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會不會遭報應?
"許總,您這麼聰明,就分辨不出慈善的真假?"

許挑眉.

尹瑟輕笑.

"對,現在的慈善都畫上了商業性的符號,但是,許總,今天的活動並不是完全的慈善,而是孤兒院的重建基金會,明白其中的區別嗎?我來告訴您!就是即便你許總今天不出一分錢,走出大廳,也不會有任何記者抓著你不放,即便你許總對尹氏主辦的這場活動有多嗤之以鼻,孤兒院的重建不會耽擱,不會推遲."

許安靜的看著站在台上氣勢凌人的女人,她的全身仿佛都注滿了力量,仿佛你再前進一步,便會被她的宇宙轟炸的連碎屑也不剩.

"在座的諸位,撇開今天的活動不算,我們就慈善,畫上了商業性符號的慈善是誰做出來的?難道不是在座的諸位?你們是A市乃至國內各個行業的精英,你們參加過的慈善活動數不勝數,你們的目的是在于名聲還是過場亦或是真心,最清楚的莫過于你們自己.我想,如果你們看不穿一場慈善的真偽,想必你們也不會坐在這里."

台下鴉雀無聲,不是現實被這女人穿的尷尬狼狽,而是為這個女人的姿態,氣勢所折服.

"即使慈善再怎麼被商業化,也終還是有值得讓人信任的慈善會吧,難道台下坐著的全是冷血黑心的企業家?"

她一句話將許放到了台下各界精英的對立面.

"我尹瑟就在這放下話,這只是普通的孤兒院重建基金會,你們願意參與一份那是你們的愛心,你們不願意大可仰頭挺胸的走出這扇大門,尹氏絕不會在背後你們半點不是."

就在這時,一個中年溫厚的男人舉起了手:"我支持."

這麼淡淡的一聲引起了場上大部分人的共鳴.

隨即,便是掌聲.

許坐在那,不不語,他仔仔細細的看著她臉上的每個神,得意,驕傲,瀟灑,釋然……

然後順著她的目光,他轉身,看到了靠在牆壁上的男人,男人臉上淡淡的笑意可不正對著台上的女人.

而台上女人得意的神可不就沖著那個男人?

他,許,即便直直的站在他們視線的交差點上,怕是也變成透明的了吧……

他起身,嘴角掛著戲謔的淺笑,而那眉眼里卻是赤luo裸的肆虐.

尹瑟下台後重新坐到潘明身邊.

"潘總,你剛才笑我了吧?"

潘明認真的搖搖頭:"開玩笑,我怎麼會笑你,不會不會."

尹瑟淡淡瞥她一眼,不太相信.

"而且,就你剛才的樣子,你有多看我一眼麼?"潘明嘀咕道,"心思難道不是全放在了後面的男人身上?"

"……"尹瑟無語,不自覺的往後偷偷瞄了一眼,牧晟宸已經不在後面了.

這男人今天來是干嘛的?

尹瑟抓了抓腦袋,專程給她做司機麼,那麼好心?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許走到停車場,就看到牧晟宸站在自己車子邊,仿佛正在等自己出來.他也毫不忌諱的幽幽走了過去.

"牧大總裁,您這是在專門等我?"許站在他面前,與他面對面直視著.

牧晟宸兩只手都插在大衣口袋里.

"算是吧."

"那不知牧總有何指教."

"你,不許碰尹瑟."牧晟宸的眸子狠厲起來,"想要報複沖我來."

"……"許冷嗤一聲,"牧大總裁,您是怎麼看出來我想要報複的?"

牧晟宸淡漠的看著他:"因為你許的臉上,眼睛里寫著報複這兩個字."

"哈哈哈!"許大笑出聲,"都牧大總裁最擅長的便是看人,果真不假."

"……"

"牧大總裁,報複還是不報複都得隨我的心意,你懂嗎?"許輕輕道,"不定哪天我不想活了,來個玉石俱焚,哇!那光輝一定很美妙吧!"

牧晟宸看著他的神色漸漸發冷,渾身散發著一股寒氣.

