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什麼都不要瞞我
"你安的什麼心啊!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啊?你就是想看戲是吧!"尹瑟的眼淚就像開了閘的水龍頭,不停了.

牧晟宸只能低頭吻她,吻到她消停為止.

尹瑟晃著腦袋,手死死捏著他的胳膊.

牧晟宸臉上的笑意只增不減,看她整張臉都憋了,他才松開她,大手一撈讓她趴到自己身上.

尹瑟有氣無力的趴在他胸口上,越想越生氣,越想越不值.

"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她.

"瑟兒,即便我告訴了你,你也會吃醋的."

"……"尹瑟微愣.

"我知道你不是懷疑我,你只是看不得我和別人走在一起."

"你別這麼自以為是行不行,你以為我吃定你了嗎?"牧晟宸動了動她的身體,有些難耐.

"喂!"尹瑟驚覺下身又有什麼抵了上來,"我看你不是被下藥了,你是打激素了吧!"

牧晟宸抬起她的身子又輕輕按下:"這藥挺好用的,以後我們也可以買來試試."

尹瑟頓時臉都黑了,但腦子一轉,她得瑟的看著牧晟宸,湊近他耳邊:"老公,看來你也要老了呀!"

"……"

"連用藥這種手法你都想到了,估計再等兩年,用藥都不行了……"

牧晟宸眉頭輕挑.

"我還是多存點錢,等你不行了的時候,我就去外面養幾個白臉--啊嗚--"

牧晟宸眉頭一皺:"老婆,你繼續呀,干嘛突然狼叫?"

"你才狼呢!"尹瑟咬著下唇感受他在自己體內的律動,"你不要臉……"

"反正你都已經算計好了,等我不行的時候去外面找白臉,那我左右讓你現在就不行了,大家一了百了."

"你這是什麼心態!你想玩壞啊!"

"……"牧晟宸扣下她的脖子,吻住她只知道胡亂語的嘴,伸出舌頭與之教纏不休.

反正,這一夜,尹瑟什麼都不是,什麼都能讓他找到借口一次又一次的要她.

"我真的不行了……"尹瑟搖了搖手,全身癱軟無力.

其實牧晟宸還算是克制,因為她還懷著孕,力道控制的比較好,所以動作上來的慢了點.

"讓你懷孕也不一定全是好事嘛."牧晟宸輕輕道.

尹瑟香汗淋漓的靠在他身上,累是累點,但運動做多了,有利于緩解壓力,尹瑟的心慢慢好了起來.

"親愛的,你記不記得……"尹瑟一邊著一邊用手繞著他胸前的點畫著圈圈.

牧晟宸閉著眼睛,"什麼?"

"記不記得周年慶前我們打過賭."

"……"牧晟宸還真的忘了.

"……"

"記得."這時候不記得那是傻子才做的事,所以牧晟宸裝的相當淡定.

"我們打了什麼賭?"尹瑟細聲輕問.

"……"牧晟宸動了動,雖然挺累的,但他還是蹭起了尹瑟的肌膚,用這種方法讓她閉嘴是最好的吧應該.

尹瑟伸手覆上他的薄唇:"."

"……"

"你忘了?"尹瑟的目光頓時冷如寒劍,恨不得對牧晟宸來個一箭穿心.

牧晟宸大手摟進尹瑟的腰:"事就不要計較了,老婆,對不對?"

尹瑟已經沒有力氣和他爭執了.

"如果舞會上你和別的女人先跳了舞,你就要答應我一件事的!"

牧晟宸想起來了.

"吧,你想要我答應你什麼?"

"牧晟宸,下次你再敢忘掉和我約定的事,我就,我就!"

"……"

"我就和你沒完."尹瑟鼓著腮幫子,她能出來自認為最具威脅的話就是這個了吧大概.

"瑟兒,要是我們完了,你估計也會不開心."

尹瑟僵住.

"所以還是沒完來得好點."

"牧晟宸!"尹瑟一拳頭捶著他胸口上,"你別和我咬文嚼字!我不吃你那一套,你要是不兌現承諾--"

"好了好了,你."牧晟宸勾下她不安分晃著的腦袋,真不知道她今天的力氣怎麼這麼旺盛.

尹瑟鼓著腮幫子重新安分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嘴角又慢慢勾起來,繼續畫著圈圈.

……

"你怎麼不?"

"啊?"

"不是讓我答應你一件事嗎?笑的那麼殲詐,早就想好了吧?"牧晟宸輕聲問.

"沒有啊,我光是想到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就覺得高興啊,具體什麼事我還沒想好,但你放心,我會記在本子上,等我想到了就會告訴你的."

