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願望:不老不死
牧晟宸在她的脖子上又蹭來蹭去,左親一下,右親了一下.

又來了……尹瑟心里嘀咕道.

好吧,想想蘇柔的話,要你總比不要好!她果斷轉身,摟過他的脖子就送上自己的唇.

她真是拼了!誰怕誰呀真是的!

牧晟宸輕輕一笑,就將她壓在牆壁上,張嘴就開咬,將她身上的一粒粒扣子全部要開,唇舌在她的肌膚上不斷啃噬.

他想,如果吃下去,不會要了她的命,他一定連骨頭帶肉加皮全吞進肚子里,這樣,就不用害怕什麼了.

"今天在公司里,都被孫笑了……"尹瑟著臉道.

牧晟宸埋在她胸間舔舐著:"笑你什麼了?"

尹瑟的手被他高高舉在頭頂.

"脖子上都是吻痕,我騙她這是皮膚病……結果被拆穿了……"

"那要不要我把皮膚病造的更逼真一點?"

"呵呵……"尹瑟干笑笑.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吻她吻得又重又深,吻完後,他抬起眸子,靜靜看了看自己的傑作.

"恩……不錯."他贊許的點了點頭.

尹瑟無語的看著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BT呢."

"BT?"

"是啊?那個什麼片子里的男人都是這麼演的."

"你偷偷的看了多少?"牧晟宸笑著問道.

"也沒有多少……就是阿芮給我的那些都看的差不多了……"尹瑟干干的笑笑.

牧晟宸的大手探進她的禁地,已經濕了一片.

"難怪我,最近有點長進啊!看來看些教育片是正確的."

尹瑟嘴角輕扯,這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總之,日子一天天過去,終于盼到了春節.

大年三十晚,全家人都在一起守歲.

"年夜飯還是家里煮的好吃."牧老夫人收拾了碗筷道.

尹瑟笑了笑:"讓我算算,活了二十八個年頭,十歲以前是吃過年夜飯的,好像後來就再也沒吃過了.".

牧老夫人微訝.

"奶奶,你不是知道我和我父親他們關系不好的嘛,一吃年夜飯,我肯定是先把菜都撈一大堆出來扔給我家狗狗吃.然後就鑽進房間看春節聯歡晚會,是不是特無聊?"

"瑟以前也養過狗?"牧老夫人問道.

"養過啊,和宸宸是不一樣的品種."尹瑟摸著趴在一旁的狗,道.

牧老夫人歎了口氣:"晟宸也沒有吃過幾次像樣的年夜飯貌似."

牧晟宸笑了笑:"我不在意那些."

尹瑟靠到牧晟宸身上:"你現在當然不用在意,現在有我了嘛!我又不會把你的年夜飯喂給狗狗吃."

牧老夫人笑了笑.

"要看春節聯歡晚會?"

"看啊,雖然越來越無聊,但也得知道是怎麼個無聊法,你們是吧."

"那就看吧."牧老夫人道.

就在這時,牧司瑞直起身子想要偷偷的退場.

"喲!寶貝兒子……您這是要去哪啊?"尹瑟目不斜視的問道.

牧司瑞摸了摸腦袋:"我去上廁所……"

"上廁所帶著電話作甚啊?"尹瑟的陰陽怪調讓牧老夫人笑的不可抑止.

牧司瑞著臉道:"我去給夏落打電話."

"老實不就好了,偷偷摸摸的干嘛."尹瑟捉弄著自己兒子,打著趣,笑道.

牧司瑞黑著臉,還是義無返顧的走進洗手間.

尹瑟偷偷的對牧晟宸道:"你他待會出來的時候是什麼反應?"

牧晟宸繞著她的頭發,道:"應該高興的吧."

"是伐."

然後春節聯歡晚會開始了,看著老套的主持人走了出來,著火火的賀詞.

沒過一會兒,牧司瑞就走了出來,不動聲色的將電話放回原位.

