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正面交鋒
"瑟,怎麼了?"牧老夫人慌張的看著她.

東方然同樣一臉茫然的看著她,尹瑟瞄到她驚慌的神後,手一松,齜牙笑了笑,道:"我怎麼覺得孩子在踢我?"

"……"

"……"

這玩笑可真的是開大了.

牧老夫人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只有三個月大的肚子,她的好孫媳是要告訴她懷孕三個月會有胎動嗎?

東方然見她的肚子沒事,這才松了一口氣,忙問道:"表嫂有沒有燙著?"

尹瑟將她那一瞬的松氣表全數看盡眼里,心下慢慢升起了疑惑.

"瑟,有沒有燙著?"牧老夫人也著急的問道.

尹瑟搖了搖手.

東方然拿了塊擦布走進來將地上的湯液擦得干乾淨淨,而後又干干的笑了笑:"那表嫂還願意喝蓮子湯嗎?"

"不用了."尹瑟淡淡道.

東方然低了低眉:"看來表嫂對我的成見還是很深,那我還是不打擾表嫂了,就先出去了."

尹瑟什麼話都沒,即便牧老夫人就在她們面前,她也一樣表示默認.

東方然見牧老夫人什麼話也不,她便走了出去.

牧老夫人歎了口氣坐在尹瑟床邊.

"瑟……"

尹瑟似乎知道奶奶要和她什麼.

"然沒有壞心."

"我知道,奶奶……"尹瑟苦笑,就剛才她打翻蓮子湯時她擔心的神和得知她沒有受傷松了口氣的神而,她確實沒有壞心.

但是通常沒有壞心比有壞心更難對付些.

"和晟宸鬧別扭也是因為然吧."

尹瑟笑笑:"奶奶,是我和晟宸之間出了問題."

"什麼問題?"牧老夫人不解,"你們不是愛的要死要活的,都什麼時候了還出問題?"

"我也不知道,但或許東方然成了導火線吧."尹瑟老實道,"她和晟宸之間的一切,我都不喜歡."

"……"

"奶奶,你不罵我嗎?"尹瑟突然好奇的問道.

"我為什麼要罵你?"

尹瑟抓住牧老夫人的手,從被子里鑽出來,靠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您應該罵我呀,怎麼可以這麼心眼,怎麼可以亂發脾氣,怎麼可以無理取鬧."

"看,你不是知道你自己的脾氣嗎?"牧老夫人摸了摸她的頭輕聲道,"晟宸和他爸爸的性子很像,無論是什麼事,他一定是從頭到尾都考慮過了才會有所行動."

"奶奶,我知道."尹瑟認真的道,"我就是知道才覺得難過,東方然沒有出現前,我有時候也會瞎想,晟宸永遠都是這麼淡然,如果有一天他不愛我了,我是不是也完全察覺不到,如今東方然出現了,我很害怕."尹瑟一點也不擔心牧老夫人會笑話她.

"即便是看到我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他也沒有任何反應,可是以前他會,哪怕只是一個眼神,只是一個的占有性的動作.奶奶,你能想象的出來我和東方攸分同一碗飯,他卻絲毫不在意的那種場景嗎?"

牧老夫人拍著她的背.

"如果他是因為信任我才不表現出絲毫嫉妒,那我甯願不要他的這份信任……"

"瑟,別把晟宸想的太厲害了."

"……"

"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男人."

"奶奶,他哪里是普通男人呀,就連和他以前糾纏不清的人死而複生,他都從容不已……"尹瑟咬咬牙,搖了搖頭.

"奶奶,我是不是生病了?為什麼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那一個晚上,一個上午,你決定如何?"

尹瑟摟著她:"我想出去走走."

"去哪?"

"隨便,等我想通了就回來."尹瑟道.

牧老夫人看著她:"你懷著孕往外走,我不許."

"奶奶,你放心,我有分寸."

