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我老婆無父無母?
"司瑞,不好意思啊,看來是輸了……"牧晟宸道.

牧司瑞長歎一口氣,那也就只能輸了.

園長宣布今天的贏家是劉元元一家時,牧司瑞難掩心里的沮喪失落.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拉著司瑞走動劉元元一家面前.

"牧總?"劉丘激動的看著自己面前的牧晟宸,而後忙道,"剛才見你們摔了一跤,沒事吧?"

"沒事."

"那就好,這是我兒子還有妻子."劉丘憨憨的道.

牧晟宸微微笑,而後拉過牧司瑞:"劉總監,關于你兒子過的一些話,司瑞有些異議."

"恩?什麼?"劉總監有些緩不過神.

牧司瑞吸了一口氣,抬起頭:"叔叔,劉元元我老婆是沒爹媽養的孤兒!"

"……"牧晟宸低頭看了眼牧司瑞,他義正辭,雙眼閃閃發光,尹瑟目瞪口呆.

而劉元元一家更是驚得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劉丘吃驚的看向牧晟宸:"牧總,這……"

倪天輕笑一聲,而後上前,"牧先生,您兒子可真是逗."

"倪姐,你哪里看出來他是在開玩笑?"牧晟宸的話很冷,讓倪天和劉丘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牧先生……司瑞年紀這麼,嘴里就喊著老婆,這實在是……"

"因為確實是我們家兒媳婦."尹瑟走了上來,對倪天道,"司瑞回家告訴我們的時候,我們還不相信,都是孩子嘛,的話就像玩笑一樣,沒什麼輕重."

倪天和尹瑟面面相對.

"但是今天看司瑞這麼賣力的樣子,我就知道,這孩子是當真了."

"元元,你了人家什麼?"倪天將劉元元拉了出來,問道.

劉元元有些畏縮的道:"媽咪,我的是實話,夏落真的沒有父母嘛!"

牧晟宸攤了攤手:"劉總監,夏落是我摯友的女兒,也算是我牧家未來的兒媳,您兒子這樣一,確實是有些過分了."

劉丘頓時額邊冒出冷汗,對劉元元道:"元元,你怎麼竟瞎."

牧晟宸輕笑:"劉總監,孩子能夠無知,但大人是萬萬不能無知的,你對嗎?"

劉丘點了點頭:"真不好意思,元元,還不趕緊認錯."

倪天慢慢站了出來,"孩子之間的事,用得著這麼較真嗎?"

尹瑟輕笑:"倪姐是大明星,應該是看慣了世間百態,孩子們之間的事,確實不應該輪到家長來出手,因為都是在一起的玩伴,開著玩笑,做著游戲,但一旦孩子當真了,那家長也就不得不當真了,不然孩子們的人生觀,世界觀,誰來教?"尹瑟問道.

倪天淡淡的看著尹瑟:"你……"

"劉元元是吧?"尹瑟蹲下身子看著眼前的孩,微微笑著,"不管在什麼時候,也不管事實到底如何,把無父無母這種話拿出來當成玩笑一樣的可都是不對的哦!就好像我家司瑞要是站在別的朋友面前大喊,元元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元元有何感想呢?"

"……"盡管尹瑟是笑著話,但是劉元元卻明顯的產生了一種懼意.

"你們都還是孩子,需要有人來教你們,什麼話該,什麼玩笑能開,我家司瑞有的時候也別扭的很,可能你只是個玩笑,但是他當真了."

"元元,趕緊給人家道個歉."劉丘忙道.

劉元元抿著唇,而後低低的道:"對不起……我不該夏落……".

"這樣就好了嘛!"尹瑟摸了摸他的頭,起身,"司瑞,人家道歉了,你怎麼表示."

"道歉了就算了咯……不然我還能怎樣?"牧司瑞嘟著嘴道.

