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慈善基金會
"孤兒院重建基金會."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點了點頭.

然而誰知道,哪里都會碰到不想見到的人.

尹氏集團策劃部辦公室內.

尹瑟挑眉看著彭特助:"晚上這個宴會是我們尹氏主辦的?"

"是啊,潘總您回家會有人告訴您的,所以就……"

尹瑟頓時黑了臉,那個潘明……

然後她想起來早上牧晟宸大不慚的"晚上陪我參加個宴會."

敢他只是個配角,應該是她"晚上陪我參加個宴會!"

"好了,反正我現在是知道了,把要准備的東西給我看一下,具體的流程,還需要我來指導嗎?"

"部長這是在笑了,底下的人早就已經做好了,到時候,您只要出席些場面話就可以了."

尹瑟抬眼看了看彭特助:"彭,你知道陽光孤兒院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嗎?"

彭特助有些傻眼:"不就是孤兒院,和別的孤兒院有不同麼?"

尹瑟輕笑:"彭,你肯定沒呆過那種地方吧?對,所有的孤兒院都是一樣的,因為里面收養的大多是沒有了父母或是被父母遺棄了的孩子,所以稱之為孤兒院,在我知道孤兒院三個字的時候,我就在想,為什麼我不是住在孤兒院里?"

"部長……"彭特助有些語塞,"您不是有父親還有……".

尹瑟笑了笑,隨手翻開一旁的文件:"是啊,比起那些孩子我是幸運多了,可是彭,不怕被你笑話,成年以前,我對我的家庭很埋怨,很憎惡,然後我就在想,只是失去母親我就那麼痛苦,那麼孤兒院里那些失去了雙親的孩子,他們是什麼感覺."

"……"彭特助有些許的沉默,他知道尹瑟的家庭有一些問題,知道尹瑟對她的父親懷著深重的仇恨,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她還能想到那些孤兒.

"所以,只有孤兒院的事,不是場面上的事."她淡淡道.

彭特助笑了,而後點頭:"部長,我會牢牢記住您的話."

尹瑟也笑了,不再什麼.

彭特助便走了出去.

即便是急功近利的商界,也有些事是需要認真對待,不是場面兩個字就可以一筆帶過的.

這一刻,彭特助覺得自己跟著這個上司跳了槽的決定是對的!

下午五點多,牧晟宸過來接尹瑟去參加孤兒院重建基金會.

尹瑟穿好了正裝.

"你在想什麼?"牧晟宸一邊開車子一邊問道.

"我在想我要些什麼,能讓那一個個肥的流油的人拿出錢包."

牧晟宸淡笑:"有想出什麼好方法嗎?"

尹瑟眉眼一彎:"恩,想到了!"

"來聽聽."

"你想啊!"尹瑟一板一眼的認真道,"那些富得流油的老男人其實怕老婆的還是多數!所以只要搞定了那些富得流油的女人就行了."

"恩."牧晟宸並不反對這種理論.

尹瑟笑了笑:"我把你往台前一方,就,捐十萬,這男人就脫一件!"

"……"

"我覺得一定會很有成效!"尹瑟篤定.

"老婆."牧晟宸輕聲道.

"我教你一個方法."

"恩?"

"你站到我面前,你脫一件,我就給你二十萬."

"……"

"以我這種無比專一的食肉性動物,應該會很有成效."

"……"尹瑟無語,無語……

"怎麼不話了?"上會尹牧.

"什麼呀,和你這種滿腦子xxx思想的人,我有啥好的?"尹瑟撇嘴,然而耳際卻早已泛.

"你把你老公放到別人面前脫光了就光明正大了?"

"我就嘛!"尹瑟笑道.

"就啊……"牧晟宸重複道,而後語調一轉,"我可不是而已,你可以認真考慮一下我剛才的提議."

"……"尹瑟頓時鼓起了腮幫子,發誓絕對不要再和他話!絕對絕對不要再和這種色.胚話!

"瑟兒,晚點要不要去步行街走走?"

"啊?"尹瑟眼睛陡然就亮了,"好啊!"

"……"牧晟宸輕笑.

尹瑟頓時有些無奈,她是不是太好哄了點.

到了會場現場,牧晟宸對尹瑟道:"你先進去."

尹瑟想了想,雖然是從創世撥下來的案子,但畢竟主辦方是尹氏,她和牧晟宸一起進去也不太像樣子.

"好."尹瑟下車後便往會場里走去.

她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走到潘明的身邊坐下.

"尹部長,來的還真是准時啊."潘明道.

尹瑟笑了笑,"潘總更准時."

"該准備的准備好了麼?"潘明問道.

