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自找的變數
他沒有告訴尹瑟究竟發生了什麼,但這一刻,他的心,他是永永遠遠的記住了.

"你就一點都不關心我領養的那只狗叫什麼名字?"

晚上,尹瑟氣喘籲籲的趴在牧晟宸身上,不解他今天怎麼這麼"性"致勃勃.

"晨晨是吧?"牧晟宸淡然的問道.

"……恩啊……"還以為他會有些比較有意思的反應,結果這麼平淡,尹瑟只覺無趣.

"牧牧,牲牲,晨晨……"

尹瑟得意的點了點頭.

"沒事,老婆,我不會和你計較的,不過從明天開始,我們家的蟑螂名字就叫尹瑟."

"……"

"早點睡吧,明天要早起."

"明天為什麼早起?"尹瑟不解.

"定期孕檢."牧晟宸就知道她忘了.

尹瑟抓了抓頭:"我記得的……"

牧晟宸理也不理她.

"晟宸,你不想知道我那只狗上哪領的?"

"你不完能睡著嗎?"

"不能."

"那你吧."牧晟宸無奈道.

尹瑟心不好了:"你怎麼這麼敷衍?切,你不想知道就算了."

"……"

尹瑟轉過身,閉著眼睛就開始睡,但是良久都沒睡著.

牧晟宸從身後環住她:"是不是住在前面那家的老奶奶送的?"

"……"

"是她家的狗狗生的仔,是不是?"

"你怎麼知道?"尹瑟憋屈的問道.

牧晟宸輕笑,"每次路過,你不都要張望好幾次嗎?"

尹瑟半個字也不出了,再也不好意思生他氣,轉過身,抱著他的腰,諂媚的道:"老公,我就知道你愛我."

牧晟宸只是淡淡的笑,撫著她的背,哄她入睡.

她的一舉一動,他都會看在眼里.這個世界上,如果有這麼一個人,肯將你的一個眼神都牢牢的記住,那麼你就應該緊緊的抓住他,這輩子都不放.

尹瑟是這麼想的.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第二天,尹萱兒又給尹瑟打了電話.

"尹瑟,你什麼意思?"

尹瑟拿著手機只覺好笑:"不好意思啊,昨天正巧要去領養一只狗,就忘記了和你約會."

"一只狗?"

"恩,一只很可愛的狗."尹瑟就像是在和人聊天.

尹萱兒氣的牙齒發顫.

"恩?莫非你等了很久?"

"……"

"真的不好意思,下次有機會再吧."尹瑟眉眼都要笑彎了,語氣包含著假惺惺的歉意.

尹萱兒已經失去了耐心,她二話不便掛掉了電話.

她坐在辦公桌前,慕容清就坐在沙發上.

"如何?"

"她果然很狡猾."尹萱兒淡淡道.

"如果你是她同父異母的姐姐,你們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了那麼久,你該了解她的."慕容清喝了口咖啡,道.

尹萱兒咬著唇瓣:"她就像一個矛盾體,在你以為她古道柔腸時,她會狡猾的讓你目瞪口呆,在你以為她會大發善心時,她又會殘忍的讓你發指."

慕容清輕輕笑著:"如果昨天我沒有拉你走,你是不是還會一直在那等?"

"……"尹萱兒抿唇.

"尹總,要我一句,你真的斗不過尹瑟."

"……"

"不對,不能用斗不過,應該你比不上尹瑟."

尹萱兒抬起頭看了眼慕容清:"你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慕容清繼續道,"其實你自己也知道你比不上尹瑟,所以你才會耍這些手段.你以為把她迷倒,找人強.暴她,你就拿到她的把柄,她從此就不敢做出任何威脅你的事了?"

"……"

"首先,你並不確定尹瑟是否真能老實被你控制,或許她不在意呢?其次,你根本就不知道牧晟宸的厲害."

"我知道他的厲害."尹萱兒道,"所以我才會撇開創世,單獨找尹瑟."

"不,你確實不知道牧晟宸的厲害."慕容清冷冷一笑,"如果你傷到尹瑟一分一毫,整個龍氏都不夠你賠的,只昨天一天,你知道龍氏賠掉了多少錢嗎?"

尹萱兒微訝.

"他早就知道我和你們有勾結,早就留了一手,那股票的漲跌全在他一個人的掌握中."

"什麼?!"尹萱兒從椅子上拍案而起,不可置信的看著慕容清.

"所以我一開始才,當眾向尹瑟挑戰是不明智的,你的目的不僅達不到,還有可能適得其反."

尹萱兒僵在那里.

"賠了多少?"

"兩個億."

尹萱兒慌了,"董事會的人都知道了?"

