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再次求淡定!
"人呢?"林醫生走了進來.

牧晟宸指了指內室:"在里面."

林醫生複雜的看了眼牧晟宸:"你看上去也不好."

"先看她,她比較重要."

林醫生輕笑:"你還是老樣子,每次都是她比較重要."

牧晟宸沒再話,神難掩擔憂.

林醫生走進內室,迅速的替尹瑟量了體溫,拿出聽診器,然後從醫療箱內拿出針管.

"高燒三十九度,我先打了一針退燒針,三十分鍾後沒有退燒就送醫院."林醫生下著結論.

牧晟宸站在一邊,看著床上蒼白的人兒,心一陣陣的抽痛,他開始茫然,開始懷疑,開始動搖……

林醫生走到他身邊,聽診器二話不貼上他的胸口,然後他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剛想什麼,就被牧晟宸拉了出來.

林醫生複雜的看了他一眼:"你還在拖什麼?"

"不是拖,只是兩邊都還沒有准備好."

"晟宸,該不會尹瑟到現在還不知道吧?"

牧晟宸看著他:"難道她該知道嗎?"

"……"林醫生竟什麼話也不出來,該知道嗎?這種問題問的……聽上去是那麼簡單的問題,他為什麼答不上來.

"別了,我知道該怎麼做."牧晟宸完後便走進內室,他用冷毛巾敷在她額頭上,她緊緊皺著的眉頭讓他心疼不已.

林醫生坐在外面的沙發上,也皺著眉,到底是怎麼回事,心髒怎麼會出問題……

握著尹瑟滾燙的手,他閉著眼睛,她時不時傳來的呢喃就像是針紮在他心頭.

不是不要他了嗎?不是他們之間完了,她為什麼不像她自己的那樣瀟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牧晟宸來來回回的用冷毛巾擦著她的身體.

林醫生再次走進來,探了探她的額頭,而後將聽診器收起來.

"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牧晟宸應了聲,頭也沒有回.

尹瑟的呼吸漸漸平穩起來,眉頭也不再緊皺著,燙的臉頰也有所好轉.牧晟宸這才舒了一口氣.

吻了吻她的手背,貼在自己臉頰上,疲憊不堪.

尹瑟睡了好久,做了好幾場夢,夢里是一座很平靜,很安詳,很美麗的花園,她坐在花秋千上蕩秋千,什麼也沒有想,只是悠悠的蕩著,微風吹在臉上,出奇的舒適,平靜……

"晟宸--!"突然,尹瑟驚醒.

牧晟宸也被嚇了一跳,忙把她抱住,"沒事沒事,在這."

尹瑟緊緊摟住他,眼睛都不敢睜開,"不要丟下我……"

牧晟宸的喉頭滾了滾,久久不出話來,她身上被汗水浸透了.

"不能丟下我……"她的聲音里參雜著哭音.

"不會丟下你……"良久,他開口了.

尹瑟慢慢的平複下來,睜開眼睛,自己早已淚流滿面,手腳都緊張的發麻.一雙大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在努力的安撫著她.

她一時間有些錯愕,她只知道自己生病了,她原以為沒有人會發現……她是怎麼躺在這的,他又為什麼在她身邊……

手慢慢滑下來.她靜默了.

察覺到她的變化,牧晟宸這才慢慢松開她,對上她冷淡平靜的眸子,他不出話來,拿起冷毛巾,輕輕擦著她臉上的汗.

"滾."尹瑟慢慢抬起眼,對上他,嘴里只蹦出來這麼一個字.

牧晟宸沒有聽她的,徑自擦著她的臉頰:"現在好點沒?"

"滾."她還是簡單的一個字,秉持著她一貫的風格.

他放下毛巾,而後拉起她的手:"瑟兒."

一聲瑟兒叫的她手腳發軟,看著他擔憂的神,她覺得自己仿佛在煉獄之中,疼,難以喘息,想叫但又叫不出聲……

"不要叫我."

"瑟兒."牧晟宸深吸了一口氣,"就像你病了會叫我的名字一樣,我病了也只能叫你的名字……"

他不知道自己的選擇對不對,不知道現在的她能不能承受的起事實,現在告訴她是對是錯……

"病?你病了嗎?"尹瑟冷嗤,"是啊,你早就病入膏.肓了……"

牧晟宸抬起頭:"我們就像過去一樣,所有的事都一起承擔,恩?"

"一起承擔?的輕松,我做不到."尹瑟痛苦的看著他,"我看到你就會想到那天在酒店里的形,就會想到你和別的女人裸呈相對,然後就會覺得惡心,惡心的我食不下咽!"

