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聖誕節風波(下)
對面的潘明輕笑,晃著酒杯,自語道:

"牧晟宸,你把我騙過來,我稍微回敬你一下,不過分吧?"

尹瑟悶悶的咬著被子,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她其實知道潘明只是在整牧晟宸,她知道牧晟宸這時候不會在外面鬼混……

只是,心火難熄.

公司里的事再忙,他都不會夜不歸宿,還偏偏挑聖誕節,雖然也不是什麼重要的節日,但既然提出來了就應該和家人一起過啊!

尹瑟拿過一旁的首飾盒,里面的黑色墨玉耳釘,她好想獻寶似的朝他擺弄,想著覺得無聊,她走到梳妝台前,對著鏡子,戴上了這顆墨玉耳釘,純黑如墨,黑的那樣純淨,都白色才是純潔的純淨的,此刻看來,卻不一定比得上這顆墨玉來的純淨.

怎麼呢,有點像牧晟宸.

黑,也黑的很讓人著迷.

看著鏡子里嘴角慢慢勾起的笑,意識到的時候便立刻收了回去.

混蛋!聖誕節連個禮物都不准備!

尹瑟穿著睡衣靠在床上,靠在床上,又不敢輕易打電話給牧晟宸,怕打擾到他工作,睡不著,她就隨手抄起床頭櫃上的書--《古典文學》

尹瑟看著密密麻麻的字,她是個理科生,對于這些真心感到很頭疼.

她不懂為什麼牧晟宸怎麼能看的進像這種文學類的書籍.

但有一點尹瑟是毫不懷疑的,那個男人的涵養很深很深,這種東西不是人能隨便裝出來的.

看著書看著看著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約莫是近十二點,尹瑟被手機給震醒了.

她打了個驚顫,滑開手機便看到牧晟宸短信,

--還沒睡?

尹瑟覺得有點委屈,像是獨守空閨的怨婦,對著手機屏幕嘟起了嘴,回道,

--你呢?還不休息,想累壞啊?

她也不知道怎麼滿腔的埋怨變成了關心……

而後過了近一分鍾,她才收到回複.

簡短的兩個字--下來.

尹瑟微愣,而後便扯開窗簾從陽台上看到他的車子停在院子里.

他,回來了?

尹瑟頓時欣喜若狂,她拖著個拖鞋,套了件羽絨服就奔下樓,也沒去多想,這男人想干嘛,這麼晚了不進家反而讓她出去.

她打開玄關拖著個拖鞋便走到院子里,敲了敲車門,牧晟宸打開車子,一股暖氣朝她噴來.

"上來."

"……"尹瑟眨巴著眼睛,但里面的暖氣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她一低頭便鑽了進去,坐在副駕駛位上.

牧晟宸打開車內的燈……

尹瑟被眼前的這一幕驚豔到了.

車子里竟鋪滿了玫瑰花瓣,這種天氣還能找的出這樣豔的玫瑰,他……花了心思?

"晟宸……"她錯愕的看著他,"你吃錯藥了?"

"……"牧晟宸靜默的承受她的不解風,從車窗前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尹瑟.

尹瑟接過,心想,今天可一連收到兩個盒子了……

打開,便是一顆閃閃發亮的鑽石,鑽石棱角分明,鑲嵌的十分完美.

她抬眼看著他.

他似乎並不在意她的反應,拿出鑽戒拉過她的手,將鑽戒好好的套在她的無名指上.

"很貴的,別弄丟了."

"多貴?"尹瑟看著鑽石,問道.

"比之前送你的鑽石項鏈貴."

"那確實是挺貴的了."尹瑟應著他的話,表面平靜,語氣聽上去也是波瀾不驚,然而內心的緒早已波濤洶湧.

牧晟宸搭著她纖細的手,輕輕湊到嘴邊,吻上一吻:"還以為這雙手襯不出這枚鑽戒的價值,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

尹瑟板著臉,抽回手:"誰襯不出來?你老婆我天生麗質,一雙手又細又長,不知道受多少人羨慕好不好?"

