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我們一起承擔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回去了,免得又被人我是乞丐."

"……"尹瑟微訝,想起昨天她和慕容清的話,被他聽見了,但是想到慕容清,尹瑟又不自覺的多問了一句,"總秘書和你有婚約的吧."

東方攸毫不在意的道:"單方面的婚約,你覺得能稱之為婚約?"

"……"尹瑟突然噤口.

慕容清就站在門口,孫等人就站在她的身後,東方攸的話一字不落的落入她們耳里.

東方攸轉身,見到慕容清,神淡然的好像什麼事也沒有,招了下手:"慕容總秘書,好!"

慕容清難過的看著他,臉色發青.

東方攸沖站在她身後的幾個人也招了招手:"我就不打擾了,先撤了."

尹瑟干干的笑著:"串門,串門."

然而,對上慕容清的眼神後,她笑不出來了,徑自坐回椅子上,安靜的坐著自己的事.

慕容清走進內室,孫走過來,跑到尹瑟身邊,敲敲的道:"瑟,原來你知道總秘書和東方律師之間的關系啊?"

"其實不算知道."尹瑟老實道.

"總秘書看上去臉色不太好啊."

"別管那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尹瑟道.

孫點了點頭,而後又不禁奇怪的問道:"瑟,你今天好像有點不在狀態."

"我什麼時候在過狀態?"尹瑟笑道.

"……"孫淺淺看了她一眼,不話了,做自己的事.

下班後,尹瑟背起包,看著自己發青的手,無奈的歎了口氣.

"親愛的弟妹,你和老公吵架中,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尹瑟看著靠在門前的東方攸,淡淡瞥了一眼:"不用麻煩東方律師了."

"不麻煩,你如果你現在去找牧晟宸,你能拉的下來臉麼?我送你吧,我又不是什麼壞人."

尹瑟很果決的搖著頭,她是和牧晟宸在吵架,但這是他們之間的事,如果她讓東方攸送自己回家,不知道還會鬧出多大的事來.

"阿攸,不用麻煩你了."不知何時,牧晟宸已經擦過東方攸身邊走了進來.

尹瑟看著他,也不知道心下是什麼感覺.

牧晟宸走到她面前,從她手上拿過包,然而尹瑟沒松手:"不用你拿."

"給我."牧晟宸輕輕一扯.

"咝"尹瑟倒抽一口涼氣.

牧晟宸的目光放到了她淤青泛腫的手背上,尹瑟下意識的收起手,他眸子一暗,還是拿過她的包.

"回家了."

"……"尹瑟抿著唇.

東方攸淡淡的看著他們,嘴角帶著笑意.

"晟宸,你就別為難瑟了,吵架中的夫妻還是不要呆在一起比較好,給彼此一點思考的時間,瑟,怎麼樣,現在要不要我來送你回家?"

尹瑟看了他一眼,牧晟宸也站在原地.

"如果你要讓阿攸送你,我不會介意."

尹瑟的眉頭皺緊.

東方攸輕笑,牧晟宸的一句他不會介意絕對會讓尹瑟敏感起來,女人都是這樣,越是氣頭上的時候越是敏感.

他已經准備好敞開懷抱迎接尹瑟了,只是--他錯估了尹瑟.

"你不介意我介意."尹瑟淡淡道,"快走吧,別讓人家看笑話."

牧晟宸嘴角一勾,淡淡的看了眼僵住的東方攸.

而東方攸只見尹瑟從自己身邊走過,然後是牧晟宸.

"阿攸,回家心點."

"……"

東方攸的手輕輕撫上自己的下巴,嘴邊的笑容意味深長.

你不介意我介意……

坐進車內,尹瑟便閉上眼睛,全然一副媳婦賭氣樣.

牧晟宸並不確定她是不是已經做好決定,他給她時間,像往常一樣,她是聰明的女人,會做出她認為正確的事.

到了幼兒園門口,尹瑟見牧司瑞走出來,忙上前,結果牧司瑞竟有些緊張的看著她,這讓尹瑟頓時內疚不已.

"鋼鐵俠……"尹瑟苦著臉笑著叫道.

牧司瑞看了眼她身邊的牧晟宸,而後走到尹瑟面前:"媽媽,對不起."

