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龍氏婚禮
牧晟宸上前:"鞋子就讓給你張姨,我們去別家店看看."

"……"尹瑟不再話,也沒有看清的必要,便要跟著牧晟宸走.

然而--

"慢著!"

張慧娟尖銳的聲音傳來,惹得尹瑟後背一陣發涼.

尹瑟閉了閉眼,所以這年頭,她想息事甯人,想好心放別人一條生路都不行.

她松開牧晟宸的手,轉身.

"有何指教."

張慧娟抬頭,腳上還穿著鞋店里的高跟鞋,她站起來,與尹瑟平視著.

"見到自己父親都不打聲招呼?"

尹瑟輕笑:"您這是在做什麼?教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倒是沒有這種意思,只是想問問看你看著你父親現在一無是處的落魄樣,看著你父親現在不得不寄住在我娘家,你有何感想."

站在一旁的尹天江拳頭都握緊了.

尹瑟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感想什麼的倒是沒有,不過硬要有些的什麼的話,應該是很有成就感."

"成就感?讓你父親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很有成就感?"

尹瑟輕輕笑,對上了尹天江抬起頭的那一刹那.

"是啊,就像他當初奪走了尹家財產一樣有成就感."

張慧娟冷冷一笑:"你果然蛇蠍心腸."

"蛇蠍心腸?"尹瑟又笑,"這哪里比的上張阿姨你呢?"

"……"

"張慧娟同志,您該不會以為我和您之間的事就這麼結束了吧?"

張慧娟微愣,一時沒有明白她話里的意思.

"誒,所以不要自以為是,不要把什麼事都想的理所當然,我要走,你就讓我走嘛,叫住我干嘛呢?叫住我來讓你夜夜不得好睡?"

"哼,你在什麼胡話?"

店員姐見著這里的氣氛不太好,又不敢貿然前進,只好遠遠的觀望.

尹瑟雙手環胸,上前一步,氣勢凌人,她湊近張慧娟,輕聲道:"血債.血償,我們沒完."

"……"張慧娟的神里顯現出驚恐的光芒.

尹瑟側首看向尹天江:"是你自己把你害成這樣的,和我無關."

尹天江抬起他的老臉,突然伸手,然而還沒有抓住尹瑟的手,就被牧晟宸擋下.

"……"尹天江震鄂的對上牧晟宸戒備的神,而後深深歎了口氣,"瑟,看到爸爸這樣子,你于心何忍……"

"你當初是怎樣于心何忍的,我便是如何于心何忍的."尹瑟的話里除了冰冷還是冰冷,尹天江越是這個樣子,她就越是討厭,越是憎惡,憎惡她的母親竟配了這麼一個人渣,憎惡自己的身體里留著這樣一個人渣的血!

尹天江只覺心口滿腔怒火,他看著尹瑟,恨不得將她的心髒射穿,當初就應該把她丟掉,這樣也不至于等她長大以後害了自己.

"終有一天我會重新爬起來,瑟,你就沒有想過,你也會有求我的那一天?"

"求你的那一天?哈哈!尹天江,不定你死的時候,我會求你,千萬要下地獄."

"……"

"還有,你爬起來的那一天?如果那一天真的來了,你告訴我一聲,我一定會想方設法再把你踩下去,這種塊感無論多少次我都不會覺得膩."

尹瑟的眼睛里都充著血絲,可見她現在對尹天江,對張慧娟的憎恨有多深.

牧晟宸摟過尹瑟的肩,揉了揉她的肩頭.

"好了,我們回家."

尹瑟深呼吸了口氣,不再話,剛要轉身--

張慧娟的手機鈴聲響起.

這原本沒有什麼,只是張慧娟嬌滴滴的喊著:"萱兒啊!"

"……"

尹瑟頓住腳步,不自覺的停了下來,

"什麼?"張慧娟的聲音里顯現著莫大的驚喜和愉悅,這在尹瑟聽來更為刺耳,她轉身,正對上張慧娟得意且自豪的神.

