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我愛你
尹瑟看向門外,怎麼那麼快就回來--

當她看到門口站著的男人時,她的眼前瞬間模糊了……

"如風哥哥……他騙人……"

病房里又傳來兩聲一致的倒抽氣聲,尹瑟鄰床的女人驚訝的看著站在門口的牧晟宸,那目光里閃爍著激動興奮,而下一秒,就閃爍出一種無與倫比的媚態.

"這位先生,你是找--"女人幽幽的話還沒完.

牧晟宸就徑直走向尹瑟,對他來,這簡單的幾步就是從地獄走向天堂.

尹瑟驚恐的看著他,而後手掩著被子,慢慢的慢慢的蒙住自己的臉,緊緊的抓著被子,咬著唇……

牧晟宸走到她床邊.

那長發女人看著眼前的男人停在尹瑟的床邊,不由得產生了諸多猜想,還和尹瑟對面的那個女人交換了好幾次眼神.

仿佛有一場好戲要看,猜著肯定是這個鬼臉女人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人丑做的事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她是怎麼也不會想到這麼一個俊美無比的男人竟是這個鬼臉又殘疾的女人的丈夫.

"先生,您是?"女人開口問道.

然而,牧晟宸卻沒有給予任何理睬,徑自的拉住被子,底下的女人在用力和他抗拒.

牧晟宸閉了閉眼,只覺心如刀絞.

他輕歎一口氣,坐到她的床邊,也不管這間病房里是不是還有其他人,他突然用力,猛地扯去尹瑟的被子.

尹瑟驚得忙捂住臉,不知道該往哪里藏好,整個上身都蜷在了一起,無措的讓人的心疼.

牧晟宸抓住她的手.

"不要……"尹瑟喃喃出聲.

牧晟宸微微用力,就是要扳開她的手臂.

"不要……不要不要……"

牧晟宸像是再也沒有辦法忍耐,一把扯住她的手臂,將她拉起,抱進自己懷里.

那速度,那力量,恨不得將她狠狠揉進自己體內,仿佛那樣才能真正安撫他心里的不安,才能掩飾住他顫抖不已的恐懼.

尹瑟的頭頂在他的胸口,她錯愕的睜大眼睛,她看到自己的眼淚凋落.驚麼當那.

牧晟宸緊緊抿住唇,閉著眼睛,懷里的溫度,懷里的觸感,懷里的人兒--

他,不能再失去一次了……

"放開我……"她的聲音那麼低,那麼力不從心.

她越是這樣,他用的力越大.

尹瑟緊緊閉上眼睛,心下的痛越來越沉,這雙臂膀告訴她,這個男人有多害怕失去她!

可是……

他越是這樣,她才越是害怕……

這張鬼臉,這副半殘的身軀……

"放開,放開我!"尹瑟猛地推開他,心下越想越恐懼,將這恐懼的力量全集中到了手心,推搡著他的胸口.

牧晟宸從不知道失而複得是這樣一件讓人心動,驚喜,讓人感激,雀躍到無法自拔的事.

他一個字也沒有,仿佛有什麼東西卡在他的心頭,這一刻,窗外的陽光明媚,窗外的云彩白麗,就連這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都變得好聞起來.

他只想好好抱著她,讓她身上的溫度好好的撫慰自己疼到難以呼吸的胸口.

可是,這個女人卻只知道拼命拒絕,只知道推搡,只知道放開……

放開?

這一刻不會,生生世世他都放不開了!

尹瑟咬著牙,叫喊的有些無力,聲音都開始沙啞.

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病房里的其他人都保持沉默,久到空氣似乎都要凝結.

牧晟宸才慢慢松開她.

尹瑟雙手條件反射性的捂住那張臉,手指都在顫抖.

"丑媳婦也得見公婆,你想躲什麼?"他開口了.

他熟悉好聽的聲音此刻竟這般壓抑,這般讓人心痛.

尹瑟搖著頭,像個別扭的孩子,她沒有辦法面對他……

再次扯開她的手,牧晟宸單手將她的手臂收在她身後,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就吻住她的唇.

那長發女人錯愕不已的看著這一幕,咽了咽口水……

這吻纏.綿,醉人,霸道狠厲……

尹瑟搖著頭還想掙紮時,看著面前放大的俊臉,她的眸子陡然睜大,只見從牧晟宸的眼角,滑下兩行清淚.

