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沒有必要了
她上去一把推倒杜芮,杜芮狼狽的跌倒在沙發上,夏梓修眼疾手快的接住她,然而杜芮卻一把抱住夏落,緊緊抱住她.

"落落……"

杜芮輕聲叫喚的聲音讓夏落的眼淚瞬間決堤.

"落落,媽媽錯了……"杜芮的話里眼里全是後悔,全是歉意.

尹瑟並不了解其中的緣由,只是看著這一幕,眼眶泛,只需一瞬,她就看清了眼前女人對夏落深深的愛.

而面前皺著眉的男人眼里也全是悔意,但又似乎多了些什麼,慶幸?

夏落推著杜芮:"我才不認識你!"

"落落……"杜芮咬著牙,難掩臉上的痛苦.

夏落踢打著杜芮,用足了力道,杜芮只是忍著,只是緊緊抱著夏落.

她的一句不認識讓杜芮深刻意識到自己究竟做了件多麼可怕的事……

"落落,是媽媽錯了,是媽媽一時鬼迷心竅才會丟下媽媽的心肝兒……"

"別騙我了!"夏落在她懷里哭喊著,"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一個六歲女孩的嘴里扔出這樣一句話,杜芮心如刀絞.

這時,夏梓修松開杜芮的肩膀,慢慢蹲下身,抓住夏落胡亂拍打的手:"落落,爸爸過會把媽媽帶回來,爸爸沒有食."男人的聲音很乾淨,很透徹,像站在一汪清澈的泉水前,叮咚叮咚,清新悅耳……

夏落的眼淚鼻涕全擦在了杜芮的風衣外套上.

她掙脫開夏梓修的手:"爸爸也是騙子!你過只要我數到一千,你就會帶媽媽回來,可是我已經數了一千個一千了!"

每天一個一千,夏落每每數到最後都是以眼淚收場.

夏梓修微微勾起的嘴角掛著一絲苦笑,再次抓住夏落的手,輕輕放在嘴邊:"你怪爸爸吧."

"……"

就在這時,牧晟宸走上前,拍了拍夏落的背.

"夏落,哭的這麼丟臉,會被鋼鐵俠嘲笑的."牧晟宸的話淡然有力.

夏落吸了吸鼻子,抽著肩膀.

牧司瑞走上前,戳了戳夏落的腰:"你要是哭,我就一直撓你的癢--啊!"

夏落還沒等他把話完就一腳踹了上去,牧司瑞被踹倒在沙發上,這讓夏梓修和杜芮都有些傻眼,看向尹瑟和牧晟宸.

尹瑟忙擦了擦眼睛,對他們道:"沒事沒事,正常正常!"

夏落擦著眼淚瞪著他:"臭矮子,滾一邊去."

"落落……"杜芮有些尷尬的叫了聲.

夏落抬起眼看著淚流滿面的女人,鼻子又是一酸.

"你這個壞女人……"

"落落……"

"你這個壞女人!"夏落撇著嘴重複著叫道,然後下一瞬重新撲進杜芮懷里,"媽媽!"

"……"杜芮再次緊緊抱著她,恨不得將夏落揉進自己懷里.

夏梓修靜靜的看著母女二人,上去輕輕的抱了抱她們.

"一家三口,再也不分開."男人淡淡的.

簡單的話,不僅觸動這杜芮和夏落,也觸動著她……

不自覺的看了眼牧晟宸.

他竟有默契的也看著她.

牧晟宸上前牽住尹瑟的手:"媽媽,爸爸也過一家三口,再也不分開."

尹瑟微訝,但隨即心領神會的笑笑,再也不分開,對于一個家庭來,沒有什麼話比這句話更動聽了.

夏落找回了父母,准確點,是她的父母來找她了.

然而--

"落落?"

"我不要回去."夏落低著頭道.

杜芮和夏梓修面面相覷.

尹瑟微微汗顏:"落,你不是一直在等爸媽來接你嗎?"

"……"夏落沉默.

"夏落,你想一直賴在我家?"牧司瑞看著她問道.

夏落一眼瞪過去,牧司瑞閉嘴.

"夏梓修,給夏落一點時間,想回去的時候她就會回去了."牧晟宸靜靜道.

夏梓修淡淡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長.

"牧先生,這些日子麻煩你了."

夏梓修的意思便是順著牧晟宸,給夏落一些時間.

然而,杜芮卻不依了,闊別三年,好不容易見到女兒,卻不能帶回家.

"落落要留在這,那我也要留在這里陪落落."

"……"夏梓修眉頭微挑.

尹瑟愣了片刻,這女人……怎麼突然像個孩子?

"阿芮……"

"我不管,你自己回去吧."

很顯然,男人是被嫌棄了……悔杜在芮.

尹瑟看得目瞪口呆.

經過一番熱烈的"眼神交流"後.

