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二十八歲生日
刹那間,她懂了!

"牧晟宸!你這混--唔!"

她還沒完,已經被人翻身壓下:"財迷,不會虧待你的,一分錢也不會少,放心."

牧晟宸利索的掀掉她的保暖內衣,大手上下摸索著.

只聽尹瑟嗚嗚咽咽的著"你要是敢吃完不買賬,你死定了."

牧晟宸吮著她的嬌唇,低低的笑道:"要吃一輩子的,自然不敢不買賬."

尹瑟潔白藕臂摟住他的脖子,順著他,回應著他.

第二天,尹瑟坐在辦公室里,潘明依舊端著杯咖啡走了進來.

"潘總……"

"恩?"

"您上班一定要端著咖啡亂晃?"

潘明眉頭輕挑走到她的辦公桌前,輕輕靠著.

"尹部長,請問你是用了什麼方法,讓牧大總裁肯捐出一百萬給尹氏?"

"……"尹瑟微愣.

潘明見她這反應,輕笑:"難道你還不知道?"

尹瑟桌子一拍:"那混蛋只給了一百萬?!"

"……"潘明手一抖,咖啡險些灑落,對上尹瑟一臉正義凜然的神,"我的尹大姐,一百萬是什麼概念?"

尹瑟淡淡的看了潘明一眼,"很多錢."

"……重建孤兒院,創世的這一百萬用上,尹氏甚至可以不用出錢了,你懂嗎?"

"這個我知道……"尹瑟低下頭,還是一臉憤慨,"這不是錢的多少問題,是原則問題,潘總,你覺得我這一身從里到外只有五件衣服麼?"

"……"潘明淡淡的看了眼:"加上內內?"

"加!"

"七八件吧……"

尹瑟鄭重的點了點頭,而後想了想,還是拿著手機往洗手間走去.

潘明怔愣的站在原地……

走進洗手間,尹瑟就鑽進一個隔間內,利索的撥出牧晟宸的手機號.

沒過一會兒,他低沉的嗓音飄來.

"怎麼了?"

"你話不算話!"尹瑟靠在牆壁上嚴肅的道.

"此話怎樣?"

"你我脫一件二十萬!"

"是啊!"

"我從里到外少也有八件,你還欠六十萬!"

"……"

"你是不是想賴賬?"

"老婆,你自己脫了幾件?剩下的是你脫得還是我脫--的?"

"……"尹瑟頓時無語,腦中瞬間響起自己胸衣扣子被他吧嗒一聲弄掉的聲音……

"黃色羽絨服,西裝,襯衫,短裙……"

"啊!"尹瑟驚叫一聲,吧嗒掛掉手機,她要瘋了,要瘋了.

殲商!徹徹底底的殲商!

尹瑟憤憤的走出洗手間,而後正對上在洗手間里洗手的幾位女職員--

"哈哈!"尹瑟伸手打了個招呼,"沒事沒事."

她逃也似的躥出洗手間,恨不得當場挖個地洞鑽進去,走進辦公室,潘明悠哉悠哉的坐在沙發上.

只見尹瑟鼓著腮幫子著臉走了進來.

"這是誰招惹我們家大姐了?"

尹瑟看她一眼:"殲商,殲商."

"……"

潘明無語的看著她:"你這是在你的頂頭上司?"

尹瑟歎了口氣,把手里的文件扔到潘明身上:"這是你要的企劃案,帶走吧,省得我再跑一趟."

"……"潘明將文件拿好,起身,嘀咕道,"像你這種目無上司的員工,我就應該果斷的把你炒掉."

尹瑟瞪她一眼!

潘明瑟縮了下肩膀溜了出去.

本來還想稍微提醒她一下,真是的!

尹瑟趴在桌子上,手指敲著桌面,自己是怎麼被他忽悠的?一百萬多是很多,但總覺得心里不服……

她是不是越來越貪心了?

嘴角慢慢勾起.

算了,不貪自己老公的貪誰的?

潘明沒想到剛走出尹瑟辦公室就聽到幾個女職員悉悉索索的些什麼.