"……"

牧老夫人拗不過尹瑟的性子,便由她.

尹瑟下床整理了兩件衣服放在包里就下樓.

東方然坐在客廳里見她下來,立刻上前:"表嫂,你這是要去哪?"

尹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晟宸不忍心你一個人住,那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一起住,他應該會放心些吧!"

"表嫂?"

"東方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是牧晟宸這個人還是他夫人的這個位置,如果你有這個能耐搶走的話,你就來搶吧."

東方然吞了吞口水.

"別怕,算起來,你也比我年長三歲,自然不能輸給我,你對不對,更何況,這麼大個房子我都讓你了,抓住機會好好折騰."尹瑟笑道.

"……"

東方然錯愕的看著尹瑟就這樣走出牧家.

牧老夫人靜靜看著.

"奶奶,表嫂這是……"

"然,我有點困,先去睡了."牧老夫人也沒有和她再多些什麼,轉身回房.

東方然的眸子里沒有半絲光芒,越來越暗淡,就像個機器人,像個木頭,像個被人操控的木偶.

看著尹瑟離開家,她應該要感到雀躍,應該要感到欣喜,但是這些緒在她身上,在她臉上半點都沒有體現.

她淡漠的轉身,淡漠的回房,好似這周圍的一切都和她沒有關系.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尹瑟離開牧家便打電話給蘇柔,到了蘇柔那,尹瑟就窩在蘇柔房間和蘇柔著這幾天發生的事.

"天啊!這是什麼況?老天嫌你們受的磨難還不夠多,所以賜個活死人來折騰一下你們?"

"蘇蘇……"尹瑟難過的趴在她身上:"你也覺得老天爺不公平是不是?"

"誒!"蘇柔歎一口氣,猛地拉住她的手臂,正好她的臉,"可是遇到三,你跑到我這來干嘛?"

"啊?"尹瑟一臉茫然.

"我問你,三都跑到你家去了,馬上都要鳩占鵲巢了,你還往我這跑干嘛?"蘇柔一臉不解加困惑.

尹瑟理所當然的看著她:"我當然是覺得不想再呆下去了才出來的嘛!"

"尹瑟,你有沒有腦子?!"蘇柔想想就來氣,手指戳了戳她腦門,"你把你老公你兒子放在家里去和另一個女人接觸?還有,你帶衣服出來干嘛?晚上不回去啊?你要把床都讓給三啊!"

"……"尹瑟吞了吞口水,"沒有,她應該還沒那個本事吧……"

"你現在和牧晟宸正不尷不尬,不慍不火的焦躁狀態,那女人趁機往你們的床上一爬,尹瑟,你後悔都來不及!"

"不會吧……"

"不會?"蘇柔一聲又一聲的歎息讓尹瑟越來越沮喪,"瑟,你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

"……"

"看到牧晟宸出問題了,你不會想辦法讓他改啊!看到三氣勢洶洶的來了,你不會拿著掃帚往外趕啊!你管那女人和牧晟宸以前有什麼糾葛,現在,牧晟宸是你的老公!你爭氣點好不好!"

"……"

"人家孩子手里的蛋糕被人搶了,還知道要打一架,你老公都要被人搶了,你竟然沒出息的往外面跑?"蘇柔又戳了戳她的額頭,尹瑟頓時愣住了,一個字也不出.

蘇柔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瑟,你認為你是個好妻子嗎?"

尹瑟定定的看著她,她是個好妻子嗎?

"我知道我還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有時候幼稚,有時候一根筋,也會無理取鬧,但我會一點點的進步,總會成為一個好妻子的."

"你還挺清楚自己的嘛."

"……"

"你之前結過婚麼?"

尹瑟眉頭一挑:"蘇蘇,你這問的什麼問題,不是廢話麼?我只有晟宸啊!"

"這就對了!"

"啊?"