尹瑟全身都怔愣在哪,再也動彈不了半分.

牧晟宸慢慢減輕力道,慢慢的吻,碰著揉著她的嬌唇,吮掉她不斷滑落的眼淚.

直到她慢慢軟下來,他才結束這個世紀長吻.

他定定的看著她,將她的頭發撩到耳朵後面,露出她半邊完好半邊殘缺的面容,那刺目的猩在他眼里仿佛不存在一般,他的目光從她的額頭順著她的每一個輪廓掃著,良久良久,他靜靜的開口.

"尹瑟."他叫著他的名字,"我愛你."

尹瑟看著他,閉上了眼睛,這個男人,她要怎麼辦才好,她要拿他怎麼辦才好……

"嗚嗚嗚……"最後,所有的抗拒,所有的難堪,所有的悲痛全化成了她的哭泣.

牧晟宸松開她的手,她靠在他的胸口.

分離時,他不曾過我愛你,動時,他不曾過我愛你,悲傷時,他不曾過我愛你,現在,她毀了容,斷了腿,現在,他們從生死邊緣打了滾回來.

他對她,我愛你.

那仿佛是隔好幾個世紀.

他撫著她的頭發,將她所有的哭泣,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悲傷全部聽進去.

眼角的淚水對他來很陌生.

即便是得知她死了的消息後,他都沒有流下一滴眼淚,那時候,他就在懷疑,他是不是太會忍耐了,連哭都不會……

可是,站在門口看到她的那一刹那,重新將她抱進懷里的那一刹那.

他知道自己終究是個正常人.

"我愛你."他又淡淡的重複了一遍,手輕輕的順著她的柔軟長發,輕吻她的頭發.

尹瑟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反正就是抽噎聲慢慢停止的時候,牧晟宸握著她的肩膀,用手抹掉她的眼淚.

"你怎麼眼淚這麼多?"他問.

尹瑟低著頭,看著白色的被單,良久,她才用沙啞的聲音開口問:"你……有沒有事?"

牧晟宸現實愣了片刻,而後笑了出來,這個傻女人……

"頭被打破了."

尹瑟慌忙的抬起頭,對上他又哭又笑的臉,下一秒又下意識的低下頭.

"頭破了,縫了好多針,很疼."他輕輕淡淡的著,像是為了博取她的同一般.

"……"尹瑟咬著牙,還是不敢抬起頭……

"身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的,要不要脫下來給你看看?"牧晟宸問道.

尹瑟心下迫切,很想知道他哪里受傷,有沒有好點?是不是還疼……

但是,現在她連直視他都不敢……

即便她的頭再怎麼低,他也還是能清晰的看到那半邊猩的臉頰,刺著他的眼睛……

尹瑟只覺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松了下去,只覺心口有什麼東西落了下來,空蕩蕩的.

然後過了幾秒,她只是盯著床面,完全不知道牧晟宸在干嘛,慢慢抬起眼,只見他解著風衣的扣子,沒一會兒風衣就脫了下來.

尹瑟驚恐的看著她,又看了看病房里其他盯著牧晟宸的女人.

"你干嘛?"

"脫下來給你看看."

"你瘋了!這里這麼多人……"尹瑟忙伸手抓住他還在解著襯衫扣子的手.

牧晟宸頓住手,反過來抓住她的.

"瑟兒."輕輕的喊了一聲.

"……"

"你聽到沒有?我愛你."他又了一遍.

她輕輕的輕輕地點了下頭,而後她隱忍著慢慢道:"可是我的臉毀了,我的腿斷了,你會慢慢厭惡我,你會慢慢討厭我的……"

"不會."

尹瑟抬起頭難過的看著他:"你現在不會,但是你以後會,我不想以這副鬼樣子存在于你的腦中,我不想看你慢慢遠離我,晟宸……"

"我過我不會."

尹瑟拿起他的大掌輕輕碰上自己的臉頰:"這坑坑窪窪的感覺,你能忍受麼?我都忍受不了!"

"……"

"晟宸,你忘了我吧……"她艱難的道.