她幽幽的走過去,不遠不近的距離剛好可以把她們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我和都親耳聽到的!"

"真的假的?"

"脫一件衣服二十萬呢!"

"看不出來尹部長是這種人啊!"

潘明手又是一抖,想了想剛才尹瑟的話,好像……明白了什麼……

臉,慢慢黑了.

"難道我們集團要靠尹部長做這種事來維持?"

"尹部長不是有老公了嘛,怎麼還會……不過我真想知道尹部長出軌的對象是誰!"

"你們不要猜了."潘明淡淡道.

瞬間幾位女職員的臉色從驚嚇變成了驚恐,最後變成尷尬……

潘明無力的拍了拍其中一個人的肩膀:"對象就是你們尹部長那位比較重口的老公……"

"……"

"……"

頓時,鴉雀無聲,潘明一個人陰郁的走進辦公室,活像是只斗雞都輸了的公雞……

"尹部長的老公,是創世集團總裁牧晟宸吧……"

"我們尹氏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都在他手上!"

"他看上去重口麼?".

"其實我覺得我們尹部長看上去比較重口……"

尹瑟頭埋在手胳膊里,臉已經綠了.

這幫混蛋,在背後上司的壞話能不能點聲?!她都聽見了好不好……

也怪她自己,應該沉住氣回家算賬才對……

下午下班的時候,尹瑟真切的感覺到了大家"真摯"的目光,目光全是滿滿的"曖昧""追尋""好奇………

恨不得當場抓住她,細問到底是誰比較重口……

尹瑟恨不得把西裝套在頭上,走出尹氏大樓,牧晟宸已經在樓下等她了.

她打開車門,坐進去,一句話都沒,就沖他道:"你不許動!"

牧晟宸攤攤手.

尹瑟按下一個按鈕,座椅便平躺下來,牧晟宸微訝的感覺到自己後背空了.

尹瑟二話不就把他壓倒.伸手就解著他的風衣抽帶.

牧晟宸抓住她的手:"老婆,注意場合."

"你還要注意場合,我的臉全丟光了,都因為你!"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我沒關系,但這是你的地盤,看著的是你手下的員工……"

"我不管,反正我已經沒臉了!"

"……"牧晟宸歎了口氣,"你要來真的?"

尹瑟看著他陡然轉黑的眸子,怔愣半秒:"額,當,當然是真的!"

"那好."牧晟宸完就扣下她的脖子,唇瓣覆上,揉的猛烈.

"唔--"尹瑟推著他的胸口,瞪大了眼睛看著他的雙手就那樣肆無忌憚解著她的襯衣扣子.

"怎麼了?"牧晟宸松開她一點點,無辜的問道.

尹瑟憋得臉通:"放,放開!"

牧晟宸沒松開她反而勾住她腰的手更用力了一分:"不是要玩麼?"

"……誰要玩,誰像你這麼BT?"尹瑟瞥開眼.

牧晟宸撂了撂她落下的長發,將她前不久剛剪出來的斜劉海拉到一邊:"真的不玩了?"

"……"

"回家吧?"

"恩."尹瑟無話可,玩不過他只能認栽……

想要用節操這種東西去"恐嚇"這男人,前提是這男人得有節操啊!

他輕吻了下她的額頭,手撫著她的腦袋,心的坐起來.

尹瑟回到自己位子上,整了整她的衣服.

牧晟宸發動車子,淡瞥了眼站在尹氏大樓前聚在一起的職員們,調轉個頭便開走車子.

"果然,尹部長才是重口的那位!"

"太猛了!"

"看不出來牧大總裁竟然好這一口……"

七.七八八的猜想又從眾人之口源源不斷滾出來.

回到家後,尹瑟還是悶悶的,瞪他一眼.

牧晟宸上前拉住她的手:"你你是不是太空了,這麼點事,你悶到現在."

"是啊,太空了!"

"給你找點事做做?"

尹瑟拳頭朝著他揮了揮:"得了吧你,殲商一只."