牧晟宸輕笑:"不好意思,劉總監,雖然是事,但這孩子和他媽媽的性格有點像,這點芝麻大的事,會緊抓著不放的."

"牧總重了,本來就是元元的不對."

牧晟宸輕笑,"今天很愉快,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

"好的,牧總慢走."劉總監道.

尹瑟向他們點了點頭.

牧晟宸帶著妻兒又向園長道了聲再見,這才離開教室.

劉丘臉色暗沉了下來.

倪天睨了眼劉丘:"這種時候怎麼能讓元元輕易道歉?這樣的話,元元以後在那個孩子面前還能抬得起頭嗎?"

劉丘沒有去想那麼多:"我知道的就是牧晟宸不能得罪."

"請問劉先.生,你有誰是能夠得罪的?"

"天,你不要這麼嘛,不管怎麼樣,我也是你老公."

倪天咬著唇:"真正做人老公,做人父親的應該是像牧晟宸那樣能伸能縮,而不是像你這樣一味的只知道縮."

劉丘抿了抿唇.

倪天蹲下身子,手捧著劉元元的臉:"你千萬不要像你爸爸這樣沒用,遇到事就往後躲,一點膽量一點沖勁都沒有."

"媽咪,夏落根本就不喜歡牧司瑞,牧司瑞在亂."劉元元道.

"哦?"

"以前夏落在的時候經常打牧司瑞."

"是嗎?"

"而且夏落本來就是沒有父母."

"好了,這種話你就放在心里,不要出來."

劉元元委屈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有這樣的母親,就有這樣的孩子."不知何時,尹瑟又站在他們身邊.

倪天一驚.

"我的帽子忘記拿了,我回來拿下帽子,沒想到……誒……"尹瑟可惜的搖了搖頭,"祖國未來的花朵啊,怎麼能被這麼摧殘."

倪天的臉都有點綠了:"牧夫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倪姐,如果劉總監有能耐的話,可以去查查看夏落的父母是誰,查完了之後,你要記得告訴你兒子,沒關系,他的沒錯."

"你什麼意思?"

"呵!"尹瑟輕笑,想了想她又了一句,"倪姐,您演的電視劇,漬漬,真的是毀三觀啊!"

"你--!"

尹瑟輕笑,而後重新走出教室.

倪天氣的牙癢癢,她狠狠瞪了一眼劉丘.

劉丘眉頭皺著:"你就少兩句,讓兒子和我都能安生一點."

"安生?一直安生下去,你打算用什麼養活我和兒子?"

"可是當初就是聽了你的話,我才從創世離開,你知不知道創世現在的設計總監年薪多少?!"劉丘頓時就發起火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他們.

倪天抱起劉元元立刻沖大家笑笑,當做沒事人一樣.

"回家,別在外面丟人現眼,你丟的起,我丟不起."倪天道.

尹瑟剛要坐進車子,卻發現牧晟宸坐在了副駕駛位上.

"你開車吧."牧晟宸道.

尹瑟晃了晃神,走到駕駛位上:"你真的只是累了嘛?"

"不然呢?"牧晟宸嘴角勾笑,笑的相當有深意,讓尹瑟都不好意思再問下去.

她發動車子,不由得好奇的問道:"我發現你好幾輛車全是賓利,你對賓利有獨鍾麼?"

"用的順手而已."

尹瑟聳了聳肩,她沒覺得有多順手啊.

牧晟宸看著窗外,想起了幾年前這個女人總是指著他大叫賓利的場景,或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他對賓利有獨鍾了吧.

"爸爸,那個大明星都沒有媽媽長的好看,你覺得呢?"牧司瑞趴過來問道.

牧晟宸輕笑:"是啊,你媽媽可是傾城傾國."

尹瑟得意的勾起嘴角:"這是當然的."

牧晟宸看著她的半邊臉,她其實很在意自己的容貌,他再也沒有提過之前她毀容的事,深怕觸及她內心的傷口,罷了,她原本就是傾國傾城.

