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我妹妹,東方然
"瑟,你怎麼了?"

尹瑟回過神來,忙道:"沒事."

那個女人,長的很像一個人……

蘇柔和尹瑟走進商場,看著琳琅滿目的衣服,蘇柔眉頭是皺的越來越緊.

"我現在覺得自己腫的和個球一樣."蘇柔難過的道.

尹瑟笑了笑,和她手牽著手,晃著.

"本來就是個球嘛."

"親愛的,你亂就沒有意思了,想我懷孕前一六五的個子只有一百斤,那身材多完美啊!"

"是嗎?可是該凸的地方又不凸,該翹的地方又不翹,那又什麼意思,恩?"尹瑟問道.

蘇柔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她一眼,眸子陡然轉亮:"親愛的,什麼時候你這胸這麼……"

"……"尹瑟忙護住自己的胸,"大庭廣眾,你能不能別色冪冪的盯著我胸看?"

蘇柔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看來是被男人養的."

尹瑟就差將蘇柔的嘴給堵住,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深怕被旁邊的路人聽到這女人不檢點的話.

蘇柔靠近尹瑟耳邊,問了問:"喂,親愛的,牧晟宸的床上功夫……"

"蘇蘇!"

"誒喲,看嘛."蘇柔一臉淫.笑.

走進一家孕婦裝店,尹瑟隨便摘了兩件衣服扔到她面前:"進去試!"

"一起進來呀!我一個人不方便."

尹瑟無語的跟了進去.

蘇柔一邊換衣服,一邊賊兮兮的看著她:"看嘛!和我你有啥好害羞的!"

尹瑟替她拉著拉鏈:"比我好."

"撲哧……"

"你笑什麼啊!"尹瑟問道.

"女人當然不能和男人比較了啊,如果他連你都不如,估摸著你們要離婚了."

尹瑟無語的瞪著她:"誰會因為這種事離婚."

"親愛的,這你就不知道了,男人要是滿足不了女人,女人就會偷人,女人要是滿足不了男人,男人就會在外面補餐."

尹瑟怔了怔.

"不信?不信你回去問問看你家牧晟宸,問他,你每個月大姨媽來的時候,他是不是特郁悶."

"……"尹瑟掐了掐手指,"可是懷孕到現在,他也沒碰過我,他不也忍住了?"

"漬漬,瑟,尤其是女人懷孕期間,這是最危險的時候,你一定要防備啊!"

"那你怎麼防備的?"尹瑟問道.

"你傻呀."蘇柔在尹瑟耳邊了一串.

"啊?!"尹瑟徹底傻了眼,驚訝的叫出聲.

"你別那麼驚訝好不好,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動物."

"那不就和A.V里面一樣了麼……"

"這個不重要,你們都老夫老妻的了,多玩點花招什麼的也沒關系."蘇柔笑道.

尹瑟將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

而後,蘇柔老生常談道:"你回去試試,他不碰你,不代表他不想……"

"……"尹瑟扯扯嘴角.

蘇柔換好衣服走了出來,尹瑟跟在她身後,結果只見好幾個女人一起看著她們,見她們從里面走了出來,立刻將目光移開.

尹瑟頓時尷尬到了一種境界,蘇柔憨憨的笑笑.

"這衣服好像不怎麼好看,我們還是去別家店看.看吧."蘇柔完就趕緊重新走進試衣間,然後將衣服換下來.

"蘇蘇,誒……我的形象啊!"尹瑟走出店後,不由自主仰天長歎.

蘇柔勾住她的細胳膊:"我和你的可都是真的,不是在鬧著玩的."

"……"尹瑟淡淡瞥了她一眼.

後來,范希文來接她們.

蘇柔和她坐在車子後面,尹瑟的目光就不停的上下打量著范希文,而後終于忍不住在蘇柔耳邊問出了同樣遭人鄙視的問題.

"蘇蘇,那受呢?"

"恩?"蘇柔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半晌,她突然明白了,笑的可殲猾了,"哼哼,被我訓練的很好."