牧晟宸聳聳肩,絲毫不介意他給的綽號.

站在門前,他松開她,她順手開門,只是沒想到,門剛打開,蘇柔就沖她拉響一個彩花!大吼一聲:

"SURPRISE!"

"哇啊--!"尹瑟大叫一聲驚得忙後退抱住牧晟宸.

蘇柔黑著臉看著她的這個反應:"親愛的,帶你這樣不給面子麼?是驚喜不是驚嚇……"

"……"

"親愛的,生日快樂……"蘇柔無力的將一束鮮花遞到她面前.

尹瑟回過神來,呆呆的看著蘇柔,而後看了看身後微帶笑意的男人,她早就忘記了自己的生日,一般況都是收到如風哥哥的短信或是禮物,她才知道,哦,今天是自己生日.

所以……

"你們串通好的?"

"不止是你老公和我."蘇柔伸手把她從牧晟宸身上拉進來.

只見客廳里站著的葉如風,坐著的潘明,奶奶和牧司瑞還有躺著的范希文……

尹瑟傻了眼.

"如風哥哥……"

葉如風沖她張開懷抱:"瑟,生日快樂!"

尹瑟二話不就要沖過去,被牧晟宸淺淺的拉住衣領.

葉如風輕歎一口氣,放下手.

尹瑟回過頭瞪了眼牧晟宸.

"男女有別."

"你啥時候和我男女有別了?"尹瑟反問.

蘇柔頓時笑噴了,潘明也掩住了嘴.

葉如風上前,將禮物遞給尹瑟:"好了,不和晟宸計較,這是生日禮物."

尹瑟感動的兩眼汪汪,"還是如風哥哥好!"

"撲哧--!"蘇柔看著牧晟宸一臉挫敗的樣子,還是覺得好笑.

范希文蹭的跳了起來,跑到蘇柔面前:"老婆,我在這呢!"

"……所以?"蘇柔挑眉冷冷問道.

"還是不要看別的男人了吧."

"什麼時候你走在路上不看別的女人一眼,我就不看別的男人了."蘇柔的認真而且擲地有聲.

范希文把她拖到一邊:"老婆,這麼多人在呢,給點面子,給點面子."

"你默默的躺那不話不就有面子了?"蘇柔一副"誰讓你自己出來找罪受"的表.

"潘總……"尹瑟無語的看著這女人,"你也來了……"

"是啊,有人讓我過來摻一腳,你會開心的."

"……"

"你不是喜歡人多麼?"牧晟宸淺淺道.

潘明俊美一揚:"牧晟宸,敢我是來充個人數的?"

"……看你得罪人了吧?"尹瑟笑道.

牧晟宸輕輕笑:"你以為潘明和你一樣那麼心眼?"

"我就是心眼!"潘明認真聲明道,"牧晟宸,我要是再不心眼點,我能被你這狐狸給忽悠死!被你賣了還得幫你數錢!"

"誒喲,潘總不要生氣,我和你是站在一邊的,以後牧晟宸再敢使壞,我們兩個就聯合在一起捉弄死他!"

尹瑟湊到潘明身邊道.

這時牧司瑞走到尹瑟身邊拉了拉她的手:"媽媽,你胳膊肘往外拐."

"……"

潘明看著這個和牧晟宸像極了的孩子,蹲下身:"你叫鋼鐵俠是吧?"

"……不是."牧司瑞一臉認真地答道.

"別裝,我知道你是."潘明根本不給牧司瑞辯駁的機會,"你就不覺得你老爸壞到骨子里了?"

"覺得."

"哈哈!牧晟宸,看看你多失敗!"潘明掩嘴沖牧晟宸得瑟的笑著.

"但是我喜歡."牧司瑞一張酷臉動也不動.

"……"潘明撇了撇嘴,起身,這鬼和他老爹一樣沒意思.

尹瑟對牧司瑞道:"鋼鐵俠,你現在不和你媽媽還有你潘阿姨站在一塊,以後你被你爸欺負了別來找我."