牧晟宸閉目養神,靜靜聽著自己胸口還在跳動的聲音,"撲通撲通",健壯有力,但是他身後的冷汗卻沒有停止,內里的襯衫應該全濕了,心中的不安,恐懼,此刻只有他一個人明白.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A市中心醫院,牧晟宸坐在鄭醫生的辦公室里,等待著檢查結果,他手里擺弄著手機,面色平靜,但這只是表面而已.

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走過,他安安靜靜的坐在那里,手機屏幕上是一張全家福,前不久,尹瑟吵著要拍的.

尹瑟笑的最開心,手里抱著牧念,牧念張著嘴,一顆牙都沒有,牧司瑞酷酷的看著鏡頭,就連平時經常表嚴肅的奶奶也笑的很歡.

而他自己,臉上的這表,應該可以稱作滿足吧.

就在這時,鄭醫生走了進來.

牧晟宸抬頭:"結果是什麼."

鄭醫生安靜的坐在椅子上,短短的兩分鍾,牧晟宸覺得整個世界都靜止了.

"是嗎?"他輕笑.

鄭醫生點了點頭.

牧晟宸起身,深吸一口氣:"鄭伯,麻煩你了!"

"晟宸……"

"我知道了,我再聯系你吧!"

鄭醫生的表實在是稱不上好看.

"好了,鄭伯,哭喪著一張臉做什麼,既然沒事了,我就回去了."

"……恩."鄭醫生點了點頭.

牧晟宸走出辦公室,手插在口袋里,他走過一整條走廊,然後沒有乘電梯,從五樓一直走樓梯走至底樓,坐進車子里,而後開著車子往家里開.

整整一路,對牧晟宸來卻比他的整個人生還要來的長.

他苦笑,這玩笑,可真的是……開大了.

回到家,剛回到家,尹瑟就走了上來,接過他身上的大衣外套:"晟宸,快進來吃飯吧,就等你了."

牧晟宸點了點頭,換上棉拖鞋,洗了個手便走至客廳.

"今天是我做的飯."尹瑟笑道.

"爸爸,你今天去哪了?"牧司瑞拿著筷子問他.

牧晟宸看著他,輕笑:"去醫院了."

尹瑟有些僵住:"不是去公司嗎?"

"我什麼時候和你過去公司?"牧晟宸問道.

牧老夫人神微微有些嚴肅:"怎麼去醫院了."

牧司瑞眨巴著眼睛問道:"爸爸,你生病了嗎?"

尹瑟也緊緊的看著他.

"你干嘛?"牧晟宸沖尹瑟問道.動看晟來.

"是哪里不舒服?"她有些著急.

牧晟宸看著他們擔心的神,歎了口氣:"之前偶爾會覺得頭暈,想了想還是去醫院做了下檢查,醫生是上次車禍的後遺症."

"後遺症?"

"約莫是腦子里還有血塊,安心休養就可以了.所以,老婆,接下來你得悉心照顧一下我了."

尹瑟扯起嘴角:"真是的,讓人心驚膽戰."

"趕緊吃吧,菜都要涼了."牧晟宸給牧老夫人夾了點菜.

"再過幾天就是春節了,晟宸,抽個空,我們裝飾一下家里吧!"尹瑟道.

"把你貼在牆上不就算裝飾了?"牧晟宸問道.

"你的這是人話嗎?"尹瑟無語的看著他.

牧司瑞舉起雙手:"贊成!而且丫丫也會贊成的!"

"……你又知道丫丫什麼想法了?丫丫根本就不待見你!"尹瑟戳著牧司瑞的痛處.

牧司瑞鼓著腮幫子不話了.

"你們想要什麼新年禮物?"牧晟宸問道.

尹瑟像發現新大陸一般的看著他:"你要給我們發禮物嗎?"

"你不想要嗎?"牧晟宸頓下手里的筷子,問道.