牧晟宸抿著唇,將她赤luo裸的自卑看進眼里,心痛不已.

"忘了我,你還是可以好好生活的,你條件那麼好,那麼多漂亮的女人--"

"尹瑟!"牧晟宸低聲呵住她的喋喋不休,再次將她緊緊抱住,嘴唇碰在她的耳邊,輕聲的道,"毀容也好,斷腿也好,即便半身不遂,我一樣會愛你,即便你不愛我了,我也還是會一樣愛你."

尹瑟還能什麼……

她的一切倔強在這個男人面前都沒有用……

最後最後,她,"葉如風是個騙子."

牧晟宸輕笑.

天知道從島回來後,他找不到她的慌亂,怕這個女人不知道躲到哪里去,找不到回家的路,當葉如風打電話告訴他,找到她時,他恨不得抓住這個女人,一定要狠狠罵她,狠狠打她一頓,她怎麼可以不先找他……

但是,當葉如風告訴他,尹瑟的臉毀了,腿斷了時,他心如刀割.

他無法想象許是怎麼對待她的,也不敢想象,她是怎樣撐著,怎樣拼了命的拖著斷腿逃離島.

帶著這交錯複雜的心,他還是走到她的面前.看到了他這個堅強的女人.

病房里的另外兩個女人一句話也不出,看著這個場景,她們了眼睛,濕了眼眶.

後來,尹瑟靠在床上休息,牧晟宸去買中飯過來.

"姐……剛才那男人是誰?"鄰床的長發女人低低的問了聲,語氣已經沒有了昨天的驕傲和不屑.

尹瑟沉默了幾秒,才慢慢道:"我丈夫……"

"……"顯然,這已經超乎了長發女人的預期,不知為何,看了剛才的那幕,女人的心已經改變了許多,"你丈夫真帥,你真有福氣."

尹瑟驚訝于這女人的改變,但最後還是輕輕點了點頭,沒有抬眼.

沒過一會兒,牧晟宸便回來了,他一手插在風衣口袋里,一手拎著個塑料袋.

將飯放到桌子上.

尹瑟看著面前的食物,其實並沒有多少吃的**……

"多吃點,瘦太多了."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伸出手拿起勺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從頭到尾的低著頭.

牧晟宸靜靜的看著她,喉頭動了動,什麼都沒有.

許久,尹瑟才開口:"你呢?"

"恩?"

"……你吃飯了沒……"

牧晟宸淡然的看著她:"沒有."

"你也吃點飯……"尹瑟眼睛又有些泛,"瘦太多了……"

牧晟宸看了眼病房里的其他三人,輕歎一口氣,人太多了……

"你先吃,我去找一下醫生."牧晟宸淡淡完便走出房間.

醫生辦公室里,牧晟宸坐在教授對面:"哪里能確保她的腿可以完全治好?"

教授看了他一眼:"很難."

"很難就是並不是完全不可能,對不對?"

"……"教授看著他.

"我要她的腿和原來一樣,什麼一長一短都不可以."

"哈哈!"教授笑了,他看著他:"你這人上哪來的自信,科技水平達不到那種程度,你要怎麼辦?"

牧晟宸看著他:"我會想盡一切辦法."

"……你可真是執著."教授道,"荷蘭,我會為你們做介紹,那里有一個很出名的怪醫生,你們可以去試試."

"謝謝您,麻煩您盡快,她等不了了."

"這點我也很清楚."教授道.

牧晟宸鞠了個躬,就要走出去.

"比起她的腿,她的臉也等不得了."教授提醒道.

"我也知道.但是于她而,她希望我先注意到的是她的腿……"

"你等一下."

牧晟宸轉身.

教授隨手寫下一張便簽遞給牧晟宸:"等你注意到她的臉時,可以打這個電話,應該會有所幫助."

牧晟宸收下:"謝謝."

回到病房後,牧晟宸拿起一旁的衣服給尹瑟穿上.

"干嘛?"她問.

"該回家了."牧晟宸輕輕道.

"可是我的腿……"

"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好好站起來."牧晟宸篤定道,將她打橫抱起.

尹瑟的腿已經做了些處理,現在並不是很疼.

"治好了也會跛腳,你介不介意……"

"不會跛."

欠兩千,捂臉~~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