"……"尹瑟詫異的看著她,繼續聲問道,"蘇蘇,你很精通那方面的事?"

"這不是廢話麼?"蘇柔看著她.

"我從來沒聽你過啊!"這句話,尹瑟已經是大聲講了出來.

范希文透過後視鏡看著她們倆:"你們在什麼呢?"

尹瑟忙搖頭:"沒什麼沒什麼."

"瑟在和我探討相當深奧的問題,你閉嘴."

"……"范希文委屈的重新專注于開車.

只是尹瑟直直盯著自己的後腦勺,范希文只覺渾身不自在.

"果然是受……"

范希文在隱隱約約聽到這句話時,全身打了個冷顫.

蘇柔得意的笑笑.

回到牧家.

蘇柔和范希文走了進來.

"牧奶奶好."

"你們好.快進來坐吧."

范希文扶著蘇柔就走了進來.

牧司瑞走到蘇柔面前,看著她圓滾滾的肚子:"蘇蘇阿姨,肚子里的寶寶什麼時候出來?"

"快了哦."蘇柔摸了摸牧司瑞的腦袋,道.

"蘇蘇阿姨給取好名字了嗎?"

"還沒呢?司瑞要幫忙想個名字嗎?"

"我希望是個女孩子."

"為什麼?"蘇柔好奇道.

"像蘇蘇阿姨一樣漂亮會比較好."

蘇柔抬起頭欣喜的看向尹瑟,一臉"你兒子什麼時候這麼會話"了的表.

而尹瑟全然是兩種心,她的兒子嫌棄她,倒是不嫌棄蘇柔.

牧晟宸從樓上走了下來.

"晟宸."范希文打了個招呼,"不好意思,又過來蹭飯了."

"習慣了."牧晟宸淡淡道.

蘇柔看了眼牧晟宸,不由想起下午尹瑟過的話,掩著嘴偷偷笑了出來.

牧晟宸和范希文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她.

尹瑟見蘇柔笑的詭異,頓時明白了什麼,嘴角微微抽搐,將她拉到一邊:"你給我正經點."

"好好,我正經點正經點."

但是後來尹瑟知道了蘇柔的保障一點效果都沒有.

飯桌上六個人吃了頓熱鬧的晚餐.

途中,蘇柔朝范希文抱怨:"今天去上課的人全都帶自己丈夫去,我丈夫都不知道在哪里,誒……"

她長長的一聲歎氣,讓范希文不由自主的打起十二萬分精神:"老婆,我可是一點也不知道,是你不讓我去的,是你要和瑟一起去……"

"誒……"

蘇柔還是一聲歎息.

"我錯了,老婆.下次我一定陪你一起去."

聽到他們的對話,牧晟宸聲問道尹瑟:"你怎麼沒給我打電話?"

"誒……"尹瑟也長歎一口氣,"我也想給你打電話啊.可是有人不讓啊!"

"……"

蘇柔不經意對上牧晟宸的臉,而後憨憨的笑笑:"總不能讓我一個人落單吧."

尹瑟用手肘碰了碰牧晟宸,沖他笑道:"下次,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吧."

"好呀!"蘇柔舉雙手贊成.

"媽媽.我也要去."牧司瑞悶悶的道.

從吃飯開始,這一幫子大人就好像在些很深奧的話題,他想插都插不進去.

尹瑟險些被飯嗆住.

"鋼鐵俠,你知道去哪里麼你要去?"

"我在家呆的好悶啊媽媽,我也想出去玩啊."

"……"尹瑟無語的看著他,"那我昨天問你雙休日要去哪里玩,你怎麼不話?"

"我那時候是沒有想好,但是我現在想好了,我想去游樂場."

尹瑟為難的看了眼牧司瑞:"鋼鐵俠,你是不想丫丫出生了是不是?"

"……"牧司瑞低下頭.

尹瑟笑了笑:"鋼鐵俠,等媽媽生下丫丫後,就帶你去玩."