"落落怎麼?"

牧司瑞臉微微:"沒什麼."

尹瑟輕笑,又對牧晟宸道:"你猜對了."

牧司瑞心下樂的緊.

他拿著電話剛走進洗手間,還沒撥出去號碼,電話就響了,他接起來,是夏落.

"新年快樂,臭矮子."

"……"他一時有些不出話來,"你們那現在幾點?"

"凌晨了."

"你這麼早就醒了?"

"恩."

"爸爸會給我包,你有沒有收到過包……"

"廢話."

"……"

"……"

他們聊了一會兒,他才依依不舍的掛掉電話.

牧司瑞想著,他要努力一點,這樣就可以更早一點見到夏落了.

十點多鍾的時候,這春節聯歡晚會實在是把人折磨的夠嗆.

"我最喜歡的趙某人的品都沒了,害我白期待了一場."尹瑟道.

牧老夫人輕笑:"你們年輕人熬吧,我這個老太婆吃不消了."

"等一下,奶奶,晟宸還有新年禮物給你呢!"

尹瑟忙起身,想牧晟宸伸手:"好的禮物呢?"

牧晟宸起身,從茶幾下面拿出幾個禮盒,一個的遞給了牧老夫人.

"什麼東西?"牧老夫人嘀咕著拆了開來,然後一個精致溫潤的玉鐲躺在盒子里,是她喜歡的那種類型.

尹瑟笑了笑:"其實是我挑的,晟宸就負責付錢了."

"謝謝."牧老夫人有些別扭的道,然後便轉身.

尹瑟看著她就要走.

"奶奶?"

"恩?"

"包呢?"尹瑟眨巴著眼睛,呆呆的看著她.

牧老夫人歎了一口氣:"也在茶幾下面."

"謝謝奶奶!"尹瑟眉開眼笑.

牧老夫人這才往房間里走去.

尹瑟趕緊再茶幾下面搜尋著,搜到了四個包.

尹瑟捏了捏厚度,竟然是不一樣的.

果斷的她選擇了最厚的那個.然後給了牧晟宸最薄的那個.又讓牧司瑞挑了一個,剩下的那一個放到了牧念胸前.

"你奶奶給你的包,現在放你這,過會兒媽媽會幫你收起來的."尹瑟吻了吻牧念嬌嫩的臉頰.

牧司瑞打開包一看,"支票……"

尹瑟眨了下眼睛,走過去一看,一張支票上面寫了一百萬……

"這也太誇張了吧!"尹瑟驚訝道,然後忙打開自己的,一張又一張紙拿出來,各種房契地契,股票證券的轉讓書複印件.

"全是我的名字……"尹瑟有些無語道,而後拿過牧念的看了看,也是一張一百萬的支票……

她搶過牧晟宸的包,打開,是一張照片……全家福.

牧晟宸眸子深沉的看著這張全家福.

尹瑟眼睛都不由得有些濕潤.

照片上面是繈褓中的牧晟宸和牧晟宸父母還有牧老夫人的合照,牧老夫人的臉色並不好,但是牧晟宸的父母卻笑的很溫婉.

"奶奶這是在干嘛?發包還是分家產?"尹瑟眨巴著眼睛問道.

"鋼鐵俠,你一下子多了一百萬,你有什麼打算?"尹瑟走到牧司瑞身邊問道.

牧司瑞想了想,很認真的道:"暫時不知道."

"媽媽替你保管好不好?"

"……"

"放心,媽媽不會亂花的."

"……"

"就交給媽媽吧!"

"不要."牧司瑞道,然後走到牧晟宸面前,"爸爸,我的包呢?"

牧晟宸看著他:"奶奶不是已經給了你很多了?"

"那是***,和爸爸你沒有關系."他靜靜道.

牧晟宸從懷里又掏出了個包遞給牧司瑞:"上去再拆."

