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遠方表兄東方攸
牧晟宸有些哭笑不得,她這一招是和誰學的……

尹瑟環住牧晟宸的腰:"你和鋼鐵俠再欺負我,我就哭給你們看!"

"……"

牧晟宸摸著她的頭發,順著又直又柔軟的長發而下,他眼里應該是帶著笑意,但那琥珀色的眸子里卻夾著莫名的擔憂,像是在隱藏著什麼,比屋外漆黑的夜晚還要來的暗沉.

"晟宸,你不會打算讓我待在家里待到生產吧?"尹瑟突然問道.

牧晟宸松開她,坐到她身邊,她往床上一睡,頭就靠在了他的大腿上.

"不行嗎?"

"我不要."尹瑟由下至上直直的盯著他,很認真的道,"尹氏才剛剛並進創世,我也要參與進去."

牧晟宸勾著她的頭發,露出她光潔的臉頰,一段時間過去,她臉上已經看不到手術過的痕跡,完好無暇.

"從明天你去秘書處."

"秘書?"尹瑟微訝,"給你當秘書麼?"

牧晟宸輕笑,"總秘書會給你安排工作的,"

"秘書長?"

"恩.尹氏並進創世後,我也要想辦法把創世的重心遷至A市,所以公司里會有很多新面孔."

尹瑟點了點頭,這點她懂.

"尹氏大樓以後會改造成商廈,不會拆除.尹氏的員工,我也會讓人全都安排好去處,有才能的就留在創世,普通的也會做出相應的安排."

"恩……"尹瑟應了聲,尹氏並入創世,表面上其實是尹氏的終結,但是尹瑟知道,這是讓尹氏繼續存在下去的良計.

"我辦公室離你辦公室近嗎?"尹瑟問道.

"隔了兩層樓,不算近."

尹瑟了然的點點頭,也沒什麼特別的.

周一,牧晟宸和尹瑟來到創世,之前那些日子,尹瑟還是在尹氏大樓里工作,創世也來過幾次,現在正式到創世來工作,尹瑟也不出自己是什麼樣的心.

從停車場下車,尹瑟和牧晟宸一起走向電梯.

"創世的員工都認識我嗎?"尹瑟突然問道.

"有些認識,有些不認識吧."

尹瑟點了點頭.

"對你工作會有影響嗎?"

"我是怕他們會左一個總裁夫人右一個總裁夫人的叫……"

牧晟宸笑道:"創世里不會."

尹瑟微訝.

"走吧.要我領著你去秘書處嗎?"牧晟宸問道.

"不用,我又不是孩子,上哪工作我能不知道嗎?"

電.梯門停在了五十八樓,"那麼老婆大人走好."

"老公大人慢走."尹瑟側身淺淺的做了個福,嫣然一笑.

電梯.門合上,尹瑟徑直走向秘書處,五十八層樓就只有一些高層管理的辦公室,秘書處旁邊是行政辦公室,也就是通常的法律顧問辦公室.

透過玻璃窗,她隱隱看到一個修長的身影站在陽台前,只一閃而過,尹瑟便走到秘書處門前,敲了敲門.

"ein!"

尹瑟走了進去,這間大辦公

室被隔成了一個內室和外面的辦公隔間.

"我是今天來報道的."尹瑟對著坐在最外面的那位牌子上寫著孫兩個字的女秘書道.

見到尹瑟,她顯然有些難掩的驚訝,忙共恭恭敬敬道:"尹姐,總秘書在里面."

"好的,謝謝."尹瑟微微笑道,而後便落落大方的走了進去.

",你怎麼笑得這麼開心?"

孫不語,只是徑自笑著,秘書處一共有四個人,但是只有孫一人是老職員,其他都是從美國調過來.

一位叫蘇珊的高挑美國人,還有一位叫李默的戴著黑框眼鏡總是一副正正經經樣的海歸,而秘書長是一位標標准准的大美人,但是為人比較刻薄.

尹瑟敲了兩下內室的門後便走了進去.

坐在她面前的是個相當漂亮的女人,大眼細眉,雖然是坐著,但尹瑟很清楚這女人的身材很高挑.

"慕容總秘書,你好,我叫尹瑟."慕容清抬起頭看了她一眼,而後淡淡的低下頭,將手邊的文件遞到她面前:"把這份文件去複印二十張."

"……"尹瑟伸手接過,"慕容秘書長,我的位置在哪?"

"外面有個空的辦公桌,你自己打掃一下."

"哦."尹瑟點了下頭便轉身,手剛抓上門把,身後就傳來慕容清的聲音,"我不知道你什麼來頭,但是到了我這里,全部要從最基本做起."

