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欲擒故縱
"……"尹瑟微微無語,只覺得唇在發麻,但是心里那癢癢的感覺是什麼,來的那麼洶湧,就好像有人在她耳邊慫恿著,快撲吧,快撲吧,證明你自己的時候到了!

然後鬼使神差般的,尹瑟咬了咬牙,伸手捧住他的臉就拉了下來,她一踮腳,就勾住他的唇,一旦勾住就不放開,又咬又吸,有樣學樣!

牧晟宸安安靜靜的任她胡亂動作,他可不能辜負自己***良苦用心.

女人的舌頭在自己口腔里亂撞著,但他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認真.

尹瑟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從他的唇吻到他的臉頰,而後她的手就開始解著他的襯衫,他先前解開了幾粒,尹瑟迅速的將余下的紐扣都解掉,然後雙手摸上他堅硬的胸膛.

他們從牆角轉移到床邊,尹瑟一步步的推著他,最後把他壓倒在床上,著臉吻著他胸前的啥啥.

牧晟宸勾起輕笑,舒服的吐出一口氣,雖這女人主動了不少,但是前戲做的時間太長,他實在是……

"瑟兒,你還真是耐心……"

"……"尹瑟真的有很認真的滿足他,所以聽到這句話時還以為是他的贊揚,便不依不饒的繼續逗弄著他.

當她的手握住他的那啥時,牧晟宸明顯的倒抽了口氣.

尹瑟只覺手心里的東西越來越大,越來越燙,臉慢慢變了.

牧晟宸在猶豫是不是要繼續讓她磨蹭下去,後來想著,反正今天家里只有他們兩個,難得機會,他讓她慢慢來.

等尹瑟覺得該做的事都做的差不多時,她利索的脫掉自己的褲子,直接跨在牧晟宸腰間,然後很主動的蹭著他的分身.

牧晟宸的忍耐差不多也到了極限,只是尹瑟一直蹭著蹭著卻愣是不進去,看著她窘迫的面容,牧晟宸閉了閉眼,手提起她的腰然後緩緩按下……

尹瑟的眸子越來越緊,最後還是趴在他身上.

他們也不知道要了彼此多久,總之,牧晟宸是聽到尹瑟肚子餓的咕咕叫時才松開疲憊的她,翻身下床,去煮飯.

尹瑟迷迷糊糊的趴在床上,屋子里充斥著激.過後的味道.

過了許久,牧晟宸才又重新走回房間,他把自己的白襯衫套在尹瑟身上就把她抱出房間,走到客廳里.

尹瑟嚶嚶嗚嗚的閉著眼睛:"我要睡覺,不要吃飯……"

牧晟宸完全不聽她的話,徑自將飯端到茶幾上,把她抱在自己腿上,"吃點."

"不吃……"尹瑟搖著頭,累的什麼話也不出.

"吃點."

"不吃啦!少吃一頓不會怎麼樣的!"尹瑟依舊閉著眼睛,她認真的道.

然而牧晟宸嘴角一扯,淡淡道,"你不吃點東西,怎麼有力氣進行下一輪?"

"……"尹瑟睜開眼睛,看禽獸一樣的看著牧晟宸,"你還沒夠?!"

"你夠了嗎?"他頂著她的額頭,問話的語氣極具you惑力.

"行,你以為我就那麼不行?"尹瑟賭氣的拿開牧晟宸手里的碗,二話不重新堵住他的嘴.

她穿著自己的白襯衫,寬大的很,他大掌一身,就可以將她全身上下摸個遍.

總之,一直到凌晨,他們才真正歇息,尹瑟累的連一個字的力氣都沒有.

周日晚上,牧老夫人和牧司瑞回來了,牧司瑞的心看上去也不錯,然而牧老夫人一回來就將尹瑟拽到一邊.

"這兩天過的怎麼樣?"

尹瑟看著老夫人一臉期待的神,不知為何,氣不打一處來.她傻傻的看著她,"就和.平時一樣啊!"

"……"

"奶奶,別七想八想的!"

"……"牧老夫人看著尹瑟淡然的走到牧司瑞身邊,她心下失落了起來,見牧晟宸從樓上走了下來,又朝牧晟宸眨了眨眼睛.鬼得是唇.

他走到奶奶面前.

"這兩天過得怎麼樣?"還是一樣的問題.

牧晟宸輕笑:"很充實."

尹瑟只覺脊背發涼.

牧老夫人扯著牧晟宸的胳膊問道:"所以孩子是有希望的對不對?"

牧晟宸但笑不語.

牧老夫人有了牧晟宸的這句話後便心大好了起來.

這天晚上,牧司瑞又跑到牧晟宸和尹瑟的房間,他可憐兮兮的望著自家爹媽.

"怎麼了,鋼鐵俠?"

"夏落從來都不知道主動聯系我!"牧司瑞憤憤的道.

尹瑟"撲哧"一聲笑出來,"那你給她打電話不就好了?"

