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一肚子黑水
尹瑟和牧晟宸回到家,牧司瑞早就站在大門口等著了,他上前就撲到尹瑟懷里,尹瑟有些費力的把他抱起來.

"兩個多月,又長高了點嘛!"

"我會長的很高的."牧司瑞認真道,"比爸爸還高."

尹瑟看了眼牧晟宸一八三的個子,又看了眼牧司瑞:"不行."

"……"

"那樣走出去,我壓力太大了."

"媽媽,你為了你的形象,就要毀了我的一生嗎?"

尹瑟勾起唇角:"有這麼嚴重嗎?"

"當然有!"牧司瑞摘掉尹瑟臉上的墨鏡,"媽媽,真美."

"奇怪了,我以前不也是長這樣,倒是沒聽你誇過我……"尹瑟眨了眨眼睛.

"媽媽,你不懂,事物一定要前後對比之後才能得出結論.".

尹瑟眉眼一挑:"我怎麼記得之前我回來,你們都我不丑?"

"……"牧司瑞干干的笑笑,"那是爸爸教的."

"你也裝得很好嘛!"尹瑟捏了捏他的臉蛋.

"回來了就好."牧老夫人走了過來,"腿也能像正常人走路了?"

尹瑟點了點頭,沖她眨了眨眼睛:"奶奶,臉也好了."

她俏皮的模樣實在是讓人難以招架.

牧老夫人歎了口氣:"誒,現在的人都是這樣,之前臉毀了就要死要活的,臉好了就又笑又鬧的."

尹瑟放下司瑞,跑到牧老夫人身邊,將她環住:"奶奶……別這麼嘛,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牧老夫人其實很受不了尹瑟撒嬌,干咳了兩聲道:"吃飯了!"

吃完飯,尹瑟換上了一身黑色正裝.

"走吧."她走到牧晟宸身邊,道.

牧晟宸點了點頭.

"才剛回來就過去?是不是太著急了點,休息一下,明天再去不行嗎?"牧老夫人道.

尹瑟對牧老夫人道:"我是真的等不及了,已經晚了太多了."

牧老夫人也不再勸她了.

"早去早回,晚上回來吃飯."

尹瑟點了點頭:"辛苦奶奶做飯了!"

牧晟宸帶著尹瑟來到松鶴墓園.

尹瑟挽著牧晟宸的手,慢慢走著,停在一塊干乾淨淨的墓碑前.

林嫂的名字端端正正的刻在上面,照片上她笑的溫柔甯靜,比母親還要來的憨厚些.

尹瑟靜靜的走過去,將手里的百合放在墓前,伸手輕輕撫過墓碑上刻過的一筆一劃.

"林嫂,我來了."尹瑟輕輕道.

牧晟宸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

"來的實在是有些晚了是不是……"尹瑟苦笑,臉上滿是歉意,"林嫂,你不要怪我,如果你怪我,我就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她坐在那坐了很久,了很多話,一邊笑一邊哭.

什麼話都,就好像面前的這個人是她親生母親一般.

"林嫂,你放心,我會好好活著,和晟宸,和鋼鐵俠,和奶奶,我們會很幸福,會連帶你的那份一起.然後,該還你的,我一定會全部還過來,你等我."

牧晟宸上前:"好了,地上太涼,起來吧."

尹瑟起來險些摔倒,痛苦的看著牧晟宸,委屈道:"腿麻了……"

牧晟宸有些無語的看著她:"誰讓你保持那一個動作不變的?"

尹瑟看了看他:"你都沒什麼話要和林嫂的啊?"

牧晟宸靜靜道:"我和林嫂保證會讓你好好的."

"……"

"然而剩下的,你都替我了……"

"……"尹瑟看著他,"你這也實在是太省事了吧?"

牧晟宸聳聳肩,和她站在林嫂墓碑前,認真的鞠了個躬.

尹瑟的腿還麻著,牧晟宸無奈的看著她,走到她面前,弓起背.

"你干嘛?"尹瑟傻了眼.

"背你."牧晟宸淡淡道,"還不上來?"

尹瑟看著那堅實的後背,轉頭看了眼林嫂,笑了笑,而後便勾上牧晟宸的脖子.

她的兩只腿晃啊晃的,"晟宸,以後你腿麻了,我也會背你的."