"你的,最好話算話."

"我什麼時候話不算話了."

牧司瑞瞥過頭.

飯後,蘇柔臨走前,把尹瑟拉到一邊,道:"我真是羨慕你."

"恩?"

"希望這孩子出生後,能和牧司瑞一樣聰明機靈."

"蘇蘇,你別傻了,他只會像你或者受,比起受,還是像你來的好點."尹瑟道.

蘇柔笑笑:"一家三口,天倫之樂."

"恩,放心,等孩子出生以後,你一定會更加幸福."

蘇柔抱了抱尹瑟:"謝謝你,親愛的,你總是給我莫大的勇氣."

只簡單的一句話,尹瑟的眼眶卻濕了,她也不知道淚點在哪里,她咬咬牙:"蘇蘇,是我謝謝你才是."

總是給她莫大的支持.

"傻妞."蘇柔揉了揉她的頭發,"記住,晚上問問看你老公啊!"

"……"尹瑟無語.

後來蘇柔好像和牧晟宸也了些什麼,牧晟宸表面上也沒有什麼大的變化.

晚上,尹瑟打理好牧司瑞,回到房間洗好澡,尹瑟就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然後牧晟宸也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他穿著白色的浴袍,頭發上還在滴著水,看上去性感無比.

尹瑟都有些發癡了.

正對上牧晟宸的眼神,她腦子陡然一懵.

"你,你干嘛那樣看我?"

牧晟宸不話,走到她身邊,就靠在沙發上,頭上蓋著塊毛巾,栗色的頭發還在滴水.

尹瑟拿過他的毛巾爬了起來,開始擦著他的頭發.

"你干嘛?"

牧晟宸勾住她的腰,悠悠的在她耳邊問道:"你和蘇柔我不行?"

"什麼不行?"尹瑟不在意的問道.

他猛的含住她的耳朵.

"啊!"尹瑟驚叫出聲,剛想後退,又被他緊緊箍住.

"你狗啊."

"你和蘇柔我在床上不行?"

"……"尹瑟頓時無語問蒼天,"我發誓,絕對沒有過."

"哦?"

"你想想啊,我沒事干和她這個干嘛?"

"……"牧晟宸伸出舌頭繞著她的耳廓繞了一圈,而後松開她,"尹瑟,我怎麼從你這句話里聽出了別的味道?"

"沒有啊."尹瑟搖了搖頭.

牧晟宸拿過她的毛巾,不再逗她,擦著頭發.

尹瑟窩在旁邊看著他露出的好看的胸膛,嘴里不停的分泌出口水,她真心開始覺得自己是色女一枚了.

都是被蘇柔帶的,害的她現在腦子里什麼都沒有,全是一些亂七八糟的黃色思想.

牧晟宸放下毛巾,看著她布滿了疑惑的臉,"你想問什麼?"

"啊?"尹瑟無語的看著她,"沒,沒有……"

牧晟宸拉過她的手,環住她的背,讓她靠在自己懷里,電視上正在放著偶像劇,要不要這麼巧……

那男主在外面和別的女人睡了,然後被捉.殲在.床.

尹瑟看著電視,想知道這渣男要怎麼辯解才好.

"我那麼愛你,你為什麼不讓我碰?我是男人,我有生理需求--"

尹瑟已經聽不下去了,當她意識到這整間屋子都很安靜,只除了她和牧晟宸呼吸聲,便是電視里這男人不要臉的解釋時,她頓時窘迫了.

"這男人真傻,是不是?"尹瑟道,"這都不能忍,活該被女主罵!"

"……"牧晟宸不話.

尹瑟抬起頭:"晟宸……"

"恩?"

"你應該不會感到那什麼吧……"

牧晟宸的眸子此時黑的透亮,他輕輕的了一句:"我也是男人."

這一句話讓尹瑟頓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他也是男人,所以他和其他男人是一樣的……

尹瑟了臉,也不知道自己是上哪來的勇氣問出了這句話,但她就是問出來了:"那你是不是想要?"

