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九陰之女
"對,對呀,這樣就沒人再問了,我就成了鳳家莊逍遙的小寡婦,不找男人也沒人恥笑了,怎麼樣?行不?"芷樓又問.

"不行!"他的回答還是那麼干脆.

竟然還不行?鳳芷樓氣惱地握緊了拳頭.

"不就是這麼點小事兒嗎?有什麼不能答應的,假名字,假身份,假成親,我又不會占你的便宜,碰都不碰你一下,你有什麼好怕的?這事兒之後,你揮揮衣袖一走,我又到哪里能找到你?說來說去,就是你忘恩負義."

一句忘恩負義讓楚墨殤的臉更加難看了,他冷聲說.

"我不答應你,是為了你好!"

"不是,為我好,就得答應我,你根本就是虛情假意,和他們一樣,想看我笑話!"鳳芷樓湊到了楚墨殤的眼前,氣惱地嚷嚷著.

楚墨殤舉眉凝視了她良久,終于還是避開了目光,沉默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鳳芷樓僵持在巨石前,沮喪極了,終于她耷拉下來了腦袋,決定回去接受莊刑了.

"不答應算了,幸好,你不必看到我倒黴."

鳳芷樓整理了一下衣服,抿著嘴巴,轉身就向山洞外走去,楚墨殤忙叫住了她.

"我說過除了這個,你再說一個出來,殺人,財富,寶藏,什麼我都可以答應你."

"可我不想殺人,不要寶藏和財富,我就要面子,你給不給?"鳳芷樓倔犟.

"容我想想……"

楚墨殤面色顯出了些許的為難,鳳芷樓一聽有戲,馬上跳了回來,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不急,不急,你好好想想,我們還有一個黃昏,一個晚上,明天一個早上,實在不行,下午去鳳家莊也成,我今天就在這里等著."

鳳芷樓開心地坐了巨石的邊角上,不走了.

楚墨殤端坐在那里,眸光凝重,好像這場戲對他來說不簡單,很快他閉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

山洞里靜默下來,可這種靜默沒有維持多久,一股陰風悄然地刮了進來.

楚墨殤猛然睜開眼睛,一把扣住了芷樓的手腕,還不等芷樓問他怎麼了,山洞外傳來了一陣陰邪的大笑聲.

"楚墨殤,原來你真躲在這里."

話語和笑聲之後,陰霾的霧氣飄蕩了進來,隨後黑霧散在兩邊,那個身穿黑色鎧甲,頭戴黑金塑冠的男人又出現了,他舉步走了進來,卻不敢靠得太近,目光警覺地看向了楚墨殤,接著又看向了楚墨殤身邊的鳳芷樓,雖然只是不經意的一眼,卻讓他神色大變,竟然後退了數步.

"你,你竟然找到了九陰之女?"

九陰之女四個字說了出來,黑衣男人又退了幾步,眸光轉到了楚墨殤的身上,他上下地打量著楚墨殤.

"你的陽毒已經解了?"他不確信地問.

"解了."

楚墨殤的手仍舊握著鳳芷樓,不容她離開他一步,現在的狀況很危險,他的陽毒並沒有解,只要黑衣男人出手,他和鳳芷樓必然難逃一劫.

黑衣男人握緊了拳頭,神情越發的畏懼了,他抬起手,冷笑地指著楚墨殤.

"好你個楚墨殤,竟然和女子有染,我看你怎麼和離洛交代……"

恩恩開新文,親要多多推薦,留言,砸砸紅包,飛飛禮物,沖沖榜單,熱鬧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