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游樂場一日游
牧晟宸打開車門就把尹萱兒扔了進去.

"把你家少奶奶看看好,死在我家,我還得請你們過來打掃,麻煩."

牧晟宸關上車門,便走回家里.

尹瑟坐在客廳里,她的臉色並不太好,他走進來,尹瑟便將目光放在了他身上.

"奶奶,給我們做早飯吧."牧晟宸淡淡道.

牧老夫人看了他一眼:"什麼時候等你這孫子給奶奶做頓早飯啊?"

牧晟宸輕笑,給了牧老夫人一個眼神,她便懂了,拄著拐杖往廚房走去.

他走到尹瑟身邊.

尹瑟坐在那,看著他的目光有些傷神.

"怎麼了?"他象征性的問問.

尹瑟抓住他的手:"你……殺人了?"

牧晟宸松開她,大手撫上她的臉頰:"你怕麼?"

尹瑟難過的看著他,搖了搖頭:"不是怕,是不值……"

"確實不值,如果你死了,拿全世界陪葬也不值."

尹瑟側過身,環住他的脖頸,抱緊他:"是為我不值……不要為了我讓你的手髒了."

"傻瓜."牧晟宸拍拍她的背,"我就知道你會這種話."

尹瑟輕歎一口氣,靜靜道:"許被你囚禁,龍令望被你打殘,綁架我的人都死了,追查到島上……晟宸,你還做了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沒了……"他淡.

"真的沒了?"尹瑟眉頭輕皺,"不要再讓我從別人那里知道了,你做了什麼,你為我做了什麼,都告訴我."

"比起那些,我更想知道,你丈夫殺了人了,你都不怕?"

尹瑟笑了笑:"是啊,我怎麼嫁了個殺人犯!果斷離婚!"

牧晟宸松開她的手臂,看著她:"殺人犯的老婆,刺不刺激?"

尹瑟抓住他的手,輕輕撫著:"誒,我該拿什麼回報你呢……"

"恩,讓我想想……"牧晟宸偷偷在尹瑟耳邊道,"把,床,上,功,夫,練,練,好……"

尹瑟深深的吸了口氣,果斷起身,而後二話不就往樓上走去.

"司瑞,吃早飯了."

牧司瑞從房間里走出來,一雙眼睛淡淡的問道:"那個瘋婆子走了?"

"……"尹瑟本來沒有反應過來鋼鐵俠的瘋婆子是誰,愣了一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樂了,"真是咱家好兒子,的話都那麼好聽."

牧司瑞眉頭輕挑,看著自家得瑟的老媽,不明白他剛才了什麼好聽的話.

早餐時間,牧司瑞看著盤子里的食物,其實沒有什麼食欲.

"怎麼了?"牧晟宸淡淡問道.

牧司瑞抬眼,"爸爸,你今天有空嗎?"

"有."

"帶我去游樂場吧."牧司瑞懇求的目光投向牧晟宸.

"鋼鐵俠,你怎麼想去游樂場了?你不是聰明孩子不去那的麼?"

"……"牧司瑞低下頭咬著面包.

"想去就去吧."牧晟宸道.

尹瑟輕笑:"晟宸,你們父子兩個人去游樂場很滑稽好不好?"

"……"

"你也要去."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僵住,"不要,我累死了,我要補眠."

牧司瑞頓時一個眼神殺過來,尹瑟一驚,低下頭,裝作什麼都沒發生般的啃著面包.

"媽媽不去,我們就都不去了."

"瑟,難得司瑞提要求,就帶他去吧."牧老夫人發話了.

尹瑟糾結的擰起眉毛,"既然奶奶都這麼了,那,就,去,吧……"

牧司瑞得意的勾起嘴角.

牧晟宸沒有看漏這個表,他問:"為什麼突然想去游樂場?"

尹瑟也抬起頭看向這個不正常的鬼.

"夏落昨天和同學去游樂場玩了……"

"然後?"

"然後她敢坐云霄飛車的男生最帥了."

"所以……"

"所以我連云霄飛車都不知道長什麼樣……"

"懂了."尹瑟了然的點了點頭.