牧晟宸只是看著她,不作聲.

尹瑟低下頭,腦子里蘇柔過的話拼命的走著過場,然後她的手慢慢伸進他的浴袍里,身體自覺的往他身上蹭了蹭,抬起頭便能碰到他的耳垂,她輕輕吻了下,道:"那我幫你?"

"……"牧晟宸有些訝異的看著她.

"額,那個……"尹瑟開始解釋,"是蘇柔,可以換別的方式的."

牧晟宸的眸子里帶著難掩的好笑,不動,看這女人怎麼做.

尹瑟臉著又吻了吻她的耳垂,然後手摸著他胸口的那珍珠.

自從這女人受了杜芮的教育之後,挑逗的手法是越來越嫻熟了,以至于牧晟宸不得不承認,他被她挑的欲.火高漲.

"就這樣?"他輕聲問.

"別急呀,慢慢來."尹瑟聲道,然後她的手便由上至下,最後停在那微微凸起的地方.

牧晟宸全身都提了個緊.

"我技術不太好,你淡定點."尹瑟認真道.

牧晟宸簡直無語,換了誰,誰能淡定?

尹瑟的手慢慢動著,幾分鍾過後,牧晟宸悶悶的哼了一聲,將尹瑟抱起:"笨女人."

"啊?"尹瑟陡然間天和地就換了個邊看著他把自己抱到床上,然後他便欺身壓下.

"喂喂,我只是想用手幫你一下啊!"

"蘇柔也是個不靠譜的人,以後你別和她混了."牧晟宸吻住她的唇,狠狠的吻,尹瑟只覺得他的嘴唇像是一撮火苗,燙的緊,當然最燙的地方還是那下面.

尹瑟抓住他的手臂:"好像還是不行吧……"

"我會心."牧晟宸道,因為他是忍耐不住了.

"可是蘇柔,那樣就能代替--"

"她懂個什麼?"牧晟宸有些急躁,"那不叫解決問題,那是產生問題,瑟兒,那叫挑.逗!"

"……"尹瑟猛的吞下口水,有些慌亂的看著他.

"放心,我有分寸,不會傷到孩子."他完後,就緩緩浸入她的身體,尹瑟抓住他的肩膀,隨著他有節奏溫柔的律動,舒服的叫出聲.

懷孕中的女人才是最饑.渴的,這句話其實一點也不假.

尹瑟趴在牧晟宸身上嬌喘連連,香汗淋漓,彼此肌膚相親.

"晟宸,我可告訴你,你再怎麼忍不住,我也不許你去找別的女人的."

"……"牧晟宸無語的撫著她潔白的背,"我早就過,非你不可."

尹瑟咧開嘴角,緩緩閉上眼睛,連夢里都是甜甜的.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創世周年慶的日子終于來了,早上出門前,尹瑟就對牧晟宸道:"下午你去換禮服的時候,我把面具給你,我可不想找不到你,讓你被別人勾走了."

牧晟宸微微無語:"我戴上面具你就找不到我了?"

"也不是,但以防萬一嘛!"尹瑟道,"你這麼招眼,公司不知道有多少女性同胞虎視眈眈的看著你,就等這次機會和你共舞一曲,找個機會接近一下."

牧晟宸吻了吻她:"你就這麼不相信你老公?"

"不是不相信,是現在女人的臉皮實在太厚,不信我們打賭,如果我不找你,肯定有別的女人找上來."

"賭什麼?"

"要是沒有別的女人和你跳舞,我就答應你一件事,如果有的話,你就要答應我一件事."

"好啊."牧晟宸自然而然的應道,一點也不慌.

尹瑟看著他自信滿滿的樣子,真想一拳頭打上去.

但她心里想的是,要是他敢隨便喝別的女人跳舞,嘿嘿,她絕對不讓他好過.

創世周年慶上,會議大廳內,牧晟宸坐在最前面一排,雙腿交疊著,聽著台上董事會成員做著講話.

