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她好淡定
"牧晟宸,我們完了."

一句簡單的話扔下,她轉身,再狼狽也要裝的很瀟灑,然而瀟灑的走出酒店時,她已經淚流滿面,抽噎不止.

天空轟隆隆的打起閃電,仿佛是為了附和她的心一般,然後雨滴便開始打在她身上.

一把傘撐在了她的頭上.

尹瑟抬起頭,模糊的視線正對上一張黝黑的臉.

"……東方攸."

東方攸神黯然的看著尹瑟,臉上的表不出的複雜.

尹瑟沒有想過會在這種地方碰上東方攸,而且是以這樣落魄,這樣狼狽的方式.

眸子直直的對上他,沒有一點躲閃的余地.

"這樣哭著從酒店里跑出來,怎麼像是捉.殲在床後的反應?"

尹瑟吞了吞口水,擦掉自己臉上的眼淚,什麼話都沒,直接走開.

東方攸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下這麼大雨,你要到哪去?"

"不用你管,非洲土人!"尹瑟用力甩開他的手臂,就跑了出去.

東方攸看著她倔強的身影,心里一陣心疼,連忙追了上去.

雨越下越大,尹瑟走到一家商店門口,靠在一邊的牆壁上,頭發衣服都已經濕光了,尹瑟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明明什麼都沒有,她卻像是看到了些什麼似地.

東方攸收起雨傘,走到她身邊,同樣靠在牆壁上.

"原來男人真的都一個樣."

"……"

"全都是賤.人."

東方攸聽著尹瑟話里的嘲諷,看著她滿臉痛苦,卻硬是咬著牙強裝鎮定.

"你可以把我除開."東方攸淺淺道.

"你?"尹瑟輕笑,"保證的了一時,保證不了一世,況且你可從來都是花草從中過,片葉不沾身."

"看不出你對我還挺了解的."

"你為什麼會在那?"尹瑟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問道.

東方攸原以為她會大哭,驚天動地的哭,大叫,泣鬼鳴神的叫,然而,她沒有,她只是止不住的流眼淚,還能平複下來問他為什麼在那里.

"路過."

"呵,路過?"尹瑟覺得萬分嘲諷,但是一時間卻不出其他話,路過就路過吧.

"非洲好玩嗎?"

"還不錯,就是太陽大了點."

尹瑟側首瞄了他一眼:"曬黑成這樣,這太陽可真是毒辣."

"……"

"你不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嗎?"尹瑟閉上眼睛問道.

"我剛才猜得不對?"

"……猜的對."尹瑟自己都沒有想到她能回答的這麼坦然,爽快.

"……"她回答的這麼坦然,倒讓東方攸不知道怎麼接下句.

他們靜默了好幾分鍾,東方攸才慢慢道:"不要哭了."13acV.

尹瑟仰起頭,她也不想哭的,但是短短的幾十分鍾,將她的人生觀,世界觀,愛觀毀的一塌糊塗.

她所堅信的一切在這一刻都消失不見了.

他們七年的感仿佛就是假的一樣.她真的沒有辦法去想象,牧晟宸能一邊和別的女人在外面亂.搞,一邊像個沒事人一樣抱著她,摟著她,親著她……

頓時,她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胃里一陣陣翻江倒海.

"好惡心……"

"你濕透了,回家換一身衣服吧."東方攸道.

"為什麼呢……"尹瑟癡癡的問道,仿佛根本沒有聽見東方攸的話,"到底為什麼呢?他要這麼對我,是我哪里做的不好?還是那女人就那樣有魅力?"

東方攸抿了抿唇:"只是男人而已."

"男人?"尹瑟輕笑,"真是好笑,前幾天我還對自己,那女人就是女生心態,我懂,而牧晟宸,男人嘛,我也懂,但是現在,我要怎麼懂?"

"就按照常識去懂好了,他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15530561

尹瑟將濕漉漉的頭發撂至耳後,深吸一口氣.

"是啊,他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把我和他之間的所有深全部掐死了,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我愛他,竟然已經愛的卑微到這種地步,選擇相信他,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哈哈,這真是我這輩子做的最好的選擇."

"你去哪?"東方攸見她重新邁開步子,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

"這雨也停了,傘也不需要了,你還要一直跟著我嗎?"

"尹瑟,你現在的狀態,我不放心……"

"他都能放心,你有什麼放心不了的,我尹瑟再不濟,也不會再要背叛了我的男人."

"……"

"回家吃飯,好好睡覺."尹瑟瀟灑的道.

東方攸看著她倔強的身影,一時竟沒有了再走在她身邊的勇氣,就好像他也欠了她什麼似得.