許手搭在牧晟宸的肩膀上,"放心啦,玩笑玩笑,別被我嚇到."

"……"

"不過真的,你一定要把尹瑟藏藏好,不然哪一天看著你們摟摟抱抱的我氣血攻心突然就將她擄走了,這就不太好辦了,你是不是……"

牧晟宸依舊淡漠的看著他.

許打開車門,"牧總,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拜拜!"

牧晟宸在他車門關上的那一刹那輕輕抬腳,卡在他車門門縫那.

許抬眼看他.

牧晟宸透著還未合上的縫隙,居高臨下的瞥著他,目光似寒冰:"你敢動她一分一毫,那就不是玉石俱焚能解決的問題了."

"哈哈哈!牧大--"

"許,相信我,你能做到的程度,我一定比你更甚千百倍."牧晟宸收回腳,他的車門合上.

許手緊緊握著的方向盤,透過車窗,那個男人,仿佛天神一樣的姿態,仿佛這輩子都要把他踩在腳下的姿態……

寶車疾馳而去,險險擦過牧晟宸的皮鞋邊,而牧晟宸站在那沒有半絲懼意和動搖.

就在這時尹瑟從電梯里走出來,遠遠的便看到了牧晟宸,她沖他笑笑,跑了過去.

牧晟宸順勢摟住她的腰.

"你敢嘲笑我是不是?"尹瑟抬起頭挑眉看著他.

牧晟宸不語,摟住她的肩膀便往停車位走去.

尹瑟不依不饒的拖著他的胳膊:"你個混蛋,你是不是我老公?有老公這樣的嗎?像剛才那種窘境,你應該充滿鼓舞充滿力量的看著我,而不是嘲諷……"

許從後視鏡里看著那一男一女依在一起的身影,眼里充著血絲……

坐進車內,尹瑟扣好安全帶,看著牧晟宸:"你今天怎麼這麼好心,特意跑過來給我當司機?"

"沒辦法,我不在你身邊,你簡直一事無成啊……"

"你什麼呢!"尹瑟不滿的駁斥他!

牧晟宸聳聳肩:"今天成果如何?"

"還行咯,要不是許搗亂,應該會更多點吧!"

"……你這是把責任推到外人身上?"

尹瑟撇嘴:"尹氏又不是要靠那些人的捐款才能重建幼兒園."

"吸取經驗教訓,最後的話是的很漂亮,但這種場合,更重要的一點是沉得住氣."

"如果換做是你,你怎麼做?"她期待的看著他.

牧晟宸看著前方,淡漠道:"如果是我,他就不敢站起來了."

"……"尹瑟無語的看著他,"你怎麼這麼臭屁?"

"這是自信."

"……好,這是自信……"尹瑟不再和他貧,"你不是逛步行街的麼?"

牧晟宸瞄了她一眼:"你還記得啊?"

"……你不會打算不認賬吧?"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他們已經到了步行街路口,車子一個轉彎,往地下停車場開去.

兩人從停車場出來,只覺冬天的夜晚真是寒冷.

尹瑟緊緊勾住牧晟宸的手胳膊.

"冷?"他握緊她的手,看著她穿的不怎麼厚的衣服,這才驚覺自己大意了.

在車里不怎麼覺得冷,一走出來只覺得涼風刺骨.

"你干嘛?"

"今天不逛了,改天."牧晟宸將她摟進懷里,著就要轉身.

尹瑟不依,拖著他的手臂,"不要嘛,就今天嘛!我不怕冷的!"

牧晟宸看著她凍得的鼻子,嘴里不停噴著熱氣,"聽話,改天!"

"不嘛……"尹瑟開始女人天生的才能--撒嬌.

牧晟宸看著她,簡直無奈.

尹瑟拖著他的手臂,一步步把他拖出了停車場,她是倔強到底了……

牧晟宸沒有辦法,動手就要脫自己的大衣,尹瑟攔住他:"我抱著,我抱著就好了!"

"你受不受罪?這輩子沒逛過街?"

"……不是和你逛街的次數很少嘛……"尹瑟嘀咕道.