尹瑟坐在他身邊,"喂,你沒有講話稿的啊?"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要講話稿干嘛?"

"你是總裁,你至少也得的比這些人好聽點吧."

牧晟宸輕笑:"不然,夫人替我上去講?"

"那還是算了."尹瑟忙搖著手.

主持人在上面報了名字後,牧晟宸起身走了上去.

他站在三角台前面,西裝筆挺,他和她只是一個台上一個台下的距離,此刻卻像是隔了十萬八千里遠.

那副天人之姿,她是學不來也做不到.

台下的人都安靜的聽著他的講話.

沒有演講稿,但是每出的一句話都讓人覺得心動,讓人覺得心往神怡.

仿佛只是聽著,就有無限的力量,就想成為創世永永遠遠的員工,想在創世展現出自己的才能,想在創世擁有一片天地.

她聽到下面人緊致的呼吸聲,感覺的到這創世上千名員工對他的景仰,尊重,贊歎.

古代的君王擁有的也莫過于此.

尹瑟看著他,薄唇翕合,他到底了些什麼,她並不在意,這一刻,她明白總裁夫人這四個字意味著什麼.

總裁夫人這四個字有多麼讓人欽羨,多麼讓人眼,不僅是擁有了創世,更是擁有了這個男人.

她需要認認真真的思考,她要怎麼做,才能配得上總裁夫人這四個字,為此,她還需要做出多少努力?

最後,如雷震耳的掌聲響起,尹瑟臉上帶著笑意對上台上的男人,拍起了手.

牧晟宸走下來,重新坐到她身邊:"你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專注?"

"啊?"尹瑟看著他,"我一直在看你,認真的聽你講話啊."

"是嗎?"牧晟宸整了整衣服,完全不相信她的話.

尹瑟偎在他身邊,笑了笑:"我在想,你真的是世界上最帥的人."

不是最帥的男人,不是最帥的老公,而是最帥的人.

會議結束後,全體員工在五星級酒店聚餐,尹瑟理所當然的和牧晟宸坐在一起,和一些董事們吃飯.

當所有人都專注于對牧晟宸和她的稱贊時,東方攸走了進來,他淺淺的看了眼牧晟宸和尹瑟.

"阿攸,有事?"牧晟宸問道.

"晟宸,我有話和你."東方攸看上去像是喝了一點酒.

尹瑟看了眼牧晟宸.

"我出去一下."

"恩."

牧晟宸走了出來,東方攸就靠在走廊上,雙手插著口袋,臉色並不好.

"晟宸."東方攸的聲音很僵硬,腦袋有些暈眩.

"你該去休息會."牧晟宸淡淡道.

"該休息的時候我自然會去休息."

"吧,有什麼事."牧晟宸手插在口袋里,靠在他對面.

"牧晟宸,多少年了."

"……"

"從我妹妹離開以後,已經多少年了."

"十四年還是十五年?"牧晟宸道.

東方攸沖上去就拉住他的衣領:"牧晟宸,你連這都不記?你還是人嗎?!"

"我只對活著的事物感興趣."

"只對活著的事物感興趣?"他輕笑,話里全是嘲諷.

"呵呵!"東方攸松開他,從他身邊走過.

"攸."牧晟宸輕輕叫了一聲.

東方攸的步子頓住.

"如果是因為東方然,你才一直是現在這樣,那麼這十幾年,你都白過了."

東方攸的拳頭握起,嘴唇抿的都有些泛白,最後化為一聲冷嗤:"到底是誰在白過,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牧晟宸看著他微微有些醉的身影,也抿緊了唇.

回到座位上.

"牧總,東方律師已經有些醉啦!"一位董事笑道.

"是啊,他總是無酒不歡."

尹瑟低頭吃著菜,但是吃的也不多.

牧晟宸替她夾了點.

"牧總和夫人無論何時都是相親相愛,可是我們心里的模范夫妻啊!"又是一位董事,笑著道.