"……"牧晟宸無語的看著她得意的臉,"女人,我有沒有和你過,你真的很難對付."

"哪有?"尹瑟一臉委屈,她揚起頭對上牧晟宸乾淨的臉,輪廓分明,完美的讓人移不開眼,"晟宸,我求你件事."

"恩?"

"以後別這樣對我了."尹瑟靜靜的看著他,眼睛都有些泛.

牧晟宸怔愣住,只覺心頭緊緊一抽.

"我們一起走過那麼長的路,什麼事沒有經曆過,我不怕和你承擔,所以你以後不要再瞞我了,什麼事都不要……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也沒有你那麼厲害,做不到你一個眼神,你一個動作我就能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做不到,所以你不要總讓我猜."

"真傻,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想那麼多知道那麼多干嘛……"

"我不要……"尹瑟捧住他的臉,認真而緊張的看著他,"我愛你,我是你的妻子,我有權力知道你在想什麼,也只有我有權力,你呢?"

牧晟宸看著她期待的神,或許他是做錯了.

"好,我答應你."

"恩,你要是再瞞我,我以後就再也不和你話了."尹瑟認真道.

"瑟兒,不和我話,肯定是你吃虧比較多."牧晟宸輕笑.

"我在正經的,我一定會做到的."

"好.好."牧晟宸無奈的將她攬進懷里.

"其實那天我真的打算離家出走幾天……"尹瑟淡淡道.

"那後來怎麼又回來了?"

"因為蘇蘇,不要把你想的太厲害,作為丈夫,你也需要不斷長進才行."

"哦?她這麼的."

"恩,她沒道理只准我犯錯而不給你犯錯的機會."

牧晟宸輕笑.

"但事實證明,蘇蘇她低估了你."

"……"

"你從來都不是局內人,一直以來都是個局外人,一手操控全局."她淡淡道,"這是你的習慣,沒關系,我沒有意見,但是,無論局內或者局外,麻煩你拉我一起."

牧晟宸靜默不語.

局外人嗎?他其實並不是喜歡操控全局,只是這世界上有太多難以預料的事,他身處的位子,他擁有的東西都告訴他,不看清所有的一切,不做的比任何人都強,很多東西就沒有辦法守護住.

但他會答應尹瑟,如果她不高興,那他就帶她一起,和她身處同一個世界.

他是這麼告訴自己,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後來,他還是固執的選擇了自己的方法,固執的讓她和他走在了兩個世界,依舊本性難移,可即便得不到好的結局,他也不會後悔,不想讓她承擔的,他絕不會放到她的肩上.

"你知道那天我做的噩夢是什麼嗎?"尹瑟迷迷糊糊的產生了睡意,迷迷糊糊的念著.

"恩?"他輕聲問道,語氣里帶著些哄聲.

"夢到你和別人做著和我做的事……"她淡淡道,已經不在意了,所以也能隨口出來.

牧晟宸看著她熟睡的臉,睡得安詳,靜謐,那夜,她驚恐的大叫出聲,面色蒼白,而他心慌意亂,猜不到她夢到了些什麼,是什麼帶給她這麼大的恐懼.

原來是他.

又抱緊了她一分,他很清楚,對這女人來,彼此的忠誠是多麼重要,她害怕自己重蹈她母親的覆轍,被愛迷昏頭,被男人玩在股掌中.

她,傻的,執拗的讓他心疼.

自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東方攸和東方然,不,應該是陳雨都沒有出現過.

東方攸去了非洲.

尹瑟驚訝不已,她在牧晟宸的辦公室里驚訝的看著東方攸傳到網上的照片.

"他怎麼不去當攝影師?"

"東方家不允許."牧晟宸道.

尹瑟翻著他在非洲大草原上拍到的各種野生動物,一些可愛的考拉,成群的幼獅,還有在河邊喝水的大象.

"他原來這麼熱衷于攝影."尹瑟問道.

"他喜歡到處走,看各種各樣沒有見過,遇到過的事物."牧晟宸道,"從很的時候就這樣."

"你們一起長大的嗎?"

"不算,只是在一起住過幾個月."牧晟宸解釋道.

尹瑟了然的點了點頭.

"牧晟宸!"

"恩?"牧晟宸被她一叫,驚了一下.

"這不是你嗎?"尹瑟指著一只灰尾巴的野狼叫道.

牧晟宸無語的看著她.

"在你心里,你老公就這樣?"

"不對,這狼看上去還挺和善的."尹瑟自顧自的著,手點著鼠標慢慢往下移,"啊!這只,這只最像,還流著口水,哈哈!"

牧晟宸面無表的看著那些圖片,無聊的聽著她的冷笑話.

"那你是什麼呢?"牧晟宸環著她的腰,磕在她肩膀上輕聲問道.