牧司瑞抬起頭:"媽媽,你懂什麼呀,我才不是為了在她眼里變帥而去游樂場的,我只是去看看,只是去看看!"

"恩恩,去看看."尹瑟認真的附和著他,只覺得自己兒子真是越來越可愛了,被夏落折騰的……

哈哈哈!她在心里都快要憋笑憋到內傷了.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總之,不管什麼原因,這一家三口是往游樂場迸發了.

牧司瑞左手牽著尹瑟右手拉著牧晟宸,晃晃悠悠的走進了游樂場,一進游樂場,一家三口就成了回頭率最高的景色.

尹瑟看了看四周,然後看了看漠然的牧晟宸,利索的走進一家飾品店里,買了兩頂色帽子走了出來.

一頂卡在牧晟宸腦袋上,卡的低低的,一頂卡在牧司瑞的腦袋上.

"媽媽,你為什麼不給自己不要?"牧司瑞奇怪的問道.

"媽媽是女人嘛,有點回頭率是正常的,你們兩個大男人要那麼高回頭率干嘛?"

"……"牧晟宸無語的摸了摸自己腦袋上還掛著翅膀的帽子……

牧司瑞嘴角一扯,眉毛一挑:"媽媽,你該不會以為這一頂帽子就能影響到本少爺的美貌吧?"

"……"這回輪到尹瑟無語了,"你這孩子怎麼會臭屁成這樣的,和你爸爸學點好的,別竟把他那些歪門左道學回來."

牧晟宸一直不話,尹瑟就開始肆無忌憚了,黑他黑的可歡樂了!

"鋼鐵俠,你告訴你媽媽,歪門左道是適合用在她身上還是用在我身上?"

"媽媽!"牧司瑞想也不想就道.

"……"尹瑟覺得如果自己和他們兩個人計較,永遠都沒有個頭.

"鋼鐵俠,看到沒有,那個最大的啊來啊去的就是云霄飛車."

牧司瑞的目光順著尹瑟的手指看過去,只看到那九曲十八彎的大型游樂設施,腦袋有些發蒙.

"去玩吧!"尹瑟興奮的道.

"媽媽……"牧司瑞緊緊的看著來回飛馳而過的過山車,一陣陣驚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他實在沒有辦法不去在意……

"怎麼了?"

"我覺得那個會出人命的."牧司瑞發誓,他絕對不是膽子,但那個真的會出人命的.

"你爸爸上去可能會出人命,但你不會."尹瑟認真道.

牧晟宸輕輕看了她一眼:"為什麼?"太就了把.

尹瑟無語的看向牧晟宸:"你連這個常識都沒有?"

"我又沒來過游樂場."

"……"尹瑟微微頓了頓,"沒吃過豬肉,但見過豬跑吧!電視上總看到過吧!"

"也不怎麼看電視."

這點也確實是……

她發現其實牧晟宸的日子過得還真是清苦,他根本不適合在二十一世紀生存.

"而且我吃過豬肉,但是沒見過豬跑."

"爸爸,我也是!"牧司瑞舉起手.

"……"

"要不,你跑個給我們爺倆看看?"牧晟宸淡漠道.

只見尹瑟的臉色慢慢發青,垂至身邊的手攥的越來越緊.

牧晟宸拉著司瑞就:"趕緊跑!你媽媽要發飆了!"

"啊!媽媽要發飆了!"或許是游樂場的氣氛使然,牧司瑞和牧晟宸拔腿就往前跑.

尹瑟狠狠瞪了眼他們:"有種的就別跑!"

完她就追了上去.

"快看,媽媽學豬跑了哦!"牧司瑞大聲喊道.

尹瑟跑得氣喘籲籲,和他們只見的距離卻是一點也沒有拉近.

她站在原地喘著氣,她發誓,再也不和這對父子一起來游樂場了!

牧晟宸也笑著,滑稽的帽子頂在他頭上,其實半分都不影響他的魅力.

"叫叫你媽媽,她要跑不動了."牧晟宸對牧司瑞道.

而後牧司瑞就大聲的喊著:"媽媽快跑,媽媽快跑!"