"……"尹瑟愣住,為什麼是他道歉?

"我以後不亂話了."

尹瑟更加內疚,她一把抱住牧司瑞:"是媽媽的錯,媽媽不該向你發火的,你又沒做錯什麼."

"媽媽--!"牧司瑞頓時大叫出來,叫的尹瑟心都碎了.

早上,他真的被嚇到了,以為媽媽以後都不會理他了.

尹瑟拍拍他的背,"好了,我們回家."

"恩!"

牧司瑞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花,牽著尹瑟的手坐進車子里.

"媽媽,你手怎麼了?"牧司瑞剛坐進車里就瞄到尹瑟的手被又青又腫.

"不心撞到桌子了,沒事."尹瑟道.

"豬蹄……"

"……"

牧司瑞也沒有意識到自己把這兩個字給出來,等看到尹瑟僵硬的表才反應過來.

"媽媽,我不是那個意思!"牧司瑞忙解釋道.

尹瑟揉了揉他的頭發,輕笑:"你就是個壞蛋."

牧司瑞覺得自己還是閉上嘴比較不會惹事.

尹瑟的手摟著牧司瑞,輕輕拍著,想起來早上她遷怒于他的場景,她還是內疚萬分.

坐在駕駛座上的牧晟宸從後視鏡中淡淡看這母子兩人.

或許,她已經做好了決定.

晚上,尹瑟洗好澡就躺在床上睡了,等牧晟宸進來的時候,她已經是呼吸很平穩了.

他拿了個醫藥箱走過來,坐在床邊,拿出尹瑟的手,是用了多大力氣才會撞成這樣.

牧晟宸搖搖頭,從醫藥箱里拿出一片藥膏,揭開後輕輕貼在她手臂上,沁涼沁涼的.

等他將醫藥箱都整理好後,再抬起眼,尹瑟已經醒了,她的大眼靜靜的看著他.

這一刹那,他們之間像是有千萬語要,但卻沒有一個人肯先開口.

良久,牧晟宸問道:"這手是怎麼撞--"

"晟宸……"還沒等他完話,她就打斷他,那雙眼睛依舊看他看得靜謐.

"恩?"

尹瑟吸了下鼻子,只覺心口有些刺刺的痛意,她突然起身從牧晟宸身後環住他,下巴就擱在他的頸窩,溫熱的氣息不斷噴灑出來.

"我想好了."

"……"

"我要把孩子生下來."尹瑟淡淡道.

牧晟宸閉了閉眼睛:"瑟兒……"

"你聽我."尹瑟的手臂緊緊環住她,她現在再認真不過了.

"它已經是個生命體了,我們怎麼能那麼殘忍的把它拿掉?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孩子生出來,不幸也遺傳了心髒病,那就全家人一起承擔."

"……"

"現在,大家都期待著他的降臨,那麼愛他守護他就是我們的責任."

"先天性心髒病……"牧晟宸閉了閉眼,"它會很痛苦,可能會經曆我所經曆過得一切."

"那又如何?晟宸,難道你現在不幸福嗎?二十年前,如果你死了,你能預料得到現在的這份幸福嗎?有人可以剝奪你的生命,不讓你經曆這一切嗎?"

"……"

"誰都沒有這個權利."

"尹瑟,當初瑞奇死的時候,你是什麼心,當初,我進手術室的時候,你又是什麼心?"牧晟宸抓住她的手,"那樣的心,你不害怕面對嗎?"

"害怕,怎麼能不怕?"尹瑟抱緊了他一分,"可是我不能因為我害怕就剝奪了這個孩子的生命,晟宸,你也勇敢一點,我們多少風雨都走過來了,再來一點,又有什麼關系?"

"更何況,還有百分之二十的幾率,當初,懷牧司瑞的時候,你是別無選擇,牧家只能放手一搏,那麼現在,是因為已經有了牧司瑞,你就要放棄了嗎?"

"我怕的是,你現在能夠承擔,不代表幾年以後,十幾年,二十幾年以後,你還能承擔."

"我也不知道那麼多年以後,還能不能承擔的起這份責任,但是晟宸,我們一起拼一次好不好?"