牧晟宸頓時心軟了下來,輕歎了口氣,將她整個人都環在自己懷里:"那就逛一會會."

"恩."尹瑟笑了.

然後下一秒,她就被牧晟宸拖進一家女衣專櫃店,往她身上套了件黃色的長款羽絨服.

尹瑟站在鏡子面前,左看看又看看,"你不覺得哪里奇怪麼?"

"有麼?不是挺好?"牧晟宸一邊刷卡一邊淡淡道.

尹瑟皺著眉頭:"好黃……"

"姐,你先生的眼光很不錯,這是今年的新款,純手工制作,亮黃色也顯得青春啊!很襯姐的皮膚!"

"……是嗎?"尹瑟狐疑道,還在鏡子前轉著.

牧晟宸上前拉過她的手:"好了,買都買好了,別人都很搭,走吧."

尹瑟手插在口袋里,悶悶的走出店門,"你也覺得很配嗎?這麼黃……"

"恩,很配."牧晟宸無比淡然認真的道.

尹瑟這才釋懷,上前摟住他的手臂,笑了笑:"你好看就好看!"

然後剛走兩步,尹瑟頓了下來,一把扯過牧晟宸的手:"混蛋,你什麼意思?"

"……"

"你在轉著法我黃?!"

"……我沒有這個意思."牧晟宸一副無辜樣!

"你沒有這個意思是個鬼!"尹瑟完,就要轉身回那家店,"我不要這顏色,我就知道你表里有鬼……"

牧晟宸拉住她的手:"乖點,人多,保暖就好."

尹瑟悶悶的被他拉回身邊.

只聽他淡淡道:"反正你本來就很色……"

"你什麼?"她掐著他的手臂.

"又黃又暴力……"

"牧晟宸,你還要不要好了?!"尹瑟瞪著他.

"但是,我就吃你這套."

"……"

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不由自主的都將目光投向了他們,害的尹瑟臉上一陣陣發燙,直把臉往牧晟宸懷里塞.

牧晟宸摟著她,心翼翼,自動的為她形成一個屏障,不讓路人碰著她撞到她.

路邊傳來一陣吃食的香味,尹瑟循著味道拉著牧晟宸走過去.

一家章魚丸子店很是熱鬧.

"吃吧吃吧!"尹瑟蹭了蹭他.

牧晟宸看她嘴饞,便去買了一份給她.

尹瑟戳了一個先扔進了他嘴里,然後自己才津津有味的吃起來.

"尹瑟."

"恩?"

"你只知道吃,不知道做,怎麼行?"

尹瑟抬眼盯著他盯了好久,嘴里還塞著章魚丸子.

牧晟宸揉了揉她的肩膀,當做什麼都沒.

然後步行街才走到一半,天空就飄起了雪,雪花落在他們身上.

"下雪了……"尹瑟伸手捧著淺淺的雪花,雪花融在手心,傳來陣陣涼意.

牧晟宸忙把她羽絨服上套的帽子戴好.

"今年下的第一場雪."牧晟宸淡淡道,"回去吧,不早了."

尹瑟點了點頭:"好."

兩人往回走,尹瑟雙手環著他的腰,像個孩子般的抱著他走.

"晟宸……"

"恩?"

"初雪其實很浪漫,有沒有?"

"……冷死了,哪里浪漫?"

"不懂趣的男人."尹瑟嘀咕,然而心里卻是暖暖的.

"晟宸……"

"恩?"

"我覺得我現在好像有點幸福過頭了……"

"是幸福過頭還是傻氣過頭?"

尹瑟輕輕瞪他一眼:"幸福,幸福好嗎?你知道幸福兩個字怎麼寫麼?"

"好好,都依你,老婆幸福,做老公的才能有"性………福"

尹瑟沒聽出他的外之意,臉上依舊帶著笑,就差要眯彎了眼.

"晟宸……"建就善分.

"恩."

"我現在幸福的太過了會不會遭報應啊?"

"……"牧晟宸揉了揉她掛著雪花的羽絨帽,"不定."

"但是即便遭報應,我也心甘願."