"……是."尹瑟應了聲,便走了出去,嘴角勾起,好一個厲害的總秘書.

"尹姐,你手上拿的什麼?"孫立刻問道.

尹瑟笑笑:"上司讓我去複印個二十張."

"我去吧,你先整理一下東西."孫完便上前拿過尹瑟手里的文件.

尹瑟想了想,也好,她的包都還沒來得及放下,于是走到那張空的辦公桌子面前,桌子已經打掃好了,她坐下.

"你好."蘇珊用著典型的外國人口音像尹瑟打著招呼.

"你好."尹瑟笑了笑.

"我們都是昨天才剛來的,多多指教."李默道.

四張辦公桌的構造很簡單,就是拼在一起然後玻璃隔開,和普通的辦公室沒什麼太大差別.

然而尹瑟才剛剛倒上一杯水要喝,內室的門從里面打開,慕容清走了出來:"我讓你打印的東西呢?"

"哦,孫她去,讓我先整理一下."

"我讓你去,你憑什麼讓她去?"

"……"尹瑟微訝.

"你才剛進來,我讓你做一點事,你就推脫?"

尹瑟微微抿著唇,清醒的認識到自己面前的這位上司真的不好惹,她也沒有再不識相的辯解,而是迅速的放下杯子,"對不起,我這就去換孫回來."

慕容清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再次冷嗤道:"我也不管你的後台究竟有多大,在我這,你什麼都不算!"

"……"尹瑟做別人上司做慣了,陡然被人使喚,成這樣,其實還是有些不適應,但無奈,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她也沒得選擇.

"我知道了."

而後尹瑟便走了出去,她剛走出去就碰到了複印好文件的孫.

"尹姐,你這又是要去干嘛?"

尹瑟笑道:"總秘書發飆了,趕緊把東西給我吧!"

孫擦了擦薄汗:"真的麼?"

"恩."

"我們快進去吧."尹瑟忙道.

孫應了聲,心下已經很喜歡很喜歡這位總裁夫人了.

尹瑟拿著複印好的文件走進內室,將文件雙手遞呈到慕容清手上:"對不起,慕容總秘書,不會有下次了."

慕容清不再話,冷冷的從她手上接過文件.

尹瑟走出內室,輕輕吐了口氣.

慕容清看著自己手上的文件,她不明白尹瑟臉上的那份自信和從容自何而來.

她是昨天才剛調到A市,然後昨天晚上人事部的人就給她打電話除了和她一起調過來的蘇珊和李默,還有一位叫尹瑟的要進來.

她第一反應就是這女人一定有後台,而今天她更是很確定,這女人不是創世原來的員工……

但是如果靠著後台進來,她臉上的自信和從容是怎麼回事?她慕容清不管怎樣也在商場上打了十年的滾,手上帶過的員工不計其數,她向來以刻薄聞名,為什麼這個女人一點也不怕.

她一個電話打到人事部.

"今天過來的那個新秘書尹瑟什麼來頭?"

"……是尹氏原來的策劃部部長."

"……"慕容清抿了抿唇,"知道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能得通,既然是尹氏以前的策劃部部長,那麼氣焰高漲也是理所當然的,那麼她的這份氣焰就由她來打磨好了.

尹瑟沒有想到,她進秘書處做秘書,卻被當成了跑腿妹,正經的事她一點也沒有做過,凡是交給她的內容全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複印文件,倒水,整理會議室……

尹瑟很清楚,這些不是秘書來做的.

她知道慕容清是在刁難自己,如果自己喊著不做,不願意,肯定在她眼里留下自視過高的印象.

孫另外的兩個人和這位總秘書也是今天才剛剛上任,是從美國調任過來的.尹瑟了然的點了點頭.

新官上任三把火,她可能也正好撞在了槍口上.

沒再多想,她也任由慕容清差遣,只是尹瑟有些高估自己現在的身體,樓上樓下來來回回的跑,已經有些氣喘籲籲了.

中午,尹瑟累的慌,就趴在桌子上休息.

孫走過來:"瑟,你不去吃飯嗎?"

"啊,我睡一會,你幫我買一下好不好?"尹瑟的聲音悶悶的.

孫看著尹瑟這樣,心里想著慕容總秘書也真是一視同仁,"知道了,那我去給你買點帶上來."

"恩……"尹瑟迷迷糊糊的點了點頭,仿佛回到了自己剛剛在美國打拼的日子,從公司的基層做起,想要做的快,想要出成績,完全不把自己的身體當身體,但是現在,好像沒有了當時的那股沖勁.

孫走到餐廳,打了一些飯菜,剛要上樓便碰到了往餐廳走來的牧晟宸.