牧晟宸穩穩的往前走著:"不用,我怕摔一跤,兩條命都沒了."

"……你這麼是不對,你要對我有信心!我可以背的動你!"

"我對你有信心,對自己沒信心."

"啥意思."

"我信你能背的動我,但我不信我能被你背的動!"

"……"尹瑟的腦子轉了好幾圈,"這兩句話前後矛盾不是嗎?"

"……"恩,是前後矛盾的.

"牧晟宸,總有一天我能背得動你,等你老了,萎縮了,變得像矮人那樣,哈哈……"

牧晟宸聽著她的胡亂語,那一路上是她清爽的笑聲.

尹瑟趴在他的肩膀上.

林嫂,把你牽扯進來是我的罪,但是下輩子再還吧,這輩子,我想和這個男人好好過,想要和他一起經曆生活的苦辣酸甜,前面的大風大浪,我都想和他一起闖.

你,在天上看著好嗎?這份幸福,是你給的.

回到車內,牧晟宸皺著沒看她.

"怎麼了?"

"看著瘦了很多,怎麼這麼重?"

尹瑟無語的看向他:"你這男人有沒有力氣?"

"……"

"連背我一下都嫌重--"

"我只你重,沒我背不動."

"有時候覺得你才是孩子,晟宸……"

"孩子?"牧晟宸輕笑,"那現在的孩子就太可怕了."

"……"尹瑟難得兩句好話,"你像孩子是在誇你."

"是嗎?只要回去後你不要罵我就行了."

"……"尹瑟無語,她干嘛罵他?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然後,回家後,尹瑟和牧晟宸吃完晚飯,牧晟宸看著她,靜靜問道:"吃飽了嗎?"

尹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恩,飽了."

牧晟宸嘴角一勾:"奶奶,今天的碗筷還得得交給你了."

"不用,我今天我來洗就--"她話還沒完就被牧晟宸抓起來.

"鋼鐵俠,幫你奶奶收拾碗筷."牧晟宸丟下這句話,就帶著尹瑟上樓.

"牧,牧晟宸,你這麼急干嘛……"

牧司瑞眨巴著大眼看著他們,最後只聽門被關上的聲音.

"司瑞,過來幫忙."牧老夫人靜靜道.

"哦,好."

"……"牧老夫人臉上是沒什麼表,但其實心里樂著呢,多生兩個,多生兩個……

"晟--唔!"牧晟宸封住她的唇,把她壓在門上,大手扣住她的腦袋,開始展開對她無止境的渴求.

尹瑟只覺得他的大手在自己身上四處點火.

"晟,晟宸,等一會兒,剛吃飽……"

"剛吃飽才要消化."牧晟宸咬著她的鼻子認真道.

尹瑟簡直無語了.

"不帶你這樣的,剛才奶奶和司瑞都看著呢!你還讓不讓我做人了?"尹瑟推著他的胸口問道.

"奶奶一定會讓你做!人!的."牧晟宸嘴角勾起壞壞的笑.

尹瑟睜著眼睛看著他,突然平靜下來,雙手勾住他的脖子,輕輕問:"你是策劃了多久了?"

"一個禮拜了."

"……晟宸,你精蟲鑽腦了……"尹瑟淡淡道.

"哈哈,是我還是你,其實不一定."牧晟宸大手一掀就把她的開衫扯掉露出她潔白的內衣.

牧晟宸將她橫抱而起:"我可是和路易斯確認過,你的腿,能承受得住."

"……"尹瑟重心不穩趕緊抱住他的脖子,"你要憐香惜玉."

"我又不做什麼,你放心."牧晟宸笑笑道.

尹瑟微微僵住,什麼叫不做什麼……

他把她的衣服脫了個精光,他自己也脫了個半羅還不做什麼?

他啃著她的脖子,吻著她的鎖骨,一寸寸品嘗下來,和剛才的氣勢相比,現在是一點也不急,像是不慌不忙的品著甜品.

尹瑟的手插在他的發間,咽了咽口水,有些口干舌燥的.

牧晟宸前戲做了又做,尹瑟只能發出難耐的吟.哦聲.

"喂,你動作快點……"

牧晟宸從她胸前抬起頭,扣起她的腦袋,又吻上她的唇:"你著急什麼?"

"是你太慢了……"尹瑟無語的道.