"為人妻,你其實並沒有什麼經驗,你需要慢慢摸索才能做得更好,而牧晟宸和你是一樣的,他雖然成熟,但不代表,他能面面俱到,天生就是個完美的丈夫,他也需要進步,也需要你的理解."

尹瑟從來沒想過這些,在她的認知里,牧晟宸是無所不能的,他理所應當會照顧到她的所有緒,他看一眼就應該能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瑟,你知道你有多依賴他嗎?"蘇柔問道.

"……"

"無論是精神上還是物質上,沒有牧晟宸,你會很獨立,有了牧晟宸,你已經和獨立無緣了,你知道嗎?"

"有……這麼嚴重嗎?"尹瑟干干的笑笑.

"你怪他不吃醋,讓你沒有安全感?可是瑟,如果你換在他的角度想呢?或許他就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你,即便他心里醋缸子已經打翻了,他也想要用淡然的外表告訴你他信任你呢?"

"是這樣嗎?"

"是不是這樣不是你來猜的,而是要問的,你們之間的感到底如何,瑟,你自己心里最清楚."

"……"尹瑟低著頭,良久良久,她才淡淡的道,"蘇蘇,我好像是被你洗.腦了,我來之前明明理直氣壯的……"

"笨蛋,我看你就是醋缸子打翻,連思考都不會了."

"難道這次錯的又是我?"尹瑟不可置信的問道,也不知道是在問蘇柔,還是在自問.

"我可沒你錯了,我只是告訴你,冷靜點思考,雖然感的事很難用理智來衡量,但外敵入侵之際,你沒了理智就等于繳械投降啊!"

尹瑟突然有些崇拜的看著蘇柔:"蘇蘇,你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懂事啊!"

"……"

"我好愛你!"尹瑟靠在她的肩膀上兩人晃著.

"我什麼時候不懂事了?"蘇柔冷冷的問道,"我什麼時候比你不懂事點?"

"……誒喲,你這樣就沒意思了,上次范受碰到問題的時候,你不就繳械投降了嘛?"

蘇柔的表頓時僵住.

"跑到我那就哭,啥來著?"尹瑟抓著腦袋想著,"哦,對,想起來了,什麼你和范受完了,你再也不要見他了是吧……"

"尹……瑟……"蘇柔的聲音陰沉的狠,雙手慢慢抬起就要掐住她的脖子.

"你干嘛.你想謀殺啊!"尹瑟驚叫的跑開,蘇柔挺著個大肚子自然不如尹瑟來的靈敏,只能象征性的走兩步.

尹瑟和蘇柔都倒在床上,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親愛的,回去吧,不能讓三自以為你怕了她."

"我沒有怕她,我會出來並不是因為她,而是我想靜靜,我想知道我和晟宸的問題究竟是出在哪了."

"你們的問題出在你們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蘇柔打趣道.

尹瑟無語的看著她:"帶你這麼損人的嗎?"

蘇柔抓住她的手:"親愛的,大學和你同一間宿舍時,我就在想,這個女人會不會是我的另一半."

"結果呢?"

"結果是,還好不是我的另一半."蘇柔得意的勾起唇角,美的不可方物,"因為這是比遇到另一半更讓人羨慕和心動的緣分."

尹瑟看著她微微揚起的嘴角,不自覺的也笑了起來.

"我也是."

"蘇蘇,我愛你."尹瑟淡淡道,這是她真正發自肺腑的聲音.

蘇柔的眼睛微微有些濕潤,仔細算來她們之間的友誼也將近十年了,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十年,有這麼一個陪你走過十年路程的摯友,真是再幸福不過的事.

即便她們有了各自的愛人,各自的家庭,她們也會一如既往的將這寶貴的友誼走下去.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傍晚,牧晟宸和牧司瑞回到家後,司瑞放下書包就往樓上跑,"媽媽!"

東方然從房間里走出來,看到牧晟宸勾起一個淺淺的笑容:"表哥,你回來了啊!"