"……"牧晟宸緊緊抓著她的手,放到嘴邊,吻了吻.

尹瑟閉了閉眼,眼淚從眼角滑落.

"我知道我錯了……"

"是你把我們逼到了死角,牧晟宸,是你……"

牧晟宸緊緊抿著唇,他們之間,會怎樣,全在他一念之間.

"如果我告訴你我真的病……"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牧晟宸被打斷.

而後門竟然就開了.

"牧總?"魏凌的聲音傳了過來.

尹瑟全身的血液在此刻冷住,就連牧晟宸也被叫了個措手不及.

猛地從牧晟宸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她掀開被子就下床,一陣眩暈,栽倒在牧晟宸懷里.

牧晟宸心驚不已.

"你現在這樣還想干嘛?"

尹瑟緩了緩,而後推開他:"突然想到,這張床,那女人不定也沾過!"

"……"牧晟宸僵住.

尹瑟再也不做停留從內室走了出去.

魏凌正拎著個保溫桶像往常一樣走了進來.

見到尹瑟,頓時傻了眼:"夫,夫人……"

尹瑟淺淺的看了她一眼,輕蔑一笑,兩步走到她面前:"吃飯呢?"

"……"魏凌驚恐的後退一步.

尹瑟上前拿過她手上的保溫桶就扔了出去,飯,湯,菜都灑落了一地,還冒著熱氣.

牧晟宸走了出來,看到這場面,第一反應就是沖上去,轉過尹瑟的身體,一臉著急,"有沒有燙到?"

尹瑟冷笑一聲:"你這樣擔心我,就不怕眼前這位妹妹吃醋?"

"瑟兒!"

"你現在不放開我,我就讓你永遠也見不到我!"尹瑟憤憤的道.

牧晟宸全身一怔.

魏凌站在一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那飯菜撿起來還能吃,希望你們有一個美好的晚餐."尹瑟掠過魏凌就走了出去.

從牧晟宸辦公室里走出來,尹瑟就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讓一點哭聲發出來,還沒來得及走到樓梯口,一個高大的身影就遮在了她面前.

她抬起頭,依舊是淚流滿面.

東方攸目光深沉的看著她,手一拉,不容她抗拒一把將她抱進懷里:"你這個笨女人!"

尹瑟緊緊咬著牙,悶在他的胸口,眼淚不停的落.那一刹那,她竟然產生了一種要去原諒的他的沖動,竟然還想著就像過去一樣也比現在好的多……

然而,魏凌的一聲讓她從這幻想中醒了過來.

她是被背叛了,這是沒有辦法原諒的罪,絕對不能原諒,不要再想些有的沒的.她唯一要想的就是好好過下去,比他,比她,比他們都要過得幸福,過得快樂!

緊緊抓住東方攸,她發誓,這是最後一次為那個男人哭!

東方攸長歎一口氣,心下壓抑不已,緊緊抱住她.

"我比牧晟宸差嗎?"

"……"

"如果我不比他差,你就來我身邊,我不介意你結過婚,不介意你會拖著兩個拖油瓶."他都已經到這份上了,她改懂了.

尹瑟緊緊的緊緊的抓著他的衣服,哭泣不再,她咬著牙,緊緊閉著眼睛,良久良久,她松開他,東方攸也松了手.

"我會考慮."尹瑟面無表的道.

"……"

"真的?"

"真的."這場婚姻,是他劃上的句號.

尹瑟徑自走到電梯前,東方攸上前,攥緊了拳,即便是乘人之危又如何.他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

尹瑟直直的看著前方,電梯.門開了,她便走進去,下了樓,她便走出來,若無其事,比往常更加淡定,更加冷漠

"過會,我送你回去."東方攸臨走前道.

"恩."

走進秘書處,孫正在收拾包准備下班.

"瑟,你怎麼樣了?"孫忙問道.

"沒事了."尹瑟淡淡回道,"下班了,你先走吧."

"瑟,真的沒事了嗎?我看你狀態很不好……"

"今天的事去打個招呼,不要外傳."

"……知道了."

尹瑟完便走進內室,整理自己的包,沒過一會兒,東方攸就走了進來.15530561

"好了嗎?"

"恩."

尹瑟走到他身邊,東方攸要接過她的包,尹瑟下意識的收回手,東方喲明顯尷尬的頓了頓.

"給我吧."

"我自己能拎."尹瑟完便邁開步子.

東方攸無所謂的聳聳肩,跟在她身邊.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魏凌呆呆的看著地上的食物,看著牧晟宸難堪的臉色,支支吾吾半晌,才道:"牧總,我不知道夫人今天在……"

牧晟宸滾了滾喉頭:"你出去吧,讓阿姨進來打掃掉."

