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我看著你吃
"那奶奶就取兩個名字,男孩一個女孩一個,有備無患."

老夫人拄著拐杖,靜默良久.

尹瑟滿眼期待的看著她,希望能蹦出來兩個和"牧晟宸"一樣霸氣的名字.

牧老夫人的嘴唇動了動,尹瑟兩眼越發激動.

"……"牧老夫人看著她,"還沒想好,這個是要慢慢醞釀的,現在釀不出來."

尹瑟瞬間倒地,原來她家奶奶也是活寶一枚.

她摟住牧老夫人的肩頭,頭擱在她肩膀上,輕聲道:"奶奶,您當時給晟宸取名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緊張兮兮的醞釀啊?"

牧老夫人側首看她,"你覺得可能嗎?"

"恩,極其有可能."尹瑟認真點頭.

牧老夫人瞥了她一眼:"不和你們話,一點意思都沒有."

"奶奶,你這是害羞嗎?"

"……"牧老夫人被這樣一更加無語起來,轉身就往樓上走去,那越來越傴僂的背影,尹瑟靜靜看著,奶奶也老了……

木老夫人踩著樓梯,一步一步往上走.

"媽,就算是不待見我,也給孩子取個名字吧."

"媽媽."她的兒子輕聲喚她.

"晟宸."

"晟宸……"那女人看著自己懷里的嬰兒,溫婉的面容上端莊的笑容那般靜謐迷人,"晟宸晟宸."

"晟宸……"

"謝謝媽!"

晟,乃光明,宸,乃帝王.

如果當初她能寬容一些,現在想來會不會不這麼後悔?

牧晟宸走到牧司瑞面前,"還不去洗洗睡."

"我再看會書."牧司瑞頭也不抬的道.

尹瑟摟過自家兒子的脖子:"咱家鋼鐵俠現在越來越威猛了!"

"媽媽,你這話是褒義吧!"唇字備男.

"你要不要練一段武術給你爸爸看看?"

"等我覺得我能打得過爸爸的時候,我再出來炫耀一下,現在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不明智."

"……"尹瑟干干的笑笑,這些話到底是誰教他的.

晚上,尹瑟洗的香噴噴的就躺到了床上,牧晟宸處理完一些零碎的事,也翻身上來.

"你干嘛?"牧晟宸看著她撲閃撲閃發亮的大眼睛,脊背發涼.

她眨了兩下眼睛.

"老婆,你該不會是想……"

尹瑟臉一,但下一瞬就神不對勁了,她擔憂的看著他:"都好幾天了……"

牧晟宸輕歎了一口氣,將她抱進懷里:"我就你不矜持吧."

"……"尹瑟頓時真相吞掉自己的舌頭,讓他抓到把柄了吧!

"這肚子里的才一個多月,我怕傷到它."

"……"尹瑟頓時不出話來,只覺得自己是被精蟲鑽腦了……

牧晟宸笑了笑,"再過段時間,但這段時間,我們怎麼打發呢?"

尹瑟了臉,"睡覺啦!"

牧晟宸輕笑,輕輕拍著她的背.

良久良久,久到他以為她都睡著了,淡淡的聲音飄來:"晟宸,你有沒有事瞞著我?"

牧晟宸抿了抿著唇,吻了吻她的頭發:"別亂想."

"……"

尹瑟不再話,或許就這麼入睡了.

模模糊糊間,她聽到他在陽台上接了個電話.

"我知道,我明天過來."

"我會仔細考慮,明天再詳談,麻煩你了.".

他重新睡到她身邊.

她睡得模糊,然而胸口間心髒的跳動昭示著她的不安……

第二天,尹瑟剛進辦公室,只覺得面前的這幾個人看自己的眼光都怪怪的.

"瑟,你沒事吧?"

尹瑟干干的笑笑:"能有什麼事呀,放心啦!"

"你可藏得真是深啊."李默一本正經的道,"總裁夫人和我們同一間辦公室……"

"這個沒什麼關系的吧,不會影響我們工作的啦!"尹瑟忙道.

"誒,只是總裁夫人,你連懷孕都不一聲,你要是有了什麼三長兩短,我們能逃得了干系嗎?就算你不是總裁夫人,我們也難逃干系啊!"李默解釋道.

尹瑟走過去,雙手合上忙道歉,心愉悅很多,她本來擔心總裁夫人這四個字會讓她和同事之間產生隔閡,但現在,她不用擔心了.

