腳一點地面,竟然輕松地飛躍到了白面浪子的面前.

"太子設立的規矩,你有不服?"

白面浪子看著眼前的官裝男人,立刻沒了氣焰,臉上的肌肉抽動了幾下,態度也恭敬了許多.

"白面浪子不敢."

"自掌耳光三十個,還是我請示太子,砍掉你的手腳?"

"我自,自掌耳光."

說完,白面浪子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臉一下,接著是第二下,不敢有半點手軟,嘴巴都打得腫了起來,嘴角滲出血絲來,他後悔那樣的言辭,想不到皇城之地真是神聖不可侵犯,太子更加言出必行.

官裝男子冷冷一笑,慢慢轉過身,目光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鳳芷樓,舉步走了過來.

"鳳七小姐能來參加英雄大會,實在勇氣可嘉,讓人佩服,太子欣賞七小姐的善舉和狹義,不希望鳳七小姐在英雄會上有何閃失,所以讓下官代為轉達,如果七小姐後悔了,倒也不必拘泥文書上的規矩,可以特赦中途退出."

聽了官裝男子的話,鳳芷樓曉得太子確實是仁義之士,知道她一個女子難以抵擋如此卓越的武者,才這樣讓人帶話過來,但她能退出嗎?

她不能,肩負的責任,讓她必須站立在這里.

"芷樓謝謝太子的好意,如果需要,芷樓會使用太子的特赦之令."

"那就好,下官先走一步."

官裝男子這才回到了武場里,然後目光掃過了所有人,並沒有一個人打算退出這次英雄大會,對于這些超級武者來說,皇城的英雄大會是對他們多年苦修的一個承認,所以誰也不願放棄這個機會.

當然,最大的誘惑是,最終的勝出者,將被武京太子親自接見,還很有可能見到連武京皇朝都畏懼的聖地使者.

"為了聖地的武學,我就算死也要死在這里."這是參加武者的誓言,武學聖地,成為吸引所有人的一個宏大目標.

稍等片刻之後,仍舊沒有人舉棋離開,官裝男人這才收了規則文書,轉身走了下去.

官裝男人退下去之後,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鳳芷樓,她是今日武者中唯一的女人,似乎也應該舉棋最先離開的一個,可棄權時間已到,這女子還穩坐在那里,很多人都不理解,她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鳳芷樓這樣被人盯著,實在不自在,加之太陽很曬,有點昏睡的感覺,她隨手拿出了一把小花傘,輕輕打開,遮住了眾人的目光,也遮住了火辣辣的太陽,憑空的,武場之下,多了那麼一抹絢麗的風景.

沒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