"恩."牧晟宸松了松領帶,"奶奶呢?"

"奶奶在房間里休息."

"知道了."牧晟宸完就要往樓上走.

"表哥!"

"恩?"他頓住步子.

"表嫂她……"東方然有些欲又止.

牧晟宸剛要開問,只聽牧司瑞一張臉揪在一起,跑了下來:"爸爸,媽媽不在家!"

"……"

"表哥,表嫂她離家出走了……"東方然難過的道.

"離家出走?"牧晟宸眉頭一挑,這玩笑可真是開大了.

"表哥,都是我的錯,你去把表嫂找回來,我會整理好東西走的."

牧晟宸沉默的看了她幾秒,然後便是牧司瑞緊緊抓著他的手:"爸爸,媽媽呢?媽媽去哪了?"

"司瑞,我去接你媽媽回來."

"不用去接了."牧老夫人從房間里走出來.

"祖奶奶,為什麼不接媽媽回來?我要媽媽!"

"瑟她該回來的時候就會回來的,你們干著急也沒有用."

牧晟宸眸子微暗,他薄唇抿緊.

"奶奶,我知道都是因為我,表嫂才會離家出走的."東方然依舊楚楚可憐的道.

"誰離家出走了?"

就在這時,尹瑟手里拎著兩袋子菜,走進屋子,換上拖鞋,一臉無語的看著這幾個人.

牧老夫人驚訝的看著她.

"這是我家,我為什麼要離家出走?"尹瑟不解的走到東方然面前,"你在和你表哥瞎什麼?"

"……"東方然噤.

"我只我出去走走,什麼時候過離家出走了?"尹瑟眉頭一皺,"盼著我和你表哥好點行不行?我親愛的表妹."

東方然一張臉憋得通.

牧老夫人雖然訝異,但也覺得慶幸.

牧晟宸嘴角一勾,上前接過尹瑟手里的菜:"怎麼突然去買菜了?"

尹瑟看了他一眼,隨口道:"我現在面臨大危機,都抓男人要先抓住男人的胃,你我為什麼去買菜?"

牧晟宸很清楚,她雖然還著玩笑,但心下的火氣卻半點沒消.

尹瑟轉身就往廚房走去,牧司瑞在後面跟上:"媽媽,我幫你."

"鋼鐵俠,你今天怎麼這麼乖?"

"啊?"牧司瑞抬頭看著她,"沒有,我一直很乖."

"是嗎?"尹瑟揉了揉他的頭發,"那好,兩個人的力量總是比一個人來的大些."

東方然其實和看不懂這個家庭,一點都不按常理出牌,尤其是這個叫尹瑟的女人,嫉妒有的,吃醋有的,火氣有的,但愣是沒有出常理牌,這種時候離家出走是大多數女人的選擇,她們想著一旦離家出走,老公就會心疼,然後就會去哄回來……

她知道在尹瑟心里,她是有威脅性的,但像她這樣把老公三都當成敵人,卻又不讓任何一方得逞,還真算得是罕見.

"表嫂,我也來幫你吧."東方然緊跟著就道.

"然表妹,你能坐在那歇著不動嗎?我的手藝又沒你好,你要是過來插手,我做這頓飯的意義何在?"

尹瑟透過廚房對她道.

東方然尷尬的看了眼牧老夫人.

"然,你休息會吧,你今天也折騰了一天."

"……恩,"東方然點了點頭.

老夫人走回房間.

牧晟宸手插在口袋里,透過廚房玻璃,他看到一大一兩個忙活著的身影,坐到沙發上,他不出自己心口的悸動,就和往常一樣,光是看著她,就覺得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他其實不會拿她去和東方然作比較,沒有人能和她放在一起比較.

但他喜歡看著她為自己而作出努力,這種想法是自私了點,但他就是喜歡.