"牧總."孫打了個招呼.

"孫秘書,這飯菜是?"

"哦,是帶給你夫人的."孫解釋道,"夫人一個上午來來回回的跑著,現在有點累,趴在桌子上睡著呢."

"……"牧晟宸神色一黯.

"牧總,是你不讓我向慕容總秘書特別聲明尹瑟的身份的……"

"恩.我知道了,你多照顧點,再累也看著她吃點東西."牧晟宸囑咐道.

孫點了點頭便上樓.

她將飯菜放到尹瑟面前:"瑟,起來吃飯了."

"唔……"尹瑟動了動身子,但是沒有轉醒.

"瑟,先吃點再休息."孫照著牧晟宸的話逼著尹瑟吃點,但事實上並沒有什麼效果.

"等回……"

孫歎著氣,慕容清和另外兩位秘書都回來了.

她淡淡的瞥了眼尹瑟:"這是怎麼回事?"

"沒事!"尹瑟一個機靈就抬起頭,清醒了起來,沖她笑道,"總秘書還有什麼事吩咐嗎?"

慕容清冷哼一聲:"你這是在和我玩絕食游戲?"

"……"尹瑟嘴角微僵,絕食?誰絕食?

"趕緊把飯吃了,下午還有很多工作."慕容清完便走進辦公室,她一七五的高挑身材確實氣場十足,霸氣側漏.

尹瑟懶懶的翻開飯盒,然而胃里一酸,頓時翻江倒海般……她坐起來就往洗手間跑去,猛吐一陣,她才抬起頭,看著面色微微有些蒼白的自己.

"是好日子過多了嗎?這樣就不行了?"尹瑟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問道.

用涼水洗了洗臉,漱了漱口,她才慢慢走出洗手間,然而剛走出洗手間就和另一邊走出男洗手間的人撞上.

"誒喲!"尹瑟捂著自己的腦袋,抬起頭,無語的看了眼男人,這男人的胳膊是用石頭做的啊?

"尹瑟姐."男人輕輕的叫了一聲,那聲音不輕不響,充滿磁性,男人味十足,她抬起頭對上一張和牧晟宸竟有兩分相似的面容,這張臉俊俏的很,乾淨清爽陽光.

"你是?"尹瑟皺眉,她見過他麼?

"隔壁辦公室的,我叫東方攸."

隔壁辦公室的,就是行政辦公室……

"法律顧問?"

"聰明."東方攸笑了笑,"看來我撞疼尹瑟姐了."

尹瑟忙搖了搖手,"沒事沒事.沒什麼其他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請便."東方攸臉上是難掩的笑意,看著尹瑟的背影,那笑更是深不可測,這就是牧晟宸的夫人,這姿色果然是傾國傾城,漬漬,如果搶過來,會怎麼樣?

尹瑟只覺背後發涼,走進辦公室,孫一臉擔憂的看著尹瑟:"瑟,你沒事吧?"

"沒事,正常."尹瑟淡淡道,然後把飯菜合上,隨手放在一邊,"我現在吃不下."

孫的神有些糾結,她要不要和總裁報備一聲?

吐完了之後的尹瑟反而精神了很多,她整理著慕容清剛剛放到她桌子上的兩遝子文件,要將這些文件全部分類好並不是一件輕松的事,但是尹瑟倒也沒表現出任何的不滿和埋怨.

孫這才慢慢放下心來.

兩點多的時候,慕容清才放過她一會兒,沒有什麼跑腿的任務交給她了,尹瑟端著熱水,轉過椅子,正好對著玻璃窗,雙腿愜意的翹在窗台上,暖洋洋的陽光灑了進來.

蘇珊和李默去外面散步,孫洪搬了個椅子坐到尹瑟身邊:"夫人,我叫你瑟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沒問題,我們現在是同事,我最怕你們見著我就喊我夫人,不過進來之後,心釋懷很多,平等對待我就好了."尹瑟淡淡道.

孫笑了笑:"瑟,牧總為什麼不讓你在家呆著啊?"

"我在家可呆不住."尹瑟直搖頭,"在家,日子會過的很快,但是會很空虛."

"瑟,你真的是和別的富太太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尹瑟靜靜道,"有幾個像我這麼漂亮?"

"哈哈!自然沒有!"

尹瑟看了她一眼,眼角還是笑彎了起來,原來從創世大樓從上往下看是這副景象,坐在自己上面兩層的男人每天看到得都是這些嗎?

",你如果從這里跳下去,還能活命嗎?"

"你的這是什麼話,怪嚇人的."

"真是的,肯定死路一條啊!"尹瑟敲了敲孫的腦袋,笑道.

