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蜜月套房
尹瑟抱著娃娃走回牧晟宸身邊坐下.

"誒呀,真不知道你這吻和擁抱會被哪位大叔或者大嬸得到呀!"尹瑟在一旁笑道.

"特等獎得主是銷售部實習生魏凌!"

尹瑟有種不好的預感,只見眾人哄堂而起,她的目光轉過去,搜尋到了那一位名叫魏凌的實習生,是個出落得相當水靈的女人,她不停的推拒著周圍起哄的人群,臉微.

尹瑟咬著牙,轉頭看向牧晟宸,他面不改色的喝了口面前的水,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你什麼人品?"

牧晟宸輕笑:"夫人,幫為夫看了嗎?是大叔還是大嬸?"

"……"尹瑟咬牙.

"魏凌朋友,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牧總的一個吻和擁抱可是全公司上上下下女員工們夢寐以求的哦!不定就連男同胞們也偷偷覬覦著吧!"孫打趣道.

瞬間哄堂大笑.

牧晟宸整了整西裝,剛要起身,就被尹瑟拉住.

"你干嘛?"

牧晟宸看著尹瑟:"親愛的,我是創世總裁,好的事自然要做到."

尹瑟複雜的看著他,欲又止,但是手抓著他的衣服不放.

"大方點,恩?"

"……"

這時候,魏凌已經被人拱到了前面,她嬌羞的站在那,尹瑟抬起頭看了她一眼,便低下頭,牧晟宸上輩子難道救國了嗎?這麼多人里面抽個簽,還能給他抽個美人出來?

"牧總,總裁夫人……"魏凌低低的叫了一聲.

"你們看魏害羞的,哈哈!"

"你當個個都像你這樣如狼似虎,人家那是清純,清純懂不?"

悉悉索索的討論聲傳來.

尹瑟松開手,牧晟宸從她身後繞出來,兩步就走到那個實習生面前.

只見魏凌抬起頭對上牧晟宸的刹那,她傻了眼,她一直都知道他們公司里的牧總帥的驚天地泣鬼神,但是此刻,和他面對面如此近距離的直視,她只覺得別人嘴里傳的,描述出來的根本不及真人的十分之一.

然後,現在她是走了什麼大運,這麼一個天神般的人要親自己?抱自己?

"魏凌?"牧晟宸叫了一聲.

"啊?牧總!"魏凌像是受驚了的兔子,突然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

"介意嗎?"

魏凌尷尬了起來.

"魏凌朋友實在是太羞澀了,牧總,您就趕緊吧!不然,總裁夫人的眼睛可是要放火了!"

尹瑟干干的笑笑,但是笑意半點也沒有達到眼底.

大方點……

他是這麼和她的……

牧晟宸淺淺了看了眼尹瑟,她的雙手緊緊握著拳,下一刻就像是會打上來的樣子.

他輕笑.

魏凌也看到了尹瑟的臉色不太好,她聲道:"總裁夫人……如果您介意的話……"

這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尹瑟身上.

她現在的身份不是創世集團的一個員工而已,而是創世集團總裁夫人.

如果她介意,就是雞肚腸,沒有一點氣量,但如果她不介意,那簡直就是違背良心!

尹瑟保持緘默,她端起面前的酒杯,輕抿了一口酒.

所有人都看著,牧晟宸輕歎口氣--

"牧晟宸,我要換."

"……"

尹瑟起身,抱著自己胸前的套裝娃娃遞到魏凌面前:"魏凌,我拿末等獎和你換特等獎,你樂不樂意?"

"……"魏凌一時沒了主意,她看著穿著華麗高雅的尹瑟.

"怎麼,你不願意嗎?"尹瑟笑的非常溫婉,沒有一點歹意.

但是牧晟宸已經知道這女人處在火山噴發的邊緣.