留下這句話他就走到辦公桌前坐下.

"我來打掃吧……"魏凌干干的道.

"我讓你出去!"

"……"魏凌害怕的抖了抖身體,只能簡單應了聲,走了出去.

牧晟宸手撐著腦袋,好險……

要不是魏凌的那一聲,他就功虧一簣了,不能心軟,現在對她殘忍些,總比今後來的好.

是對是錯,他已經不想去判斷,既然她開始恨他了,那就恨吧……

只是……

她的一聲聲呢喃有多抓人,這幾天,他也有看著她吃,看著她睡,為什麼還會貧血,還會高燒……

這樣她就已經難過的要死,如果他不在了,她會怎麼辦……

牧晟宸深吸了一口氣,不再猶豫,不再動搖.

回到家後,尹瑟和牧老夫人正襟危坐在沙發上,牧老夫人一臉慍色.

牧晟宸約莫是知道尹瑟已經告訴了奶奶,他走了過去.

"晟宸……"牧老夫人淡淡的叫了一聲.

"奶奶."

牧老夫人起身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在客廳里響起.

尹瑟閉了閉眼.

牧晟宸一點聲音都沒發.

"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

"看來你已經全了."牧晟宸淡淡的對尹瑟道.

尹瑟起身,完全把他當成空氣一般的存在,走上樓.

牧司瑞正好從房間里走出來.

"媽媽?"

"作業做完了嗎?"尹瑟蹲下身子問道.

牧司瑞點了點頭:"做完了."

"要不要幫媽媽換一下被套?"

"好呀."牧司瑞跟著尹瑟走進房間,"我也要和丫丫玩一會兒."

"都好."

牧老夫人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孫子:"晟宸,你要我怎麼相信你會做出這種事?"

"那奶奶您就不要相信."

"……"牧老夫人傻了眼.

"奶奶要不要和我出去散步?"牧晟宸輕笑著問道.

牧老夫人完全看不懂,這種時候他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出去走走消消氣好不好?"牧晟宸哄著她.

可是牧老夫人完完全全的傻了眼,她直覺有什麼不對,只好跟著牧晟宸往外走.

牧晟宸走在牧老夫人身邊,輕笑道:"瑟兒真是個了不起的女人,奶奶,我的對嗎?"

"……"

"我們祖孫兩人的關系就像南極和北極一樣,但是她一來,瞬間融化了兩極,家也有了家的樣子."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要--"

"奶奶,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牧晟宸輕笑,"您就相信我好嗎?"

"……"牧老夫人愣在原地,"到底怎麼了,要讓你用這種方式傷害她?"

"時機到了,我就會告訴你."

牧老夫人不安起來.

"奶奶,從到大,我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

"沒有."

"那就得了.您打我一巴掌不要緊,只是,我還不想弄到眾叛親離的地步."他不想在這種時刻除了遭尹瑟恨之外,還要遭奶奶,孩子的恨.

牧老夫人完全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現在不能告訴奶奶嗎?"

"不能."他斬鐵截釘的道.

"好,晟宸,我相信你,你做事都有你自己的打算,但是,我只一句,瑟的打算我也干預不得,如果最後,你的自作主張埋葬了你們的婚姻,奶奶我也無可奈何."

"……我知道."

他知道,如果他現在種的是惡果,那他一定自己吞,決不讓她沾上半點.

尹瑟和牧司瑞在房間里換著被單.

牧司瑞站在床上和尹瑟一起抖著床單面,大大的床單面忽上忽下,就像海浪一樣.

"媽媽,我總覺得你這幾天怪怪的."牧司瑞道.

"子,你知道什麼叫怪怪的嗎?"尹瑟嘟著嘴問道.

"就是和往常不一樣唄."

"那你倒是看,哪里不一樣了?"

"之前更可愛一點,這兩天總是時不時皺著眉,好嚴肅……"牧司瑞老實的道.

尹瑟輕笑:"看來你觀察的很仔細嘛!"

牧司瑞笑道:"那是,我就是媽媽你肚子里的蛔蟲!"

"蛔蟲是吧?"尹瑟眉眼一彎,而後被單一掀,將牧司瑞整個人都罩住.

"啊!媽媽,你要謀殺你親兒子啦!"

"是啊,看看會不會有人來救你!"

"媽媽,你這是殺人滅口!"

"是啊,既然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看來我想什麼,你都知道咯!這種兒子絕對要不得."尹瑟道.

呢醫晟指替."哼!那你把爸爸也殺了吧!爸爸也是你肚子里的蛔蟲啊!"

尹瑟微微僵住.