"我覺得這樣不公平,如果我不給她打電話,她就不知道主動聯系我!這怎麼行?!"

"……"尹瑟眨巴著眼睛,"你還計較這些?"

"媽媽,她肯定和別的男孩子在一起混,我要見她!"牧司瑞認真的道.

尹瑟仔細想想,牧司瑞的話也不無道理,夏落是個可愛的女孩子,美國又是相當開放的一個國家,難保夏落不會被別的男孩子勾走.

"好吧,司瑞,媽媽答應你,等到落落生日的時候,帶你去美國看她!"順便她也要問問看杜芮,她腦子都裝的些什麼!

自從杜芮發現她沒看過那些片子後,她就不停地向她傳授各種某方面的知識並且樂此不疲.

"媽媽,不能這幾天就去嗎?"

尹瑟突然覺得有點頭疼,牧司瑞和夏落兩無猜是好事,如果夏落現在就已經對鋼鐵俠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她就不敢保證這是件好事了.

"不行."牧晟宸淡淡道,"如果夏落不想理你,你以為你去趟美國就能有所改變嗎?"

"……".

"回去睡覺."牧晟宸淡淡道.

牧司瑞看了眼牧晟宸,而後道:"爸爸,你一點都不懂我的心!"

"……"牧晟宸抬眼看他.

尹瑟好笑的看著四目相瞪的兩人,難道,父子倆終于……鬧矛盾了?

牧司瑞跺了跺腳便憤憤的轉身,走出房間.

尹瑟微微傻眼:"你不用和他較真吧?"

牧晟宸看都沒看尹瑟一眼,道:"不是我在較真,而是他在較真."

"……"

"他是真的把夏落放在心上."

"……"

"但是手段不對."

"……手段?"尹瑟微愣,看向牧晟宸,"他多大年紀,會用手段?"

牧晟宸合上書本,下床走出房間.

牧司瑞一個人悶悶的坐在客廳里.

牧晟宸下樓,從他身邊走過,倒了杯水走了出來,站在一邊喝了一口.

牧司瑞賭氣的不話,不轉頭,不看他.

良久,牧晟宸才輕輕道:"欲擒故縱的意思是,你想要抓住一樣東西,首先要學會放棄那樣東西."

"……"牧司瑞沒有看向牧晟宸,但是腦子里已經咕嚕嚕的轉起了他的話.

"我就是這麼抓住你媽媽的."他毫不在意的完,然後重新走回房間.

他的話是完了,牧司瑞的心卻如翻江倒海般不停歇,欲擒故縱這四個字對牧司瑞來,實在是過于深奧,但是後半句話的意思,他還是能明白.

想要抓住一樣東西,首先要學會放棄那樣東西.

他想抓住的是夏落,那他就要學會放棄夏落?

為什麼這麼矛盾?雖然聽得懂字面上的意思,但卻很難理解.

只是,牧晟宸的後面一句讓牧司瑞心動了起來,爸爸就是這樣抓住媽媽的……

這之後幾天,牧司瑞沒有再叫喚著,也沒有再給夏落打電話,他就是在和她較勁,如果他不給她打電話,她是不是就真的不會主動給他打電話.

尹瑟笑著對牧晟宸,鋼鐵俠實在是有些人鬼大,牧晟宸輕笑,答道,越是孩子,其實越是計較這些.

就這樣,過了十多天,牧司瑞坐在客廳里,已經悶悶不樂了,那個女孩真的不和他聯系……

那麼爸爸的話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牧晟宸走到他身邊:"怎麼了?"

"……爸爸,我不要夏落了."他靜靜的道.

"哦?"

"不是爸爸你的嗎,要想抓住就先要放棄……但是我不要夏落是因為她先放棄的我!"

"你什麼?"

"……"牧司瑞聽到熟悉的聲音傳來,頓時驚訝不已.

牧晟宸輕笑,起身,看著門口的杜芮和夏落.

尹瑟領著她們走進來,無語道:"這一大一全是路癡,我家又沒有什麼變化,她們怎麼就會找不到地方……"

牧司瑞的身體站起來,臉上掩飾不住的驚訝.

"夏落……"

夏落的手牽著杜芮,倔強的臉淡淡的看著牧司瑞,他的話,她可是聽見了!

"你怎麼來了?"

夏落白了他一眼:"哼!我是白來了,媽媽,我們回去吧!"

"……"杜芮無語的看著夏落,"吵著要來的人可是你……"

"現在後悔了!"

牧晟宸看了眼牧司瑞:"這就是效果."

牧司瑞慢慢的反應過來,頓時大喜過望,短腿走到夏落面前,先有禮貌的沖杜芮打了個招呼,然後二話不就親了夏落的額頭.

"……"夏落憋著一張臉,一腳就踹過去.

牧司瑞眼疾手快的攔了下來,"夏落,我們打一架試試?"

親們,君今天真的是盡力了……欠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