"怕是比你總知道."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木已成舟,早點告訴你晚點告訴你都解決不了什麼."

"你到底是幫哪邊的?你不是討厭尹瑟的嗎?為什麼現在我看來,你就是一個旁觀者的立場."

"我是討厭尹瑟."慕容清淡淡道,"所以我把我所掌握的關于創世的資料全部告訴你們,做完這些,我覺得氣也已經消了."

"氣消了?你那些資料都是假的!你氣消了."

"尹萱兒,你不要拿我和你比,我只是想從創世離開,旁觀一下你們姐妹之間的戰爭也很有意思,我要離開龍氏了."

"……"尹萱兒眼睛都了,她不敢相信的看著慕容清,"你什麼?!"

"我要離開龍氏,和你們之間的交易結束了,誒,看了一場無意義的爭斗,我能得出的結論就是,無聊透頂."

尹萱兒眉眼一轉,"慕容清,你是故意的!"

"……"

"你一開始就不是要和我們合作!你一開始就是在做戲!"尹萱兒著自己大膽的揣測.

慕容清淡定的看著她:"尹萱兒,你的腦子真是一包草,你知道那叫什麼嗎?那叫商業欺詐,是犯法的!"

"……"

"連這個都不知道,天,我竟然還奢望你能替我出一口氣."慕容清無奈的搖搖頭,"算了,我終于明白為什麼尹瑟這麼不把你當一回事了."

"慕容清,你什麼?!"尹萱兒怒火中燒.

"總經理,好自為之,辭職信我已經遞給了人事部,再見."慕容清只覺胸口空蕩蕩的,她覺得這樣的自己很讓她惡心.

只是東方攸的一句話,她險些做出讓自己都後悔的事.

他他愛上了尹瑟.

她啞口無.

憑什麼她那麼多年都做不到的事,尹瑟只短短的幾天便可以做到?她一定是用了媚.術!她苦笑,連這種可笑的想法,她都有了.

她想,她是病入膏.肓,病入膏.肓才會將自己滿心的嫉妒化成報複,然而,離開創世幾天,她才發現,她只是心里少掉了什麼,空虛的讓她覺得痛苦.

看著尹萱兒,她仿佛看到了今後的自己,被嫉妒,被羨慕逼上絕路,那樣的人太丑陋了,她慕容清,即便是傻到無可救藥,也不能成為這般丑陋的人!

抬頭挺胸,沒有了東方攸,她就活不下去嗎?

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心疼的難以呼吸,可能真的活不下去……

但是,現在或許有些困難,不代表以後她也會一直這樣,她是該學會長大,學會沒有東方攸,學會不去追隨那個冷血男人的腳步.

她直直的往門口走去,然而還沒來得及踏出門口.

尹萱兒冷厲的聲音就從她身後傳來:"慕容清,你敢耍我,耍了我,耍了龍氏,你覺得你能走的出這里嗎?"

慕容清頓住腳步,神冷漠:"尹萱兒,我沒有耍你,也沒有要耍龍氏,我們都只是敵不過牧晟宸而已."

"進來."尹萱兒對著手機了聲.

然後幾秒過後,幾個黑衣男人就沖了進來.

"既然你這麼看不起我,我們之間短暫的友誼也算結束了."

慕容清看著眼前的幾個男人,不可置信的看著尹萱兒:"你要干嘛?"

"龍氏集團被吞了兩億,我總得找個理由出來吧?既然我們之間的友誼結束了,我想你應該不介意來為這次的損失承擔後果."

"尹萱兒!你怎麼這麼輸不起?"慕容清無語的看著她.

"我就是輸不起,你如果和尹瑟好好商量一下,了解一下就應該知道我有多麼輸不起!輸不起龍氏集團總經理的位置,輸不起龍家少***位置!"

尹萱兒一個眼神放出,頓時,幾個男人就將慕容清抓了起來.

"尹萱兒,你干嘛?龍氏集團的損失一經挽救不回來了,你該不會天真的以為把我抓起來,那兩億就能回來?"

"那兩億是回不來了,但至少我可以向爸爸向老公交代."

"交代?拿我做交代?"慕容清冷嗤.

"你最好一直保持這種狀態,到我父親,我老公面前也是這樣,你們,把她送進龍家關起來."

"你敢--"慕容清還沒完,就被男人一手從後頸處劈下.她暈在當場.

尹萱兒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雖然這個慕容清看上去很聰明,有點可惜,但不管怎樣,有人為這次的損失買單,她就可以脫身,至于尹瑟,她不著急,一點也不著急……

龍家大宅內,慕容清被關在停車場里.

