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兒子得了相思病
潘明抬眼:"陽光孤兒院的對吧,這份企劃是從你男人那直接下發下來的,你可以回家找他."

"……"尹瑟語塞,竟然是牧晟宸.

潘明抬眼看著她:"別一回家就找他吵,想想看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尹瑟沉默,良久才道:"這份企劃,你先別動,等我問清楚再."

"那是自然,你才是策劃部部長,決策先由你來定."

尹瑟看了她一眼便走了出去.

那混蛋,她怎麼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竟然想動孤兒院.

回到辦公室,本來是想立刻打電話過去問問的,但想了想還是決定見了面之後再.

下班之後,牧晟宸來接她.

尹瑟剛坐進賓利內,就把文件遞到他面前:"你要動孤兒院?"

牧晟宸接過文件放在車夾里.

"不能動?"

尹瑟皺起眉頭:"不能動."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輕歎了口氣:"你只知道每個月固定往孤兒院里送多少錢,卻不知道現在孤兒院已經老舊成什麼樣,高危的建築,破舊的設施……"

尹瑟微愣.

"你以為院長奶奶會打電話告訴你這些?"牧晟宸發動車子,輕問.

尹瑟低下頭:"我很久很久沒有去過孤兒院了."

"這麼不負責任,你還想怪我?"

"……"尹瑟理虧,"那我們現在去?"

牧晟宸看了她一眼,不再話.

尹瑟看著這條熟悉的路,慢慢勾起嘴角,他最懂她.

隔了近六年的時間,尹瑟走進這家孤兒院,確實,比以前老舊上許多.

不知道大家都怎麼樣的……

"漂亮叔叔來了!"不知道是誰喊了這麼一聲,然後陸陸續續的幾個孩子就跑了出來,圍到牧晟宸身邊.

牧晟宸淡淡的看著他們,只點了點頭.

尹瑟站在一旁,竟顯得尷尬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明朗的少年看著尹瑟,從陌生到熟悉,慢慢的少年終于認出了尹瑟:"色.姐姐!"

或許尹瑟並不希望被認出來,這都多久了,還叫她"色姐姐".

尹瑟看著已經長到自己胸前的少年,那清秀又帶著狡猾的神,她也慢慢笑了:"鬼頭."

鬼陡然就了臉,不自在的抓著腦袋,牧晟宸見了後,忙上前摟住尹瑟的肩膀:"這位是我妻子尹瑟."

"……"鬼頓時黑了臉,無語的看著牧晟宸,"叔叔,我知道……"

牧晟宸聳聳肩.

尹瑟看著這些陌生的面孔:"其他人呢?"

鬼笑了笑:"玲玲,朋還有生都被人領養了,哥哥姐姐們也都工作了,我今天放學的早."

尹瑟揉了揉他的頭發:"好久不見了,鬼."

"叔叔你會回來的,可是都五年了……"鬼的神有些暗淡.

"鬼,你就那麼喜歡我啊?"尹瑟玩笑道.

鬼立刻了臉,對上牧晟宸,"是啊,如果你沒有嫁給叔叔,我一定會追你到底的!"

"……"尹瑟微愣,他還記得以前的事啊……

牧晟宸臉上那淺淺的得意真是把鬼氣的夠嗆:"所以我是和你色姐姐領完結婚證,我才帶她來的."

"……"尹瑟無語的轉向他,"晟宸……必要性何在……"

牧晟宸聳聳肩,要讓所有敵知難而退.

"叔叔,你狠.我要見見看色姐姐的兒子!"

"……"尹瑟倒沒有想到鬼連這也知道,果然,牧晟宸做的有夠絕,"改天我帶他來看看你們."

"院長奶奶……"尹瑟一抬頭便看到了院長奶奶.

"瑟……"院長奶奶一頭的白發讓尹瑟看得好心疼,她上前撲進奶奶懷里.

"奶奶!"

院長摸著尹瑟的頭發,老眼里竟閃爍著淚花.

"好久不見啊,瑟."

"奶奶,這幾年好不好?孤兒院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尹瑟問道.

