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赤血冷眼眸
芷樓將藥粉細密地灑在了男人的傷口上,血很快止住了.

"這次好了吧,睜開眼睛,大哥,再這樣昏迷著,禿鷲真的要吃你了."

鳳芷樓在男人的身邊蹲了一會兒,他仍舊躺著,不見醒來,天空中,幾只禿鷲還在盤旋著,久久不肯離去,只要鳳芷樓離開,它們就打算撲下來.

芷樓擦拭了一下脖子上的汗水,太陽這會兒很毒,實在太熱了,地上的男人失血過多,又喪失了不少水分,需要遠離太陽的炙烤.

鳳芷樓環視著周圍,發現在大約幾百余米的地方有個三角形的岩洞,應該是長年地動,山體擠壓而成,應該可以作為暫時棲身之地.

"你堅持一下,我帶你去山洞."

芷樓掏出了一顆自己研發的新藥,塞在了男人的嘴里,這是治療內髒受損的良藥,希望大力移動他的時候,不至于讓他五髒再次受到損傷.

她拽住了他的手臂,試圖將他背起,可這男人足有一百五六十斤,好不容易背了起來,雙腳還拖曳在地面上,沒走出幾步,她就被壓趴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沙土.

坐在地上,鳳芷樓呼呼地喘著.

實在背不動,等芷樓就抓出了男人的雙腿,一點點拖行.

花費了好長時間,她才將這個身材修長,高大的家伙拖進了山洞里,可男人的衣服也磨壞了,一塊塊的,不如剛才那麼清雅脫俗了.

風芷樓實在累得不行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汗淋漓.

"累死了我."

許是藥物的作用,白衣男子被拖進山洞之後,好像恢複了知覺,因為疼痛而輕輕地哼了一聲,他的眉頭緊鎖,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兒來.

"你是不是很疼啊?"鳳芷樓湊上去,詢問著.

男人沒有說話,眉頭鎖得更緊了,無疑,他的傷後和斷骨,讓他感到疼痛難忍.

"等等,我好像帶止痛藥了,你別著急啊."

鳳芷樓出門的時候,懷里揣了不少藥,可一包包一瓶瓶的,一時不知道哪個是止痛藥了,干脆一股腦倒在了地上,蹲下來一個個地找著.

終于她找到了一個藍色的小瓶子,臉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在這里了,這是我們鳳家莊獨家止痛藥,瞬間止痛,效果神奇……"

鳳芷樓舉起了藥瓶,高翔地抬起頭,可很快的,她的笑容瞬間凝結了,舉起的手也僵持住了,心猛的抽搐了一下.

躺著的男人竟然睜開了眼睛,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她.

幽暗中,那是一雙赤血陰曆的眼眸,透射著撲朔迷離的寒光,寒光中,有著讓人心悶的壓抑,那是火與冰的交融,讓她感到炙熱的同時,又忍不住想打寒戰.

天下,竟然這樣讓人震懾的眼睛.

鳳芷樓的張合了一下嘴巴,愣是一句話都沒說出來,他還在看著她,眸中的紅在漸漸褪去,浮現一抹更加陰森的淡藍.

"你,你醒了?"

芷樓結巴出了一句,簡直就是廢話,如果不醒,如何睜開了眼睛?

恩恩開新文,親要多多推薦,留言,砸砸紅包,飛飛禮物,沖沖榜單,熱鬧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