"你懷孕了?龍令望答應和你結婚?"

尹天江的眼睛也頓時亮了起來,看向張慧娟.

尹瑟看挑眉,冷嗤一聲.

然而張慧娟並不管那些:"我女兒真棒,知道了知道了,媽媽過會兒就回來."

這段惡心死人的對話結束後.

張慧娟扯起嘴角:"你知道龍氏集團是什麼樣的企業嗎?我們家萱兒要和龍氏集團總裁結婚了."

"真是太好了."尹天江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

然而尹瑟勾起牧晟宸:"張姨,靠懷孕留住男人的事,還真是你們張家人的拿手好戲,我真是佩服佩服."

她話里的嘲諷帶刺,然而張慧娟全然不顧.

"你一直看不起我們家萱兒,現在萱兒和你一樣,都有了靠山,你害怕了嗎?"

"笑話."尹瑟輕吐一聲,而後便轉身,和牧晟宸離開.

張慧娟放下手機,對上尹天江期待的目光.

"你在想什麼."

"如果萱兒和龍總結婚的話,那我--"

"想都別想."張慧娟冷漠道,"你已經夠丟人了,就安安心心在家過你的日子,不該管的別管."

"……"尹天江整張臉都青了,一旦被女人爬到自己的頭上,他便什麼都不是,連最低最低的自尊都保不住.

而他……絕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被女人騎在頭上的日子,他絕對要斬斷!

牧晟宸和尹瑟走出商廈,尹瑟重重的吐了一口氣.

"這樣會讓你感到快樂嗎?"牧晟宸手插在口袋里,輕輕問道.

尹瑟不語,會不會讓她感覺到快樂,她不知道,但是,她見不得那兩個人好.

"你要一直和他們糾纏下去嗎?"他又問.

尹瑟看著路邊來來往往的車輛:"我會."

"……"

她轉頭看向牧晟宸,臉上露出窘迫的笑容:"我是不是很丑?"

他目光深沉的看著她.

尹瑟苦笑,她側身,與他面對面,環住他的腰,靠在他溫暖的風衣上.

"我不會刻意把那兩個人的事放在心上,我不傻,我不是為他們而活,但你要我看著他們好,在我面前趾高氣揚,我做不到."

"所以,你打算如何?"

"我只做順便的事."她淡淡道.

"是嗎?"牧晟宸伸手摟住她的肩膀,"血債.血償,這種事是順便可以做到的?"

尹瑟沉默.

血債.血償.

牧晟宸輕歎一口氣,在她耳邊道,"我懂你,你去做,做得過頭了,我會攔住你."

她……點頭.

所以,她愛這個男人,他不會讓她放下仇恨,殺母之仇,誰能放的下?他會看著她,會在她身後牢牢的看著她.

讓她走自己的路,但也不會讓她盲目的閉上雙眼,被仇恨所蒙蔽.

………………………………吧首發,請支持正版閱讀………………………………………………………

沒過幾天,牧晟宸和尹瑟就接到了尹萱兒龍氏寄過來的喜帖

尹瑟呆呆的看著這張喜帖,靠在牧晟宸的懷里,擺弄著:"雖龍令望本身並不是什麼好東西,但看著尹萱兒就這樣坐上龍氏集團夫人的位置,心里還是萬分不爽!"

"……"牧晟宸輕笑,看著她撅嘴的樣子,真像是在賭氣一般.

"你她是怎麼辦到的?"尹瑟好奇的問道,"龍令望會因為她懷孕了就和她結婚麼?"

牧晟宸繞著她的頭發:"人家自然也有人家的本事."

"……"尹瑟把喜帖隨手往桌子上一扔,窩進牧晟宸懷里,"誰管她."

"那老婆大人,人家這麼鄭重的發來了喜帖,我們去還是不去?"

"當然要去."尹瑟眼睛也不睜開的道,"我要帶著我的帥氣老公去,拿你和龍令望站在人前一做比較,我的虛榮心就會瞬間滿足了."