"我要!"牧司瑞搶先道.

尹瑟咯咯的笑了兩聲:"那我也要……"

但,尹瑟轉念一想:"你給了新年禮物是不是就不打算給包了?"

牧司瑞也愣了愣.

"爸爸,我要包,我以前沒有拿到過包……"

牧晟宸一臉黑線:"禮物和包不沖突."

"那意思是包也有咯?"尹瑟笑道.

"自然."

"老公萬歲!"

"爸爸萬歲!"

"孫子萬歲……"

"……"頓時,場面冷了,牧老夫人的臉上竟浮現一團疑似云的東西.

尹瑟抿著嘴偷笑.

牧司瑞也抿著嘴偷笑.

牧晟宸又給牧老夫人夾了塊雞肉:"奶奶,多吃點,這母子不懂你的幽默."

"……"牧老夫人靜默的吃著晚飯.

晚上,尹瑟窩在床上喂牧念吃奶,牧晟宸洗完澡走了出來.

走到她們身邊,看著牧念潤的臉頰,輕輕伸手逗著:"丫丫,什麼時候會開口話呢?"

尹瑟沖牧晟宸笑了笑:"你傻不傻,還早著呢,現在會話,你心被嚇到."

牧晟宸眸子微黯:"我們家丫丫就是神童,應該很快就會話了對不對?"

尹瑟皺著眉看他:"晟宸,你今天好幼稚."

"幼稚嗎?"他將母女摟進懷里,"難道不是因為被你帶的?"

"我不幼稚的."

"你你走出去,誰會相信你已經二十八歲了?"

"那是因為我保養的好,我年輕."

牧晟宸寵溺的吻了吻她的額頭:"是,你永遠都很有道理."

"丫丫怎麼今天吃這麼多?"

"大概是餓了."尹瑟笑道,"我只希望丫丫能一直這麼健康下去就好了."

"好好照顧就會健康的."牧晟宸道.

丫丫松開尹瑟乳.頭.

尹瑟笑道:"大概是吃飽了.我去哄她睡覺."

"我來哄吧."牧晟宸從尹瑟手上接過牧念.尹瑟但笑不語,交到他手上.

牧晟宸將她放到嬰兒床里,輕輕晃著嬰兒床.

"丫丫,我的寶貝."牧晟宸好聽的聲音此刻溫柔至極,尹瑟在房間內都能聽得到,就像有什麼東西在碰著她的心田,軟軟的綿綿的,會反反複複的蕩漾在那揮之不去.

牧晟宸看著嬰兒床里的牧念,他的眼睛竟有些泛,她的唇形和尹瑟很像,長睫毛還有著鼻子都很像.

看著她的眼睛緩緩閉上,牧晟宸越來越輕柔,最後在她額頭上印上一吻,又看了她良久良久,這才走回內室.

尹瑟洗好澡出來,牧晟宸正躺在床上翻著書.

她爬上來靠在他身上:"今天去醫院檢查下來真的沒有問題嗎?"

"有問題啊!"牧晟宸皺了皺眉,"腦中有淤血,是很大的問題……"

尹瑟起身,跪在他面前,抱過他的腦子,兩只手掌揉著:"哦,親親,好大的問題呀!揉揉能不能好?"

牧晟宸笑出聲,伸手摟住她的腰,頭貼在她胸上:"多揉幾下不定就好了."

尹瑟好笑的看著他像個孩子一樣偎在自己身上的動作,低頭親了親他的腦袋,而後順著他的頭發.

"完蛋了,我們全集得靠你的腦子吃飯,你這腦子可不能出什麼問題啊!"尹瑟突然驚悚認真的道.

牧晟宸一臉黑線,手臂一用力就將她壓倒在床:"讓我再多累一點好了,以後全家人都坐吃等死."

"好消極……"尹瑟被他壓在身下,她勾住他脖子,吻了下他的鼻子,"睡覺!"