牧司瑞被蒙在被單里,察覺到尹瑟沒有了動靜,訝異的叫了兩聲:"媽媽?"

尹瑟回過神,而後連被單和牧司瑞一起抱了起來:"放心,殺完你,我就去殺了你爸爸!"

"啊--!"牧司瑞又蹦又跳的驚叫著.

尹瑟咯咯的搔著他的癢.

最後牧司瑞氣喘籲籲的求饒,掀開被子,軟趴趴的蹲在床上:"媽媽,你果然強悍."

尹瑟輕笑:"快點起來把被單弄好."

牧司瑞咕嚕一下爬下床:"媽媽你自己弄吧,我和丫丫玩去了."

"鋼鐵俠,你這壞孩子!"

牧司瑞就知道笑,然後走到嬰兒床邊,看著眨巴著眼睛的白嫩臉蛋.

"丫丫,丫丫."牧司瑞輕聲叫著,然後剛要伸手碰她的臉,手指頭就被牧念一把抓住,的手剛好能抓得住牧司瑞的指頭.

"媽媽,丫丫也抓我手指了!"牧司瑞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叫道.

尹瑟看向他:"哦?今天丫丫倒是不辨是非了嘛!"

"媽媽……"牧司瑞鄙視的白了一眼尹瑟.

尹瑟無所謂的聳聳肩.

看著這兩個孩子,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帶走.

既然以前可以,那麼現在依舊可以!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第二天,創世集團出了大事.

尹瑟開著牧晟宸給她的車子到公司.13acV.

她剛踏進公司,就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帶著顏色,五顏六色,相當繽紛.她並沒有在意,她和牧晟宸的事雖然沒有鬧大,但其實很多內里人都清楚的不得了,只是不敢再對外散播罷了.

但是--

"瑟……"她剛踏進辦公室,孫就一臉難以開口的表的看著她.

尹瑟苦笑:"這幾天,你每天都用這種神看著我,實在有些受寵若驚啊……"

孫抓了抓腦袋,只將手里的報紙遞到尹瑟手中.

尹瑟嘴角的笑容斂起,她接過,只淡淡的瞥了一眼,而後便輕嗤出聲,將報紙塞回孫手中:"遲早的事,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別那樣看我,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憐."

孫眉頭皺緊:"瑟,我沒有那個意思."

"我知道."尹瑟上前抱了抱孫,"我會沒事的,我過,事敗露,最丟臉的人一定不是我."

孫拍了拍她的背:"瑟,我永遠都挺你!"

"謝謝!"尹瑟輕笑,"如果東方律師來找我,就直接讓他進來吧."

"……恩."

尹瑟走進辦公室,她猜也擦得到,之所以會在報紙上是魏凌搞的鬼,那樣曖昧的照片,牧晟宸怎麼會拍,既然這樣,那她就奉陪到底.

然後半個時不到,東方攸果然來了.

他走了進來.

尹瑟抬起頭,"你來了."

"今天的報紙,你看到了?"

尹瑟點頭:"那麼大的頭版,看不到都難."

"你要怎麼做?"

"我們在一起吧."

"……"東方攸看著她,"你是認真的嗎?"

"你覺得像認真的嗎?"尹瑟輕笑.

東方攸咽了咽口水,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的一雙眼睛里藏著的東西一層又一層,此刻更是九轉十八彎.

尹瑟繞過辦公桌走到他面前,頭微微揚起,看著他:"你知道我有多愛牧晟宸嗎?"

"……"

"你能想象得到的,我就比那更甚."尹瑟認認真真的道,"我表面上裝的無所謂,但是現在我比誰都難堪,因為最愛,所以沒有辦法接受.東方攸,你讓我利用一下吧."

東方攸呆怔的看著她,一時間竟怎麼也反應不過來,他發現自他從非洲回來後就從來沒有猜對過這個女人的想法.

"你不是喜歡我嗎?"尹瑟抬起眼看著他,"那就讓我利用一下吧,不定哪一天我就真的喜歡上你了."

"會有這一天嗎?"東方攸輕聲問.

"只要你不嫌棄我,只要你不背叛我,只要你待我真心,只要你肯給我時間,就會有."尹瑟的很認真,她沒有在開玩笑,她現在做的不單單是為了她自己,還有她的兩個孩子.她不是十八.九歲的少女,不是沒有了愛就活不下去,她身上還背負著很多東西,那個男人不能要,那她就再找一個.

她知道對不起東方攸,但她也不想少了孩子什麼……

然後,便是晚上,東方攸摟著尹瑟的肩膀走出創世大樓,閃光燈噼里啪啦的照不停,他們一字未.

牧晟宸看著兩人的身影,笑了.

看來,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