",讓你擔心了,我也很抱歉,我沒事,寶寶也沒事,你放心啦."

孫點了點頭:"昨天我也太笨了,都沒有發現你的異樣."

"好了好了,一點點事,怎麼被你們的這麼嚴重,不會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吧?"

孫看著尹瑟驚恐的表,笑出聲來:"不會啦!"

尹瑟這才放心的坐回辦公桌前,將包放好.

"尹瑟,你進來."她屁股還沒坐熱,慕容清就叫道.

尹瑟打了個冷戰,然後默念一聲阿彌陀佛就就走了進去.

"總秘書,有事?"尹瑟問的極為心翼翼.

慕容清抬眼看她:"你是抱著什麼樣的心理來這里做事的."

"這個該怎麼回答?"尹瑟問道.

"你老公是我上司,我又是你上司,實話,如果你的後台是別人,我不會放在心上,但如果是牧總,我沒有辦法對你一視同仁."

尹瑟有些為難的看著她:"那只是我在家里的身份,我在創世集團只是你的下屬,這秘書處的一位秘書."

"你有孕在身,這點你自己清楚嗎?"

"這個……我自然知道."

"那你是不想要這個孩子,然後來陷害我嗎?!"慕容清陡然激動起來,"要是你昨天有個三長兩短,我怎麼向自己交代?!"

尹瑟被罵的狗血噴頭,聽慕容清罵完之後,她才抬起頭沖她咧嘴笑笑:"下不為例."

"你這女人臉皮真厚."

"……"尹瑟撇了撇嘴,也不能這麼啊……

"你出去吧."慕容清淡淡道.

"是."尹瑟應了聲便畢恭畢敬的走了出去.

慕容清沒有再把跑腿的工作扔給尹瑟,而是真正讓她做一些關于文秘的工作,其實尹瑟對文秘這個工作並不熟悉,很多事也要請教孫,李默她們.

不管怎樣,令她欣慰的是,這間辦公室里大家都很和睦.並沒有因為她是總裁夫人而對她有偏見或是特殊待遇.

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中午,尹瑟給牧晟宸發了條短信,想和他一起吃飯來著,但是牧晟宸卻不在公司,那她也沒法強求,正准備和孫她們一起去食堂吃飯,牧晟宸的助理就拎著個飯盒走了進來.

"夫人,牧總特別叮囑的,讓你吃這個."

尹瑟看著高高的保溫飯盒,咽了咽口水.

孫一臉羨慕的看著尹瑟:"牧總真是好男人啊!"

尹瑟干干的笑笑:"那我就在辦公室里吃,順便看門."

孫,李默和蘇珊都下去吃飯了,辦公室里只剩下尹瑟一人,她打開飯盒,湯還是熱的,菜色很鮮豔,她的口水都要滴下來了,然後便開始吃起來.

還沒吃兩口,就有人咚咚的敲著門,尹瑟以為是慕容清回來了,剛抬起頭,就對上東方攸那張要笑不笑的面孔.

"東方律師……"

"尹姐在吃飯啊!"

"有事嗎?"尹瑟問道.

東方攸手插在口袋里走了進來,隨手拉過孫的椅子就放到她面前,然後自然而然的跨坐于上,胳膊撐在椅子背上,下巴撐在胳膊上,就很認真的盯著尹瑟看.

"你干嘛?"尹瑟無語的問道.

"我也沒有吃飯."東方攸眼睛盯著尹瑟的飯盒,淡淡的道,並沒有表現出對這飯菜的渴望,但尹瑟卻愣是覺得他就是沖著這頓午飯來的.

"你餓了就去食堂吃飯唄,你跑到這里來干嘛?"尹瑟護食的道.

東方攸歎了口氣:"沒事,你吃,我不搶,我就看著你吃."

"你……你神經病啊!"尹瑟忍不住叫道.

東方攸依舊是那副不死不活的樣子,只是淡淡的看著她桌子上冒著熱氣的菜.

"看上去好素啊,你不吃葷啊?"他若無其事的問道.

"對,沒葷,你別盯了."尹瑟將飯盒往旁邊挪了挪,然後東方攸的視線自覺地跟著飯盒挪了挪.

"我也不怎麼吃葷的,有素的就好了."東方攸依舊的淡然.

尹瑟嘴角抽搐:"我和你不熟,不會分同一碗羹的."