龍父坐在一張華麗的木制椅子上,恩,就是那種黑幫老大拿來臭顯擺的椅子.他坐在那,一雙老眼依舊精光閃爍.

摩搓著手指上的寶石戒指,"你是牧晟宸派過來的?"

龍父的聲音里帶著難掩的憤怒,醇厚的嗓音慢慢在這個相當寬敞的停車場里響起,讓人不由渾身發顫,全身的細胞都提了個緊.

"不是."慕容清被綁在柱子上,她抬起頭,眼里毫無懼意.

"不是?"龍父反問道,而後看向尹萱兒,"萱兒啊,她不是."

"爸爸,她給我們的資料都是假的,這點毋庸置疑,現在龍氏虧了,她就要走,或許我不確定她是不是牧晟宸派來的,但是,爸爸,她一定是故意耍我們!"

龍令望的眼睛從上至下的掃了尹萱兒全身一遍,這才將目光重新放到慕容清身上,"怎麼辦,我媳婦是你耍我們."

"你媳婦沒用,只會找人做替罪羔羊,我能辯解什麼?"慕容清話里是直白的嘲諷.

尹萱兒一個眼神瞪過去,換來的是慕容清毫不掩飾的嘲笑.

"龍少奶奶,麻煩你做有點出息的事行不行?損失了兩億,你就想辦法把兩億補回來嘛!現在只知道拿前員工做替罪羔羊算怎麼回事?"

龍父的目光重新落到了尹萱兒身上:"萱兒,她的也有道理啊,這兩億,你能補得回來嗎?"

"爸爸,不是我不肯去補回,只是兩億並非數目,而且這是慕容清有意為之,完全超出預算,我想補也力不從心啊!"

"也對."龍父這前一句後一句都讓人提心吊膽,不定他下一秒就開懷大笑,不定下一秒又會讓你死無全尸.

慕容清靜靜的站在那,渾身上下沒有半點被威脅,被綁架的自覺.

就在這時,從電梯里一個男人走了出來.

尹萱兒轉身,正對上自家老公.

慕容清眉頭一挑:這就是傳在意外中失去雙手,現在又成了啞巴的龍家大少爺龍令望啊!

"令望,你怎麼下來了?"

龍令望不能話,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尹萱兒,便走到自家父親身邊.

"來人,給少爺搬個椅子."龍父厲聲道.

然後龍令望的身後也多了張椅子,他大氣的坐了下來,沒有了雙手,他就單單的靠在那,看上去讓人有些不適.

慕容清只覺得那男人從頭到尾都散發出一種讓人惡心的感覺,尤其是他的眼神,讓她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慕容姐,看來再多也無益,無論如何,我們龍氏集團從不做虧本買賣,這次吃的虧確實是因為慕容姐你而造成的."

"你們知道我爸是誰嗎?"慕容清冷冷的看著他們.

龍令望從一旁站著的男人手里接過一個文件夾,他幽幽的打開,"B市副市長……哦,原來是慕容副市長啊!可是聽他現在不景氣,不怎麼受市民歡迎啊!"

龍令望可惜的搖了搖頭.

"如果你們敢動我,可以試試看他老人家是不是不景氣!"

慕容清現在有些害怕了,從龍令望出現的刹那開始覺得害怕,他的眼神半秒都沒有從她身上移開過,那眼神仿佛就是在告訴她,她就是他盤里的獵物,他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決定她的生死.

"兩億啊……"龍父完全沒有聽慕容清的威脅,只是淡淡的念著,似是在思考,而後他的目光也開始上上下下仔細的打量著她,"最近黑市那邊需要女人嗎?"

"……"慕容清在聽到龍父的這句話後瞪大了眼睛,"你要干什麼?"

"老大,缺."宸究麼竟.

簡單的一個字就像是古代斬刑時,監斬官扔下的那塊"殺"令牌子一樣,讓人立刻陷入絕望.

龍父起身:"就送到那里吧,至少也要賣兩億."

慕容清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起身離開的男人.

"啊啊."就在這時,龍令望發出了聲音.

龍父頓住腳步,看著他:"怎麼了?"

龍令望看了他父親一眼,眼里是赤.裸裸的要求.

"你要這個女人?"

龍令望點了一下頭,站在一旁的尹萱兒不可置信的看著龍令望.

"令望……"

龍父又上下打量了慕容清好半晌,"既然少爺要,就送到少爺房間里."

"爸爸!"

"萱兒,你大度一些,現在令望不比從前,他要什麼,就盡量滿足他."龍父是這麼安慰尹萱兒的,然而尹萱兒卻沒有得到半點安慰.