"……"牧晟宸勾起完美的唇角,"虛榮心?"

"恩啊!而且,她不請我,我也要去,真想親眼看看這場盛大的婚禮,最好搞個破壞啥的讓尹萱兒永生難忘."

"最毒婦人心."牧晟宸淡淡道.

尹瑟不在意.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這年頭,她不毒,就得等著別人來毒她.

就這樣,尹萱兒和龍令望的婚禮在一個相當寒冷的日子里舉行.

尹瑟從轎車里下來的時候,裹了裹身上的黑色皮草,嘀咕道,"尹萱兒結婚,老天都看不過眼,冷成這樣."

牧晟宸上前,摟住她的肩膀,朝這個高級會所里走去.

龍令望與尹萱兒的巨幅婚紗照就貼在門口.

"晟宸,龍令望看上去真是油膩."

牧晟宸輕笑:"你以為這世界上有幾個人能入的了你的眼?"

"你知道就好,所以被我看中,你要感到榮幸."

"……榮幸倒是沒有,不幸倒是一堆."

尹瑟瞪他一眼.

站在門口迎客的龍令望見到牧晟宸來了趕忙上前招待,"牧總,您還是來了."

"內人不能辜負龍總的一片心意,所以來了."

"牧總,里面坐."

牧晟宸點了點頭,便和尹瑟走了進去.

龍氏集團和創世這些日子鬧得並不愉快,然而牧晟宸和龍令望在這種場合下見面,套著熱乎,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龍令望真能裝,我估計他心里肯定恨不得上前掐死你!"尹瑟嘀咕道.

牧晟宸輕笑:"或許吧."

尹瑟撇了撇嘴,"你也很能裝."

牧晟宸不予置評.

"好吧,我也很能裝."尹瑟又聳聳肩,著無聊的話.

牧晟宸和尹瑟所到之處受到了很多人的矚目,有些人也會上來寒暄個一兩句.

"牧總.你好."話的是某集團的大老板.

牧晟宸微微頷首,"你好."

"這位美人想必就是牧總的--"

"是我妻子."牧晟宸淡淡道.

面前的大老板眼里顯然閃過驚訝.

"牧總何時辦的酒席?"

"這個不著急,也不重要,您覺得呢?"尹瑟眉眼彎的像月亮一般,閃的面前大老板暈乎暈乎的搗頭如蒜.

尹瑟沖牧晟宸笑笑,兩人入席後沒多久,新娘就入場了.

尹萱兒穿著潔白的婚紗,婚紗看上去很名貴,潔白的頭紗掛在頭上,其實,尹萱兒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不然也入不了龍令望的眼.

但是在尹瑟眼里,尹萱兒從來就是不個人,更不要提美人兩個字了.

牧晟宸靜靜的晃著面前的高腳酒杯,一眼都沒有看過去.

"你不看一眼."

"有什麼好看的?"他輕笑著問道,比起看新娘,還不如看她來的有趣.

"你沒聽到別人的驚歎聲啊,新娘漂亮哦!"尹瑟還帶著些誘哄.

牧晟宸輕抿了口水,"你想讓我看,那我就看看--"

然而,他頭還沒轉過去,尹瑟就糾正了他的腦袋,"喝你的水."

尹萱兒再怎麼漂亮也不關她的事,不關他的事.

尹瑟不知道,或許這場婚禮的主角是龍令望和尹萱兒,但她和牧晟宸一直落在別人的眼里.

突然,尹瑟只覺如芒在背,驚的忙轉過頭,看了看宴會里的眾多人.

"怎麼了?"牧晟宸問道.

尹瑟狐疑的回過神,剛才那種感覺是什麼?讓她很不舒服.

"沒什麼……"她淡淡答.

牧晟宸又裹了裹她的黑色皮草:"人家都穿著鮮豔不已,就你穿的黑不溜秋."