"我不吃,我就看著你吃."東方攸繼續聲明道,他剛完肚子就咕嚕嚕的叫了聲,他若無其事面不改色的看著她,"但是你也不能我們不熟,你都往懷里撞了兩次了."

"我走路撞樹上都撞了幾次,我是不是應該和樹也很熟啊?"尹瑟塞了根青菜放到嘴里,她要若無其事的吃飯,不要受他影響,不能被這個神經病影響.

"可能樹不一定認識你,但你肯定對那棵樹印象深刻."

"咳咳!"尹瑟險些被湯嗆死.

"如果撞兩次不熟,我不介意你多撞幾次,撞到你覺得熟了為止."

"……"尹瑟睜著大眼看著他,"你真是朵奇葩啊!"

"奇葩?我不奇葩啊,我覺得你比較奇葩啊."東方攸很認真的著這話.

"我要吃飯,我不吃,我肚子里的也要吃,所以麻煩你給我們娘倆留條活路吧!"尹瑟淚眼汪汪的懇求道.

東方攸的視線這才從飯菜轉移到她平坦的腹上,良久,他問道:"第二個孩子了是不是?"

"恩啊."

"我不介意."

"……"這人話怎麼總沒個譜,"你介意不介意和我有什麼關系,再了,你介意?你能介意什麼?!"

"……"東方攸不話,重新認真的盯著她的飯菜.

尹瑟簡直快被逼瘋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麼."

"我肚子餓."

"……所以你是要吃這飯菜?"

"不吃,那是你的,我看著你吃,古人畫餅充饑,我看美人用膳充饑."

尹瑟的隔年的年夜飯都要吐出來了,她給了他個白眼,"你真的不走?"

"看你吃完飯,我就走."

"行,你不走我走."

"行,飯菜留下就行了."

"你果然還是想吃!"

"不,我不想吃,我就看你吃."

"啊!"尹瑟從來沒覺得自己這麼崩潰過,但是東方攸的眼神就那麼自然,確實一點都不像是要搶她的飯菜,但是,但是他的肚子就沒停止叫過.

深深吸了口氣,她看著飯盒里的飯菜,道:"一人吃一半吧.仔細算來,我也是你弟妹."

"弟妹……"東方攸默默的念著這兩個字,而後他從椅子上站起來.

"怎麼,不吃了?"

東方攸一句話都不就走了出去.

尹瑟拿著筷子的手都在發抖,這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算了,走了也好,她一個人吃都不一定夠,再加一個大男人怎麼行?

但是尹瑟正准備重新開筷子時,東方攸重新走了進來,他手里多了一副餐具還有個飯盒.

他走進來極其自然,利落的坐在剛才的椅子上,二話不就開始從尹瑟的碗里劃過來一點飯.

"這一半是我的,另一半是你們的."

尹瑟愣愣的看著飯盒里的飯就這麼被一條線劃開.

"別吃多了,有口水,算間接接吻的."東方攸完就用筷子夾起菜放到嘴里.

尹瑟只覺得自己的頭頂在冒火,她要忍耐要忍耐.

"你怎麼不吃?"東方攸吃了好幾口飯之後驚訝的看著不懂筷子的她.

"你全部搶去不就好了嘛?!"

"……"

尹瑟悶悶的鼓著腮幫子:"皮太厚了太厚了比水泥牆壁還要厚!"

"那……我就……全部……拿走了……哦!"東方攸悠悠的道,那語調是心翼翼的往上揚的.

然後尹瑟只看到牧晟宸為自己准備的愛心午餐越來越靠近東方攸,越來越遠離自己.

"不要!"尹瑟果斷拿起筷子.

"只能吃一半,碗拿過來!"尹瑟奪過他的飯盒,把飯菜轉移到他碗里,然後扔到他手上:"老娘也嫌棄你的口水!蹲角落吃去!"

"……"東方攸眉頭一揚看著自己碗里的飯菜,無所謂的聳聳肩,開始吃了起來.

尹瑟一邊防備著他,一邊自己吃著,是晟宸為她准備,居然被惡人搶劫了,想想都委屈.

東方攸的速度比尹瑟快一點,看著尹瑟碗里還有根青菜,他眼疾手快的夾了起來,尹瑟大叫一聲,看著自己最後的那根青菜,眼淚汪汪.

"張嘴."東方攸笑道.

尹瑟根本不睬他,放下筷子,剛要什麼,嘴巴一張,他就把青菜塞到她嘴里.

尹瑟錯愕不已,狠狠等了他一眼.

就在這時——

"你們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