"令望,你是開玩笑的吧."尹萱兒走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臂問道.

龍令望只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起身,什麼話也不.跟著龍父回去.

尹萱兒轉頭看了眼慕容清.

慕容清的整張臉都已經慘白.

"慕容清,原來你也是個踐人."尹萱兒了聲.

慕容清的腦子已經不在正常軌道上運轉了,她難道要看著自己成為這個惡心男人的餐食?

她不要……

但是幾個男人就在她面前,將她抬起來,送進龍令望的房間.

看著窗外還高掛著的太陽,她努力掙脫著自己手里的繩子,然而她實在沒有那種力氣,看著一旁的無線電話,她跑了過去,背對著電話拿了起來.

然後只一瞬間,她猶豫了,她竟然不知道該給誰打電話……

給遠在B市的父親嗎?給早已和她劃清了界限的東方攸嗎?還是給被自己背叛了的上司牧晟宸?亦或是警察?

她緊緊咬著唇,眼淚就在眼睛里打轉.

最後她撥了一串號碼.

良久才有人接起.

"創世秘書處,您找哪位?"尹瑟的聲音傳來.

她緊緊咬著牙:"尹瑟……"

"……"尹瑟微訝,聽著這訝異的聲音,怔愣了半晌,而後分辨出聲音的主人,"慕容清?"

"尹瑟,我被關在龍家,來救我……"她將電話放到床上,自己蹲下身子湊著電話道.

"……"尹瑟頓時無語,"慕容清,你在和我開玩笑麼……"

慕容清緊緊抿住唇,她真是太異想天開了,被自己當成了敵人的人,她竟然還奢望那人來救自己……

她靜默良久.

尹瑟臉色慢慢變了.

"是尹萱兒干的?"

慕容清死寂的目光陡然冒出一絲光亮.

"尹瑟……"

"什麼都不要了,告訴我你現在的處境."

"龍氏虧了兩億,龍令望的父親要把我賣給黑市,但是龍令望想要先……"

她已經不出話來,尹瑟已經明白了,"你把電話放回原位,不要掛掉."

"恩恩!"慕容清認真的應道.她現在心下全是害怕,恐懼,全身都在發著抖.

她驚恐的看著那扇門,深怕它被打開.

然而,二十分鍾過後,那扇門還是被打開了.

慕容清只覺得自己已經跌進了絕望深淵,她抬起眼,正對上的卻不是龍令望,而是尹萱兒……

"慕容清,你還真是有本事."尹萱兒站在門口,雙手環胸,冷眼看著她的狼狽樣,"被綁成這樣,還能打電話出去通知尹瑟."

"……"

"如果你背叛創世在先,尹瑟還來救你,天,她也太聖母了,你果然是牧晟宸派過來的."

"……"慕容清不話,只是淡淡的看著眼前這個瘋女人.

"不過我真是沒想到,原來你也可以把尹瑟吸引過來."

慕容清驚恐的睜大雙眼:"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這下子就是一舉兩得.放心,尹瑟沒來之前,不會有人碰你,龍令望也不會碰你."

慕容清看著她重新走出去,立刻走到電話前,電話早就已經被切斷了.

尹萱兒看著自己的手機,冷冷一笑.

--尹萱兒,我們可以試試看,你敢動慕容清一下,我就讓你的驚天秘密曝露在陽光下!

--尹瑟,你以為我怕你威脅?拿你自己過來換,我就放過慕容清.

--好.

--不許叫警察,不許叫牧晟宸!

--好.

尹萱兒笑的不可抑止,拿尹瑟過來換,她一定會讓尹瑟"死于非命".

"令望呢?在房間里?"龍父走過來問道.

尹萱兒淡淡道:"可能有點累了,就在臥室里睡下了."

龍父沒再什麼.

尹萱兒輕笑,她必須得保證在尹瑟來之前,里面的那位毫發無傷才行.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創世集團大樓,剛給尹萱兒打完電話的尹瑟立刻沖到了牧晟宸辦公室.

"慕容清被尹萱兒綁架了,龍令望要欺負慕容清!"

牧晟宸抬起眼看著慌張的尹瑟,淡淡道:"你怎麼知道的?"

"慕容清打電話到辦公室,我接到了,晟宸,快點想辦法,不然--".

"瑟兒,你冷靜點,你別忘了慕容--"

"我知道你想什麼,可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是真的呢?"

"那也是她自找的."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看著冷漠的他,頓時有些心涼:"如果換做以前,我可能就會聽尹萱兒的話誰都不,自己一個人想辦法,但是現在,我堅信你比我有辦法,堅信你比我更懂我,我才上來告訴你,你不去,我就再找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