尹瑟看了看四周投過來的目光,只想挖個十尺深的地洞將自己埋進去,這算是什麼況,她要這麼被父子倆折騰?

丟人……

後來尹瑟也不跑了,她就慢慢的走上來,然後從他們身邊默默走過.

裝不認識裝不認識裝不認識裝不認識……

"媽媽,別裝了,人家早看出來我們是一家子了!"牧司瑞高高興興的拽住尹瑟的手,笑道.

尹瑟低著頭,她看了眼牧司瑞,眉頭皺的死緊.

"鋼鐵俠,你以前肯定不會在大街上這麼大喊的……"

"爸爸叫我喊的,爸爸都沒丟人."

尹瑟一臉無奈的看著牧司瑞:"那是因為你爸爸怕丟人才讓你喊的."

"……"

"平時的聰明勁真不知道都用到哪里去了……"尹瑟嘀咕道.

牧司瑞聽到這話,不依了,他抬頭看向牧晟宸,一臉委屈,一臉難以置信:"爸爸,媽媽騙人的對吧,你沒這麼壞的對吧?"

"恩,你媽媽騙人的,她有這種想法我沒的."

牧晟宸簡單一句,牧司瑞就信了.

尹瑟搖搖頭,這孩子,有時候粘她粘的緊,像是和他爸爸爭風吃醋一樣,那種時候,她的成就感才高,但有的時候又把他爸爸當個寶,父子倆聯手和她對著干.

看這孩子,以後被牧晟宸賣了還要幫他數錢.

"好了,云霄飛車,去坐吧."尹瑟淡淡道.

不知不覺間,他們三人已經站在了云霄飛車排隊窗口.

牧司瑞仰起頭看著幾個三百六十度和垂直的轉角……

"還是換個吧,這個看上去就不安全……"

"你怕啊?"

"不是怕,是不安全,對吧,爸爸!"

"挺安全的."牧晟宸淡淡道.

"……"

尹瑟笑了,讓你平時和爸爸混,關鍵時刻你以為他會拉你啊!

"你不去的話,我應該可以和落落你到了游樂場卻不敢玩云霄飛車吧……"

牧司瑞咬咬牙,尹瑟拿夏落刺激他比什麼都管用.

"那媽媽你玩嗎?"

"玩啊!"

"那爸爸呢?"

"你爸爸不行,你爸爸上去真是要出人命的."尹瑟笑道.

"……"牧晟宸也不反駁,他看到了旁邊掛著的牌子,高血壓心髒病患者--禁止,"東西放我這,你們去吧."

尹瑟忙把身上的東西全塞在牧晟宸身上,指了指一旁的長凳,"你就坐那等我們."

然後,他們兩個就去排長隊.

牧晟宸悠悠的走到長凳上,愜意的坐了下來,今天的太陽很和煦,是個外出游玩的好天氣.

他的雙腿自然而然的疊在一起,明明坐在長凳上,卻像是坐在最高級的華貴沙發上.

看著在隊伍里有有笑的母子,他也不由得勾起了嘴角,對他來,最閃耀的從來都不是這刺目的陽光,而是眼前的母子.

"先生,這里有人嗎?"嬌滴滴的聲音在牧晟宸耳邊響起.

牧晟宸淡淡的抬起頭,對上一張可愛的娃娃臉,應該是二十歲出頭的姑娘.

"沒有."牧晟宸淡.

而後姑娘便坐了下去.

姑娘長的眉清目秀,雙腿緊緊的並在一起,本來她和幾個同伴在排隊,突然間有一個人就指著長凳上的男人.

她的目光也順了過去,他愜意的坐在那,帶著個可笑的色帽子,但是帽子底下漂亮的俊臉卻怎麼也擋不住.

于是在同伴的慫恿下,她被派過來要電話號碼……

"先生……"她囁嚅的開了口.

牧晟宸側首:"有事?"

遠看就已經不得了了,近看更是……

"和女朋友一起來游樂園嗎?"

女朋友嗎?牧晟宸淡淡道,"算是吧."

姑娘的神里明顯失落了幾秒,但是僅有幾秒,只是女朋友,又沒有結婚,她便笑嘻嘻道:"先生的女朋友應該很漂亮,身材又好吧!"