"啊?"尹瑟微愣.

"是這個嗎?"牧晟宸指了指野狼綠眸所盯之處,一直的綿羊在河邊心翼翼的喝著水.

"……"尹瑟眉頭一挑,手快速往上滑去,"我是這個!"

尹瑟指著那頭母獅子道.

"原來是只母獅子啊."牧晟宸像是了然的點了點頭,而後輕笑道,"什麼時候你做出點和母獅子相像的事來看看?"

"晟宸,你不懂,重點不是這只獅子,重點是獅子比較能壓的住狼."

"哦?是嗎?也就是你覺得你能壓的住我?"

"你覺得我沒這能耐麼?"

"有,太有了,尤其是在床上."牧晟宸臉不,心不跳的道.

尹瑟瞥了眼他,松開鼠標,勾著他脖子:"你再信不信我一個下午都呆在你辦公室了?"

"我隨意啊!"

"你信不信進來一個人我就拆你一次台?"

"……"

"你信不信我讓你在干事面前都抬不起頭來?"

"我信."牧晟宸老實道,"但是你信不信到最後一定是你比我慘."

"……"尹瑟看著他自信滿滿的神,有些沒了底氣,"我,我不信……"

"那咱們可以試試."牧晟宸吻了吻的嘴.

"……"

"反正咱家老婆對節操啊對下限什麼的又不看重,其實我也不介意在大家面前真人秀."

"我擦!牧晟宸,你就是個BT!"尹瑟看著他不懷好意的表,慢慢明白他話里的話!

"不好意思啊,讓你嫁了個BT,怎麼辦?這輩子你是沒的選了."

"不和你話了,真心無聊,我去上班了."

"別急啊,午休還有半個鍾頭."牧晟宸依舊抱著她,"你上來和我一起吃飯不就是想和我溫存一會兒嘛!"

"……牧晟宸,你臉皮是用什麼做的?這種話你都得出來?"尹瑟簡直無語.

"哈哈."他笑了出聲,看著她漲了的臉,心相當愉快.

"咚咚",敲門聲響起.

尹瑟忙從他身上站起來,理了理衣服,一本正經的坐到沙發上.

"進來."

尹瑟沒想到進來的人是慕容清,只見她神肅穆,有種牧晟宸欠了她錢的感覺.

"慕容清,有事?"牧晟宸問道.

慕容清看了眼尹瑟,尹瑟聳聳肩,裝作沒看到,意思是,你什麼你,我都當做沒聽到.

"牧總,我要辭職.這是我的辭職信."

慕容清完就將信遞到了牧晟宸面前.

尹瑟驚訝的抬頭看過去,慕容清高挑的個子就站在她面前,她的身影比往常還要來的落寞些.

"有理由嗎?"牧晟宸接到這封辭職信好似並不驚訝,他平靜的問道.

"沒有."

"那就是違反了勞動合同,你自己去人事部處理,處理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知道了."慕容清的雙手攥的很緊.

她轉身,看也不看一眼尹瑟,便走了出去.

尹瑟走到牧晟宸身邊,"慕容清要走?你就讓她走了?這怎麼回事?"

"你猜不到嗎?"牧晟宸淡淡道.

"我上哪猜,雖然這兩天是怪怪的,但前幾天還很樂,我怎麼知道她是怎麼了……額,難道?"尹瑟像是想到了什麼.

"就是你猜的."

"東方攸悔婚了?!"

"他之前回美國就是為了這件事."

"天,這男人,當時在舞會上還答應的那麼瀟灑,原來早就做好打算了……"

牧晟宸不語,原來東方攸,不會受任何人控制,任何人……

"可是她和東方攸的婚事吹了,她干嘛辭職?"尹瑟不解.

"這個是多方面的原因,她既然想走,我也沒有留她的必要."

"可是我們秘書部少了總秘書……"尹瑟無語的看著他.

"再調一個人上來."牧晟宸淡淡道.

"喂,牧晟宸,我不行嗎?"尹瑟腦中精光一閃,問道.

牧晟宸抬頭看她:"你?"

"你干嘛?我以前在美國,也擔任過總秘書好嗎?"尹瑟無語的看著他,"你干嘛一臉瞧不起的樣子?"

"瑟兒,不是懷疑你的能力,是你現在的精力不夠."

"……"尹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眉頭微微皺起.

"想什麼?"

"你得對,懷孕不一定是好事,把我晉職的大好機會泡湯了."尹瑟微微無奈.

牧晟宸輕笑.

她伸了伸懶腰:"算了,不計較,我回去上班了,這次機會沒了,以後多的是機會,等孩子生下來後,我就用潛規.則,就不信拿不到總秘書的位置."

