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醋罐子年會
他知道,她的是真心話,這一刻,她會哭也可能真的只是委屈.

恨一個人,才不會為了他的死而感到難過.

----

尹天江和尹萱兒的葬禮都是由張家人辦理的,尹瑟沒有參與也沒有參加,無論多少人在她身後指指點點,她都閉耳不聽,閉目不看.

尹天江的事就此告一段落,沒有人再願意去提,

這幾天,創世上上下下都開始忙著准備年會的事.

"瑟,你生完孩子才一個月多一點就回來上班,沒有問題嗎?"孫問著尹瑟.

"當然沒問題,我很強壯的."

"是嗎?"

尹瑟將手中的文件交到孫手上:"我想做到總秘書的位置嘛,年會在即,我不好好准備怎麼行?"

孫一臉疑惑:"真搞不懂你,總裁夫人還需要走正常手續嗎?"

尹瑟湊到她耳邊:"其實不用."

"……"

"雖然兩個孩子,但是在家里一直呆著也不是什麼好事."

孫不太理解尹瑟的想法,正常人的想法應該都是在家帶帶孩子,做富太太比較開心吧!

潘明吃完午飯後進來,見到尹瑟,便招了招手:"尹瑟,你進來."

尹瑟便跟著走了進去.

"潘明,我發現你真是全能."

"……潘明靠在桌角,拿起一旁的茶杯,輕啜著,"從哪里看出來的?"

"無論是總經理還是秘書,你都能做的很好."

"你不也是一樣?"潘明眉眼彎起,笑道,"總經理,策劃,秘書."

"別和我客套了行不?我還沒來得及問你呢,為什麼推薦我?"

"你在我手下呆的時間也不短,我了解你自然會推薦你."潘明解釋道.

"可是你也知道,創世不比以前的尹氏,也和GW不同,總秘書這個位置,我不一定能做得好."

"做不好自然會有人把你頂下來,放心."

"……"尹瑟有些汗顏,"我只是客氣的一句而已."

潘明轉了個身坐到椅子上,仰起頭看著她:"等你坐上這個位置,你就會知道你的話不一定是客氣."

"……"

"但不管怎樣,我很看好你."

潘明的眼神很堅定,很信任.

"謝謝."尹瑟由衷歎道.

"競職演講好好准備一下,年會不是事,到時候,創世的所有高層領導都會到來."

尹瑟點了點頭.

突然,潘明笑出聲:"尹瑟,我看你這恍然的樣子,你不要告訴我牧總什麼都沒和你過."

她眨了眨眼睛.

"他在家很少和我公司的事,除非我問."

潘明了然的點了點頭,"好了,也沒其他事,你去忙吧."

"哦,對了,潘明,我問你個問題."

"."

"你是又要回美國嗎?"

"對."潘明點了點頭,看著尹瑟皺眉的神,她的眸子緊緊地看著她,"怎麼?你舍得我走?"

尹瑟頓時打了個顫,搖了搖頭:"你別用這麼詭異的語氣和我話."

潘明但笑不語.有真會心.

"我只是覺得作為上司,你還不錯."

"以後你的上司就是你的嫡親老公,應該會更加不錯吧."

尹瑟眨巴著眼睛,好像是這樣沒錯,下一秒,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得,驚恐不已的看向潘明.

"潘明,這樣的話,我和晟宸豈不是白天晚上都要面面相對了麼?"

"這話得你好像不樂意呀."

"那……不是會審美疲勞的麼?"

"……"

潘明有些無語的看著她:"要是牧總對你審美疲勞了,倦了你,你可以來我懷抱,我不介意拖著兩個拖油瓶."

"……"尹瑟睨了她一眼,"他才不會對我疲勞,我是擔心我對他疲勞,不定哪天看他不順眼就把他踢了!"

"……"潘明的嘴角又咧的更開了.

"你笑的這麼不懷好意干嘛?我是真的!"尹瑟雙手環胸,得瑟至極.

"咳咳!"

咳嗽聲從她身後傳來,尹瑟猛地轉頭,之一秒,她又轉了回來,狠狠地瞪了潘明幾眼,整張臉瞬間千變萬化,而後伸出手指指著潘明就嬌滴滴的道:"潘明,你也真是的,怎麼能我會對晟宸厭倦呢!他長的那麼帥,看一輩子也不會看膩的!沒什麼事,我就出去了."

尹瑟轉身,像是發現新大陸般的看著牧晟宸:"啊!晟宸,你什麼時候來的?一點聲音都不發,想嚇死人啊!"

潘明一臉黑線的看著這女人的獨角戲,真恨不得將桌子上的咖啡卡在她頭上.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尹瑟:"我好像聽誰要把我踢了?"

"啊?哦!是潘明啦,他我當上總秘書,和你朝夕相對,我肯定會把你踢掉的!"