"你也是希望這個孩子出生的對不對?不然,以你的腦子,你會不知道遺傳的可能?讓我來服你,生下孩子,無論他健康與否,我們交給上天來決定,好不好?"

牧晟宸側首,吻了吻她的鼻子,深深吸了口氣,他不知道自己胸口這雀躍的跳動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這一刹那,他無怨無悔的心是來自于何處.

側身環住她的細腰,他低下頭在她腹部印下一吻.

尹瑟歡喜的眼淚落下.

牧晟宸捧著她的臉,與她額頭相觸.

"你比我勇敢."

"一直都是好嗎?"尹瑟咧開嘴角.

他吻去她的眼淚.

"傻瓜."他寵溺的啄著她的嘴,一點一點的碎吻落下,鼻頭,嘴唇,臉頰,耳際,他恨不得吻遍她的全身.

她嬌喘聲陣陣,在他欲罷不能時,她攔住他,嘴角勾起一笑:"現在不行,對不對?"

牧晟宸低咒了聲什麼,充盈著欲.望的鳳眸對上她得意的神,最後竟無奈的趴在她肩頭,輕輕咬著她圓潤的肩頭.

尹瑟咯咯的笑著,靠在他的胸口,手指劃著他的胸口,她低低道:"對不起."

牧晟宸將她的身體托起來,靠在自己身上,"這次,是我的錯."

"……"尹瑟親了親他的臉頰,"我好不容易那麼主動一次對不起,你還不讓?"

"不是不讓,只是你突然這麼乖,我有點受寵若驚."

"我一直都很乖,難道你沒有發現嗎?"尹瑟嘟了嘟嘴.

他繞著她的長發,一手覆蓋在她的腹部.

"今天,我以為你會和東方攸走."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翻過身,雙手撐著她尖細的下巴,看著他:"為什麼?"

"猜得."他以為她會和他賭氣.

"你以為我會因為和你賭氣,就上別的男人的車嗎?"尹瑟一臉鄙視的看著他,"我才不會這麼拎不清好不好?"

"……"牧晟宸微微愣住.

"那東方攸明顯就是想讓你難看,我怎麼可能讓他得逞?"

看著她得意的臉,他出自己是個什麼心,心里充斥著的是難以表的滿足感.

"在家可以和你賭氣,什麼都不管,在外人面前,我總不能讓我老公連面子都沒了."尹瑟抱住他.

牧晟宸笑道:"原來你這麼厲害,還可以控制我在外面是不是有面子啊."

"你是有什麼意見?"尹瑟問,"你是覺得我做不到嗎?"

"你太能做到了."牧晟宸大手撈她的腰,嘴唇和她的相碰.

"你心欲.火焚.身,我可救不了你."尹瑟笑道.

牧晟宸寵溺的咬了下她的鼻子,好好的抱著她.

尹瑟抓住他貼著自己腹部的大手,她輕聲道:"孩子,不管怎樣,我們都期待你來到這世上,加入我們,無論是悲傷還是歡喜,都帶給我們吧."

牧晟宸輕輕聞著她的發香.

別二十年前,即便是十年前,他也不敢想象,他牧晟宸也會有這樣一天.

或許尹瑟是出他不太敢出來的想法.

讓孩子帶著先天性心髒病生活的想法.

這種時候,他的理性是沒有用的,通過各種幾率分辨出是利是弊有什麼用呢?在尹瑟面前輸的一敗塗地.

或許,他是沒有她的那種勇氣,他是不想自己經曆過的事讓他的孩子也經曆,可是看著尹瑟,看看自己……

或許他的孩子不會經曆他經曆過的事.

因為他們會愛他,一直一直愛他.

第二天,牧晟宸早上睜開眼睛,突然就覺得好笑起來,他是不是被尹瑟忽悠的太厲害了,出去,估計不會有第二個人贊同他們的作法.

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你們和好了?"一大早,尹瑟還沒來得及走進辦公室,就被東方攸攔在走廊里.

"夫妻吵架不都是這樣的嗎?床頭吵床尾合."

東方攸輕輕一笑,攤了攤手,也是.

"東方表弟早飯吃過了吧?"

"怎麼了?"

"我怕你又來找我蹭飯啊,我早飯在家吃的."尹瑟笑道.