"是嗎?"牧晟宸看了眼尹瑟.

"是啊!所有人起牧總,都會提到賢惠有才的尹瑟."

"噗--!咳咳!"尹瑟一口茶就嗆在喉嚨口,難過的緊,牧晟宸無奈的搖搖頭,抽出紙巾替她擦了擦嘴,拍著她的背.

尹瑟的臉都嗆了,還是不由自主的抬起頭,想看看到底是誰,出這種不經大腦思考的話.

是個一看上去就是肥頭油腦,絕對是妻管嚴的中年男人.

牧晟宸笑了笑,看著她:"怎麼?夫人是覺得林董事的不對?"

尹瑟干干的笑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沒有沒有."

她嘴里著沒有,心下卻腹誹了那人祖宗十八代,奉承拍馬也不是這樣沒水准的吧!

但是牧晟宸卻笑得很歡.

飯後,尹瑟相當愉快的和眾董事打了招呼:"晚上的面具舞會,諸位董事一定要攜家眷參加哦!"

"是夫人做的策劃,我們自然會給足面子."

尹瑟笑了笑,看著眾董事都走了出去,尹瑟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牧晟宸走回她身邊.

她朝他招了招手,他走進兩步,她順其自然的將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嘴嘟著,"晟宸,你覺得我賢惠麼?".

牧晟宸低頭看著她:"老婆.你是要我實話還是假話."

"恩……你自己看著."

"賢惠."

尹瑟眉頭一挑:"你是不是經常在外面吹噓著我很賢惠啊?"

她是萬萬也想不到牧晟宸會做出這種事.

"吹噓?"牧晟宸碰了下她的鼻子,"我不吹噓的,老婆,你是覺得你自己不夠賢惠嗎?"

尹瑟陡然噤了口,她也不能是不賢惠吧……

"不,不是啊!像我這麼賢惠的你上哪找去,對吧!"尹瑟捧著他的臉就狂親一口,然後起身,瀟灑的往外走.

走到門口她轉身沖牧晟宸笑道:"我下午去找你,我先去布置會場,你等我哈."

"恩."

尹瑟一整個下午都和慕容清還有秘書處的人布置著會場,傍晚的時候就處理的差不多了.

"夫人,你這樣累,要不要緊啊?"孫擔憂的問道.

"沒事,我可壯著呢!"尹瑟笑道,"而且我不是一直坐在旁邊看你們動麼,我啥事都插不上手,誒,真是難過."

"反正也都弄的差不多了,你去換一下服裝吧."

"也好,那剩下的這些就交給你們了哦!"尹瑟完便走了出去.

拿著牧晟宸為自己准備的禮服走到休息室.

"晟宸?"尹瑟奇怪的看著休息室,里面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不是好在這里等她的嗎?

她打了個電話過去,沒過一會兒便被接起了:"晟宸,你在哪呢?"

"我在會場,你換好衣服直接過來."

"真是的,我剛剛從會場上來,你就下去,你等我一起下去不就好了嘛!"

"乖點,快點下來."

"哦,知道了."

尹瑟掛掉電話,就開始換衣服,換好衣服,化完妝,舞會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她戴上面具就走了下去.

一走進會場,尹瑟就有些發懵,一眼望過去,所有人都戴著面具,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這下她可真是找不到牧晟宸了.

燈光陡然暗了下來,戴著面具的主持人走到舞台中央,她輕輕開口.

"創世集團的各位領導,各位員工們,歡迎大家參加集團周年慶特別舞會,這次舞會的企劃是由我們創世秘書處做出的,感謝他們."

熱烈的掌聲響起,尹瑟透過面具還是在四處尋找著,不會真被哪個員工渾水摸魚渾走了吧.

大家的面具是由創世集團專業的設計者設計的,尹瑟沒有找到牧晟宸,但是找到了慕容清和東方攸,他們兩人的面具,她是特意安排過得,慕容清知道東方攸的面具長什麼樣子,過會舞會開始,他們倆一起跳舞肯定沒有問題.