"……"

"潘總秘書,對吧?"尹瑟轉頭朝潘明擠眉弄眼.

潘明給了尹瑟一個相當友善的神,而後道:"你放屁!"

"……"尹瑟頓時僵住.

"咳咳!"牧晟宸又咳了兩聲,走到尹瑟身邊,在她耳邊輕輕道:"老婆,你真是太沒良心了,我就沒想著哪天把你踢開."

牧晟宸的話讓尹瑟心頭頓生愧疚,低下頭:"我開玩笑的嘛……"

"恩,我也開玩笑的."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抬起頭狠狠的對上他:"牧晟宸,你敢對我審美疲勞,我就替你換雙眼睛,讓你永遠清新!"

"……"牧晟宸坐到一邊的沙發上,好整以暇的看著尹瑟跳腳的模樣.

"我求你們了,拌嘴能不能回家再拌?"潘明有些受不了的道.

尹瑟哼了一聲後便走了出去.

潘明轉頭看向牧晟宸:"牧總,您老有事?"

"……"牧晟宸閉了閉眼睛.

"你千萬不要告訴我你只是想看看你家老婆才過來的."

"……"牧晟宸靜默半晌,答道,"那就沒有原因了."

潘明又想把咖啡卡在此人頭上了.

"潘明,你也趕緊找個老婆吧."

"干嘛……"

"雖然知道不可能,但你單身就是個威脅……"

"牧晟宸,你的存在對所有人來,都是個威脅."潘明隨口道.

牧晟宸起身,歎了口氣:"不管怎樣,還是麻煩你了,當初找你,果然是沒錯的."

"你當然沒錯,錯的是答應你的人."

"好了,我也沒事了,走了."牧晟宸完就拍拍屁股走人.

潘明坐在辦公桌前冷嗤:"就這樣兩個人,能做到相看兩生厭,她就把潘明兩個字倒過來寫."

尹瑟坐回自己桌子前.

"瑟,牧總也在里面."

"恩啊,神不知鬼不覺的來了."

"出來了."孫立刻聲道.

尹瑟提了個緊,坐直了身子,抬起頭,笑臉迎向牧晟宸.

牧晟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走了出去.

"瑟,句話你不要生氣."

"我又不是神,你完我才能知道生不生氣……"尹瑟雙手撐著下巴打趣著孫.

孫立刻閉上了嘴.

"哈哈,你還是吧,我不生氣."

孫這才重新看向她,然後認真地道:"牧總真的是好有型啊!"

"……"尹瑟轉過頭,不理這個花癡,徑自做著自己的事.

孫笑了笑,也回到自己位子上.

下午,尹瑟要先回家照顧牧念,就沒有等牧晟宸.

回到家後,牧老夫人和牧念都在睡下午覺,她也就沒有打擾,徑自鑽進牧晟宸的書房,她還有些資料要查.

但是還沒有來得及開動,她就聽到了牧念的哭聲,心一揪,她就趕緊往牧老夫人的房間跑去.

牧老夫人也被牧念的哭聲給哭醒,見尹瑟回來了,便從床上下來.

"大概是知道你回來了,就開始不安分了."

尹瑟抱起牧念,哄著她:"丫丫乖,媽咪回來了哈!"

"可能餓了."牧老夫人道.

尹瑟點了點頭,"行,那我去給她喂奶."

"我也起來煮飯."

"奶奶,你也不要太勞累,有些事可以的話,你就交給鍾點工來做,也不要緊的."

"司瑞不是不喜歡鍾點工做的飯菜嗎?趁著我現在還能動,還能給你們煮飯,等我不能動的時候,就只能讓你們伺候了."

尹瑟輕笑:"我嫁了個好老公,賺了兩寶,還有一大寶."

"你這孩子,還不快去喂奶."

"哦哦,知道了."尹瑟抱著牧念上樓.

坐在陽台上的搖椅上,尹瑟曬著太陽,慢慢晃著,嘴里哼著兒歌.

牧念吃著奶慢慢就不哭了,越來越安詳.

這些日子,牧念的狀況都很穩定,她相信,只要她悉心照顧,牧念一定可以健健康康,和別的孩子沒有兩樣.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創世集團年會現場.

尹瑟穿著抹胸米色禮服,披著色貂皮披肩,裙角長至腳腕,一雙水晶鞋將她襯得亮麗動人,她從車子上下來.

牧晟宸走到她面前

"冷嗎?"

"還好."尹瑟揚頭沖他笑道,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他伸手碰了碰她嬌豔的臉頰:"第一次見你,你也穿著一身."

"……"

"的像根辣椒."

"有那麼滑稽嗎?"尹瑟撇嘴.

"很讓人著迷,就像今天一樣."他吻了吻她的額頭,"牧夫人,首次參加創世集團年會,可要好好表現."

