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我不要離婚
轉眼之間兩個月的期限就要到了,她也已經做好了准備,只是她沒想到事總有意外--

這天,她將拐杖放在一邊,繞著花壇慢慢走著.

路易斯穿著個白大褂坐在花壇邊,神態懶散,荷蘭的下午陽光很是明媚,尹瑟的長發隨意的散在肩上,她臉上的傷疤,她倒是也不刻意去遮.

她很少會在人多的時候出現.

牧晟宸他後天就會過來,兩個月的相處下來,路易斯不出對這女人的心,就是有那麼一種隱隱的感覺,如果是自己的女人,他也會不離不棄.

"路易斯醫生,我怎麼覺得自己那麼厲害?"尹瑟突然開口道.

"看是什麼讓你產生這種錯覺?"

"別人都傷筋動骨一百天,我兩個月就好的差不多了,這不是很神奇嗎?"尹瑟微微笑著.

如果她的眼里沒有那抹黯然,那該是多明媚的女子.

"那不是你厲害,是我厲害."路易斯無語的看著她.

尹瑟眉頭一挑:"是這樣嗎?"

"……"路易斯輕歎一口氣,"尹瑟,過來坐."

尹瑟慢慢走過去坐在他身邊.

"兩個月了,你的想法有沒有什麼改變?"路易斯問道.

"……"尹瑟抬眼看他,而後笑笑,"能有什麼改變?"

路易斯眉頭一挑:"這是你的."

"恩……"

路易斯起身突然伸了個懶腰:"那看來是我賺到了."

"……什麼?"尹瑟不解他話中的意思.

路易斯轉身沖她笑笑:"你和牧晟宸離婚,那是再好不過的了."

"……"

"誒呀,你不會不知道我是GAY吧?"

"……"尹瑟頓時驚悚的一個字也不出.

路易斯抓了抓他金黃色的頭發:"不過就算你們不離婚,我的希望也比你大一點,我長的比你好看,身材也比你好,最重要的是,就我觀察下來,你對他的感還沒有我來的深."

這是什麼況?!尹瑟蒙在那,傻了眼,這是什麼轉變.

"而且,這兩個月我和牧晟宸都有聯系,徹夜徹夜的聊天,我發現他實在是個不錯的男人."

"……"尹瑟越聽越覺得嚇人,牧晟宸徹夜徹夜的聊天?!

路易斯嘴角一勾,拍了拍她的肩膀:"尹瑟,不管怎樣,我這也算是知會你一聲了."

尹瑟真的有些傻眼,回不過神來,她看著路易斯良久良久,雖然話也不算多,但他們也相處了兩個月的時間,她一點也沒有發現他的性取向不正常啊!

可是路易斯也就算了……牧晟宸他……

這要她怎麼相信?

就在這時,有一名護士匆匆的跑到路易斯身邊,急急忙忙的和他了幾句,只見路易斯向來懶散的面孔陡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而後他便轉身跟著護士往大樓走去.

尹瑟好奇便跟了上去,雖然跟不上他們跑的步子,但還是能以正常的速度走路.

上了住院部的三樓,只見哭喊的聲音響徹整個三樓,尹瑟慢慢走過去,她認識這位中年婦女.

是美國人,前天進醫院的,來荷蘭旅游,卻沒有想到碰上了車禍,雙腿被碾斷,不得不得截肢.

她的丈夫是個憨厚的老實人,尹瑟記得很清楚,他丈夫簽下手術同意書時的神,當時她正從樓下走上來.

或許是因為男人心痛的神和某人很像,她便記得格外清楚.

那位趴倒在地的中年婦女似是接受不了自己被截肢的現實,他的丈夫將她抱在懷里,神痛苦萬分.

路易斯上前對那位婦女道:"活著最重要,不要那麼想不開."

中年婦女的眼淚拼命的往下落,她嘴里的英語,大致意思便是,她不想活了,這副樣子只會拖累家人,拖累她的丈夫.

而她的丈夫拼命的搖著頭,一句句深的ILOVEYOU是那樣的動聽,尹瑟站在不遠處靜靜的看著,只覺心思微動.

"誰會要一個殘疾人?你現在要我,以後還會要我嗎?!"中年婦女的聲音那樣撕心裂肺,聽在尹瑟耳朵里卻變得刺耳起來.

她看到男人心疼無奈的神,看到男人想拼命的安慰他的妻子卻不知從何下手的無措,看到男人的臉上寫著,無論怎樣,他都不會拋棄妻子的這份堅定,尹瑟動容了……

晟宸……也是這樣的嗎?