尹瑟撇嘴:"我要把這場婚禮穿出葬禮的感覺."

牧晟宸有時候想想她這種滿腦子孩子性的詭計,真覺好笑.

之後便是所有婚禮都會進行的過場,尹萱兒和龍令望交換戒指,在神父的引導下宣誓親吻.

而後便是下面的鮮花,掌聲,祝福.

就某種程度來,尹萱兒還能享受這份婚禮也算是幸運的了.

宴席過後,便是舞會,牧晟宸拉著尹瑟跳了一曲後,牧晟宸就被幾個大老板"勾搭"走了.

這時候尹瑟也有些疲憊了,她便淡淡道:"晟宸,我去外面喘口氣."

"別呆太久,外面冷."

尹瑟點了點頭,這場婚禮舉辦到現在,她一直有種隱隱被人偷偷看著的感覺,讓她渾身不自在.

她走至後門,就站在門口,外面也算是燈火通明,很有氣氛.

她靠著一旁的牆壁,看著天空上掛著的星星,就在這時,她聽到了悉悉索索的聲音從牆角傳來.

出于好奇和條件反射,她走了兩步.

是一男一女的聲音,男的的聲音很陌生,尹瑟不認識,然而女的的聲音,她可是熟悉的很,可不就是這場婚禮的女主角?

尹瑟扯起嘴角.

"我愛的人當然是你,不然我怎麼會為了你留住這肚子里的孩子?"

尹瑟眉頭輕挑,哦喲,原來內幕里面還有內幕啊……

"你真的是為了我才留住這個孩子的?"

"不然,你以為呢?你以為我會真心跟著龍令望那油膩膩的男人?"

尹瑟聽到了男人有些服軟的聲音:"你不會貪圖龍氏集團夫人的位置而丟下我吧?"

"你的這是什麼話?"尹萱兒溫柔的道,似是安撫著男人,"你先走,我晚點會去找你,你等我……"

尹瑟真的很想知道那個男人長什麼樣,能如此著迷不舍尹萱兒……

後來尹萱兒應該還和那男人了什麼,尹瑟已經不聽了,她悄悄的走回會場,靠在門口處,似是在賞月.

沒過一會兒,尹萱兒便又淡然的走了進來.

"喲!"尹瑟靠在門口,伸出手打了個招呼.

尹萱兒驚的險些站不穩.

"穿著這麼潔白的婚紗,怎麼隨便往外面走呢?髒了多可惜?"

尹萱兒拍了拍胸口,緩了緩驚慌的神色,看著她:"你在這干嘛?"

"賞月."

"那就賞你的月."

"沉思."

"……"

"聽牆角."

尹萱兒的眉頭瞬間就皺緊了.

尹瑟依舊雙手環胸,一臉疑惑的看著尹萱兒:"我尹萱兒姐,你長這麼大,怎麼就不知道隔牆有耳這個成語呢?"

"……"尹萱兒咽了口口水.

"誒呀呀!還偏偏被我給聽見了."

這下尹萱兒再也不能淡定了.

尹瑟輕笑:"我真是佩服你啊!"

"……"

"這邊一個男人吊著,後邊還有一個男人,我今天總覺得哪里奇怪呢!原來還真是有人鬼鬼祟祟的藏在這."

尹萱兒驚恐的看著她,尹瑟話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十步開外就有人在交談,一旦有人走近,尹萱兒便麻煩了.

"尹瑟,你不要亂話."尹萱兒低聲威脅道.

尹瑟掩嘴輕笑:"尹萱兒姐,你猜猜看,我能不能管得住我的這張嘴?"

尹萱兒哪里敢去猜,眼前的這個女人一直想置她于死地,怎麼會給她機會?她現在腦子拼命轉著,最後走進尹瑟,抓住她的手,一臉懇求的看著她.

"瑟,求你了,放過我."

"……"尹瑟一臉受寵若驚的神,"萱兒姐這話可真是寒摻我了!放過你?"