"攸."慕容清也剛來上班,看到走廊里的他們,就上前打了個招呼.

"慕容總秘書來了啊!看來是叮囑去上班了.那我先撤了,弟妹."東方攸對尹瑟完便走進了辦公室.

尹瑟無語半天,人家慕容總秘書上來明明叫的就是他的名字……

慕容清無所謂的笑笑,"總裁夫人好."

"……"尹瑟被她的這一聲總裁夫人叫悶了,"總秘書……"

"總裁夫人,可以的話,應該是到上班時間了."

"你不用這樣."尹瑟的眸子暗了暗,慕容清對自己有著明顯的敵意.

"不用哪樣?"

"就像你一開始叫我尹瑟,現在不用改口,我會不習慣."

"可是我叫你尹瑟,會不習慣."慕容清淡淡完便走進辦公室,留給她一個絕傲的背影.

尹瑟微歎一口氣,跟了進去.

"孫,我昨天讓你整理出來的創世集團周年舞會名單整理出來了嗎?"慕容清一進辦公室就問道.

"總秘書,你輸入的名單和牧總的名單有些出入……"孫淡淡道.

慕容清頓住腳步:"你什麼?"

"是真的."

"你進來."慕容清完便走進內室,然後孫便跟在身後走了進去.

然後良久,孫灰著臉出來了.

"怎麼了,?"尹瑟問道.

孫尷尬的笑笑:"沒什麼,我出了點差錯."

"什麼錯?"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尹瑟知道孫平時做事相當認真.

"下個禮拜的化妝舞會,我把牧總交給我的名單弄錯了."

尹瑟複雜的看著孫:"剛才我進來的時候,你不是是總秘書做錯了嗎?"

"……"孫抿了抿唇,"是我做錯了."

"."

"瑟,你就別問了,我只要重新做一下就好了."孫完便坐到桌子前,打開電腦,然後手指就飛快的動了起來.

"是不是總秘書把周四的舞會和周六的酒會名單弄混了?"

"你怎麼知道?"孫一臉訝異,她都還什麼都沒有呢……

尹瑟嘴角一扯:"她是不是,這種錯誤即便是她犯了,也要放到我們頭上?"

"……"

從孫的表,尹瑟就知道猜對了.

"她是不是還,如果部門部長出了問題,出去會被別人笑話,不利于部門發展?"

"瑟,你都聽到了?"

",成為總裁夫人之前,我可是在商界打滾至今的!我也是從基層做起的!"尹瑟笑了笑.

孫尷尬的抓了抓頭.

尹瑟起身.

"瑟,你干嘛?"

"請叫我總裁夫人."尹瑟沖她一笑走到她面前,拿過她手里的U盤,"名單在這里面?"

"……恩."

她二話不就走到內室門前.

慕容清正坐在辦公桌前翻著會議記錄,聽到敲門聲淡淡的了聲"進來".

尹瑟走到慕容清的辦公桌面前,將U盤放到慕容清桌子上:"總秘書,不是孫的錯,你不能強怪到她頭上."

慕容清抬起頭,"你這是在教訓我?"

"不是教訓,是講道理.慕容總秘書是從職員做起的嗎?"

慕容清起身,雙手環在胸前,冷冷的看著她:"我不需要從職員做起."

"那就對了."尹瑟勾起嘴角,一副難怪如此的表.約我被回.

"你什麼意思?"

"因為沒有做過職員所以不會懂職員的心,慕容總秘書,或許你的才能確實很好,但作為一個領導,你卻是很失敗的."

"呵呵."

"你做錯了的名單就推到孫頭上,漬漬,這種作法實在是太常見了,原來慕容總秘書和其他不合格的上司一樣啊."

"尹瑟,你到底想什麼."

"部門的部長固然是最重要的,但是部門能否發展的好,看得卻不是部長,而是部門干事,你這樣打壓干事,會讓干事產生自卑心理,從而對工作產生抵觸."

"哈哈!"慕容清突然大笑,"我的作風一貫如此,第一天你不就見識到了."

實話,尹瑟第一天所見識到的只是她一視同仁的那種氣魄,還真不知道她還會做出這種不怎麼入她眼的事.