"我們這不是在睡麼?"牧晟宸的鼻子貼著她的臉頰道.

尹瑟無語問蒼天:"那麻煩親愛的,你手不要亂摸好嗎?"

"睡覺也分很多種,你是你睡我還是我來睡你呢?"

"……"尹瑟忙抓住他不安分的手,"牧晟宸,你今天可剛去過醫院!"

"恩啊."

"你難道想明天再去一次?"尹瑟扭著身體,逃著他的賊手.

"因為縱.欲過度嗎?"牧晟宸舔著她的耳朵問道.

"……"

"那我是不介意天天去的."

尹瑟對他簡直無話可.

牧晟宸雙手齊用,然後腿也用了上去.

尹瑟氣都喘不過來了.

"萬一把丫丫吵醒了,我看你怎麼辦!"

"你叫的聲點不就好了."

"你個沒品的男人……"尹瑟哭都要哭出來了,還沒等她和他協商好,她的褲子都不見了.

"我發現你最近又開始精蟲鑽腦了……"尹瑟無語的道.

然後他身下的東西已經抵在她的四處,磨蹭了兩下便擠了進去.

尹瑟悶哼一聲,扣著他的肩膀.

"親愛的,我今天在新聞上看到了好多在外面包養二奶的大款被披露出來."

"恩?"

"沒事,我就是."

牧晟宸輕笑,含住她的嘴,送了個完完全全的法式深吻給她.

"別多想."

尹瑟扣在他肩膀上喘氣:"你沒聽過嗎?女人一過三十,老愛胡思亂想."

"看來只能我努力一點讓你不去胡思亂想了."

尹瑟輕笑,臉漲的通.

她相信牧晟宸不會.

一連著好幾天,牧晟宸真的像是"精.蟲鑽腦"了一樣,拖著她夜夜笙歌,整晚整晚的不讓她睡,明明是深冬的季節,他偏偏弄得像春天發.的動物一樣.

要她要的又凶又猛.

這天晚上,尹瑟哄完孩子,靠在陽台上給蘇柔打電話.

"我知道,對我有欲.望是好事,但是前些日子他才去醫院,是疲憊,需要休息,但是他白天在公司忙的天昏地暗,回來整晚整晚的不睡……我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誒,你要理解一個男人,你想想你懷孕的時候他能肆無忌憚的碰你嗎?你生完孩子那一個月他敢碰你嗎?"

"……"

"現在你不是剛剛可以那啥麼,他這幾天的行為也不是不能理解,你是不是?"

尹瑟咬著牙:"可是我總覺得他哪里怪怪的."

"哪里?"

"就好像做了什麼錯事,在極力掩蓋一樣."

"你別瞎想八想的."蘇柔道.

尹瑟皺了皺眉:"是嗎?我多想了嗎?"

"喂,親愛的,你是不是不想要啊……"

尹瑟支吾了半天:"不是……就是覺得最近特別來勁,想著他是不是哪里出了問題."

"個傻丫頭,等哪一天,他對你完全不來勁的時候,你就知道害怕了!就知道現在想這些有的沒的是件多麼愚蠢的事……"

"是嗎……"

"希文也是這樣的,所以你放心吧."蘇柔聲道.

"哦~!"尹瑟意味深長的笑笑,"明白了!"

就在這時,一雙大手從她身後摟住她的脖子:"老婆,在和誰打電話呢?"

"我不了,先掛了啊!"尹瑟忙掛掉電話,抓住他的手臂:"蘇柔呢!"

"了什麼?"

"沒什麼."尹瑟解釋道.

牧晟宸在她的脖子上又蹭來蹭去,左親一下,右親了一下.

又來了……尹瑟心里嘀咕道.

好吧,想想蘇柔的話,要你總比不要好!她果斷轉身,摟過他的脖子就送上自己的唇.

還有一更~~~親們耐心哈~~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