"瑟,求你了,你和我不一樣,我知道我沒法和你比,但真的求你了."尹萱兒的神透著千萬分的懇求.

尹瑟靜靜的看著她,冷冷的問道:"放過你,我為什麼要放過你?"

尹萱兒眉頭緊皺,有些手足無措,眼里全是害怕,全是乞求.

"呵,你想過有這一天麼?"尹瑟淡淡問.

"……尹瑟,我的肚子里有孩子……"她輕輕道,神很溫柔.

"……"

"你已經是一位母親了,你應該明白為人母的心,不管我做了多少十惡不赦的事,不管我有多對不起你,也不管你有多恨我,這個孩子是無辜的,對不對?"

尹瑟平靜的看著她.

"尹瑟,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孩子,我也想有一個孩子,可是無論我多想要,龍令望卻遲遲不能讓我懷孕,我這才……"

尹瑟冷嗤.

尹萱兒依舊緊緊的抓著她的手:"尹瑟,一旦被龍令望發現,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一定會殺了我,他一定會殺了這個孩子,我無所謂,但是這個孩子……他是無辜的啊!"

尹萱兒都了眼眶.

尹瑟沉默了良久,而後拿開她的手:"這個孩子是無辜的?作為你的孩子出生,他就不是無辜的了."

"……"尹萱兒驚恐的看著她.

尹瑟傲視著她:"尹萱兒,你以為我會用你自己造的孽來毀了你嗎?放心,我不會,這個孩子也好,那個鬼鬼祟祟的野男人也好,都是你的事,你讓龍令望戴綠帽子,你以為他是傻子?用得著我來多嘴?哼!我只會靜靜在旁邊等,看著你怎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牧晟宸慢慢向她走來.

尹瑟最後道:"表面華麗的婚禮,真是讓人惡心透頂."

她從尹萱兒身邊走過,走向牧晟宸.

"什麼了?"他問.

"沒什麼."尹瑟輕輕答,笑了笑.

龍令望端了個酒杯走到牧晟宸和尹瑟面前.

"牧總,牧夫人,喝杯酒吧."

尹瑟接過他手里的酒杯,淡淡道:"我們家人都不沾酒,龍總的好意心領了."

"誒?這怎麼行?不管怎樣也得給我個面子啊!"

"不是龍總您的酒不喝,誰的酒都不會喝的."尹瑟淡,其實拒絕的振振有詞.

龍令望尷尬的舉著自己的杯子,干干的笑笑:"那好吧,牧夫人向來是個有原則的人."

尹瑟輕笑.

"雖然牧夫人不太待見我,但以後怕也是要以妹妹相稱了,這邊是妹夫,對嗎?"龍令望笑著,攀著親戚.

"不用不用,我沒把您老婆當成姐姐,您也千萬不要把我當成妹妹!"

"……"牧晟宸看著尹瑟這副樣子,心下發笑,"龍總不要見怪,瑟向來有話直."

龍令望干干的笑笑:"沒關系沒關系.真想知道尹瑟是怎樣和牧總您認識的."

牧晟宸看了眼尹瑟:"挺記憶深刻的開始,對不對?"

尹瑟看了他一眼,不予置評,什麼記憶深刻……

龍令望繼續道:"聽萱兒,尹瑟姐也是被牧總先扯上床的呀!"

"……"尹瑟僵住.後就我讓.

牧晟宸眉頭輕挑,淡漠的神瞥了眼龍令望,而後道:"純粹是我的錯,美人誘.惑,自制力就不夠了,按道理,龍總你是這方面的專家不是嗎?"

牧晟宸話里的意思是,龍令望是自制力不夠的典型代表.

龍令望神微僵,而後干干的笑笑:"牧總,怎麼到現在都不辦婚禮呢?這樣的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尹瑟是你的地下人呢!"

"……"

親們,感謝今天親們的打賞,加上昨天欠親們的一千,明天萬字更新作為報答,希望親們表忘了推薦,表忘了捂住你們的月票!麼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