東方然坐在他對面,他靜靜的看著廚房的方向,那種愛意,那種神讓她心頭微微發疼……

如果她,她希望那個人也用這種眼神看自己,會不會是一種奢望,是一種貪念?

當然是,不用任何人回答,她自己很明白,從十六歲那年成為那個人的替身之後,她就明白,她是他的,但他永遠都不是她的.

不能癡心妄想,不能貪癲癡狂,不然便是地獄.

不知何時,在她出神之際,牧晟宸的臉已經轉了過來,那雙琥珀色鳳眸讓東方然渾身打了個緊,一刹那,她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他看透了,只覺後背冒出一層冷汗.

她忙笑道:"表哥,表嫂真是賢惠啊!"

"你不用幫她好話,她也是難得的賢惠."牧晟宸輕笑.

"哈哈!表哥以前可不愛開玩笑的."東方然著臉道.

牧晟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只是不常開玩笑."

"……"東方然有些僵住,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到底是哪里?

"然,記得以前你過,想要一直和我在一起,為什麼藏了這麼久才出來?"他問的淡然,不帶一點緒,就好像在我還沒吃飯一樣的平淡.

東方然微怔,而後靜靜道:"因為不敢見你."

"哦?"

"我不知道表哥對我還是不是像從前那般,不知道表哥你會不會恨我做出那樣的傻事."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當初你會選擇自殺."

東方然抬起頭直直的看著他,眼淚突然就洶湧開來,

牧晟宸緊緊盯著她.

"表哥,我那時候告訴你我很愛你……"東方然的聲音里帶著些怯懦,"但是你卻沒有半點回應,你我們之間只有親,可是,可是……你明明看我的眼神就不是那樣……"

"所以?"牧晟宸面無表的繼續問道.

"你進手術室,生存只有百分之五的可能,希望渺茫,我以為你走不出來,于是我就想,那我們就一起到另外一個世界--"

"然."

"恩?"東方然擦了把眼淚,看著他.

"為什麼沒死卻裝成死了?"牧晟宸繼續問.

"是因為哥哥不讓我再見你."

"那為什麼現在又讓了?"

"是因為我一直求他,我只要見你一面就好,我只要親眼看到你過得好就可以了……"東方然低下頭,眼淚爬在微笑著的面孔上.

尹瑟就站在廚房門口,手上端著個盤子,嘴角的笑容有些許苦澀.

多麼感人的愛……

多麼執著的女孩……

多麼讓人無語的狗血節!

"你已經看到他過得很好了,你該放心了."尹瑟淡淡道.

東方然轉頭,有些尷尬的對尹瑟道:"表嫂,你放心,我真的沒有要和你搶表哥的意思."

尹瑟不話,放下一盤燒肉後又重新走進廚房.

牧晟宸心下覺得好笑,不自覺竟也露到了嘴角.

東方然看著這抹笑,錯愕不已,他在笑什麼……

牧晟宸看看書又瞄了瞄廚房里的倩影,然後,一個余光,他看到女人的身體明顯瑟縮的一下--

他起身,兩步便跨進廚房.

尹瑟見他突然跑進來,嚇了一跳.

"你干嘛?"

牧晟宸皺著眉拿過她的手,看著食指上的那被刀切到的大口子.

"媽媽.你流血了."牧司瑞有些著急.

尹瑟忙道:"事,就和你摔一跤摔破膝蓋一樣,不疼的."

"……"

"怎麼了,臉皺成這樣,真的不疼."尹瑟以為牧司瑞是在為自己叫疼,誰知道--

"媽媽,誰摔破膝蓋不疼的.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才不疼的."

"……"尹瑟干干的笑笑,揉了揉他的頭發,"好好好,疼."

"司瑞,去拿張創可貼過來."牧晟宸對牧司瑞道.

"哦,好!"

牧晟宸拽住她的手指.

"干嘛,你這一臉心疼的樣子,不就是流了點血嘛!"尹瑟有些賭氣的道.