"……"牧司瑞點了點頭就拿著包往樓上跑.

尹瑟也朝他伸手:"我和丫丫的呢?"

"這是丫丫的."牧晟宸先拿出一個給她.

尹瑟將包放到牧念身上:"丫丫,這是你爸爸的."

"我的呢?"

牧晟宸手一攔,將她拉到自己身邊:"給奶奶買了個鐲子,給了買了條項鏈,再加上給丫丫和司瑞的禮物和包,沒錢了."

"啥?"尹瑟僵住.

"我們倆誰和誰,要什麼包啊,你是不是,多見外!"牧晟宸笑道.

這下尹瑟不依了:"不行.包得要!"

牧晟宸攤了攤手,靠在那:"真沒有,不信,你搜."

尹瑟二話不就在他身上上下其手,到處搜索著.

最後牧晟宸一把拉過她的手.

"啊!"她倒在他身上.

"要錢沒有,要人一個,你要不要?"他湊近她問道.

尹瑟著臉:"我要你干什麼,真是的."

"你呢?"牧晟宸咬了下她的耳朵,"各種用處."

尹瑟推了他一下:"少不正經,不睬你!"

牧晟宸輕笑看著她抱起丫丫.

"不看春晚了?"

"看你個大頭鬼春晚,沒有趣的男人!"尹瑟嘀咕道.

牧晟宸站起身,跟在她身後慢慢上樓,看著她抱著孩子的身影,微微有些出神.

"瑟兒……"

尹瑟渾身一怔,她轉過頭:"叫我干嘛?"

牧晟宸走到她身邊,摟住他的寶貝:"叫一下而已."

尹瑟狐疑的看向他,也不知道該些什麼.

牧晟宸從身後摟著她看著窗外零星閃爍的星空,他問:"你有沒有什麼新年願望?"

"你要幫我實現嗎?"

"你看."他聞著她身上好聞的味道,"不定我可以."

"願望麼……"尹瑟念著,"我不適合再要求什麼願望了."

"恩?怎麼?"

"我要是再要求什麼,就有點太貪心了,而現在的生活,我已經相當滿足了."

"這麼無欲無求啊."

"不是無欲無求,是因為夠了.太貪心總是得不到什麼好報的."尹瑟固執的認為.

"那我硬要你一樣呢."

"哪有新年願望還逼著別人的……"

"這里就有啊."

尹瑟轉過身,環住她的腰,微微仰頭看著他:"不然這樣,你有什麼新年願望,我幫你實現."

他定定的看著她:"我要的東西你不定給不了."

"你要什麼東西啊?"尹瑟突然好奇了起來.

"你想知道?"

"廢話,不然我問你干嘛?"尹瑟白了他一眼,"看嘛,你不怎麼知道我做不到."

"不老不死,永生永世."

"……"尹瑟頓時一臉黑線,手掐在他的腰間,"你在玩神話故事啊!"

"就你實現不了--"

"你得些人能辦到的事,這已經不是人類能夠達到的境界了同志."

牧晟宸輕輕笑,將她抱緊:"是嗎?原來已經到了非人類的境界了."

"再了,長生不老又不死有什麼好的."

"我覺得挺好的."牧晟宸輕笑.

"看不出來你的野心這麼大."尹瑟戳了戳他的胸口.

牧晟宸只笑不語.

她貼在他的胸膛上:"我給不了你永生永世,但我能給你一生一世."

"……"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大年初一一大早,尹瑟就起床和牧老夫人一起做菜做飯.

是子左上.因為今天,蘇柔范希文還有葉如風林露都會過來吃飯.

一直忙到中午,陸陸續續的人就都來了.

"新年快樂!"蘇柔拎著禮盒沖著牧老夫人就是一個猛抱,親切的不得了.

"快點進來吧,鏘恭也來了!"尹瑟沖著蘇柔手里抱著的孩子笑了笑.