孫站在台上,干干的笑笑,而後打了圓場:"各位同事們,借此機會向大家透露一下,之前我們私下和牧總聊天時,牧總就提到過,總裁夫人其實是醋罐子,現在看來,果真不假!"

"啊?哈哈哈!"頓時,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尹瑟側首瞪向牧晟宸:"你和別人我是醋罐子?!"

牧晟宸聳肩,不話.

"但是總裁夫人,到底同不同意,還是得聽魏凌朋友的意見哦!"

尹瑟重新看向魏凌:"你看這套裝毛絨娃娃多可愛?"

"……"

尹瑟見她遲遲不予回應,終于扯了扯牧晟宸的子,誰知牧晟宸卻輕聲湊到她耳邊問道:"你不是你只要個末等獎就好了嘛?"

"……"尹瑟語塞,臉頓時通,"你個踐人,你是不是想偷腥?"

她閉著嘴巴咬牙切齒道.

牧晟宸但笑不語.

尹瑟心下難過,完全不明白牧晟宸在想些什麼,難不成他真的想親那女人?還當著她的面?!

如果他都願意,她還在這邊扮演著妒婦,那是不是太滑稽了點……

她側首,不再話.

魏凌見尹瑟瞥過眼,以為她不再追究,心下有些的雀躍,她抬眼看了眼牧晟宸,剛想什麼時,只見牧晟宸從尹瑟手里拿過那套裝毛絨娃娃:"魏凌,這個你收著吧."

魏凌神微僵,尹瑟有些錯愕,眾人都屏息看著事態的發展.

"你們別看我夫人現在大大方方的,回家後肯定讓我吃不了兜著走."

"……"底下一片嘩然,然後便是嘻嘻笑笑的聲音.

魏凌尷尬的笑笑:"也是,既然這樣,我就和總裁夫人換一下好了."

尹瑟著臉,還沒來得及瞪他,牧晟宸拉過她的手臂,摟著她的腰,抱住,親昵的吻上她的唇.

"哇哦!"孫帶頭驚叫出聲.

魏凌抱著手里的毛絨熊看著眼前郎才女貌的二人,頓生尷尬,剛才她的腦瓜里想了些什麼……她難道還真的奢望牧晟宸會當眾吻她一下?

牧晟宸松開尹瑟:"醋罐子,這下知道特等獎的重要性了吧?"

"……"尹瑟了臉,咳了兩聲,便坐回座位上.

牧晟宸輕笑,轉向魏凌:"我回家之所以能睡個好覺可要謝謝你."

魏凌了臉:"牧總哪里的話,我就是個實習生而已."

牧晟宸不再話,魏凌也走回自己的位子上.

但是創世集團上上下下都已經確定了總裁與總裁夫人之間的恩愛程度.

尹瑟坐了回去,嬌嗔的看了眼牧晟宸,"算你識相."

牧晟宸攤了攤手臂.

後來,是創世集團部分職位變動的況,一些上任的職員所做的競職演講,當然也包括尹瑟.

潘明坐在椅子上看著台上的女人,她的唇翕翕合合.

她是個有才能的女子,至少在他眼里是這麼認為的.

現在是創世集團的總秘書,但是以後,她或許會去挑戰各種各樣的職位,成為更加出色的人.

她演講完之後,目光飄至潘明身上,頷首一笑,潘明心頭一暖,淡淡的笑容也浮上了她的臉頰.

她們之間一直有種默契,不是最單純的友誼,但一定要比單純的友誼來的更讓人動容.

牧晟宸帶頭拍起手來.

尹瑟提著裙擺慢慢走下來,創世,是一座很大很大的林子,她身處于此,但其實還只是呆在籠子里.

這是牧晟宸通過他的雙手不斷打造出來的大林子.

坐到他身邊.

"很不錯."他淡淡的道.

尹瑟笑了笑,這應該算是一種誇贊吧.

"當然,我又不比你差多少."尹瑟得意的道.