牧晟宸嘴角掛著淡淡的笑.

"你不是不回來嗎?"

牧晟宸手搭在方向盤上,輕輕道:"我知道有個女人會等我."

"……"尹瑟頓時語塞,而後憋著臉朝他道,"誰等你了,我早睡了好不好?"

"燈倒是一直開著的."

"……"她無可辯駁,但想想不能這樣認輸,又道,"我只是忘記關燈--"

牧晟宸沒理她,半起身,從後座拿了個大禮盒塞到尹瑟面前.

是個很大的黑白色禮盒,"回來就回來,還搞的這麼神秘,是聖誕節禮物?"

牧晟宸不話,只撐著腦袋靜靜看著她這副樂的口水都要流下來的臉.

她掀開禮盒--

"晟宸……"

"恩?"

"……"尹瑟看著盒子里裝的純白婚紗,有些發傻.

"不出話來了?"

"這上面的鑽是真的吧?"

"恩."他點頭,"開心吧?"

尹瑟眨了眨眼睛:"當然開心,以後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把這個賣了!"

"……"牧晟宸寒著臉,對于自家老婆今天一句"你不要我了,我就@##$"明天一句"你不要我了,我就@#$%",他真的是有些無奈.

尹瑟伸手摸了摸婚紗,材質很柔軟.

"想不想穿上試試?"牧晟宸輕聲問道.

是因為鑽石而著迷,尹瑟自己卻是明白自己是被這男人感動.

她沒有提過婚禮,沒有提過婚紗,沒有提過鑽戒,她並不覺得這些有多重要,只要牧晟宸在她身邊就好.

但是,當他將這些拿到她面前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也不過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會因為婚紗著迷,會因為鑽戒心花怒放,會因為身邊男人的在乎而覺得自己倍加重要.

"拿到手了反而不想試了."

牧晟宸聳聳肩也沒有因為尹瑟的這種反應而失落,驚訝.

"所以,這是聖誕節禮物?"尹瑟又問.

牧晟宸剛想點頭,尹瑟就搶先道,"這些不能算,玫瑰鑽戒,婚紗什麼的你早就該給我,拿這些算作聖誕禮物,你太狡猾了."

狡猾的到底是誰啊?

牧晟宸無奈的看著這個貪心的女人.

他本來也沒有要做到這種地步,只是范希文突然心血來潮,捧著一大束玫瑰花就跑到他辦公室.

"晟宸!聖誕節!"

"……"

"聖誕節,哄老婆的好機會啊!!"

牧晟宸是不知道范希文又怎麼惹蘇柔了,但看樣子,范希文確實是被蘇柔吃的死死的.

他本嗤之以鼻,而范希文還沒等來他的答案,就徑自把玫瑰花瓣灑在他的車子上.

牧晟宸簡直傻眼,他自己哄老婆干嘛跑到他這里來擺弄?

范希文臨走時抓著他的肩膀,老生常談道,"晟宸,你是不會懂女人心思的,她們嘴上這個不要那個不要,其實你不准備,她們絕對都記恨在心里!"

"……"

"晟宸,我這是在幫你,我這是在拿自己的親身體會幫你!"

"……"

"晟宸,你相信我,我真的是在幫你."

"你確定不是因為你覺得一個人做這種事太丟臉而拉上我一起的嗎?"

"……"

但是,最後,牧晟宸看著灑在車內的玫瑰花,聳聳肩,既然玫瑰花准備好了,那麼順便再還掉一兩樣欠她的東西好了.

于是乎,他提前去把定做的婚紗和鑽戒拿了回來.

然後看著尹瑟,他就真的明白,女人確實是不太好對付.

這麼多東西放在她面前,都不滿足.

平時嘴上不要,真正要起來,比老虎還來的凶猛.

"所以,老婆大人還想要什麼?"

牧晟宸看著她寵溺的問道.

尹瑟側過頭,臉竟莫名的了.