"我的手段就是這樣,如果孫她不樂意,她可以離開."

"總秘書,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是人才?"

"尹瑟,你嘴上不喜歡別人叫你總裁夫人,但是現在你好像是用總裁夫人這個位置來教訓我啊?"

"如果我我不以總裁夫人的位置來和你這些話,而是以你的下屬呢?"

"那就請你出去,好好做你的事."

"那就請你恭恭敬敬的把我看成是總裁夫人."

"……"

尹瑟與她四目相對.

"你就為這點芝麻大的事為孫出頭?這樣的上司就是對的?"

"我不是為她出頭,我是為了杜絕這樣的現象,慕容清,你覺得,在工作上,我會輸給你嗎?"

慕容清嘴角一扯,頓時覺得面前的女人有趣的緊,可笑的緊.

"我應該可以把你的這笑視為諷笑吧?"

"可以."

尹瑟雙手環胸,個子沒有慕容清高,但氣勢卻半分也不輸她.

"慕容清,不如我們來比一場."

"哦?"

"就拿下周四的周年舞會作為題目,明天各交出一份舞會企劃案."

"我憑什麼和你比?"

"慕容清,你有認真的查過我的資料嗎?"

"我知道啊,原尹氏集團的策劃部部長,就那種職位,有值得炫耀的地方嗎?"

尹瑟輕輕一笑:"慕容清,查透徹了再."

慕容清不知道她哪里來的自信,不是她沒有才能,而是,如果她的才能在她之上,牧晟宸怎麼會讓她做她手下?

"如果我的方案被采取了,你就向蘇柔道歉."

"如果我的方案被采取了,我要你回家做你的總裁夫人."

尹瑟眉頭一挑,這賭注還真是大啊.

"一為定."

慕容清譏笑著看著她的背影,為了這麼點芝麻大的事,她就要強出頭,就這樣,還自己有才能?

她是讓孫吃了啞巴虧,可是這是部門內部的事,她又不是在眾人面前將這罪責栽贓給她,她只是適當的打壓而已.

做大事者不拘節,尹瑟卻連這點都不懂.

然而從內室里走出來的尹瑟笑的很歡.

尹瑟沖孫比了個ok的手勢.

蘇珊和李默也已經回來了.

"尹瑟,怎麼了嗎?"

"親們,我向你們總秘書挑戰了,部門內部的挑戰,不要出去宣揚啊."

"……"

"不然輸了臉就丟大了."尹瑟笑道,

李默正兒八經的看著尹瑟:"挑戰了什麼?"

"下周四我們部門負責的周年舞會策劃."

"……"孫訝異的看著她,有些慌張.

"如果她輸了,就要向道歉,至于道歉的內容,你們二位有興趣可以親自去問秘書長,如果她贏了,我就回家去好好當我的大肚婆."

"總裁夫人……"孫已經不出話來了.

尹瑟走到孫面前,輕聲道:"別太感動,我並不全是為了你."

孫一臉詫異的看著她.

只見尹瑟已經安靜的坐在自己座位上.

而慕容清坐在內室里將尹瑟的話也再次聽得清清楚楚,讓她回家也好,這樣東方攸也不用想些亂七八糟的事.

尹瑟給牧晟宸發了條短信.

--老公,我要求潛規則.

--什麼事?

--我向慕容發挑戰,比下周四的舞會策劃,我要贏.

--哦.

--同意了同意了?老公真好,麼一個!

--你懷孕前期,潛不了.

……

尹瑟看著最後三個字,眉眼抽搐的厲害.

恨不得一頭撞死在桌子上.

--那咱先欠著行不.

--賒賬啊.

--恩.

--定個期限,啥時候還,加多少利息,寫詳細再來申請.

--牧晟宸你混蛋!

……

尹瑟趴在桌子上,她搗鼓著自己手里的筆,其實她之所以會向慕容清挑戰主要是兩個原因,一個就是真的看不慣她打壓干事心理的作法,另一個就是想借周年舞會做一樁媒.

也不知道回家能不能潛成功,畢竟創世周年慶是件大事,不過她只要借個節就可以了,不會影響太大的.

她想還東方攸一個人.

她之所以會想通,是因為東方攸的那句話.