年會結束,尹瑟和牧晟宸走出會場,牧晟宸剛為尹瑟打開車門,就有人在他們身後叫住了他們.

"牧總,總裁夫人."

尹瑟轉身.

是魏凌.

尹瑟微微皺眉.

她著臉穿著露肩禮服就跑了出來,手里抱著那套裝毛絨娃娃.

"還有事嗎?"牧晟宸問道.

"牧總,夫人,這個給你們."魏凌將手上的娃娃遞到牧晟宸面前.

牧晟宸微愣.

"夫人不是挺喜歡這個的嗎?聽牧總和夫人家里又添了一個寶寶,這點東西也算是我的心意."

"不用了."尹瑟笑道,"我已經是破了規矩,拿末等獎和你換特等獎,要是你這娃娃再還回來,別人會怎麼看我?"

"夫人,我沒有不好的意思."

尹瑟輕笑:"我明白,所以趕緊回去吧,外面冷."

魏凌神黯然,她拿著娃娃的手低了下去.

這時候,牧晟宸接過她手里的娃娃:"這毛絨娃娃不錯,我就替夫人收著了."

尹瑟看向他,皺起了眉.

魏凌突然眉開眼笑起來.

"快點進去吧,有人來接嗎?"

魏凌低了低頭:"我過會打出租車回去."

"那路上心."牧晟宸道,而後便把娃娃塞到尹瑟手上,將門關上.

魏凌看著牧晟宸坐進車內,然後開著車子離開,心里竟慢慢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期待,如果她不斷的往上爬,是不是可以離他更近一點.

沒有別的想法,單純的靠他更近一點,行嗎?

尹瑟看著手里抱著的娃娃,心里總有種怪怪的感覺.

"在想什麼?"

"你干嘛收這個娃娃?"

"人家想要給你,你就收著唄."

"晟宸,這不像你."尹瑟酸酸的道.

牧晟宸歎了口氣:"只是娃娃而已,不要想太多."

"停車."尹瑟道.

"怎麼了?"

"就停在那邊,等我一下."尹瑟指了指路邊道.

牧晟宸不知道她要干嘛,便停了過去,只見尹瑟下車後將娃娃扔進了垃圾桶,牧晟宸的眸子微冷.

"好了,回家吧."尹瑟像個沒事人一樣道.

"你到底怎麼了?"

"我不喜歡那個娃娃,不喜歡就扔掉,這麼簡單."

"你之前不是喜歡?"

"意義不一樣了,自然就不喜歡."

看著別扭的尹瑟,牧晟宸有些無語.

"不僅不喜歡這個娃娃,也不喜歡那個女人."

"瑟兒,你過頭了."

尹瑟閉上眼睛,是不是過頭,她不知道,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那個女人絕對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清純,那麼無知.

只是幾個動作,她就把她看得一清二楚.

"回家啦!"尹瑟掐了掐他手臂上的肉,"還不走?"

牧晟宸的手從方向盤上放了下來:"心里有什麼事,你就直接和我."

"沒有啦,趕緊回家,丫丫還餓著肚子呢!我沒有那麼心眼."

"我看你就有!"

"……"

"到底為什麼扔掉?"

尹瑟眸子低了低:"不就是一套毛絨娃娃,我不能丟掉?"

"瑟兒?"

"如果我今天不站起來,你是不是打算親一下魏凌,再來個擁抱?"

"你覺得呢?"

"我知道你會!"尹瑟有些激動,"這種活動的目的到底在哪?為什麼會有這種滑稽的特等獎?如果你想讓我心胸寬闊看著你去親別的女人,我做不到,你應該一早就了解我這點!別是今天的年會,即便是再大一些的場合,我也做不到."

"我不會去親她."

"是嗎?可是牧晟宸,即便你不親她,不抱她,那個女人,也已經對你產生了期待!"

"不要瞎!"

"我是女人,我比你更了解女人的心思!"

"所以你就扔掉了這娃娃?"