"你已經為孤兒院做的夠多的了……"

尹瑟抓了抓頭:"也怪我自己,要是打幾個電話回來問問就好了……"

院長奶奶摸了摸尹瑟的頭發:"你自己也很辛苦,而且孤兒院的事也有人在幫你打理."

尹瑟順著院長***目光看向牧晟宸……

"瑟,你嫁了個好男人."

尹瑟笑了出來,沖著院長奶奶點頭.

他為她做的事,遠遠比她想象中的多.

後來尹瑟和牧晟宸在院長辦公室和院長奶奶長談.

牧晟宸是打算將孤兒院拆掉改造成專櫃大廈,然後會在郊外比較僻靜的地方重新造一家孤兒院.

"院長奶奶,你可別被他收買了,你還是我的!"

"……"牧晟宸看著她,"那你是誰的?"

"我,我是院長***!"尹瑟坐在院長身邊,嚴肅深刻的道.

"呵!"

"你,你冷笑什麼!"

"沒什麼.你繼續."牧晟宸一副"我隨你現在怎麼囂張,反正之後有你好受"的神.

尹瑟沉默了.

"哈哈哈!"院長奶奶拍了拍尹瑟的肩膀,笑了笑,"看到你這樣,我就沒有什麼遺憾了."

尹瑟僵住:"……奶奶,你的這是什麼話?"

院長奶奶抓住尹瑟的手:"人老了,自然不中用了."

"我還當您不知道您老了呢!"尹瑟輕笑.

後來,尹瑟和牧晟宸離開的時候已經七點左右了,鬼他走到尹瑟面前,"姐姐,瑞奇有樣東西讓我交給你."

"……"

"是整理他東西的時候發現的."

尹瑟微微沉默,從鬼手里接過.

那是一張全家圖,一男一女一個男孩子……

很丑的這個女人,她知道是自己,高瘦的像根竹竿的男人,她看了看牧晟宸,而這個男孩子……

"原來他畫畫真的不怎麼樣."尹瑟輕笑,將畫收起來,"鬼,改天一起去看看瑞奇吧."

"恩,姐姐你的."

尹瑟笑笑,"那我們走了,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鬼點頭.

在路上,尹瑟看著那副畫看了很長很長時間.

"在想什麼?"他問.

"我在想,這個世界上還有比瑞奇更加純潔的人嗎?"尹瑟輕輕道,"記得那時候,他和鬼兩個人做約定,要做我的男朋友,然而他臨死前,畫的這副畫卻沒有半點那樣的想法."

"他想當我的孩子……"尹瑟淡淡道,"其實他不知道,我並不是個好母親啊."

"你是."

她側首看了他一眼:"晟宸,其實我也看不懂你."

"此話怎樣?"

"喂,你為什麼不花心啊?"

"……"

這其實是困擾尹瑟許久的一個問題,像他這樣一個高富帥,外面有多少女孩子願意投懷送抱,他怎麼就不動心?

"那你呢?"牧晟宸輕聲問道,"你為什麼不花心?"

尹瑟無語,竟認真的回答起來:"這算什麼問題,我有你了啊!我很忠貞的!"

"我也是,我有你了."牧晟宸輕輕道.

我有你了,其他人便再也入不了我的眼.

尹瑟很容易被他感動,所以聽到這句話後心里暖暖的.

"你其實很會耍流.氓!"尹瑟最後得出結論.

"夫人,此話又怎講?"

"哼,你自己心里清楚."尹瑟瞥過頭.

牧晟宸也不予理睬.

看著窗外的過景,夜晚的街市很鬧騰,燈酒綠,他,很會耍流.氓,不僅流.氓人的身體,還流.氓人的心.

回到家後,牧司瑞一個人悶悶的坐在客廳里,老夫人坐在他的身邊.

老夫人看到尹瑟和牧晟宸走了進來,忙把手頭上的東西往沙發里面一塞.

然而,尹瑟卻眼尖的看見了:"奶奶,您在藏什麼呢?"

老夫人身體移了移,冷淡道:"沒什麼."