如果能夠接受最壞的結果,就沒有什麼好糾結的了.

中午,牧晟宸的助理又像平時那樣給她送來飯菜.

尹瑟剛打開飯盒,竟不自覺地看了看門外,看著門沒有動靜,她才放下緊張兮兮的心,安心的吃起來.

結果,她才安心的動了兩筷子,筷子敲著碗的聲音就在門外響起.

尹瑟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然後下一秒,門就被打開了.

"東方攸,我告訴你,今天我是不會給你的."

東方攸靠在門上,"沒事,我看你吃."完就走了進來.

尹瑟簡直就要崩潰了,再這樣下去,她是沒有一頓午飯可以吃飽了.

東方攸坐到椅子上,將自己的碗就放到尹瑟的桌子上.

"最後一次."

東方攸聳聳肩,靜靜的看著她.

尹瑟將飯菜分到他碗里.

"尹瑟,如果有一天牧晟宸背叛了你,你會怎麼辦?"

"剁了他."

"……"東方攸微愣片刻.

尹瑟輕笑出聲:"以前好像也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吧."

"是嗎?"

"恩,我怎麼回答的來著我都忘了."

"你覺得他不會背叛你嗎?"

"恩,我對他絕對的信任."尹瑟直不諱.

將碗重新遞到東方攸手上.

"尹瑟,我再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

"你這樣天天分我飯真的是把我看做乞丐?"

尹瑟喝了口湯,美味的很,抬起頭看著他:"要我實話嗎?"

"我想聽聽看."

尹瑟看他:"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挺可憐的."

"這和看乞丐有差別嗎?"

"有."她的認真讓他收斂起自己臉上的笑意.

"哪方面?"

"眼神."

"……"

"很悲涼."

東方攸輕輕笑起來:"尹瑟,你眼神不好使啊."

尹瑟笑道:"你怎麼知道啊,我瞎的,哈哈!"

東方攸看她重新低下頭然後吃著飯,心下陡然竄起來的那股悸動是怎麼回事?

"阿攸."就在這時,牧晟宸走了進來.

東方攸輕笑,往嘴里塞了些菜,而後轉身,他還沒來得及話,只見尹瑟笑著叫道:"晟宸."

東方攸渾身一僵,看了眼尹瑟.

"我覺得你一個大男人每天只雞啄米吃這點有點太少了,就給晟宸發短信了.他會帶點東西下來吃."

東方攸輕輕一笑:"是嗎?"

"恩."尹瑟回答的真摯,他竟也挑不出半分毛病.

牧晟宸拎著另一個飯盒走到尹瑟身邊,將飯盒里的飯菜拿出來,堆滿了尹瑟的桌子.

"晟宸,你吃過了沒?"

"吃過了."

"晟宸,你還真是空閑啊."

"阿攸,你也一樣空閑啊.不對,你應該是太忙了,才會把孕婦餐當成正餐."

東方攸無所謂的聳聳肩,淡淡的抬眼,與牧晟宸的銳眸直直的碰撞在一起,電光火石間,只有尹瑟在埋頭苦吃.

既然牧晟宸來了,東方攸多呆也沒有什麼意思,便走了出去.

牧晟宸轉過孫的椅子,雙腿疊交在一起,靜靜看著尹瑟.

尹瑟頭也不抬的道:"你和這個難以捉摸的東方攸,有仇嗎?"

"不知道."

"不知道?他都盯上你老婆了,你還不知道?"

牧晟宸輕笑,伸手擦了擦她嘴邊的湯汁:"他搶不走的."

"那是我不讓他搶,你也有點危機感,不然我多沒面子……"尹瑟道,"創世的那個舞會我會設計一份好的方案,但是中間我要加化妝舞會這個環節."

"化妝舞會?"

"我要為慕容清和東方攸牽線."

"哦?什麼時候對媒婆這工作也感興趣了."

"我欠了東方攸一份人,我得想辦法還回去."

"用創世集團周年慶舞會來還,真是大膽的想法."

"我只用一部分而已."尹瑟擦了擦嘴,認真的看著牧晟宸,"你絕對和他有仇."

只見牧晟宸的眸子里掛上了難掩的苦笑.

"或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