中年婦女只是哭,只是哭,哭的尹瑟都開始心煩意亂起來,她伸手碰了碰自己臉上的傷疤,心下猶豫來猶豫去也不知道在猶豫什麼……

路易斯似乎看了她一眼,而後若無其事的對那位中年婦女了些什麼,只見那中年婦女淚眼朦朧中看了自己一眼,但只一眼罷了.

不知為何,看到這位美國中年婦女要死不活的樣子,她厭惡的緊,拳頭攥了攥緊,她走了過去.

"Ifyouwanttodie,pleasebequiet!Yourhusbandismorepainfulthanyou!"尹瑟一口流利的英語扔了上去.(想死就安靜點死,現在這樣子,你的丈夫比你痛苦千萬倍!)

眾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尹瑟,尹瑟微微有些不自在,瞥過臉,轉過身離開.

路易斯勾起唇角.

事後,這對美國夫婦還是安靜的回到了病房,女人也只是受不了當時的打擊,但是她的丈夫一直陪在她身邊,她也沒什麼可求的了.

尹瑟走回病房,坐在床邊,她靜靜的看著窗外,路易斯走了進來.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尹瑟,你怎麼對待別人和對待自己完全兩種標准?"

尹瑟知道他話里的嘲諷意味,她知道,兩個月前的自己連那個女人都不如,做出來的事比那個女人還要讓人討厭.

兩個月的時間,只要稍稍冷靜下來,她就知道自己做了多麼愚蠢的事,做了多麼愚蠢的選擇……

不想活了?什麼都不要了?

就因為沒了好看的皮囊,就因為腿斷了?

就因為尹天江那混蛋將自己出賣給別人?就因為林嫂被許害死,就因為自己受了許的折磨……

就因為這些,她就選擇逃避,選擇最安全卻是最讓人心痛的生活方式……

在醫院里面呆的久了,看到的東西卻多了,悲歡離合,生死錯別幾乎三天兩頭便上演一次,她明明還活著,她明明還有自己的家庭,但她卻要硬生生的扯斷那些……

"你在想什麼?"路易斯好笑的問道.

尹瑟淡淡道:"世界上比我,比那個女人不幸的人實在太多了."

"所以?"

"所以,我想我錯了……"她慢慢道.斯的了期.

路易斯的眸子亮了起來:"你什麼?"

她輕笑:"我,我好像錯了."

路易斯簡直是有些傻眼,還真被牧晟宸對了,她需要時間,需要冷靜.

"可即便我知道錯了,這次,好像也是沒有回頭路可走了……"尹瑟胸口發悶.

因為那個男人了要離婚……

如果連死都不肯出分手兩個字的男人,現在了離婚,那還可能有轉寰的余地麼?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尹瑟不會怪他,是她為這場婚姻建了墓碑.

"你就對自己這麼沒自信?"路易斯輕輕道.

尹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好像確實沒什麼自信……

"誒?路易斯醫生……"她驚訝的看著他.

"怎麼了?"

"聽你的語氣倒是不希望我和牧晟宸離婚啊?"

"……"路易斯淡淡看著她,"我喜歡公平競爭,遇到你這種連戰都不戰一下就退下的對手,我並不稀罕."

"不是戰都不戰,是已經沒有資格再戰."她低下頭,"到底,我也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矯女人而已,遇事之後,我想的大多數都是自己,想著自己無法承擔,想著自己如何痛苦,想著自己怎樣逃避,心理每天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變化,晟宸他要如何應付的過來?或許我的選擇是錯的,但他的選擇,我尊重."

"……"路易斯有些驚訝的看著這個女人,他起身,"如果是我,我就不會放棄."

"……"

"死皮賴臉也好,沒有自尊也好,矯造作也好,如果我知道自己錯了,如果我知道我不想離開那個男人,我就會去爭取,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因為深愛."

"……"她的手緊緊抓著床單,窗外的天空白云飄著,潔白美麗,像是結婚殿堂上她該穿上的那一襲白紗.

只因為深愛,那麼淺顯的一個道理,她竟然要從別的男人嘴里聽到.

可是她這忐忑不安害怕的心算是怎麼一回事?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應該算是約定好的這一天終于來了,尹瑟很早就醒來,她坐在鏡子前面,倆個多月沒有碰過的化妝品,她重新碰了.

盯著自己另半邊鬼面,她也不知道這麼做的意義何在……

化妝品再好也遮不去這難堪的疤痕.

她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忐忑著,渾渾噩噩的吃完中飯,尹瑟坐在病房里,手里捧著本書,這是她這兩個月來做的最多的事.

或許是因為心靜了下來,這些看上去很複雜的書,她也能看得懂了.