"對,不想看到.你要為這種事責怪我嗎?"尹瑟挑眉問道.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

"我是相信你不會亂來,但是那是個年輕的女人,長著一張不差的臉,我不能不防備."

牧晟宸閉了閉眼.

"你的防備就是對我的懷疑."

"為什麼要和我爭執,我只是扔掉了一個我不喜歡的娃娃而已."

"尹瑟……"

"晟宸,我求你了,你知道通常都是我在為你吃醋,而你鮮少站在我的立場上."尹瑟看著他,"我是女人,我有我的嫉妒心,我現在能拿出來和你,我都覺得是種奇跡,因為我不想這麼一個女人就會影響到我和你."

牧晟宸側首看著她,良久,他身子傾了過去,扣住她的脖子,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嘴.

尹瑟微愣,而後這個吻越演越烈.

他松開她的安全帶,將她更緊的帶到自己懷里,另一只手摟住她的腰,吮著她的嬌唇,而後舌頭長驅而入,和她戲弄在一起.

直到兩人都有些氣息不穩,他才松開他.

尹瑟呆呆的看向他:"我不覺得我了一些讓你想要吻我的話……"

"吻你需要理由嗎?"牧晟宸蹭著她的鼻子問道.

"……"

"你喝酒了."牧晟宸道.

尹瑟著臉:"就一點點."

"一點點?"

"一杯多一點點……"尹瑟老實道.

牧晟宸輕吻了下她的鼻頭:"你擔心的那些都不會發生."

這一刻,尹瑟突然覺得自己很對不起他.

湊到她的耳邊,他有張口輕咬了兩下,惹得尹瑟全身發顫:"好了,趕緊回家啦!"

"怎麼辦?有種現在回家很掃興的感覺……"牧晟宸吻住她的脖子.

尹瑟只覺從他的唇上傳來的暖意讓她全身都提了個緊,她不由得伸手環住他的背,輕輕閉上眼睛.

"晟宸……對不起啦,我亂發火……"她喃喃道.

牧晟宸輕笑:"你比較吃床上這一套."

尹瑟鼓著腮幫子:"話也不是這麼的……"

"呆在這里也不是長久之際,要不要?"牧晟宸上挑了下眉,看向窗外,尹瑟側頭,只看到酒店的霓虹燈閃在他們的頭頂.

"……不好吧,丫丫還在家……"

"你這欲拒還迎的態度真是……太拙劣了."牧晟宸漬漬了兩聲搖了搖頭,"你都喝了酒,還能喂奶?"

"……"

"喂喂我還差不多."牧晟宸輕啄一下她的臉頰,然後果斷下車,從另一邊將她拉出來.

尹瑟披著色的貂裘披肩,從車子里出來還是感到了一陣涼意.

牧晟宸一把將她拉到懷里,而後兩人就往酒店跑過去.

前台服務姐看到牧晟宸拉著尹瑟進來,便友好的接待道:"先生,姐,需要客房嗎?"

"恩."牧晟宸點頭,而後從錢包里拿出一張金卡遞給姐.

"是要雙人房還是……"

牧晟宸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尹瑟忙開口:"隨便一間就可以了,我們是夫妻."

前台服務姐了然的點了點頭.

"我夫人的意思是隨便一間都可以,我們是夫妻,床必須要大,"

"……"尹瑟頓時眼睛瞪的和比目魚有的一拼.

只見前台的兩位姐都相當有意味的笑了笑.

給了他們一把鑰匙:"豪華蜜月套房."

牧晟宸將尹瑟打橫抱起.

"你干嘛,別人都看著呢?丟不丟人!"

"人家都蜜月套房,你還害羞什麼?"牧晟宸問到.

"你的臉皮越來越厚了!"尹瑟低下頭,真不想讓別人看到,但是她的心里為什麼那麼雀躍,為什麼那麼激動……就好像是真的洞房花燭,蜜月之夜.

牧晟宸抱著她走進套房.