"爸爸只會欺負不乖的人,媽媽,你憑良心話,是我比較不乖還是你?"

"……"尹瑟轉身,走到老夫人身邊,這鬼和他老爹一樣沒意思.

"奶奶."

老夫人淡淡的看著她:"現在才知道叫我?"

"……"尹瑟諂媚的笑笑,"他們都不懂事,擋在奶奶前面,事後我來教訓!"

老夫人無奈.

"奶奶,禮物."尹瑟朝牧老夫人伸手,"長輩給禮物,我會長壽的!"

"……"老夫人拿她沒有辦法,把一旁的包遞給尹瑟.

尹瑟欣喜的打開,竟然是三條圍巾……

"奶奶……"尹瑟兩眼含淚.

"咳咳!不是我織的,是買的."

"……"尹瑟無語,而後黏在她身上,"恩恩,買的買的."

"你看這樣子像是買的嗎?"老夫人瞬間暴躁了起來,在場所有人都看傻了.

"……撲哧!"尹瑟帶頭笑出聲,而後便是蘇柔,而後便是大大的笑聲.

老夫人瞥開眼,不話.

"桌子上還有大蛋糕?"尹瑟驚喜道.

范希文立刻跳了出來:"尹瑟,這是我准備--"

"這蛋糕一點也不好看啊!"

"……"范希文險些被自己口水噎死,"尹瑟,你存心的是吧!"

尹瑟掩嘴:"范受,讓你費心了啊!你讓我稍微存心一下又不要緊,要不是我,你能抱得蘇蘇這麼一個大美人回家麼?"

"尹瑟,這是我自己不怕上刀山,不怕下油鍋的孜孜不倦,是我自己不斷努力不斷改變才追到手的,你別一句話全攬到你身上了好嗎?"范希文一定要站出來為自己兩句,

尹瑟側首看他:"那你信不信我一句話,蘇蘇就把你甩了?"

"……"范希文看了看尹瑟自信的模樣,又看了看蘇柔冷漠的神,最後認輸,和這兩個女人斗,他永遠占不了上風.

"媽媽,禮物."牧司瑞踮起腳,將一個禮盒遞給尹瑟.

尹瑟隨手將它放在一邊.

"媽媽……"

"瑟,鋼鐵俠送的,不拆開看嗎?"葉如風抱起牧司瑞,問道.

尹瑟看了葉如風一眼:"如風哥哥,他會送什麼,你不知道?"

"……"

"他除了會送鋼鐵俠還是鋼鐵俠."

潘明默默的打開禮品盒,確實……是鋼鐵俠一只.

牧司瑞不話了.

"好了好了,難得尹瑟當壽星,吹個蠟燭許個願,我們就撤了."范希文道.

蘇柔狠狠等她一眼:"你自己撤."

范希文摸了摸腦袋.

"范受,我現在終于懂什麼叫重色輕友了."

"……"范希文發現自己好像一直是尹瑟攻擊的對象,"好好,我錯了我錯了,蠟燭蠟燭!"

"瑟今年二十八歲了吧!"

尹瑟頓時黑了臉,轉身哀怨的看了眼牧晟宸:"怎麼辦,我二十八歲了……"

"你二十八叫什麼,你男人都三十三了!"范希文看了她一眼,隨口道.

"……"牧晟宸揉了揉她的頭發.

"不對!"范希文突然想到什麼似地,詭異的看著尹瑟,"尹瑟,我記得你和我相親那會兒,鄙視我老牛想吃嫩草來著!我和牧晟宸一樣大,你憑什麼嫌棄我不嫌棄他?"

尹瑟淡淡看他一眼,目光下一瞬便放到了蛋糕上,"可以插蠟燭了."

而後,三三倆倆的開始插起蠟燭.

"為什麼忽視我……"

"一轉眼,親愛的和我一樣也要奔三了!哈哈!"蘇柔笑道,"趕緊吧,許個願望."