"對了,瑟,你知道我們隔壁辦公室的東方律師嗎?"

"恩,剛才有見到過一次."

"你見到了?"孫一臉驚訝的看著她,"超級帥的有沒有?"

"恩,是挺好看的."

"和牧總都有的一拼了!"

尹瑟想了想:"晟宸看上去冷漠點,那人看上去陽光點吧."

孫點了點頭:"陽光型男!他今天早上來到公司,你是沒有聽到那恐怖的尖叫聲啊!"

"……,你叫了嗎?"

"……"孫微微了臉,"除了牧總,這是第二個讓我驚叫的男人了……"

尹瑟了然的點點頭,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不是一天到晚盯著牧晟宸,她估計也會被東方攸給驚豔到吧.

"那東方律師據是牧總的遠方表兄."

"……"尹瑟微訝.

"瑟,看來你不知道啊."

"恩……確實不知道還有表兄這一."

"只一個上午,所有能被挖出來的消息,全都被挖出來,這就是現今信息傳播的速度!"孫感歎道.

尹瑟笑笑,不予置否.

"咳咳!"不知何時,慕容清已經站到她們身後,"一空下來就開始聊有的沒的八卦,去做事!"

"好的."尹瑟忙將腿收下來,畢恭畢敬應道.

慕容清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將手上的資料一份份遞到尹瑟手上,道,"這一份報表送去財務室,這一份送到策劃部,這一份親手交到市場總監手上,這些資料放到二十二樓的會議室,三點有個會議要開,去做好准備."

"……知道了."尹瑟努力的記憶著她的話,

慕容清再次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而後轉身走進內室.

孫的臉上顯然愁容滿面,總秘書這不是明顯的刁難人麼?這樣子誰能記得?

",幫我拿便條出來,幫我標一下各個部門所在."尹瑟的目光相當認真.

孫立刻拿出便條,"可是我都忘了總秘書了哪些部門."

"我記得."

"……"孫頓時驚訝的看著她.

"財務室……策劃部……市場部總監……"尹瑟將寫好的便條迅速的貼在各個文件上,最後一張便條落下,尹瑟接過貼在最後一份文件上,籲了口氣:"腦子不好使了,要是再慢一點就記不住了."

"……"孫還是有些怔愣,其實這和記憶力關系不大,而是她的那份認真專注,她其實是創世集團總裁夫人,即便她不把慕容清放在眼里,別人也不能什麼,但是她沒有.

如果她不把慕容清放在眼里,剛才慕容清的那一長串她不會認真的去聽還記下了……

"好了,我去文件都發掉."

"瑟,要不要我去?你中飯都沒吃……"

"沒關系,我現在覺得精神很好,萬一待會總秘書又話,以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哦!"尹瑟打趣道.

看著尹瑟走出辦公室,孫對她的佩服又多了一分.

但是看著她桌子上沒有吃的冷飯菜,她心下的擔憂又多了一份,半個多鍾頭,尹瑟還在上下樓的走著,將最後會議室的資料放好,她走在電梯里,雙手環胸,她就在想,怎麼沒有送到總裁辦公室的資料呢?這樣她還能去看看自家老公……

誒,輕歎一口氣,電梯.門開,門開的一刹那,尹瑟的腦袋有些暈眩,她頓感不妙,忙扶住電梯.門,晃了晃腦袋後,她才走出來,但是走了不到十步,她就支撐不住,眼看就要倒地,卻撞進一個硬邦邦的胸膛,撞得自己更加暈眩.

她迷迷糊糊地抬起頭,對上一雙漂亮的桃花眼……

"東方……律師?"尹瑟只覺眼前的一張臉在左右來回的晃.

東方攸臉上掛著的是什麼表,她看不清,但是很暈人.

"尹姐,一天撞進我懷里兩次,這是不是有點……太巧了?"東方攸充滿磁性的嗓音低低道.

尹瑟只覺得腦袋越來越重,想撐起自己的身體,但身體卻拼命的往東方攸身上傾過去.

"尹瑟,你在干嘛?"東方攸的身後傳來冰冷的女聲,是慕容清,她的臉有些漲.

一聽到這聲音,尹瑟就忍不住想歎氣,又要讓她跑腿?靠,那女人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她幫她跑腿是給她面子,讓她這麼一個雙學位經管碩士給她跑腿!她眼瞎了麼?!應不是得.

但是,尹瑟現在一個字也不出.

直到另一雙修長的腿慢慢踏至她身邊,從東方攸身上摟過她,將她打橫抱起.

"呵!"東方攸冷冷一笑.

"我夫人頭比較硬,阿攸,但願沒有撞疼你."

明天會補上周六欠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