"開燈啦!"

"你確定要開?"牧晟宸問完,頭已經埋在她胸前,聞著她露出來的潔白鎖骨.

尹瑟勾住他,不再話了.

將她抱到大床上,他便迫不及待的褪去她的衣服.

"我們還沒有和奶奶呢?"

牧晟宸想了想,從口袋里拿出手機,撥了下號碼.

"奶奶,今天我和瑟兒不回來了."牧晟宸的大手伸到尹瑟的胸上.

尹瑟臉一.

"安分點."

牧晟宸勾起笑:"丫丫和司瑞睡了嗎?"

"已經睡下了."

"那奶奶也早點睡吧,晚安."

牧晟宸將手機往旁邊一扔:"這下還有問題嗎?"

尹瑟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我真心覺得很奇怪……"

"什麼很奇怪?"

牧晟宸吻了下她的唇,大手利落的褪去她的衣服.

"我好像明明了些讓人很反感的話……"尹瑟嘟起嘴.

"比如……"

"成了醋罐子之類的……"

"你也發現了?"

"恩啊,現在清醒點了."

他笑笑,攥住她的唇:"以後滴酒都不許你沾!"

尹瑟彎起嘴角,伸手解著他的皮帶和襯衫,她伸手不心擦過他的ying侹,她看不清牧晟宸的臉色,只覺得他身體微僵.

她是不勝酒力,但是酒會將人的緒,感放大,她是吃醋了,而且吃的很厲害.

搖著她的唇,含住那嬌嫩靈活的舌,尹瑟也很自覺主動的迎向他.

"全是化妝品的味道,是不是?"他們分開,尹瑟羞答答的問道.

牧晟宸咬著她的臉:"那也好吃."

"……"

他埋頭于她的胸口,含住那嬌嫩的花蕊.

"果然長大了點."

"什麼?"

"你呢?"他微微用了點力,尹瑟頓時很想一巴掌扇上去,"你真是越來越下.流了."

"我以為你喜歡,老婆."牧晟宸跪在她身體兩側.

尹瑟深吸一口氣,然後他浸入她的身體.

一夜纏綿,尹瑟最後累得什麼話都不出,只能趴在他身上.

"臭死了……想洗澡……"尹瑟只覺得身上的汗沒有消停過.

"累嗎?"

"……還好."她勉強道.

牧晟宸笑,那就去洗澡.

但是尹瑟早就沒什麼力氣,只是趴在他身上,把燈打開,他們兩個都一絲不.掛.

走進浴室.

牧晟宸將她放到浴缸里,然後開始放水,他自己則是淋著浴.

尹瑟靠在浴缸邊,目光朦朧的很,通過武器,她隱隱的看著面前晃蕩的雙腿,健壯有力,腿型很美.

她的目光慢慢往上瞄,然後便看到……

"啊……唔!咳咳!"尹瑟猛地一抖,險些淹死在浴缸里.

牧晟宸無奈的把她拉起來.

"你干嘛?睡著了?"

尹瑟立刻清醒了起來,她笑笑:"沒有,沒有."

牧晟宸雙手叉腰,毫不在意的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生牧下晟.尹瑟吞了吞口水,眼睛都不敢上瞄.

牧晟宸倒是很細心的發現了這點,立刻蹲了下來:"瑟兒,再句下.流的.你到現在還害羞看到我這個?"

他抓住她的手.

"什麼?沒有啊!"尹瑟眨巴著眼睛道,然後就看到他抓著自己的手往那上面摸過去.

尹瑟干干的笑笑:"不錯,長的很不錯."

牧晟宸覺得自己的面部神經都快撐不住了,"這種評價,絕對不會有第二個男人享有了."

他鑽進浴缸,將她一把摟進懷里.

求推薦求冒泡泡~~親們,每天六千確實是喂不飽你們,所以你們還是要耐心,改加更的時候我也不會偷懶滴!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