牧晟宸輕輕一笑,松開她,從她身上翻下,把燈一關,道:"不是了不會對你做什麼嗎?"

"……"

"放心,雖然路易斯你的腿能承受,但保險起見,我還是再等等."

再等等?!

尹瑟頓時整張臉都繃了,她已經被撩.撥到頂上了,他竟然再等等?那一開始那副急不可耐的架勢是干嘛的?裝門面的?!

她覺得自己身上還有他在吻的觸感,而牧晟宸好像下定了決心不碰了,睡倒在她身邊,呼吸也漸漸均勻了起來.到站家.

尹瑟臉都黑了,交握在腹部前的兩只手不安分的摩擦著,有些焦灼.

黑暗中,她是看不見牧晟宸的壞笑,也看不見他也在拼命的忍耐.

尹瑟深吸一口氣,終于還是翻身騎到了牧晟宸身上:"你記仇是不是?你個混蛋!"

"……"牧晟宸勾起唇角,睜開眼睛,"老婆,你什麼呢?"

"你故意的!"她的手放在他胸前,臉憋得通.

牧晟宸抓住她的手,還一臉三好男人的姿態:"老婆,我這是為你好,調一下可以增進感,要是真做了,你受不了怎麼辦?"

尹瑟閉了閉眼,他連這種屁話都能出來……

她低下頭就要吻他還被他用手擋住.

"老婆.要忍耐,再饑.渴也要忍耐."牧晟宸依舊一副為她好的樣子.

尹瑟都要哭了:"你個混蛋,你要不要!"

牧晟宸伸手摸了摸她委屈的臉:"不是我不要,是怕嘛!"

"怕你個大頭鬼,怕你撩.撥我干嘛!"尹瑟指控著他,她恨恨的伸手然後抓住某個東西.

只見牧晟宸臉色瞬間僵住,悶悶的哼了一聲,大手扶著她的腰間.

"乖--"

尹瑟低下頭就吻住他,反正就是胡亂上去又吻又舔的,牧晟宸無奈的看著她,最後唇角勾起,這種技術活還是需要天賦的,無論教她多少次,她都學不靈活,就會用蠻力……

牧晟宸深吸一口氣,將她抱住,嘴唇在她脖頸處蹭著:"看吧,你還我著急,咱倆誰比較著急?"

尹瑟憋著一張臉,把氣全撒在他伸手,手亂點.火."我記住你了,牧晟宸!"

"老婆.你這話得實在是怪嚇人的."

"……"

"你看我不著急吧,你就著急,我著急吧,你又氣勢洶洶,要不,還是再等段時間--"

"等你個大頭鬼!"完尹瑟已經難耐的自己往他身上坐.

牧晟宸也忍得緊,最後緩緩扶起她的腰,而後慢慢的把她往下摁,只聽尹瑟發出一聲嬌喘.

他在她耳邊幽幽道:"誒,這年頭,兔子再怎麼急也不能這麼往大灰狼懷里鑽,你是不是?"

"……"尹瑟的頭發落在他臉上,滿面潮,這種擅長撿了便宜又賣乖的男人,她……

後來,牧晟宸已經不給她留話的空隙,只聽她連喘氣都來不及.

尹瑟趴在她身上休息的時候,她只低低的罵了聲:"你大灰狼都是便宜你!"

牧晟宸翻了個身,又將她壓在身下.

"我好了,不要了……"尹瑟搖了搖頭,沒力氣的推了推他胸口.

牧晟宸吻吻她的臉:"寶貝,話不是這麼的,咱是夫妻,要平等,你了開始,自然要我來結束……"

"你個不要臉--啊!"尹瑟摟著他的腰,汗水慢慢往下滑.

反正,尹瑟算是認識到了,這男人太黑了,肚子里全是黑水!她要吸取教訓,絕不能再做傻事,那人比自己能忍!

半夜,尹瑟迷迷糊糊的又趴到牧晟宸身上,習慣性的抱住他.

她動了動身子,只覺手指上套進了個冰涼的東西,她睜開眼.

牧晟宸一只手握著她的手,另一只手將她緊緊抱在懷,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

尹瑟稍稍動了動便知道套在她手指上的是墨玉指環.

"我還以為弄丟了……"

"傻瓜."他又吻了吻她,"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