只見那個比天神還天神的男人開了口:"牧先生,牧夫人,有多余的客房嗎?"

"……"尹瑟干干的笑笑,"有……"

"我和我妻子還有女兒在此叨擾一晚,可以嗎?"

尹瑟點頭如搗蒜:"可以可以!"

這男人簡直漂亮的人神共憤,而且,一個黑道頭子怎麼可以這麼儒雅?怎麼可以這麼紳士?怎麼可以這麼彬彬有禮?

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林嫂,帶夏先生,夏夫人到客房休息."

"是,少爺."林嫂完就領著夏梓修和杜芮往一樓的客房走去.

夏落上前一步,拽住杜芮的衣角,杜芮轉身.

"……媽媽."

"恩?"

"你會不會再跑了?"

"……"杜芮蹲下身,摸了摸夏落還布著淚痕的臉,"落落在這,我還往哪跑?"

夏落看了眼夏梓修,又看向她:"媽媽,你到底愛不愛爸爸?"

只見夏梓修的目光閃過一絲促狹,而後便撇開眼.

臉上沒有半絲動容,但他的心里卻狂打著鼓.

杜芮微微僵住,而後慢慢的慢慢的點了點頭.

夏落終于笑了,一個六歲的女孩其實不懂什麼是愛,她只記得爸爸去找媽媽時對她過:媽媽會跑是因為她不愛爸爸,爸爸去找是因為我愛你媽媽.

現在,媽媽也愛爸爸,那她是不是真的不用擔心了.

夏梓修的身體有些僵硬.

杜芮捏了捏夏落的臉頰:"該彌補落落的,媽媽一定會全部加倍的彌補上."

夏落臉微微,而後手被人從身後抓住.

"夏落,睡覺了!"牧司瑞的臉色並不好看,然而沒有人知道其中的緣由.

牧司瑞悶悶的撇著嘴,今天實在是有太多的人吸引了夏落的視線,而他,這個夜夜陪她入睡的人只單純的挨了一腳.

"你干嘛?"夏落順著抓住自己手的手轉過身,冷冷的問道.

"了,睡覺!"牧司瑞依舊不滿.

眼看夏落就又要動手,杜芮眼疾手快的拉住她:"落落……"

夏落低了低眼,"知道了."

掙脫掉牧司瑞的手,自顧自的往樓上走.

尹瑟和牧晟宸走到他們面前,尹瑟眨巴著大眼道,"兩位客人好好休息,時間不早了."

"謝謝牧先生,牧夫人."夏梓修淡淡道.

"……"尹瑟的口水都已經滑至嘴角處了……

牧晟宸二話不就將其拉走.

杜芮輕歎一口氣,看著牧晟宸和尹瑟,一臉羨慕,她轉身,正對上靜默的看著她的夏梓修.

那雙眼睛--讓她好疼啊……

"梓修……"她喚道.

夏梓修伸出手,她靜靜看著,然後搭上去.

夠了,她也疼夠了,他也疼夠了……

"芮兒."

"恩?"

"你愛我了."

"……恩."

另一邊,被牧晟宸拖進房間的尹瑟無語的看著黑著臉的牧晟宸.

"你干嘛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牧晟宸一步一步朝著她走過去,就像只盯著獵物的獅子.

"……晟宸,你這樣怪嚇人的."

"你敢當著我的面那樣盯著別的男人,你還有什麼不敢的?"牧晟宸輕輕問道.

"……"尹瑟尷尬的笑笑,"你不是知道我的嗎,看到漂亮的東西……不自禁……"

"這樣啊……"牧晟宸眼里的挑逗意味相當明顯,"那你不也是知道我的嗎,時不時的就會……不自禁……"

等尹瑟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時,他已經把她壓倒在床,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吻得很用力,帶著些懲罰的成分,但更多的是迫不及待……

"唔--"尹瑟手推著他的胸,而他的大手已經伸進了她的衣服里.

"誰比較好看?"他問她.

"什麼?"

"你這個色.女……"

"靠,你現在做著色狼做的事,你竟然還我,我只是看看而已好不好……"

"不許看."他竟然幼稚的霸道了起來.

他啃著她白嫩的脖子,惹得她全身輕顫.

"晟宸……你不是你要忍幾天的麼?"她的聲音很勾人.

"……"牧晟宸頓了頓,而後印著她柔軟肌膚的唇勾起一個漂亮的弧度,"沒有必要了."

"啊?嗯--哼!"

牧晟宸再不給她話的時間,和她翻云覆雨.

沒有必要了,現在他只要等就可以了.

事後,她抱著他,問道:"那兩個人,為什麼光是看著,我就會覺得心疼……"

牧晟宸不語,那是別人家的事.

"瑟兒,把這尹氏江山坐大了與我看吧!"

"……"尹瑟輕輕勾起唇角,"好!"

…………親們,今天實在是君個人的原因,更得太晚了~~~抱歉,明天一定補回來!