"做點菜也會流血,瑟兒,你可真是賢惠啊."牧晟宸笑道.

尹瑟被這句話完全的刺激到了:"牧晟宸,你到底是想鬧哪樣?!我又沒要你管,你繼續在外面聊天啊!你--"

牧晟宸含住她的手指,將血吐掉.

他舌尖溫熱的觸感舔著她的傷口,微微發癢,臉一,有些發呆的看著他.

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手受傷了的……

她都沒有叫出聲……

還隔這麼遠.

牧司瑞拿了創可貼走進來,牧晟宸拿過,替她包上.

"真是的,就一道口子,搞的這麼鄭重."尹瑟嘴里還在嘀咕著什麼.

牧晟宸松開她的手.

尹瑟准備重新動手時,牧晟宸已經利落的撩起子,洗了洗手,他拿過切板上的刀,利落的切起板上的肉.

"晟宸……"

"手都壞了,還能拿的了刀?"牧晟宸好笑的問道.

牧司瑞在一旁偷笑,將廚房的門關上,一家三口呆在里面.

"我能切好不好?"尹瑟無語的看著他.

牧晟宸將土豆遞給牧司瑞:"洗乾淨."

牧司瑞踩著個凳子站在水池邊開著水認認真真的洗著土豆.

尹瑟看著牧晟宸利落的刀法,"奇怪,你會做菜?"

牧晟宸不話.

尹瑟皺著眉看他乾淨利落的動作,明明動作看上去很熟練,看上去很……大廚風范……

可是這土豆削的卻和狗啃的沒兩樣,這蔬菜洗的全都爛掉,這西柿皮藕斷絲連的貼在上面,攪個雞蛋還灑的桌子上到處都是.

她真是搞不懂,明明不會,他是怎麼做到一臉泰然,看上去讓人完全放心的?

不對,應該是她怎麼做到看著他把這些食材毀到這般境界卻無動于衷的?

"好了,你怎麼煮,我來動."牧晟宸依舊淡定的道.

"……"尹瑟一臉無語的看著他,"牧晟宸,你真是能裝."

"……"他眉頭一挑.

牧司瑞指著那狗啃的土豆問牧晟宸:"爸爸,我啃蘋果就是啃成這樣的,媽媽還一直罵我!你和我是一樣的."

"……"牧晟宸淡淡的淡淡的淡淡的看了眼牧司瑞.

"……"

他從凳子上下來,默默的走到冰箱邊上,也不知道在翻些什麼,反正一時半會是不敢轉身了.

"快點,不然奶奶為了你一頓飯都要餓死了."牧晟宸的還很在理.

"我就算再破幾個手指,也不會把菜給弄成這樣的."尹瑟皺著眉完,然而她一完,她腦中一道精光閃過.

"……"牧晟宸只覺渾身發麻,他側首看向一臉得意看著自己的尹瑟.

"你干嘛?"

"晟宸,我好像找到了我比你厲害的事."

"……"

"原來你不怎麼會做菜啊!"尹瑟笑的很歡,很歡很歡.

"至于這麼高興?"牧晟宸一邊將水放在鍋子里煮,雙手閑下來,便搭上尹瑟的肩膀,看著她咧著嘴笑的得意.

心頭不由一暖.

"你只發現了這麼一件我不如你的事?"

"恩啊!"尹瑟點了點頭,雖然很懊惱,但是發現了後真的很高興,就好像終于把一直踩在她頭上的人踩在了腳底下,有塊感!

"真是女子心態."

尹瑟的笑容僵住.

牧晟宸吻了下她的唇,尹瑟怔愣,眼睛瞥向還在面壁思過的牧司瑞,剛想瞪牧晟宸--

"然後呢?雞蛋放進去?"牧晟宸若無其事的問道.

"先放番茄,這是常識,不然蛋會老掉."

"這方面的常識我沒有."