"我不會給你丟臉的好嗎?"

"知道了,走吧."

他們走進豪華的年會會場,侍者將色貂裘披肩從尹瑟身上褪下來,放在手上,露出她誘人的香肩.

"創世的各位領導,各位員工們!我們的總裁挽著他貌美如花的總裁夫人來啦!"

尹瑟聽著喇叭里傳來的聲音,覺得有些詭異:"怎麼有種婚禮現場的感覺."

"年年如此,你要習慣."

尹瑟沖著大家笑了笑,而後便走到最靠前的桌席上坐下,牧晟宸坐在她身邊.

"牧總,總裁夫人."這一桌坐著的全是創世最高領導人和董事成員.

尹瑟微笑點頭示意.

台上的主持人是孫和設計部部長.尹瑟四處張望了一下,而後湊到牧晟宸身邊,聲問道:"晟宸,怎麼不見潘明?"

"她在後台,過會兒有節目表演."

"……"尹瑟微訝,"你怎麼沒告訴我年會還有這個環節."

"你也沒問我啊!"

尹瑟微愣,她怎麼想得到創世的年會會這麼幼稚,還有表演節目這一環節,她以為應該就像別的年會一樣,抽個獎,吃個飯,最多跳個舞什麼的……

"那我們有抽獎活動嗎?"

"有."牧晟宸點頭.

尹瑟笑了笑:"我們應該也能參與吧."

"自然."

尹瑟笑的很歡.

"你笑什麼."

"我想中獎唄."

牧晟宸拉過她的手放在自己腿上:"這個獎有什麼想中的,想要什麼,和我不就好了."

"你真是無趣,中獎這兩個字在本質上就和自己買有很大區別,反正中獎就是給人一種很爽的感覺!我想中獎."

牧晟宸動了動身子湊到她耳邊:"我們中過兩次獎."

"……"尹瑟皺眉看著他,"什麼時候."

牧晟宸但笑不語,不再話.

尹瑟疑惑不已,但也沒有再繼續想下去.

沒一會兒,表演就開始了.

"為了慶祝我們創世集團節節高升的又一年,今年的年會,每個部門都有自己獨特的節目來表達對創世這個大集體的祝福!"

掌聲一片片響起.

"每個部門都有?"尹瑟微訝.

"恩."

"所以秘書處是潘明?"

牧晟宸點頭.

"她都沒有和我們商量過."尹瑟嘟起嘴,這種事她都不知道.

"接下來就有請我們秘書處的潘明總秘書為我們帶來一段雙人舞."

尹瑟拍起手,相當期待.

只見潘明穿著端莊的黑色禮服從後台走了出來,短翹的黑發順至後面,露出她中性帥氣的臉.

一個人跳雙人舞?

會場里的人顯然都有些傻眼.

尹瑟心下暗叫不好,潘明從後台出來時到現在,她的視線就沒有從她身上移開過.

果然……潘明走下台,走到她面前:"美麗的姐,我能邀請您做我的舞伴嗎?"

會場先是一片靜謐,而後掌聲雷動.

尹瑟微僵的看著面前伸出的手,看了牧晟宸一眼,只見他靠在那動也不動.

看著潘明爽朗的笑容,尹瑟覺得不接受有點讓她難堪了,便伸出了手.

"那我去了啊……"尹瑟聲對牧晟宸了聲.

牧晟宸淡淡的看了眼潘明.

牽著尹瑟的手,重新走回台上.

台下再次響起一陣陣掌聲.

"潘總!厲害!"底下有人在捧他,然後又一次響起掌聲.

尹瑟手搭在潘明肩膀上,而後聲道:"潘明,我跳舞跳得其實不怎麼樣……"

潘明輕笑:"沒關系,跟著我走就可以了."

尹瑟踩著水晶鞋,和潘明差不多高,潘明摟著尹瑟的細腰:"真美."

尹瑟干干的笑笑.

音樂聲響起,著名的最後一支舞.

尹瑟其實對這首曲子並不熟悉,但是在潘明的帶領下,她跳的很順暢,甚至是有些得瑟.米色的禮服在燈光照耀下顯得端莊而迷人,給人一種難以抗拒的優雅大方.

"為什麼想請我跳這支舞?"尹瑟在她手下轉了一個圈,問道.

潘明笑了笑:"我時候的夢想是去跳國標."

尹瑟微訝,"那為什麼不去?"

"因為不合格,身材……"

"你的身材其實挺完美的啊!"

"作為男舞伴,不合格."

尹瑟汗顏.

音樂跌宕起伏,明明是兩個女人在台上跳著雙人舞,卻完全沒有一絲違和感.

台下的觀眾都屏息凝神,靜靜地看著.