牧晟宸想到了尹瑟臉被毀時候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不怎麼漂亮,挺丑的.身材也一般般."

姑娘頓時勇氣就全湧出來了,被這樣一個男人評價成這樣,這女人也真是有夠失敗的!

"哈哈,先生笑了吧,先生長的這麼--帥氣,人又很和善,女朋友怎麼會不漂亮呢?"

牧晟宸的目光一直放在尹瑟和牧司瑞身上,看到她們坐上云霄飛車才將視線轉到姑娘身上,"你一個人來游樂場玩?"

"不是啦,還有些同伴,她們在排隊,我不太擅長這個……"女孩的羞羞答答.

牧晟宸像是了然的點了點頭.

見他沉默,姑娘以為他是被她中了心事,腦中胡思亂想了起來,她繼續問,

"先生,你的女朋友應該是為善解人意,可愛單純的女孩子吧?"

"善解人意嗎?"牧晟宸想了想,"偶爾吧,至于可愛單純,好像和她掛不上什麼勾."

姑娘笑的愈發燦爛,還沖自己的同伴們偷偷的比了下YES的手勢,像是自己已經得逞了什麼似得.

牧晟宸坐在這閑著也是閑著,便接著她的話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

姑娘慢慢靠近了牧晟宸一點點,她:"我那幾個姐妹你長的好看,讓我過來要電話號……碼……"

她的話還沒完,牧晟宸便起身,姑娘愣在原地,看著他走向一個女人牽著一個男孩.

牧晟宸上前,拿出紙巾擦了擦尹瑟額頭上的汗水,然後又擦了擦牧司瑞的.

"晟宸,你真的是太可憐了,這種刺激,你也應該感受一下!"尹瑟笑道.

牧司瑞整張臉都綠了,反正他是不想再玩了.

"鋼鐵俠看上去不太喜歡啊!"牧晟宸笑道.

牧司瑞抬起頭一臉委屈的看向牧晟宸,那嬌滴滴的眼神里寫滿了:爸爸,好恐怖--!

"好了,那邊那個咖啡杯不錯,我應該也能乘."牧晟宸道.

"好,下一站,旋轉咖啡杯!"

尹瑟轉身,無意間看到長凳上那個錯愕的姑娘,"晟宸,那姑娘是……誰?"

她還沒來的及問完,牧晟宸已經摟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牽著牧司瑞的手.

尹瑟一臉疑惑,而後戳了戳他的腰際:"是不是又勾搭人家姑娘了?"

牧晟宸淺淺的看了她一眼:"是你老公被人家勾搭了,你有點自覺好不好?"

"……"

"擦!我以後要給你帶個面具出門!"尹瑟憤憤道.

而那個坐在長凳上的姑娘只覺得全身僵住,二十多度的天氣,她身上的涼意從腳心傳到頭頂.

不漂亮,不可愛,身材一般,不善解人意……

"全TM扯淡!"姑娘毫無形象的起身,猛跺一下腳!

在游樂場過了一天,晚上,夜幕降臨,一家三口乘了圈摩天輪,也算是看了次夜景.

車上,尹瑟和牧司瑞坐在後座靠在一起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他車子開得慢而穩,透過反射鏡看著後面累趴了的母子兩,臉上不自覺的勾起笑意,這是多麼動人的場景.

到家後,牧晟宸將車子停好,下車打開後車門,先將牧司瑞抱了出來.

"嗚嗚,爸爸……過山車好可怕……"牧司瑞囈語道.

牧晟宸搖了搖頭,輕笑.

牧老夫人還沒睡:"玩的這麼晚?"

"恩,是有點."

"司瑞睡著了?"牧老夫人看著祖孫,心都軟了.

"我抱他回房間."

"瑟呢?"

"還在車里,我等一下去抱."

牧老夫人看著牧晟宸來回忙著的樣子,心下動容.

安置好牧司瑞,牧晟宸又走回車前,將尹瑟抱出來.

"晟宸,你有心髒病,不能玩……"

"……"牧晟宸聽著她的囈語,嘴角勾笑,"是,就你能玩."

還有一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