一直到下午,尹瑟險些都以為牧晟宸忘了,不來了,而她都開始昏昏欲睡時,咚咚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請進."尹瑟隨口應了聲,以為是路易斯.

而後門被打開了.

牧晟宸走了進來,他身邊挽著個相當高挑的美女.

尹瑟側首的那一刹那--懵了.

牧晟宸靜靜的看著她:"驚訝嗎?我過今天會過來的."

尹瑟的眸子沉了沉,心下苦笑,突然覺得自己奇傻無比,她要用兩個月的時間來靜一靜,他會等自己兩個月麼……

她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尹瑟,她難道還要奢望他還會是以前那個牧晟宸嗎?

"沒有忘."她淡淡道.

"就是這位啊!"高挑女人帶著笑容細細打量著尹瑟.

面對著眼前散發著耀眼光芒的女人,尹瑟的喉嚨口只覺一塊棱角分明的石頭卡在那,散出來絲絲血腥味,讓她腦袋一陣又一陣暈眩.

"恩."牧晟宸淡淡的看著尹瑟,將她臉上的所有神全部收進眼底.

高挑女人松開牧晟宸的手臂,走到尹瑟面前,坐在她床邊,"你好,我叫吳雯雯."

尹瑟抬起頭,"我叫尹瑟."

"恩,我知道."吳雯雯笑容嬌美如花,又帶著些神秘.

尹瑟不出自己心里的感受,應該是自卑心理又跑出來作祟了吧……

她深吸一口氣:"看來我老公告訴你的東西不少."

吳雯雯輕笑,而後點了點頭:"確實不少.該知道的大概都知道了."

"……"尹瑟的唇微微抿緊,他什麼都告訴她了……

"你們這麼長時間沒見,應該有些話要吧,我就先出去逛逛好了."吳雯雯大大方方的道.

"別太長時間哦!"吳雯雯沖牧晟宸眨了下眼睛.

"知道了,好了會叫你."

"我看時間太長的話,我就會自己回來了."吳雯雯完便走了出去,門被輕輕關上.

尹瑟沉默的坐在那.

牧晟宸走到窗邊,靠著窗台:"走兩步讓我看看."

"……"尹瑟咬著唇,"我能走了,所以你不用再擔心會出什麼事,更不用覺得內疚."

牧晟宸的手插在口袋里,或許對她而,她是兩個月沒有見到他了,但其實他每個禮拜都會過來一趟,她的狀況他很清楚.

"是嗎?"牧晟宸輕問.

尹瑟抬起頭直視著他:"不是要離婚嗎?離婚協議書帶過來了嗎?"

"……"

"我會很識相的簽下字,這樣,那位大美人就不用多等了吧."尹瑟的話里難掩醋意.

"我已經給了你兩個月的時間,到頭來,你還是什麼想法都沒有改變……"

尹瑟難過的低下頭,不是她什麼都沒有改變,而是他……

他已經親昵的摟著高挑美人新歡走到她面前,她的改變有意義嗎?她還能改變什麼?!

一句話也不用,他已經用行動證明,他確實不要她了……

她不怪他,不怪他不怪他……

可是……為什麼心這麼疼?

"尹瑟,我再問你一次,臉要不要去治?"不是問要不要離婚,而是臉要不要去治……

"……"她咬著唇,良久才,"如果是這副鬼面,你就沒有辦法接受是嗎?"

"對."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抬起頭看著他:"那我不要."

"會有離婚協議書的."牧晟宸靜靜完便走了出去,仿佛多看她一眼都讓他難以忍受……

尹瑟將手上的書扔到牆上,發出"砰"的一聲.

"騙子!到頭來都是騙子!"

這個結局,錯的人到底是誰,她已經分不清了……

尹瑟悶在病房里,四五點鍾的時候,路易斯范加爾走了進來.

"怎麼?你就打算坐以待斃?"路易斯的話里竟有明顯的看好戲意味.

"你不是也一樣!"

"……"路易斯是沒有想到這女人怎麼突然就變得"凶狠"起來,但似乎比起她整天軟弱焉了的狀態,他更喜歡她這句話時的樣子,至少覺得有力量.

他輕笑,走到窗戶前:"看來男人還真的都一樣."

尹瑟的眸子很沉很沉.

"本來以為牧晟宸會不一樣,沒想到和別的男人也沒有差別,這樣看來,我也不怎麼喜歡他了."路易斯的輕巧,喜歡和不喜歡在他嘴里就像是開玩笑一般.

"誒呀,不過這女人確實也不錯,身材一級棒,臉蛋也無話可."路易斯看著院子里坐在一起的牧晟宸和吳雯雯,其實眼睛里都已經冒出了火花.