尹瑟看著一根根點燃的蠟燭,看著眼前的朋友,看著身邊的家人,眼睛竟慢慢濕潤了,她合起手掌,剛要比上眼睛,便有一雙溫厚的大手合在她手上.

"我要一個盛大的婚禮."牧晟宸好聽的嗓音從她耳邊傳來,而後只見牧晟宸吹了口氣,將蠟燭全部吹滅--

靜默,一秒,兩秒……

"牧,晟,宸!"尹瑟大口喘著氣,她要息怒,要息怒.

在場的都被這個場景給弄蒙了.

"不是挺好的願望麼?"范希文道.

"那又不是我許的,不算."尹瑟揮了揮手.

牧晟宸笑道:"你確定不是你許的?"

"大家都能確定好不好?"

"瑟兒,我只是在替你表達你的願望,是時候正大光明的告訴所有人,你身後的這個男人已婚了不是嗎?"牧晟宸的話里帶著濃厚的誘哄意味,他一貫擅長的手段,"當然,如果你真的很放心,我自然也不著急."

"……"

蘇柔看尹瑟還愣愣的忙把她從牧晟宸身邊拉出來,走到角落里:"牧晟宸的沒錯啊!"

"什麼沒錯?"

"婚禮是要辦的,像牧晟宸這樣的男人,不知道會有多少女人黏上來,你得昭告天下,這男人已婚!是你的男人,不然真碰上不識相的女人,你信得過牧晟宸,你能信得過那些如饑似.渴的女人?"

"……"尹瑟轉過頭看了看那邊的一圈人,"你真的覺得,辦婚禮很必要?"

"絕對的!"蘇柔道.

"行,那我聽你的!"尹瑟道.

她走到牧晟宸面前:"好吧,是我的願望."

"……"范希文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老婆,"你怎麼做到的?"

"我和瑟是什麼關系,你能懂嗎?"蘇柔不屑的看了看范希文.

牧晟宸笑了笑,看著尹瑟:"當然是你的願望."

"……"

牧老夫人在一旁終于話了:"早點把婚禮辦了也好.牧家少奶奶怎麼能不堂堂正正的進門?"

尹瑟抓了抓腦袋,如果是奶奶這樣了的話,她確實沒有拒絕的必要了.

"對了,老公,你有沒有常識啊?"尹瑟突然調侃道.

"恩?有常識的老婆看."

"生日願望是不能出來的,出來就不靈了!"尹瑟認真的教誨著他.

蘇柔臉一捂,誒……

牧晟宸笑了笑:"需要老天幫忙實現的願望自然是不能出來的,可是如果幫你實現這願望的人是我,就該另當別論了是不是?"上晟還宸.

不尹瑟,單看蘇柔,她一臉崇拜的看著牧晟宸,雙眼冒著泡泡.

范希文只覺憋氣:"好了好了,蠟燭也吹完了,老婆,我們回家吧!"

"范受,你這麼急著回去干嘛?"尹瑟問道.

"……"范希文不話,他總不能你老公快把我老婆的魂給勾走了吧!多丟人!

但是後來,他們還是沒有呆上很久,便一個個的離開牧家.

送走了客人.

尹瑟窩在客廳沙發里.

林嫂端了杯茶遞到尹瑟面前:"瑟,生日快樂,林嫂沒能給你准備什麼,但是希望你能快快樂樂過好每一天."

"林嫂."尹瑟抬頭看著她:"婚禮上,你當我的媽媽吧."

"……"林嫂震鄂的看著她.

"不行嗎?"尹瑟苦苦一笑,神里掩飾不住的失落.

"瑟,我……能行嗎?"

"行."牧晟宸走了過來道.

林嫂一雙老眼里頓時蓄著淚水,林嫂丈夫死得早,膝下又無子,如果沒有牧家,她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尹瑟站起來偎進林嫂懷里:"謝謝您."

"……"

牧晟宸靜靜的坐在一邊,手里翻著書.

不久之後,他問自己,為什麼要執著這場成為了悲劇的婚禮……

他,久久得不出答案.

明天一萬五求月票,親們,明天月票翻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