尹瑟站在他身邊,拿起勺子攪著湯,"然後放雞蛋."

牧晟宸將雞蛋慢慢倒進去.

尹瑟看著番茄雞蛋湯里的那一大坨雞蛋,頓時想跳進去的心都有了.

"晟宸……"

"恩?"

"……"算了,"你自由發揮吧."

牧晟宸眉頭一挑,肩聳聳,完全不在意,好像沒人講解,他也沒問題,又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

"鋼鐵俠,過來."尹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朝牧司瑞招手.

牧司瑞走過去.尹瑟撐著他的肩膀:"看著你爸爸."

"看著爸爸干嘛?"牧司瑞好奇的問道.

"這個問題問的不錯."尹瑟贊許,而後認真道,"以後你站在廚房里,絕對不能像你爸爸這樣."

"為什麼?爸爸很帥啊!"

"鋼鐵俠,你相信媽媽,像你爸爸這樣裝模做樣會被人罵的."

"……"

牧晟宸背脊一陣又一陣涼意躥上來,額邊的青筋都開始冒起來.

關掉火,牧晟宸用勺子舀了口湯,吹了吹,遞到尹瑟嘴邊,"喝喝看."

尹瑟看著這不怎麼"番茄蛋湯"的顏色,抿著嘴,"你自己嘗."

牧司瑞比尹瑟來的好奇多了,"我要嘗."剛一完,他就拿起勺子去舀湯.

而牧晟宸淡定的喝湯,尹瑟抬頭看著他,萬分期待著他表的變化,然後--

牧晟宸一個低頭,就攥住她的嘴,湯全數過進她嘴里.

"……"尹瑟險些被嗆住,這味道……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咳咳!"牧司瑞突然咳了起來.

尹瑟立刻拉過他的身體,只見他的眉頭皺的很緊,眼淚都快出來了.

"司瑞,怎麼了?"尹瑟一臉擔憂.

牧司瑞臉憋得通,而後苦著臉道:"媽媽,我以後絕對不會和爸爸一樣,他太會裝了."

"……"

"太難喝了!"牧司瑞撲進尹瑟懷里.

尹瑟抬頭瞄了眼牧晟宸發黑的臉,最後抑制不住的笑了出來.

牧晟宸若無其事的湯倒掉,然後擦擦手.

"好了,今天就兩個菜,吃飯."

牧老夫人不知何時坐在客廳里,她靜靜的看著東方然:"看到了嗎?那才是一家人."

"……"東方然的眸子很暗很暗,但沒一會兒她就仰起頭,"奶奶,我知道."

"如果知道的話,就不要再給瑟,不要給晟宸帶來煩惱."

東方然依舊笑:"放心,奶奶,我要的不多."

"……"

"我之所以出現是因為我想見見表哥,現在人也見到了,我也就心安了."

牧晟宸帶著母女兩走出廚房,尹瑟還在笑,呆在廚房的半個鍾頭,她甚至都忘了外面還有東方然的存在.

"表嫂,辛苦你了."東方然道.

尹瑟的笑容收住:"吃飯吧,奶奶."

牧老夫人坐在飯桌上,看著一盤燒肉和一盤青椒土豆絲,傻了眼.

"奶奶,吃的不好不能怪我,是晟宸毀了的."不管怎樣,她得先把自己撇得干乾淨淨.

牧晟宸夾了塊燒肉放到牧司瑞碗里,又夾了塊放到奶奶碗里,最後夾了塊放到尹瑟碗里.

"多吃點肉."

"然,你也多吃點."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嘴角勾起.

東方然靜默的吃著飯,難得的一個字都沒.

這之後,尹瑟就算是正兒八經的和東方然對上了.

"然表妹,這地板會有鍾點工來打掃,你不用忙了."

"閑著也是閑著,就讓我多做點事吧!"