尹瑟狐疑的走過來.

老夫人攔住她:"了沒什麼,吃過飯了沒?林嫂,把飯菜熱好端上來!"

尹瑟依舊狐疑,抓了抓頭,轉身要往飯桌走去.

老夫人剛松一口氣,尹瑟連忙轉身,湊到老夫人身邊:"奶奶!您這是在織圍巾??!"

尹瑟是怎麼也不敢把織圍巾這樣的事和這位老夫人想到一起的……

老夫人明顯神有些僵硬:"沒有,我就是隨便玩玩!"

尹瑟拉出毛線球,還有針棒,"誒呀,奶奶,您織的挺好呀!"

老夫人從她手上拿過,"閑來無聊,誰要織這種東西,不織了不織了."

她著就要拆起來.

尹瑟忙攔住:"織的這麼好,干嘛拆啊?"

老夫人瞥她一眼,相當不自在.

然後尹瑟就依在老夫人身上:"奶奶,給我織一條吧?"

"……"

"奶奶,先給我織一條,然後給司瑞織一條吧!"

"……你有完沒完?"老夫人冷.

尹瑟坐正身體,沒過兩秒又偎到了她的身上:"奶奶……最後再給晟宸也織一條吧??"

老夫人看著尹瑟這股子粘膩勁,抖著雞皮疙瘩:"知道了知道了,也不看看孩子在面前,一點樣子都沒有."

尹瑟輕笑.

"快去吃飯."

尹瑟點頭,而後沖牧司瑞眨了下眼睛,然而牧司瑞卻視而不見,完全處于失神狀態.

她狐疑的走到牧晟宸身邊,干干的吃著飯:"我厲害吧,奶奶答應給我們織圍巾呢!"

牧晟宸看了眼自己的奶奶,手里確實拿著針棒和毛線……

那是他想也不敢想的場景.

即便是普通的圍巾,奶奶也很少買給他,更別是她老人家親手織的了.

"話,鋼鐵俠真的沒問題嗎?"尹瑟有些擔心的問道.

"能有什麼問題?"

"相思病啊,這是相思病!"尹瑟很認真很認真的道.

牧晟宸看向她:"你怎麼知道這是相思病?"

"你這都不知道,看著一個地方出神,別人干什麼什麼都聽不進,很恐怖的這種狀態."

"……所以,你是有經驗?"

"廢話?沒有經驗我怎麼會知--我怎麼會有這種經驗!真是的!"尹瑟低著頭開始扒著飯,她剛才了什麼屁話!

要是讓他知道……啊啊啊!反正丟臉死了!

牧晟宸夾了塊燒肉放到她碗里,"吃點肉."

尹瑟不話了,多吃飯少話,一話就出錯,一話就丟人!

牧晟宸有時候會想,為什麼非這個女人不可?

她到底是有多漂亮?亦或是她到底對他施了什麼毒……讓他想著,無論多久,還是要這個女人……

他是這麼想著,先順著他自己的心意來,然後終有一天,他一定要弄清楚,這女人到底是做了什麼,讓他這樣無可自拔.

晚上,牧司瑞果然還是找上了牧晟宸,而且還是那種走到他們房間,瞄了眼尹瑟,然後拉過牧晟宸:"爸爸,跟我出來,我問你點事."

尹瑟聳聳肩,這孩子,已經開始和他爸爸構成秘密機構了.

牧晟宸跟著牧司瑞走到客廳.

"問吧."

"我要是給夏落爸爸打電話,第一句話該什麼?"牧司瑞很認真的問.

麼兒份院."叔叔好."

"然後呢?"牧司瑞緊緊的看著牧晟宸.

牧晟宸揉了揉他的頭發:"叔叔好,我能不能和夏落通電話?"

"就這樣嗎?"

"你還想怎樣?"

牧司瑞沉了沉眼.

"司瑞,你到現在都還沒有打電話過去?"

"……"牧司瑞確實覺得有些丟人,點了點頭.

牧晟宸笑了笑.

牧司瑞像是下定了決心般的走進房間.