心里狂詛咒著牧晟宸.

他想著,尹瑟這女人也挺麻煩,想要上前推一把,女人嘛,碰到敵才會真正產生危機感,所以為了幫牧晟宸,他都把自己成了同性戀,他不知道會有多少效果,但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強.

他已經受不了一天不得不接他兩個電話的日子了!

結果他倒好,自顧自什麼也不的就帶了個美人過來,這讓他何以堪?

尹瑟不知不覺已經站到了他身邊,順著他的目光,他看到坐在長凳上的兩人,她聽不到他們在什麼,但牧晟宸的嘴角勾笑,女人也仿佛在樂著什麼,總之,這一幕相當刺眼.

她要這樣放棄麼……

"尹瑟?"路易斯驚訝的看著她濕潤了的眼眶,那眼淚仿佛下一秒就會落下來.

尹瑟抿了抿唇,她淡淡道:"我不要……"

然而,路易斯還沒有反應過來,尹瑟便往門外疾走去.

"你慢點走,你腿還沒好!"

然而尹瑟已經什麼都不顧了,她已經失去夠多的了,所以,不能再失去了!

"你那倔強的妻子,你打算如何?"吳雯雯輕笑著問.

"該做的還是得做,這點由不得她."牧晟宸淡淡道.

"看她的樣子,可是完完全全的把我當敵了哦,這點你不擔心?"吳雯雯試探性的問道.

牧晟宸輕笑:"誰知道呢?"

"你這男人,只要是個女人都會被你征服吧."

"除了尹瑟,倒是沒有特意想去征服過誰……"

"她可真是幸運."吳雯雯眼里難掩的羨慕,而後她的目光便看到了有些著急走過來的尹瑟,她的眉頭輕皺,怕是走得太急,腿疼了吧!

"幸運嗎?"牧晟宸淡淡重複,正有些失神時,一個軟軟的身體突然抱住自己,牧晟宸微微錯愕.

尹瑟緊緊摟住他的脖子,低低卻很霸道的熟悉聲音響在他耳邊,"我不要離婚!"

"……"牧晟宸只覺心口那空掉了許久的東西慢慢回來了.

吳雯雯是親眼看著她一鼓作氣的撲到他身上,實話,她都不敢相信尹瑟那腿真的是剛剛治好……

"我不要離婚,晟宸."尹瑟重複道.

然而牧晟宸卻沉默了良久,這種淡漠的反應讓尹瑟心越來越忐忑……

"我好好走路,臉我也會治,你過你不會不要我的……"尹瑟的眼里閃著淚花.

吳雯雯輕歎一口氣,慢慢起身,往另一邊走去.

牧晟宸伸手環住她,緊緊抱住她:"傻瓜."

"……"尹瑟的眼淚終于還是止不住了,"晟宸,是我不對,是我太沒用了……"

牧晟宸松開她,單手環住她的腰,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淚,"想要好好活下去了?"

"恩."

"知道害怕了?"

"恩."

"願意去把臉修好了?"

"恩."

"還想問我要離婚協議書嗎?"

"恩."

"……"牧晟宸頓時臉就黑了.

尹瑟立刻意識到自己條件反射發生了錯誤,忙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

牧晟宸順了順她的長發:"你這條件反射也太差了吧?"

"晟宸……"

"恩?"

"你現在的這反應,我能不能當做你還要我?"她問的心翼翼.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

"我覺得光是沒有用的."牧晟宸勾起唇角,"有些事還是做來的實在一點."

尹瑟傻了片刻,只見牧晟宸見她橫抱而起.

"腿也好了,我還等什麼,恩?"牧晟宸看著她問道.

尹瑟不可置信的瞪著他:"你,你該不會是想……"

"老婆,我都禁欲兩個多月了……"

"這里是醫院,而且,而且……"尹瑟看著周圍人紛紛將目光投到他們身上,頓時尷尬的無地自容.

牧晟宸踹開半掩的病房門,腳往後一踢便將門徹底關上.

他將她放到床上,重新回到門邊,將門反鎖上,而後拉上窗簾,尹瑟看著他這副認真的樣子,頓時咽了咽口水……

他不會是玩真的吧?

牧晟宸脫掉自己的灰色西裝,便開始扯著領帶.

"牧,牧晟宸……"尹瑟有些慌亂的看著他,"現在是不是著急了點……"

"你怕什麼?"他沒等她完便欺身壓下.

尹瑟有些不自在的撇開臉……

"躲什麼?"牧晟宸將她的臉放正,正對著她的整張面孔,好看的也罷,丑陋的也罷.

"不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