尹瑟點了點頭.

"你應該知道,這是不可多得的機會.或許對你來,只是你很在乎的一家孤兒院的重建,但是對尹氏來,這個慈善做好了,尹氏的聲望就會有大幅度的提高."

尹瑟點頭,她很清楚這一點,也正是因為如此,牧晟宸才會把這個案子撥給尹氏,撥到她頭上來做.

"歡迎各位先生女士今日抽空來此,參加陽光孤兒院重建募捐活動……"

尹瑟環顧了下四周,來的都還是各業各界有名氣的人物,她吞了吞口水,湊到潘明身邊問道,"潘總,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

"其實我的形象不太好,即使這樣,我來做演講也沒有問題嗎?"

潘明輕笑:"你還知道你的形象不太好啊!"

"……"尹瑟微微無奈,畢竟之前還是發生了很多事,她不能保證她來做這場演講是會產生好的作用還是副作用.

潘明眉頭輕挑:"試試不就知道了,你總是要站到人前的."

尹瑟黑了臉,問了等于沒問.

"接下來,讓我們有請活動主辦方尹氏集團尹瑟姐來做募捐發動演講."

尹瑟整了整自己的西裝,起身,而後又低下頭在潘明耳邊道:"要是講砸了,你不能扣我薪水,我還要養一家老的."

"我去……"潘明低低的了聲.

而尹瑟已經大步邁向三角講話台,那背影很直挺,很堅定.

尹瑟走上台,端端正正的半鞠了個躬.

"先生們,女生們,晚上好."很禮貌的開場.

尹瑟笑容可掬的將陽光孤兒院建院十五年的總體概況講了出來,孤兒院里的孩子們,孤兒院的老院長……

潘明輕輕笑著.

就在這時,一只不和諧的手高高舉起.

尹瑟看到了他,坐在前兩排的許……

心下一陣惡心感.

"許總,您有何指教."

許慢慢站起來,他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接過工作人員的話筒.

"尹姐,所有的募捐活動不都是以讓我們掏錢為目的麼?其實你大可不必這些,慈善,募捐?這種活動,不定每天都有企業在主辦,然而到頭來,募捐出來的錢到底有沒有用在該用的地方,我們怎麼會知道?你剛才所的一切和別人也沒有任何不同.我們憑什麼募捐給你們而不給別人?"

尹瑟靜靜看著他,神顯得煩躁起來,他可真是陰魂不散,難道到了現在,他還打算和自己糾葛不清?

其實許的話也並無道理,當今社會的募捐,慈善都被商業化,很多商人,嘴上華麗麗的一套,背後又是一套,極具諷刺性.

尹瑟看著周圍的人神慢慢變化,開始躁.動起來,或許他們從一開始就並不相信這是場真的募捐活動,只當是尹氏的一種噱頭.

而許偏偏還是尹氏集團的股份持有者,他的話對尹瑟的殺傷力很大.

她握緊拳頭,靜靜看著許,看著底下慢慢躁.動起來的人,他們眼里有懷疑,有動搖,還有著"看好戲"!

尹瑟閉了閉眼,對上下面潘明望著自己的神,竟不知不覺變得緊張了起來,一開始的自信竟也慢慢動搖.

潘明雙手環胸,不動聲色的看著她,仿佛在等待著什麼.

"尹部長,尹瑟姐?不話了?莫非這真的只是作秀一場?"許繼續道.

尹瑟在拼命琢磨著她要用什麼樣的措辭,用什麼樣的話來堵上許的臭嘴!

但是,現實擺在面前,她尹瑟似乎不是什麼特別的人,她要用什麼樣的法讓眾人對早已畫上了商業性標志的慈善改觀……

她只覺得腦袋發懵,手也不自覺的發著顫.

然後,她又看到了他,她的男人,他靜靜的靠在會場最後面的牆壁上,手插在口袋里,靜靜的站在那,估計前面看好戲的人都不知道他也來了.

牧晟宸看著她,嘴角慢慢勾起嘲諷的弧度,還掩嘴笑了笑……

只這麼一刹那……

尹瑟黑了臉,這男人,竟然敢嘲笑她?!

別人看好戲也就算了,她是他老婆好不好?他竟然也跟著看好戲!

頓時,她不服輸的心性起來了,深深吸了一口氣.

把三角台上的話筒拿了下來,霸氣的走到台中央.

"許總,您這麼聰明,就分辨不出慈善的真假?"

許挑眉.

尹瑟輕笑.

親們,君卡文卡的厲害,別罵我,三時只碼出來三千字很傷不起……今天先欠著三千字,以後會還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