但是他不可能放著她以這種狀態在大街上晃著,就只能遠遠的跟著她.

尹瑟挺直著身子,濕漉漉的乘上公交車,一路上,她想了很多很多,多到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就是個傻逼!

原來,她也逃不了和她母親一樣的命運,被男人背叛,信任真是可笑的東西.

想著想著,眼淚竟然又不爭氣的落了下來,牧晟宸和魏凌躺在床上的畫面是那樣的顯眼,那樣的讓她記憶深刻.

東方攸一直看著她老老實實走進牧家大宅,他才慢慢離開.

世紀酒店內,牧晟宸用浴巾擦著自己臉上的水,衣服已經整齊的穿完,魏凌也慢慢的套著衣服,她心思蕩漾著,吞了吞口水,走到牧晟宸身後,輕輕環住他.

"牧總,其實就算是真……"

"放開."

"……"他冰冷的聲音像來自于寒極,魏凌慢慢松開他.

牧晟宸起身:"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去."

魏凌一咬牙:"牧總,我也很喜歡你,真的很喜歡你."

晟我單話和.牧晟宸站在原地.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對夫人這樣,但是我不介意真的被夫人罵成.三……"

"可是我介意.魏凌,很多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一些."

"牧總!你就不擔心我去告訴夫人……"

"你知道為什麼是你?"牧晟宸問.

"……"

"因為她過不喜歡你."牧晟宸留下這句話後就走了.

魏凌杵在原地,呆呆的看著地上的碎衣服,咬了咬牙,她記得尹瑟過她很透明,她透明嗎?現在想來,尹瑟是完全看不起她才的這種話吧.

既然總裁和總裁夫人就要完蛋了,管他是什麼理由,她也不是沒有機會……

終于,她讓自己心中的愛慕變成了深深的喜歡,就如尹瑟所,深深的喜歡會變成愛,然後就想要得到.

牧晟宸走出酒店,前台姐都面色詭異的看著他,他全部無視.

開著車子就往家趕.

"瑟,你怎麼濕成這樣,趕緊進來換衣服."

尹瑟彎起嘴角:"竟然下雨了,誒,我真是倒黴."

"你這丫頭,到底出去干嘛了?"

"奶奶,你信不信我是去捉.殲的?"尹瑟眉眼狡黠.

牧老夫人拿著毛巾擦著她的頭發,"竟知道胡."

尹瑟笑笑:"司瑞呢?在樓上嗎?"

"恩,睡了.丫丫在我房里,剛喂過牛奶.一不心又喂多了."

尹瑟抓了抓頭,上前抱住牧老夫人:"奶奶,辛苦你了."

"趕緊上樓換衣服,然後下來吃飯,我把飯菜熱一熱."

"哦,不用了,我在外面吃過了."尹瑟忙道.

"吃過了?"

"恩,有人請大餐.今天有點累,我上去睡了."

"那你休息吧,洗個熱水澡再睡."

尹瑟點了點頭,緊緊咬著牙往樓上走去.

她換了一身乾淨的睡衣,躺在床上就閉上了眼睛.

約莫一個鍾頭之後,牧晟宸回來了.

家里很安靜,但她和清晰的聽到了門轉動的聲音.

然後燈被打開了,她睜開眼睛,撐起手臂,靠在床頭,靜靜的看著他西裝筆挺.

"牧先生,您回來了."

牧晟宸松了松領帶,走到床邊,剛要坐下.

"別坐.去浴室洗兩個鍾頭再過來,我嫌髒."

但是牧晟宸還是坐了下來.

同時,尹瑟從床上下來,靠在一旁的櫥櫃上:"好吧,這床以後歸你了,永永遠遠的歸你了."

"瑟兒……"

"停,也別叫我瑟兒,以前的牧晟宸叫的起,現在叫不起了."她的聲音不慍不火,不大不.

"我知道錯了……"牧晟宸淡淡的道.

尹瑟聽完這五個字,險些吐出來:"天啊,得了吧,你抱著別的女人的時候應該沒覺著你自己錯了吧."

他起身:"原諒我這一次?"

"牧晟宸,我從來就沒覺得自己很了解你,但是,你卻是相當了解我,對不對?"

"……"

"你很清楚,你和別的女人上床,我們之間就完了.什麼狗屁甜蜜語,什麼沒有分手只有喪偶,你真的是會裝,越來越會裝."

尹瑟雙手環胸,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我以為你是我的天,但現在天要讓我難堪,我也只好逆天了."

她的一句句紮在牧晟宸心上,但牧晟宸只是靜靜聽著.

"在家,我不和你吵,不和你鬧,你告訴魏凌一聲,讓她明天帶個安全帽來上班,至于我們之間,慢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