牧晟宸輕笑著,走回房間.

"鋼鐵俠和你什麼了?"尹瑟問道.

牧晟宸爬上床,看著她:"你兒子可能確實是得相思病了."

尹瑟一臉"你才知道"的神.

牧晟宸把手上的書放下,摟住她:"瑟兒,你是不是也得過相思病?思過我是不是?"

尹瑟頓時臉就了起來:"你在開什麼玩笑!才不是呢!"

牧晟宸吻了吻她的鼻子:"有什麼丟人的,你思你老公有什麼錯?要是思別人,你倒是應該覺得丟人."

"……"尹瑟撇嘴,就是不回答.

牧晟宸也不再逼她,拿著書繼續看著.

只是沒一會兒,牧司瑞就哭著走了進來,注意注意!真的是哭著進來的!

冷酷的酷哥鋼鐵俠竟然眼淚汪汪的走到尹瑟和牧晟宸面前.

尹瑟頓時心都軟了.

"寶貝,怎麼了怎麼了?"尹瑟還沒來得及從床上爬下來,牧司瑞就一下子爬了上去,趴在尹瑟懷里.

"是不是摔倒了?"尹瑟開始胡亂的掀著他的衣服.

牧司瑞搖了搖頭.

"司瑞,話."牧晟宸嚴肅道.

而後牧司瑞便止住了抽泣,慢慢從尹瑟懷里爬起來.

尹瑟忙抽著旁邊的紙巾擦著他布滿淚痕的臉.

"告訴媽媽,怎麼了?"

"是夏落接的電話,她沒話和我……"

尹瑟頓時額頭三根黑線.

"你有問她原因嗎?"

"她,她,等我長的比她高,那時候再……"

"就因為這個哭?"牧晟宸眉頭微挑.

牧司瑞擦了擦眼睛,想想確實很委屈,自己一個人在家糾結沉思了這麼多天,結果最後被那個沒良心的姑娘一句話給駁回了.

尹瑟摸了摸他的腦袋:"乖,沒事,那我們就趕緊長高!長的比她高!"

牧司瑞還是覺得委屈的很.

尹瑟送牧司瑞回房間,哄他入睡.

牧晟宸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過去.

"喂?"

"和你女兒一聲,我兒子如果十年以後,她長的沒有他高,她就要給他做媳婦!沒得商量."

"……"

牧晟宸掛掉了電話.

遠在海外的夏梓修看著手機,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身邊的女人有轉醒的跡象:"怎麼了?"

夏梓修吻了吻她的眉睫:"沒什麼,再睡會吧."

杜芮蹭了蹭他的胸口,呢喃道,"你是不是要起來送落落上學?"

雖然這樣著,但她繼續睡.

夏梓修放好手機.

而另一個房間里的夏落看著自己的手機,罵道:"都這麼長時間了,才打來一通電話,還想讓我有好臉色?"

事實是這邊的牧司瑞真的很冤……

其實夏落很早以前就把手機號給了牧晟宸,而牧晟宸只是在等牧司瑞問他要,但他沒有和他那其實是夏落的手機,而那是夏梓修的手機.

他只是想試試而已.

只是沒想到這兒子,碰到感方面的事,確實是不怎麼動腦子.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隔了一天,牧晟宸黑著臉從房間里走出來,而後牧司瑞拉著尹瑟的手從他的房間里走出來,一大人一人正好對上.

"你得意了?"牧晟宸問道.

牧司瑞低了低頭:"是媽媽自己要留在我那邊的,不能怪我."

牧晟宸看了尹瑟一眼,不再話.

尹瑟笑道:"別管你爸爸,咱家兒子才是最重要的!"

牧司瑞粘著尹瑟,終于明白,還是媽媽好,媽媽才是不可替代的!

餐桌上,牧晟宸對尹瑟道:"晚上陪我去參加一個宴會."

尹瑟眨巴著眼睛:"什麼宴會?"

"孤兒院重建基金會."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點了點頭.

然而尹瑟怎麼會知道,哪里都會碰到不想見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