"丫丫呢?丫丫呢?"蘇柔迫不及待的問道.

尹瑟一臉黑線:"在里面睡著呢."

"鏘恭,你要見到你家媳婦了!我要去看看!"蘇柔激動的道.

尹瑟拗不過她,只好帶著她上樓.

"誒呀,我們家丫丫這不是沒睡嗎?眼睛睜得可大了."蘇柔道.

尹瑟晃著丫丫的嬰兒床,"丫丫,你別聽你干媽的,以後眼睛就是要睜得很大,把她家兒子看緊了,有一點不好盡管踹,沒有關系."

蘇柔一臉黑線:"帶這樣話的嗎?"

尹瑟輕笑,"你自己看會吧,我先下樓了."

"好的,我會好好看著我家兒媳婦的."蘇柔道.

尹瑟下樓後,葉如風和林露也來了.

"露露,新年快樂!"尹瑟上前抱了抱她.

"瑟,你家好大."

"你家也很大好嗎?"

"……"

葉如風將帶來的禮品遞給尹瑟:"瑟,牧老夫人,新年快樂."

范希文朝葉如風招手:"漢子們都到這來,你老婆肯定要上樓湊女人堆的."

"……"

"既然這樣,瑟就帶我去樓上看.看吧,我倒是想見見丫丫."

"胖子阿姨,你就不想見見我?"牧司瑞問道.

林露看到牧司瑞,蹲了下來,捏了捏他的臉:"想見見你,但更想見見你妹妹."

"……"牧司瑞嘟著嘴.

"鋼鐵俠,我不是了嗎?漢子們都到這來!"范希文沖著牧司瑞招手.

尹瑟無語.

而後帶著林露上樓.

"露露也來了."蘇柔起身,抱了抱林露,"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這就是丫丫嗎?"林露看著蘇柔懷里抱著的嬰兒問道.

"不是,那是蘇柔的兒子,鏘恭."

"鏘恭……"林露很顯然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尹瑟輕笑:"丫丫在這呢!"

林露低下頭看到嬰兒床里白嫩嫩的嬰孩,眼睛一亮:"好漂亮的孩子."

尹瑟笑了笑.

"以後你和如風哥的孩子一定會更漂亮."

"是嗎?"林露撫上自己的腹.

尹瑟頓住:"莫非……有了?"

林露圓圓的臉一.

"真的有了?"蘇柔也是驚喜萬分.

林露.點了點頭.

"如風哥哥竟然這麼不正經,好歹也要把結婚典禮辦了才行啊!"

"下個月就會辦."林露笑道,"結婚證已經領好了."

"葉如風下手還挺快的嘛!"蘇柔道.

尹瑟笑了笑,"他大概是看我這妹妹都有了兩個孩子,他還一個都沒有,著急了."

"哈哈!不定."

"不過露露,瑟家的這個女娃我可是早搶走了."

"……"林露無語的看著她,"柔,不是誰都和你一樣如狼似虎……看到好的都往口袋里塞."

"……"

"不定丫丫以後就看得重我兒子呢?"林露眉頭一挑.

"哦?"蘇柔一把掐住林露的脖子,"你這胖妞想和我搶兒媳婦?你有沒有去打聽清楚我在學校是以什麼著稱的?"

"白眼狼?"林露問道.

尹瑟笑出聲:"不是啦,是很黃很暴力哦!"

"倒是一點也不錯."林露實誠的大眼眨巴眨巴的.

樓下,幾個大男人坐在一起看著電視里放的品,這是什麼場景.

"你家那口子也懷孕了?"范希文在聽到樓上傳來的尖叫聲後不由噴了碰葉如風.

葉如風輕笑:"沒道理,你們兩個都左手王子右手千金,我卻什麼都沒有吧."

范希文咯咯地笑了笑.

"之前我就你羨慕嫉妒了吧,你還死不承認."