問題在她自己這,誒,晟宸啊晟宸,關鍵時刻啊都了讓她等他.

"希望大家度過一個難忘的夜晚,有一份和以往周年慶不同的經曆.接下來,就讓我們開始第一只舞."主持人完後,燈光微微亮了一些,很朦朧,然後音樂聲響起.

場面頓時清晰起來,只見一對一對步入舞池.

看來創世的員工,無論是男是女,下手都很快啊!

尹瑟著急于找牧晟宸,就在這時,一個人走到尹瑟面前,彬彬有禮的伸出手.

尹瑟看也沒多看就伸出手搭上,理所當然的認為那是牧晟宸,然後當男人的手環住她的腰時,她立刻就意識到面前的人絕對不是牧晟宸.

但是舞蹈已經跳了起來,她也不能甩了別人跑到台前大吼一聲,牧晟宸,你出來.

只能委屈的埋怨的和這個不知道身份的男人跳第一支舞.

跳舞之際,尹瑟的目光還在張望,然後,她瞄到了牧晟宸,那栗色的頭發在燈光照耀下尤其閃耀.

他正和另一個戴著面具的窈窕女人跳著舞.

尹瑟無奈的歎了口氣,她就嘛,一定會有女人趁機吃他豆腐,這男人還不相信.

可是現在她也做不了什麼,只能無奈的看著,然後心里默念,不管怎樣,打賭,他是輸了.

就在她出神之際,她面前的男人慢慢湊近她,悠悠的在她耳邊道:"親愛的弟妹,你看你戴上了面具,我都能一眼認出你."

尹瑟渾身一怔,她抬眼看著眼前的面具,這不是她為東方攸准備的那一個.

"怎麼是你?"

"怎麼不能是我?"東方攸笑道.

尹瑟目光立刻搜索著舞會現場,只見她為東方攸准備的那個面具掛在一個和東方攸身形差不多的男人臉上,而那男人正和慕容清跳著舞.

東方攸笑了笑:"弟妹,你那幼稚的想法實在是讓人有些哭笑不得,真不知道是該你單純呢還是一根筋,又或者是異想天開."

"……"

"這舞會是辦的不錯,但是多管閑事,可是會遭雷劈的哦!"東方攸的話里是滿滿的譏諷.

"東方攸,你也很無聊啊!"既然事已至此,她暫時是想不出其他的方法,現在湊到慕容清身邊換個舞伴,估計也是不現實,別面前這男人不肯,慕容清估計也不相信.

"我無聊嗎?"東方攸環著她的腰問道.

"恩."尹瑟點了點頭.

"誒,或許吧,反正我也找不到舞伴,你就將就一些吧,晟宸也被別人勾走了,真不知道是哪位有福氣的女人."

面具下的尹瑟微微嘟起嘴,"我很大肚的好嗎,不就是一支舞嘛,就讓給別人好了."

"看不出來弟妹的心胸還真的挺寬闊的!"

"一直很寬闊."尹瑟大不慚道.

東方攸透過面具可以看到她閃閃發亮的迷人眼睛.

"這孩子真的打算生下來?"

尹瑟點了點頭:"到時候表哥你一定要給包的!"

"哈哈,這個自然不敢忘."

一曲舞畢,主持人在音樂聲漸漸淡下來時重新走到舞台上,燈光亮了起來.

舞池散開,舞蹈停下.

"接下來請諸位摘下自己的面具,看看剛剛自己牽起的舞伴是不是自己的同事呢?是曾經有過過節的人,還是一直以來相互扶持的人,又或是平時嚴肅不敢接近的上司呢?"

主持人率先揭下自己的面具.

然後舞台下的人們也都慢慢摘下自己的面具.

尹瑟摘下面具後又開始不由自主的搜索著自家老公,就好像他不留在她視線里,就會被別人帶走的感覺.

正當她不停搜索時,對上了慕容清憤恨的眼神.