他沒有忽略這一重要的變化,琥珀色的鳳眸靜靜等待……

尹瑟將禮盒不緊不慢的重新合上放到車子後座,而後側著身摟過牧晟宸的脖子.細細的看著他.

牧晟宸伸手摟著她的細腰,她裹著羽絨服,但是下身只穿了個薄睡褲,剛才跑下來涼了吧.

"這麼饑渴的看著我,你知道你老公自制力不咋滴的."牧晟宸笑道,而後手一用力,將她抱在自己腿上,箍著她的腰.

車內的空間還算大,牧晟宸將座位往後調了調,尹瑟坐在他腿上也沒有什麼不適.

尹瑟什麼都沒就湊上去親了他一口.

"我知道你自制力不咋滴!"尹瑟得意的笑道,"但對我可以沒有自制力,對別的女人不行!"

"……"他笑笑,蹭著她的鼻子,"你這麼如狼似虎,吃你一個就已經夠費力了--"

"你再!"尹瑟低聲威嚇道.

牧晟宸閉嘴,尹瑟湊在他耳邊,溫軟的嗓音像一縷溫泉,漾在他心間.

"我還想要個孩子,你給不給?"

"……"整晃道著.

"恩?"她吐氣若蘭,手碰著他的西裝扣子,極具挑.逗性的打著圈.

牧晟宸的與她額頭相觸,目光越來越暗沉,只覺得喉嚨越來越干澀,他低啞的聲音在車間蔓延.

"老婆要,為夫怎麼能不給?"

尹瑟著臉,輕輕湊到他唇邊,碰了一下又一下,總之這種淺嘗輒止的態度讓牧晟宸萬分不耐.

他扣住她的頭就吮住她的嬌唇,舌尖與她戲弄著,吞吞吐吐的含著她的唇瓣,吻得她全身癱軟了下來.

他的手掌也沒有閑著,伸進羽絨服,輕輕解開她的睡衣扣子,而後唇舌就從耳朵邊延伸至她的脖頸上,輕咬,輕舔.

尹瑟只知道摸著他柔軟的頭發.

牧晟宸從上流連至下,又從下流連至上,最後停在她的右耳耳垂上,他睜開半眯著的眼睛,那顆墨玉耳釘就釘在她柔嫩的耳垂上,與他匹配成一對.

"奶奶拿給你了?"他暗啞的聲音從她身上傳來.

尹瑟難耐的點了點頭,發出嬌.喘的聲音……

"真是厲害,你這女人."他輕笑道.

尹瑟不滿他的不專心,左右把手伸進他的胸口.

牧晟宸也有些耐不住了,忙抓住她的手:"老婆,你是要在這?"

"……"尹瑟微愣,認真的環顧了一下車子,又看了看車外面的月黑風高,她羞了臉,把頭埋在他的脖頸里.

牧晟宸親了親她的香發,將她抱坐回副駕駛座上,而後他下車,從另一邊將她從車子里抱出來,裹好她的羽絨服,關上車門,按了下鎖,便大步走進屋子.

"半夜,你聲點."尹瑟提醒道.

"我怕待會不聲的人是你."

"……"尹瑟咬著他的脖子,恨不得要開他的動脈,喝喝看這血是不是苦的!

最後,尹瑟是被放在柔軟的大床上,羽絨服被脫掉,她的睡衣早就被解開,露出雪白的胸口……

牧晟宸匍匐于上.

"為什麼還想要個孩子?"他輕聲在她耳邊問道.

尹瑟環著他堅實的肩膀,咬著他的肩頭:"想要家里人多點."

"不錯的想法.我鼓勵."

"……"尹瑟臉又了一分,反正這男人從來都是得了便宜又賣乖,他當然樂意……

那時候夏落住在他們的時候,她就在想,家里再多一個孩子是不是會更加熱鬧些,奶奶會不會更加高興些,司瑞也多了個伴,而她,也想再為這個男人生個孩子.

她還在胡思亂想時,她就突然被他翻轉了個身,趴在了他身上,尹瑟錯愕的看著他.

牧晟宸抬起她的腰,而後再坐下去.