葉如風眉頭一挑:"你要不要我把上次你和另外一個女人……"

"STOP!我認輸."范希文立刻打了停止的手勢.

牧晟宸輕笑:"希文,你壞毛病還沒改啊?"

"這也不算是壞毛病啊,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看一兩眼,阿柔在的時候絕對不會的放心."

"背著干更加可恥."葉如風篤定的道.

"你心不要愛美之心了,心連心都沒了."牧晟宸道.

"只是偷瞄兩眼雜志,偶爾看幾眼路上的美女,怎麼了?"

"……"

"你們是男人嗎?"范希文皺了皺眉.

其實葉如風和牧晟宸都明白范希文的秉性,只是喜歡多瞄那麼兩眼,他愛的人除了蘇柔之外再無其他.

"是."牧晟宸篤定道.

"晟宸,你就敢保證你除了瑟,其他人瞄都不瞄一眼?阿柔可是和我前不久你們創世年會上就有個實習生,讓瑟不舒服了哦!"

牧晟宸淺笑:"那是她愛吃醋."

"你確定不是你故意讓她吃的?"

牧晟宸但笑不語.

到了吃飯時間,一大桌子的菜,滿桌子的人,鬧騰的越來越厲害.

牧老夫人看著這場景,好久好久,才覺得春節是個節日.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年後,牧晟宸又開始忙起來了,忙的讓尹瑟都覺得有些不正常.

尹瑟從辦公室里走出來,孫她們早就已經下班了,她上六十樓,敲了敲門.

"進來."

尹瑟走了進去:"晟宸,你還沒忙完."

"恩,還有一會."他頭也沒有抬.

"那我等你."

"好."尹瑟走了進來關上門,她靠在沙發上,抬頭看著天花板.

牧晟宸的手在鍵盤上敲東敲西,發出利落的聲音.

尹瑟不自覺的問出聲:"晟宸,最近公司里有很大的事嗎?"

她這個總秘書沒有發現有什麼事可以讓他這麼忙啊.

"有點麻煩的事."牧晟宸隨口答道.

"哦."她也不再問,緩緩閉上眼睛,稍微休息了一下.約莫二十分鍾後,牧晟宸關掉了電腦,拿起公文包.

"瑟兒,醒醒,回家了."

尹瑟這才睜開眼睛,一看時間已經五點半了.

"誒呀,丫丫要餓死了."

"奶奶在家,她哪里餓得死?"牧晟宸輕笑.

尹瑟環住他的手臂就往外走去.下了樓之後,尹瑟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停車場碰到魏凌,那個實習生.

"啊!牧總,牧夫人."

"魏凌,你還沒有回家?"

魏凌支支吾吾的抬頭看了眼尹瑟,又看了眼牧晟宸,低聲道:"這就回家了……"

"你在這干嘛?"尹瑟問道.

"沒,沒干嘛."魏凌道.

尹瑟緊緊盯著她不放,很詭異的感覺.

牧晟宸道:"好了,趕緊回家吧."

"恩……牧總,牧夫人,再見."

尹瑟皺了皺眉.

"她不來開車,來停車場干嘛?"尹瑟嘀咕道.

"你管她來干嘛?"牧晟宸揉了揉她的頭發,便走向車子.

然而,車子前車廂上的一大束玫瑰花,讓尹瑟傻了眼.

"……"

她慢慢走過去捧起這束玫瑰.

"誰送的?送給誰的?"尹瑟翻著花束,然而卻無果.

牧晟宸上前看了看:"既然不知道是誰送的,送誰的,就扔了吧."

尹瑟眉頭一挑:"該不會是魏凌送你的吧?"

"別瞎想……"牧晟宸拿過她手里的玫瑰花便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不然魏凌為什麼會在這?"

"別管那麼多……"

尹瑟咬著唇,"我看她是看上你了."

"就沒有可能是別的男人送你的?"牧晟宸有絲不耐的問道.

兩萬!沒偷懶!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