牧晟宸手微微頓,而後才重新揉著她的肩膀,但笑不語.

誰敢讓她得到報應,他就讓誰下地獄,老天也不行.

坐進車里,尹瑟似是有些累,便靠在座位上,眯起眼假寐.

趁她迷迷糊糊之際,牧晟宸輕聲問:"今天活動上收到的錢是不是覺得不夠?".

"……恩,我再多也不嫌多的……"

"那晚上在我這賺點?"他的聲音很輕很幽,帶著滿滿的誘.哄意味.

尹瑟動了動身子,呢喃著:"恩……多給點……"

牧晟宸輕輕勾住嘴角,到了家門口,他將車停好,下車,走到另一邊替她解開安全帶,將她抱起.

尹瑟或許是太困了,隨意的攀著牧晟宸的脖子,偎在他胸口上,還發出喃喃的聲音.

林嫂替他們開了門.

牧晟宸一個示意,林嫂便什麼話也不,輕笑著看著少爺將夫人抱到二樓.

沒過一會兒,牧晟宸又走下樓.

"司瑞和奶奶睡了嗎?"

林嫂輕笑:"少爺,已經快十點了,自然睡下了."

"恩."

"少爺,要吃點東西嗎?"

牧晟宸搖了搖頭:"在外面吃過了.林嫂,忙完了,早點休息."

"是,少爺."

牧晟宸又重新上樓,走進房間,女人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見牧晟宸走了進來,問道:"你去哪了?"

"去看了看司瑞."他走到她身邊,撂了撂她的長發,"怎麼醒了?"

"不知道……"尹瑟迷糊道.

牧晟宸湊前碰了碰她冰涼的唇:"既然醒了,事也好辦多了."

"什麼事?"

牧晟宸雙手環住她的脖子,頭頂著她的額頭:"不是要在我這賺錢麼?"

"……"尹瑟仔細回想著,好像是過……

牧晟宸雙手環胸:"那開始吧!"

"……"尹瑟眨巴著眼睛看著他,慢慢清醒,"開始什麼?"

"你脫一件,我給你二十萬."

"……"尹瑟頓時語塞,腮幫子慢慢鼓起,臉憋,二話不就撲倒牧晟宸,"你會人話嗎?"

"……"

"你怎麼不脫,你脫一件,我給你錢,你脫呀!"尹瑟跨在他身上道.

牧晟宸手扣住她的細腰,嘴角一勾:"我脫一件你給多少?"

"……"

"恩?"

被逼上梁.山,尹瑟磕磕巴巴道:"一,一,一百!"

"……"牧晟宸眉頭輕挑,嘴角一揚,"行,一百就一百."

完,他就動手解開自己的風衣帶子,而後便是里面的襯衫扣子……

"你玩真的?"

"廢話,有錢賺我為什麼不賺?"牧晟宸一臉理所當然道.

然後尹瑟開始猶豫了起來,眼睛瞄著他的衣服,上衣是四件,下面是兩件……

她要賠掉六百塊……

"你,你等一下."

牧晟宸沒有停手,一臉淡然道:"不等,這麼劃算的事,我干嘛要等,你後悔了怎麼辦?"

"你想賺我的錢?想也別想,我脫,一件二十萬,你的!"尹瑟完就動手解自己的羽絨服.

這實在是太劃算的生意!

牧晟宸一臉要吃虧了表抓住她的手:"瑟兒,做人不能這樣的,我都已經開始脫了,這太壞--"

"你不是沒脫下來嘛!我比你動作快好伐!"尹瑟從牧晟宸身上爬下來,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自己脫得只剩下件保暖內衣,最後掀開保暖內衣就要脫時,她的理智慢慢回來了……

回頭,正對上牧晟宸雙手撐在窗上,一副好整以暇樂哉欣賞的姿態.

刹那間,她懂了!

"牧晟宸!你這混--唔!"

她還沒完,已經被人翻身壓下:"財迷,不會虧待你的,一分錢也不會少,放心."

昨天欠三千,今天欠一千,筒子們,你們記住!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