尹瑟只覺得臉一陣一陣白……

"你個混蛋……唔……好歹給我打個招呼……"

牧晟宸扣下她的頭,與她相觸:"誰讓你走神的?"

尹瑟撇嘴,不和他計較,她上他下,她樂意還來不及呢!

只是……

很僵硬……

尹瑟自己都覺得丟臉,只是牧晟宸比她能忍罷了.

總之,這一晚,為了造人,兩人是盡了全力.

最後,尹瑟累趴在他身上,只覺多動彈一下,全身都會散架了.

他撫著她光潔的背,摸著她的長發:"瑟兒,只要你想要,生幾個都行!"

"……"尹瑟無語的看著他,他是樂此不疲啊,但這種狀態,再來個幾次,他就不怕縱.欲過度,精.盡人亡啊!

她沒力氣回他,慢慢的也睡著了.

夢里有人替她擦著身體,替她穿上了睡衣,將她樓進溫暖的胸膛,蓋上了嚴實的被子.

一早起來,牧司瑞見到爸爸從房間里走出來甚為驚訝:"爸爸?你晚上回來了?"

"恩."

"媽媽呢?"牧司瑞繼續問.

"她還要再睡會兒,聲點,我們去吃早飯."

牧司瑞皺著眉怪異的看了看牧晟宸又看了看緊閉的房門,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是不是爸爸臉上的得意神表現的有點過分了,就像是偷了腥的貓.

坐在餐桌對面,牧司瑞也一直在打著瞌睡,看上去昏昏沉沉的.

牧晟宸抬眼:"司瑞,睡得不好?"

牧司瑞振作起來,搖了搖頭:"沒有."

"做噩夢了嗎?"

"沒有."牧司瑞回答的很沉默,聲音也很低.

牧晟宸放下筷子:"告訴爸爸."

"……"牧司瑞抬起頭,一臉陰郁的問道,"我要出國."

"……怎麼了?"

"我要去看住夏落."

"……"

"媽媽她慢慢長大,會有很多男孩子追,她定力那麼差,怎麼會守著約定回來?"這是他一夜不眠經過橫向縱向全方面思考得出來的結論.

"司瑞."

"恩?"

"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即便看個二十年也不一定是你的."

"……"太深奧,他不懂,他現在就想知道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他的女孩是不是在和別的男孩勾搭著……

"你們再見面時,你的話還算是,夏落的點頭還算數,那時候,你才有資格那是你的女孩."

"……"還是深奧,他不懂,他現在就擔心那個暴力沒良心的女孩是不是已經忘記了他.

"司瑞,你要學會等待."

這句話,他聽懂了,心口的急躁慢慢靜了下來.

成年人之間的約定都不一定能夠好好遵守,更何況只是六歲孩子之間的約定?

時間會證明.

他的兒子和那個女孩,是兒戲一場,或是命中注定.

就好像他和尹瑟,該在一起,陰差陽錯,他也能等得到她,陽錯陰差,她也會回到他身邊.

"今天聖誕節,司瑞有什麼想法?"

牧司瑞搖了搖頭:"我要認真的思考點問題."

他的真的很認真,以至于牧晟宸也沒再多.

一直到中午,尹瑟才慢慢轉醒,她拖著酸痛的身體從床上坐起來.

牧晟宸就坐在臥室外面的客廳里,手上依舊捧著本書,穿著針織衫搭配著休閑褲,看上去很是瀟灑.

尹瑟拖著睡衣走到牧晟宸身後,環住他的脖子,湊在他肩頭,盯著他手里的《古典文學》.

"你是怎麼做到看這種書也能看這麼長時間的?"

"你這種耐性不足,定力不足的人當然不會懂."牧晟宸著又翻了一頁.

尹瑟嘟著嘴,親了親他的臉頰:"晟宸,今天出去逛街吧."

"……"他側頭看著她,"怎麼突然想去逛街了?"

……………………………………吧首發………………………

第二更會在十一點前放出!親們的推薦表忘了,月票也表忘了為君留到月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