牧晟宸的眼睛倒是越來越彎,像是有些忍不住的笑意,但這笑意里卻藏了許多眼……

尹瑟並沒有什麼察覺,雖然是和潘明一起跳舞,但她始終沒有辦法把眼前的女人當成男人來看.

但是潘明卻不一樣,她真的是很喜歡眼前的女人,只可惜她們之間是真真切切的不可能.

音樂鏗鏘有力,最後幾個音符落下,潘明將尹瑟的腰猛地一扣,兩人緊貼在一起,尹瑟驚得怔愣住,只見自己的鼻頭與潘明的就要貼上,她的呼吸她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尹瑟心口一怔,對上她的眼神……

掌聲熱烈響起,牧晟宸拳頭一緊,潘明松開她,兩人有禮的向台下觀眾鞠了個躬.

而後潘明便引著尹瑟走下台.

坐回位子上,尹瑟還在喘著氣,潘明最後的那一個眼神久久不散.

等她平複下來,其他的節目已經一個接著一個在上演.

她看向牧晟宸,笑著問道:"我跳的好不好?"

牧晟宸側首看她:"你覺得呢?"

"看大家反應還挺熱烈,應該還不錯吧."尹瑟干干笑道.

牧晟宸淡瞥了她一眼:"瑟兒."

"恩?"

"我能不能我吃醋了?"

"……啥?"尹瑟驚訝不已.

牧晟宸拉過她的手:"以後你不能和別人一起跳舞."

"晟宸,潘明是女人."尹瑟無語的道.

"但是他卻是站在男人的角度看你的."牧晟宸輕聲道,話里那酸酸的味道告訴尹瑟,這個男人確實是吃醋了.

她不禁覺得好笑,挽住他的手臂:"每次我想要你吃醋給我看得時候,你都不吃,現在不該吃醋的時候,你倒是吃的起勁,你怎麼這麼逗啊?"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

"誒喲,只是年會嘛!大家都圖個開心,你較什麼真?"

牧晟宸還是覺得有些悶悶的.

"看完了我們創世各個部門的節目後,接下來我們要迎來的就是抽獎送禮環節,不知道今天有哪些員工能得到公司為我們精心准備的大獎呢?"孫站在台上道.

兩個工作人員搬著個寫了"獎"字的大箱子走了上來.

"今年公司為我們准備的大獎有哪些呢?"孫賣著關子問道,而後又自己回答,"一等獎是價值二十萬的跑車一輛!"

頓時,底下掀起一片喧嘩聲.

"這麼大的獎……"尹瑟也不由得歎道,她該一聲創世果然有錢麼……

"二等獎……"孫念了許多的獎品,這讓眾人都摩拳擦掌,雙手合十的阿彌陀佛起來.

尹瑟也被這個氣氛惹得激動了起來.

"我就要末等獎好了."尹瑟道,"那個套裝毛絨娃娃挺好的,你覺得呢,晟宸?"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真是沒志氣,她還有個特等獎沒報呢!"

"我才不要特等獎,我就要那個末等獎."尹瑟咯咯的笑道.

牧晟宸其實無所謂,看著她像個孩子一樣,他只淡淡的笑笑.

"最後我們來宣布一下令人激動的特等獎!"孫接過工作人員給的信封,她慢慢打開,然後她的臉色在看到信封上內容的刹那傻了眼,干干的笑笑,然後沖後台的人擠了擠眉.

"念,念!"只見後台的人只給了她這麼一個訊號.

孫咽了咽口水,念道:"哈哈!今年的特等獎比較有創意,或許大家應該都不怎麼感興趣吧,我就隨便念念,你們也隨便聽聽就好啦!"

"……"

"今年的特等獎是我們創世集團老大牧晟宸總裁的一個親吻一個擁抱!男女不限,老少皆宜!"

"哇哦--!!!"頓時現場尖叫聲一片.

"……"尹瑟全身僵在那,她的頭就像是被人上了螺絲,慢慢擰過去看向牧晟宸,"你瘋了?"

牧晟宸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的姿態,他慢慢轉向她,答道:"我知道策劃部的人都活膩了."

尹瑟頓時了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孫干干的看著牧晟宸,努力地表明著和自己無關,她什麼都不知道,她只是個上來念字的!

牧晟宸自然不能吝嗇這一個吻和一個擁抱,不然就太掃興了,他看了眼旁邊笑彎了腰的女人,閉了閉眼.

"接下來有請我們的董事們輪流上來抽獎."

從一等獎到末等獎一個個揭曉,尹瑟如願以償的得到了末等獎,一套毛絨娃娃!

尹瑟抱著娃娃走回牧晟宸身邊坐下.

"誒呀,真不知道你這吻和擁抱會被哪位大叔或者大嬸得到呀!"尹瑟在一旁笑道.

"特等獎得主是銷售部實習生魏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