尹瑟心下一個踉蹌,驚覺不好,這下,她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看了眼旁邊一臉無所謂的東方攸,他帶著笑意看著她.

"弟妹今天穿的可真是性感尤.物一枚啊!"

這赤.裸.裸的挑逗,換來尹瑟狠狠的一記瞪視.得回道過.

東方攸依舊聳聳肩.

"我求你了,你就乖乖的走到慕容清身邊行不?"

"是你自己異想天開,還想讓我配合你?"東方攸笑道,"我的人生大事還由不到你來操心,弟妹."

尹瑟深深吸了口氣:"我又沒有要操心."

她只是難得的多管一樁閑事而已,想還他一個人而已,但是現在看來,其實她不應該在意這件事的.

就在這時,牧老夫人不知何時從後台走了出來,然後在大家的簇擁下走到台上,她身後的大屏幕也亮了起來.

"今天,是創世集團周年慶,借此機會,我的哥哥,也就是創世集團最大股東之一,東方凌先生要宣布一件事,他人沒有來此,但是通過視頻的方式將消息帶了過來."

東方攸的眸子漸漸變冷,然後屏幕上就出現了一個和牧老夫人差不多年紀的男人.

他醇厚的嗓音慢慢響起.

"創世集團的各位同事們,借著周年慶這個機會,我東方凌想要宣布一下我孫子東方攸和慕容清姐的婚事,大家都知道,我孫子東方攸性懶散,沒個定性,如果老人家不替他做主,怕是這輩子他都沒有辦法安定下來.誒……希望大家能給兩位年輕人一點祝福,他們年輕人等得起,我們老人等不起了呀!阿攸,知道你不喜歡被束縛,但是男人,有了事業,就該有家,爺爺為你做主,也為慕容清做一次主,你們跑了這麼多年,該定下來了,日子就定在下周五,到時候,你們就回來吧."

當視頻放完,東方攸的臉上掛著詭異的笑,站在他身邊的尹瑟只覺渾身冰冷.

牧老夫人站在台上,看著他:"阿攸,你爺爺的話,你聽到了?"

東方攸靜靜的看著牧老夫人:"聽到了."

寒氣逼人的嗓音,讓牧老夫人也冷了臉.

尹瑟只覺接下來會有不好的事發上,她根本不知道還有這一出,難道是晟宸做的?

萬一把東方攸逼急了,事不一定會往好的方向發展吧……

慕容清慢慢走到東方攸身邊,她一身桃色抹胸禮服,頭上戴著善良的皇冠,看起來要多亮麗就有多亮麗.

"攸……"她平視著他.

東方攸淡淡的看著慕容清,像是要很多,但都沉默了下來.

氣氛越來越僵,所有人都在等東方攸的回答,雖然東方凌先生已經做了主,但如果東方攸此刻不同意,最難堪的莫過于慕容清.

尹瑟心里那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強烈,她有點不敢看下去了.

然而……

"好."東方攸的聲音響起.

只覺眾人都松了一口氣.

慕容清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然後淚花都要流了下來.

"攸!"她上前一步抱住他.

然而東方攸卻什麼表都沒有,沒有回抱住她,只是淡漠的看了眼尹瑟,然後又淡然的看著斜四十五度角方向.

尹瑟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是牧晟宸.

她剛想招手,便看到他身邊挽著他手臂的女人.

尹瑟的身子有些停滯,臉上的笑容也有些發僵.

目光停在那女人身上……

撇去那層妝容,尹瑟記起來,是那天在商場上撞到的女人.

再重新看向牧晟宸,他淡然的看著她,臉上同樣什麼表都沒有,這一刻,尹瑟心下有些發慌.

明明越來越吵鬧,但她的整個世界似乎都安靜了下來.

他,怎麼能讓別的女人挽住他的手臂,在她面前……

"弟妹,知道那人是誰嗎?"東方攸雙手瀟灑的插在口袋里,笑著問道.

"那人是誰……"

"我妹妹,名字叫東方然."東方攸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