牧晟宸聽著她嘀咕不休吐出來的話,有些哭笑不得,潛規則?每次從她嘴里蹦出來這三個字,他都覺得樂,隨便她怎麼潛好了,反正受益的人是他.

回到辦公室,慕容清已經理好東西,從內室走出來,和她撞了個正面.

"總秘書."尹瑟叫了聲.

慕容清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希望以後還能有機會見面,到時候我請你喝茶."

"尹瑟,無論是在何時何地,我們見面,都不會是能坐在一起喝茶的關系."

她的話相當冷漠,甚至帶著刺.

尹瑟不懂自己哪里惹了這個女人,她只知道不管怎樣,她還是很佩服慕容清這個人的.

"慕容清,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我有敵意,但我想這段時間還是多謝你的照顧."

慕容清的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什麼話都不再,她走了出去.

尹瑟抓了住腦袋,顯得有些煩躁.

回到座位上,孫偷偷的對尹瑟道:"瑟,我前兩天在咖啡館看到慕容總秘書和龍氏集團的人在打交道."

"什麼?"尹瑟驚訝的看著孫.

孫點了點頭:"我不知道他們什麼關系,但是當時總秘書面無表,我也不敢亂猜,但我沒有想到今天總秘書會辭職……"

尹瑟的腦子咕嚕嚕的轉了好幾圈,處在創世集團總秘書這個位置,確實能夠吸引一大批各路競爭對手的眼睛.

但願,慕容清不會做出什麼不利于創世的事……

"不行!"尹瑟想了想,還是站了起來.

"瑟?"孫看著她.

"這件事,你先不要和別人."

"哦,好."孫點著頭.

尹瑟起身走進內室,翻著慕容清桌子上的東西,各個角落都看了一遍後,又檢查了一下垃圾桶里的廢紙屑.

都檢查完後,她神複雜的走了出來.

",我上樓一趟."

"恩.".

尹瑟匆匆匆的走到總裁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

"進來."牧晟宸的聲音傳來.

尹瑟走了進去.

"怎麼了?"他抬頭.

"慕容清走了."

"我知道."

"孫她前兩天和龍氏集團的人見過面."

"八成是跳槽到龍氏集團了吧."牧晟宸依舊淡定.

尹瑟眉頭皺了起來:"晟宸,不是我對慕容清有偏見,她跑到龍氏會不會……"

牧晟宸放下筆:"後天,潘明就會回來,坐上總秘書的位置."

"潘明?"尹瑟驚訝,"她怎麼肯從總經理的位置跳到總秘書的位置?"

"她了願意自然就是願意."牧晟宸雙手交握在一起,"你在擔心什麼我知道,慕容清所處的位置太高,對創世相當了解,但是你也要知道,她再高也只是一個總秘書."

尹瑟還是有些擔心.

"即便她有什麼目的,她和龍氏達成了什麼協議,潘明回來也會好好應對."

尹瑟看著牧晟宸,相當無語:"老公,其實你早就知道慕容清的想法了吧?"

"……"

"你這個踐人."尹瑟淡淡,完後便轉身走出辦公室,無奈的笑笑,什麼時候她能做到,她發現的事,牧晟宸沒有發現呢……

誒……輕歎一口氣,她真的是在瞎擔心,那人的名字叫牧晟宸,她竟然自以為是的認為會有事她想得到,而他想不到.

尹瑟低頭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丫丫,出生以後,你可不要像你爸爸一樣聰明,也不要像牧司瑞那樣聰明,稍微笨一點嘛,好讓媽媽有點成就感是不是?"

她也不知道這種話會不會遭雷劈,但沒辦法,她在牧晟宸和牧司瑞面前吃過的虧實在是太多了.

要是再生個那麼聰明的孩子,尹瑟真覺得自己的腦細胞不夠用.

然後,隔天,尹瑟得知慕容清確實跳槽跳到了龍氏集團.

一天後,創世集團的網絡遭到攻擊,兩天後,創世集團的股票開始下跌.

尹瑟走進牧晟宸辦公室,手上拿著一遝材料放到他桌子上.

"龍氏集團開始不安分了."

"確實."牧晟宸點頭.

"你不要這麼淡定好不好,我的牧大總裁."尹瑟一臉哀求的看著他.

"尹瑟,要是哪一天你老公慌張起來,你估計也不會好受."牧晟宸調侃她.膊為是不.

"……"

"比起創世的事,你還是關心一下尹萱兒."

"她怎麼了?我干嘛關心她?"

"她生了個兒子,現在在龍氏地位越來越高了."

"……"尹瑟眉頭微挑.

"她直接揚要和你一對一."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