"可是你做了,不就是在搶鍾點工的飯碗嗎?而且我們給錢的,不劃算,要不你干,鍾點工不用來了,錢給你?"大夫著人.

"表嫂,你……"

"你好好的在這等東方攸來接你."

.----

"然表妹,你怎麼裹塊浴巾就出來了?"

"我衣服忘記拿了,掛在陽台上."

"我幫你,萬一你表哥出來看到就不好,趕快回房間吧."

----

"呀,表妹,你起這麼早干嘛?"

"我幫奶奶做早餐."

"早餐?早餐我已經做好了,你再睡會吧,把司瑞他們吵醒就不好了."

"……"

----

"表妹,你怎麼穿這點站在這?晟宸出去了,不在房間里."

"……"

終于,東方然無招可使了.

周六下午,牧晟宸加班,奶奶帶著司瑞出門,東方然和尹瑟單獨坐在客廳里.

"有什麼話,吧,我下午還想睡會."

東方然神複雜的看著尹瑟.

尹瑟靠在沙發上,面無表的看著她,就在等她還有什麼花招沒使出來.

"表嫂,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當三看待."

"能."尹瑟淡定的看著她,"因為你的的確確就是."

"表嫂,你怎麼能這麼?"

"不是嗎?一開始還需要懷疑,這兩天下來,已經不用懷疑了,東方然,你想干什麼?"

"……"

"這樣赤.裸.裸的勾引,你以為我是瞎子嗎?"尹瑟好笑的看著她,"你這些招數我早八百年就用在我們夫妻調.上了."

東方然抬起頭看著她.

"表嫂,我要求的不多."

"你要求什麼?"

"我只想要牧晟宸的一個晚上."東方然臉著道.

尹瑟看著他,然後就"撲哧"笑出聲.

"你在玩孩子過家家嗎?"

"表嫂,我真的沒有別的想法."東方然認真道.

"這還叫沒有別的想法?"尹瑟驚歎不已,"這種話你都能出來,天啊!"

"表嫂,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和表哥之間的事,我和他是相愛的."

尹瑟眸子冰冷的看著她.

"相愛?"

"表嫂,是真的!雖然是過去,我也知道他現在有你了,我沒有奢望能和他在一起,我只想有一個好的記憶.日後回想起來……"

"打住."尹瑟冷漠的看著她,"做夢也不是你這樣做的."

"你什麼都不知道,你能懂我什麼呢?"東方然突然站了起來,有些憤怒的問道.

尹瑟依舊冷冷的笑著,端起茶幾上的熱水喝了一口.

"好,我現在給你機會讓你."

東方然怔怔的看著她,心慢慢平靜下來.

"第一次見到晟宸表哥是我跟著爸媽來國內玩,住在表哥家里,表哥人長的好看,第一眼我就喜歡的不得了,後來我知道表哥生了病……"

"媽媽和爸爸都不讓我和表哥太過于接近,就連哥哥也是這樣."東方然認真的道,眸子里充斥著過往的記憶,"但我就是想見表哥,在家里纏著爸媽,後來哥哥帶我來國內,我就住在表哥家里,我一直和他們鬧,他們也就隨我,在國內讀了三年書,空下來的時間都是陪著表哥."

尹瑟靜靜的聽著,她也是女人,通過這些事,她能看出眼前這個女人對牧晟宸的愛意.

"在他的病房里做游戲,靠在他床上,看著他念書,有的時候他心好也會念故事給我聽,冬天我在外面玩的時間長了,就會鑽進他被子里,腳貼著他,他也不反對……"

尹瑟的唇慢慢抿緊,看來還真的是兩無猜啊……

她很耐心的聽東方然完,她不能自己不動容.

"表嫂,我只有這麼一個心願,我知道很無恥,但是……這真的是我唯一的心願……"

"東方然."

"表嫂?"

"你以為我會同意嗎?如果我同意了,我和牧晟宸就完了."

今天的第二更在晚上~~會盡早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